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30章 日月无光杀人时

 

得知是北周左相之后,周佶反而没有了之前在南华寺那般的冲动,而是安静地饮着茶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徐笙歌自然也是在一旁陪着,本来叫周佶前来的目的就是为了看看他认不认识那纸条上的鬼面标记,现如今看来这鬼面标记就是张左相私下的标志了:“其实我早上的时候问过笛安,是不是在逃跑的过程中被他主人派人暗杀,她闭口拒绝回答谈论这个问题,但依照推断,一个有武功的人却一脸血污地躺在地上,说是自己摔倒的实在可笑,但若是被当做弃子派人前去暗杀,这就合情合理了起来。”
“哦?”周佶手中的茶盏停在嘴边,精致的蓝白茶盏遮去了他的大半表情,“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今晚徐府的这个状况,怕是不够看吧。”
徐笙歌自然听出了周佶话里的意思,不知道什么原因,笛安虽然遭人刺杀没有死,现在被自己大张旗鼓地带回徐府。
基本上大家都知道了笛安就是杀害宜兰公主的凶手,她背后之主难保会怕她说出真相,所以可能派出死士来进行最后一拨攻击。
“看来我必须去要些好手。”徐笙歌想到的自然是去找梁王,毕竟是南梁的事情,而且梁王府上可是有不少能人。
周佶的眼眸忽地有些暗淡,不过见她想得入神,忍不住出声道:“笛安本来是我北周的人,此事虽然外界还不知晓,但实际上还是因北周而起,不如我将身边的几个好手调到你这边,你这边才是重中之重。”
“不用了,我看我还是去找梁王吧,如果说今夜会来人刺杀笛安的话,那么也可能会分出人手去刺杀你,毕竟你虽然贵为皇子,但实际上还是个没有学过武的普通人。”徐笙歌摇了摇头,她听说过周佶是因为年幼的时候病弱,所以没有习武,这两天东奔西跑的,也是难为他不是骑马就是坐车。
周佶想起上次徐笙歌发现了什么就飞了出去,自己在后面有心追赶也追不上,还是属下抬来了肩舆让自己坐上去,这才没有耽误她太多时间,不好意思地抿了嘴,开口又道:“现如今敌在暗,我们在明,若是你去找梁王派好手的话,肯定会被人注意到,指不定你才上门就被人注意到了,现如今我就在这里,回去下个命令让他们乔装打扮潜进徐府,听从你的安排,不是更好吗?”
徐笙歌一听,觉得确实如此,而且思前想后也没有觉得这样做会害了自己,所以也就是叮嘱周佶也放几个得力助手在身边,以免遭受不测。
夜幕悄悄地降临了,沧月苑外的守卫都已经昏昏欲睡,头时不时地往下点,最后可不都是坐在地上睡着了。因为需要保密的关系,徐笙歌并没有告诉他们今天晚上可能会有人来刺杀笛安,只是笛安房内有几个微不可闻的呼吸声。
徐笙歌在屋内并没有阖眼,满心想的都是明天应当如何陈词,按照皇帝的意思是北周的事情就让北周自己去处理,而南梁只需要撇清宜兰公主不是本国人杀害的就可以了。
自从听闻父亲下令被判死刑闯天启九星阵下山,一直到今天才终于可以吐出一口气,只要笛安没有事,明天就将是皇上下旨释放爹爹的日子。
忽然听到房顶上有着轻微的脚步声,徐笙歌屏气凝神,运用内力使得自己对外界的声音听得更加清楚。
一个,两个,三个……
看来这张左相的手笔还挺大,杀一个小丫鬟,居然派出了八个杀手。
当头的一个黑衣人明显就是刺客首领,用手势表示其余六人四散开来去解决在外面的守卫,而另外一人则跟自己进去。
笛安所在的房间,门被悄悄地打开,两个人小心翼翼地滚了进去,只见床上躺着一个女人,头部被包扎得看不真切,不过他们收到的消息就是笛安不仅头部受到重击,且自杀过,所以包成这样是理所当然的。
二人已经走到了床前,刺客首领的那个黑衣人举起刀便往床上的女子砍去。
“叮……”
是刀剑相交的声音!
床上的女子蓦地睁开双眼,本来压在身下的剑挡在身前,扛住了砍下来的刀,往前就势一滚,抽出本来压在身下的短剑朝那名黑衣人脖子上抹去。
血喷洒而出。
那名女子沉着脸推开脖子上还在喷血的黑衣人,只见屋内所藏着的另外三人早就因为屋内的动静皆已经现身,正团团围住那个看情况不对正准备撤退的刺客首领。
刺客首领舌头一卷,朝天吹了个异常响亮的口哨,趁着几个人不注意之下,从窗户跳了出去,又是一连串的口哨声响,似乎是在传递着什么消息,之前就在屋外的六个人听到口哨,都停下了屠杀的脚步,嗖嗖嗖地奔到刺客首领身边。
北周皇子所派来的四人都纷纷跟着从窗户跳了出去,只见外面多了六个黑衣人,面上慎重了起来。
徐笙歌在听到刀剑相撞之声就已经翻身出来了,只可惜一切发生得太快,当她提剑出来的时候已经见到的是诸多守卫被杀,七个黑衣人包围着周佶的四个暗卫,悄然躲在一旁,见还无人注意自己,伸手便掏出一把匕首便投掷了出去,人也跟着匕首一齐飞出,攻向另一名黑衣人。
噗!
噗!
两个声音同时传了出来,匕首和徐笙歌手中的剑分别插入两个黑衣人的胸口,在其他人还没有回过神来之时便完成了双杀。
“抓活的!”徐笙歌冷静地下了命令。
现如今的局势已经是五对五,一个人只需要对付一个,抓活的可能性还是非常之大的。
只听到一阵兵器撞击的声音,每个人都就近找到了自己的对手,因为徐笙歌只说了要活的,并没有不能伤人,所以四个暗卫都用最快地手法将几个人拿下,不顾招数的凶残程度,迅速往他们脸上揍了两拳,在他们头昏眼花之际取出他们嘴里暗藏的毒药。
徐笙歌虽然武艺不俗,但是甚少伤人,所以当四个人都打完了,她还在与一个黑衣人打得难舍难分,见眼下几人都在围观自己打斗,一时心急了起来,后退时故意踉跄了一下露出破绽,对方果然上当,上前便要锁住她的脖子,好抓住她来威胁其他人,哪知道她转过身来在他身上几处要穴点了一下,将黑衣人定住了身,捏着他的下巴一按,一粒包着药丸的黄色包衣就吐了出来。
“谁派你们来的?”
虽然其余的人之前被打蒙了,但是经过这段时间也是缓过神来了,而徐笙歌所擒住的人一直清醒着,听到这句话,其余人倒也是硬气,一声不吭,甚至还有的人别过头去,以示轻蔑。
徐笙歌也有一定要他们说什么,本来只是随口一句,若有人搭话的话倒是可以聊聊。
见无人搭话,便命屋外醒了的守卫将这几个人押去刑部大牢看守起来,等明日事了了,再好好问话。
“嘭!”
一声巨响。
又听到有人尖叫了起来!
“走水了!走水了!”
正当徐笙歌松了一口气之时,忽然传来了震天般的巨响,是从沧月苑的东南方向传来的,一个纵身跳到屋顶之上,只见不远处的院落此时冒起滚滚浓烟。
“糟了!笛安!”徐笙歌心中一惊,忙回头大喊了一声,“快去救火!快!”
原来徐笙歌既然料到今夜会有人来行刺,打算来个树上开花之计来迷惑刺客,所以早早就将笛安转移到离沧月苑不远的踏风阁中。为了不引人注意,只安排了两个高手和拂袖在一旁守着,料想距离不远,只要打声招呼,沧月苑的人也能赶过去。
可没想到现在无声无息地,那边居然起了大火。
徐笙歌说完话之后翻身一纵,借着风踏枝飞到了踏风阁,此时明显已经是熊熊大火,房屋已经被炸得半踏,听闻走水的下人们都拿着桶瓢来救火,然而如此之大的火势,除非是上苍当即下一场瓢泼大雨,否则是无望了。
徐笙歌怔愣在当场。
一名守卫急匆匆赶了过来:“小姐,不好了,方才那五名黑衣人全部都七孔流血,死了!”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徐笙歌夺门而出,笛安现如今眼见是死了,如果那些黑衣人也死了的话,那么线索将中断了,虽然现有的证据也是可以洗脱了南梁人暗杀宜兰公主的冤枉,但是居然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被人算计了!
更何况,拂袖是与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
才一出门,却见不知道何时来的梁王正带着一群守卫站在外面,而那守卫抬着两副肩舆,上面歪倒坐着的,不就是拂袖与笛安,忙冲了过去用手搭上二人的脉搏,发现只是昏迷过去这才松了一口气,抬眼望向梁王。
“那些守卫怕被我责罚,暗中将事情告诉了我。”梁王下意识地解释道,“我也只是做个准备,用迷烟将人都迷晕了悄无声息地将人转移走,还算幸运,救下了这两个人。”
徐笙歌哪里顾得上去责怪谁,满脑子都是,幸好她们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