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32章 草草结案两欢宜

 

一时间大殿之上倒是安静了下来,徐笙歌双目扫视,大致上将各人的反应都看了一遍。
不消片刻,赵太医起身:“此女确实在两个月内小产过。”
南梁皇帝点了点头,看向一直都没有说话的周佶:“朕听闻北周随行带了太医,七皇子你看是否也要派出太医来把把脉?”
周佶虽然是坐在殿下,却没有因此而气势就矮人一头,与生俱来的贵气以及万事尽然在掌握之中的淡然,就连几位南梁的皇子也是比不上的,靠在椅背上不动声色地打量着梁王,听到南梁皇帝的问话才抬首:“不用了,我相信南梁不会欺骗北周欺骗天下,定会给我北周一个公道。”
南梁皇帝点了点头,示意徐笙歌继续。
“一切的平静,都因为这个有喜的消息而打破,笛安去求宜兰公主放自己回北周,然而和亲南梁的队伍中已经由不得宜兰公主做主,所以笛安反而被训斥,并到了江夏城之时命人偷偷买来汤药让其拿掉孩子,所以笛安一时不忿之下,便暗下毒手,杀害了宜兰公主。”徐笙歌叹了一口气,这类事情其实如果没有和亲的话,根本就不会发生。
顾介明看了一眼没有说话的周佶,又一次开口:“我记得上次我们查的时候是发现了迷迭散,一个小小的侍女,怎么会有迷迭散这个东西?”
“迷迭散?”南梁皇帝疑问,而南梁的官员也在交头接耳,看起来是没有人听说过迷迭散这个东西。
徐笙歌自然要解释一番:“这是一种燃烧后无色无味却使人昏昏欲睡的粉末状毒药,食用后会让人产生幻觉,以前北周发过类似的案例,死者全部面露诡异的微笑,不过这种毒药不是一般人知道的,至于这个毒药笛安是如何得到的,我看还是笛安你自己说吧。”
笛安抬首朝着北周人所在处磕了一个头,咬了咬下唇:“其实这迷迭散是临行前宫中的一个好姐妹给我的,说是实在不行可以伺机用此药逃跑,其实我也没有想过要离开公主,只是一时鬼迷心窍,奴婢罪该万死,但求一死。”
说完之后,笛安磕了几个响头。
“你是如何杀害宜兰公主的?”
周佶说出的话寒如冰霜,要知道他可是为了宜兰公主的死当场杀了三个太医,杖责整个追红苑的人。
笛安瑟地一抖:“那天公主的心情并不算好,就算是从康王妃那边回来整个人还是有些郁郁寡欢,所以一时间大家全副身心都在公主身上,并没有注意到我将其中一根蜡烛换了……”
笛安说到这里的时候泪眼婆娑,显然是说不下去了,
徐笙歌只好轻叹了一口气,接过笛安的话头:“笛安所换的蜡烛就是抹有迷迭香的蜡烛,先做好准备,记录下每日点蜡烛的时间以及一根蜡烛燃烧所需要的时间,然后拿一支蜡烛在适当的位置切开,撒上迷迭香,再趁没有人看到的时候把蜡烛换掉,盖好灯笼,当日恰好轮到笛安守夜,屋内的灯火是她点的,那么就不会有人发现她所做的小动作了。当蜡烛在特定的时间内烧到了迷迭香,其他人就会昏昏欲睡,支开了其余人等,面对吃过迷迭散而任人宰割的宜兰公主,笛安便下了手。”
“胆子真是太大了,完全没有考虑后果。”
“这案子查起来复杂,说起来倒是简单。”
顾介明听到下面的南梁官员在悄声议论,虽然心中老大不情愿承认是自己人干的,但是没有办法,现在人证就在眼前呢。
徐笙歌继续往下说:“等其他的人都被打发出去之后,笛安选择在屋内弹琴,告诉大家宜兰公主还活着,一直到将近亥时,笛安将宜兰公主杀死,然后装作到外面倒茶,以此来证明自己的不在场证据。最后大家也知道了,她几乎完美地把自己隐藏了起来,这个案子查了一个月多,才终于查了出来。”
案子却是悄然说完了,众人都没想到这个案子说起来居然这么地简单。
南梁皇帝第一个回过神来:“七皇子,不知道你对这个事情还有什么疑问吗?”
“既然此事与南梁无关,那么我立刻派人回北周禀告父皇,以免发生什么误会。至于笛安,正是因为她,所以两国才会发生这么大的冲突,也是我过于鲁莽,所以她就交给南梁处理。”周佶面色并不好看,毕竟查了这么久的案子,尤其是两国军队都已经针尖对麦芒了,最后却是自己人做的,实在是令人尴尬异常。
不过他说出来的话让南梁的人都觉得舒了一口气。
“既然案子已经查清楚了,在下还有事,就先行告辞了。”
梁王眯着眼睛看到北周一行人离去,目光又移到徐笙歌身上,查案的事情一直都在参与者,今天大殿上说的东西真假互惨,寻思了片刻才想到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所以也没有揭穿徐笙歌。
不过其他人一走,这大殿之上自然就热闹起来了,说怎么处理笛安的,怎么向北周讨要赔偿的,听得徐笙歌也是直摇头,在北周人面前倒是怂样,不过皇帝没有让自己退下,自己只好杵在大殿之上听他们讨论。
不过徐笙歌倒是更感觉得到梁王探究的目光,这各种的缘由也没有来得及去说,顶多是以后有时间了再告诉他。
所幸的是大殿之上讨论得热烈,皇帝倒是没有忘记要放了徐笙歌的父亲徐惊羽,并且下旨让其官复原职,这才终于是松了一口气,脑中幻想着父女共享天伦之乐得模样。
散朝,众人自然是对徐笙歌好一番赞赏,待得慢慢踱步即将到了宫门之时,见四下无人,折回去直奔御书房。
“你做得非常好。”待得徐笙歌行完礼仪之后,皇帝夸赞道,“看来昨天夜里你与四皇子的沟通也很是顺利了,不过也是,如果在大殿之上告诉大家笛安是北周左相张重楼的手下,那么皇族与左相一派势必要分出个胜负不可,现如今把一切都藏在底下,北周不会不领情。”
“还是皇上英明。”徐笙歌回了这么一句。
思绪却是回到了昨天夜里,发现拂袖和笛安没死的徐笙歌稍定心神,没想到却被悄悄地召进宫中,原来徐府遭遇刺客一事已经惊动了皇上,当然,也不仅于是为了慰问徐笙歌的。
自从得知笛安背后的是张左相后,南梁皇帝察觉出了北周皇室的危机。
对于南梁来说,北周皇室遭难自然是好事,但是既然要乱,不如让北周那边鹬蚌相争,以坐收渔翁之利,到时候南梁不就是天下最大的国家了,而现如今眼见着张左相势力庞大,虽然北周皇子之中不乏有惊才绝艳之辈,但还是不够抗衡。
不如现如今帮北周皇室一把,一来让北周的权势争斗更为厉害,二来让北周皇室欠下南梁一个人情,以后没准能用得着。
南梁皇帝见徐府遭遇刺客,便以安慰为名,将其召入宫中,为的就是商议翌日破案造假一事。
往往来说,造假极其容易被揭穿,所以聪明的骗子大多是真假参半地说,这样印证的时候会发现许多都对得上,而逻辑上大多也都没有问题。
徐笙歌对于此自然不会有意见,皇帝的打算也能猜得出来,而对于自己来说皇帝的打算也正中下怀,毕竟七皇子与自己有着一定的交情,故而也就答应了,悄悄潜入北周行馆之中找周佶商讨此事。
周佶自然没有意见,毕竟此事事关重大,甚至也紧急地叫来顾介明互相商讨了一番,由顾介明说话来牵个线。
一整夜便在这忙碌中度过了,对于徐笙歌来说,今日没有半分睡意,早早便到了笛安处,以给笛安指点一条保住她家人生路的由头去劝说笛安,将所需要抹去的地方,所需要篡改的细节一一商讨完毕,这才去沐浴更衣参加早朝。
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真相往往不是那么容易被人接触得到。
皇帝对徐笙歌夸赞的这一句话当然是满意至极的,顿时心中生出一股老夫聊发少年狂的气概,志满意得地哈哈笑了几声,过后便收敛了起来:“不过有一事,是你惹起的,现如今可是需要你来善后。”
徐笙歌接过太监曹安阳递过来的信件,打开一看,只见里面是西楚的来信。
“之前你说让朕派人前去打算让西楚派出军队一起抵抗北周,现如今北周兵退,西楚这边要如何处置啊?”
听着皇帝的话,徐笙歌又仔细看了看信上的话,里面提到了援军五万,粮食兵马用度等,摆明了是要南梁提供银钱的。
这些还只是表面上的,至于私底下是如何谈判的,需要割让什么样的好处,自然是不知晓,选如今皇帝居然将自己找来,拿出这件事情来说,那么就是要自己出个主意,又或者是要自己负责。
“这……”徐笙歌沉吟,装作并没有领悟皇帝的意思。
“当初你献计联合西楚来抵御北周,现如今西楚五万大军快到边境了,这是他们修书八百里加急送来的,索要军资,现如今案子破了,你觉得该如何处置?”
徐笙歌有些不明所以,南梁皇帝虽然年迈有些昏庸,但是从宜兰公主一案来看,还是颇有手段的,怎么现在却在军资上过不去:“现如今虽然已经破了案件,北周皇子也说要回禀消息让北周撤兵,但我们还是不要太过于乐观,既然西楚的军队已经来了,那么就按原计划走,虽然打仗的可能性不大,但是也不代表没有。”
想到之前收到的纸条,他们可是打算提前两日攻打南梁的呢。
而其中一位将军又是宜兰公主曾经的恋人。
说不定,就真的打起来了。
“至于军资,其实这次无论是打还是不打,都是有好处的,倘若此次使用计谋推脱了,反而对以后不利,甚至变成了两国的不愉快。如果按照先前的条件如数给西楚好处,那么下次南梁有事,在西楚那边也好说话一些。倘若打的话,不用说,两个国家对付一个国家,当然是我们比较有优势的。”
徐笙歌一番话说得是有理有据,本来皇帝想让她前去游说西楚的,如今说来,还是吃个闷亏的好,就是有些心疼国库里的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