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25章 东奔西走擒笛安

 

徐笙歌看完宜兰公主的伤口之后,忽然就变了脸色,往门外冲去。
周佶见状自然猜到了什么,让莫北前去大门拦下徐笙歌,见莫北奉命轻功点地便飞身出去,又吩咐他人点兵马一百随时候命,这才急匆匆也朝大门奔去。
徐笙歌被莫北拦下后便在北周行馆门前等候,因为二人都是用轻功飞出来的,又都是顶好的武功,所以在门前等了许久。
其实她之所以突然冲了出来,就是因为看到了宜兰公主的伤口,整齐利落,这明显是一个会武功的人所为。
徐笙歌懊恼之前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如果不是康王妃说宜兰公主可能是自杀,自己还没有想到要注意刀口整齐与否。
倘若宜兰公主是自杀的话,那么她会因为受疼而动作慢了下来,所以会造成刀口不整齐,且伤口是由重而轻。
倘若宜兰公主不是自杀的话,那么刀口会因为人有无武功而呈现出两种可能性,没有武功的人是由轻而重,有武功的人就会刀口整齐,如同劈砍木头一般。
早上的时候自己让他们去南华寺上香,如果那侍女真的会武功的话,这就是一个绝佳的逃跑机会。
着急地望向门外,又望向莫北,不知道周佶让人将自己叫住是不是有什么证据。
眼见着已经过去了一炷香的时间,徐笙歌打算再等不来周佶的话打也要打出去。
周佶坐在肩舆上,被四名守卫抬着飞了过来,肩舆一放下就急急走到她面前:“看你似乎有所发现,如果是与宜兰妹妹相关的事情,我也愿意尽绵薄之力,助你早日破案。”
徐笙歌没想到原来是为了这件事情,看他连这么点距离都要人抬着过来,一皱眉头转身就要走:“现在可以肯定的是凶手身怀武功,我怕再过去南华寺那边,凶手就要逃走了。”
“等等,既然已经出了城,那么你一个人肯定拦不下来的,我方才已经让人点了一百兵马,一会儿带着兵马出城会更好。”
话才说完,便见百来人马便已经集合到了门口,徐笙歌这才想起自己是坐着轿子来的,转身对着周佶道:“突然想起要向七皇子借一匹好马,人马的话还是劳驾七皇子,我先行截人了。”
说罢便走到一匹马旁边,一拉缰绳,翻身便上了马,那匹马身边的小兵如何敢不给,当即闪到一边,毕竟这个女人看着就与七皇子很熟。
七皇子看着绝尘而去的徐笙歌,手摆了摆,莫北当即附耳过来,小声地吩咐了几句,又命那百余人在此候着,带上几个人往梁王府行去。
这边厢徐笙歌是策马奔回徐府询问,果然拂袖她们还没有回来,命人去梁王府让其帮忙出兵到南华寺一趟,宜兰公主案能破与否在此一行,而后便拿着管家给的地图,手持皇上所赐的令牌一路畅行出了京都。
南华寺,位于江夏城以南五十里开外的南华山上,虽然远在深山之中,但是一直以来都是香客如织。
徐笙歌路上遇到了一辆又一辆的马车,都不见徐府的马车,心道烧香拜佛也不用这么久,按理来说用过素斋后就应该回去了,现如今却是在路上都没有看到影子。
心急如焚。
汗如雨下。
除了往江夏城方向的马车,徐笙歌没有半分心思去关注其他。
一个时辰过后,徐笙歌终于到了南华寺,翻身下马,看见一个小沙弥便让他带自己去找刑部尚书徐府的家眷。
小沙弥一脸茫然,这南华寺中香客络绎不绝,达官贵人亦是不少,哪里会记得这么多。
不过好在寺庙之中有香油薄,凡是捐了香油钱的人都会记在上面,徐笙歌可是早上好几番交代让拂袖多捐些香油钱积福,想起这一茬便让小沙弥带着去查了香油簿,知道了拂袖她们在哪个厢房休息便匆匆过去。
打开门只见拂袖与秋眉正在屋内说话,环视了一周也没有看到其他人:“笛安呢?”
秋眉一脸茫然:“小姐你怎么来了?笛安和知更说要去仙鹤池为妆柳点一盏河灯,所以我们就在这里等她们。”
徐笙歌稍稍放下心来:“都到这个时辰你们还不回去,还以为你们是出了什么事情呢,再不回去等城门关了,看你们怎么回去,快快快,叫上笛安她们,回去了。”
显然的,徐笙歌并不想这么早就打草惊蛇,毕竟不是在京都,现如今自己又是一个人来的,笛安不知道武功如何,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
而这个关城门的借口找得也是极好,除了秋眉微微思索外,拂袖到不觉得有什么。
拂袖对着徐笙歌做了个鬼脸,便与秋眉二人带着她到仙鹤池去。
“知更,小姐来了。”秋眉远远地与知更招起了手,“你们快过来,要回去了。”
本来蹲在地上看着仙鹤池河灯的知更,闻言也是站起身来,看到秋眉等人也招了招手。
徐笙歌一看,心中咯噔一下,脚尖一荡便飘了下去:“笛安呢?”
知更行了一礼,疑惑道:“笛安叫我出来放河灯,然后说是肚子不舒服,让我等她,去了半天了,应该快回来了吧。”
此时哪里还不知道这笛安怕是要跑,估计是一直都在找机会逃跑,但由于自己吩咐了拂袖看紧四人,不让他们这么早回徐府,所以导致了一直也没有下山。
几人之中知更既是好姐妹又是最好哄骗的,难怪会选择她来当掩护了。
命令拂袖三人前去各茅房寻找笛安,随后转身便去找大雄宝殿,拿出皇上御赐的金牌说明来意,道是杀害北周宜兰公主的凶手正在寺中,让住持一凡大师马上下命封锁南华寺各处出口。
“阿弥陀佛,虽说女施主有皇上所赐的金牌,但是出家人不当管这些红尘之事,还望女施主不要为难老衲。”南华寺是南梁开国皇帝赦造的,故而一凡大师见金牌依旧是面不改色,底气十足。
南华寺香客每日过万,再过一段时间便是大多香客回程之时,倘若现在关闭大门,影响是在也是过大。
徐笙歌料到一凡大师不一定会同意,所以拿出令牌之事为了更快地能见到方丈罢了,而今对方不同意,哪里还需要掩盖面上的急色,说出来的虽然还是泠泠清音,但是明显面上柳眉倒竖,眉头紧蹙:“出家人不管红尘俗世,那出家人可管佛陀菩萨?佛家有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个杀害北周宜兰公主的凶手可是有极大可能导致南梁北周之间的大战触发。”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一凡大师又诵了一句佛号。
徐笙歌听到这句我佛慈悲,十分难得地冷笑了起来:“到时候生灵涂炭,这就是大师你所说的慈悲吗?!我倒是想知道,大师口中天天念着佛经,唱着佛号,一旦南梁北周大战甚至是死战不休,能救得了多少人。”
一凡大师被说得一时无言,对着徐笙歌一拜:“是老衲着相了,佛光普度众生,如此大事,如何能不理。”
话罢,忙不迭命寺中和尚登钟楼撞钟示意有关闭四处山下大门,登鼓楼齐擂大鼓示意此事之紧急。
当!当!当!
如天地洪钟,整个山中都回荡着那撞钟的轰鸣,嗡嗡然,从每一寸土地发出此声,无论是山上还是山下的人都不知道发生何时,皆看向钟楼方向。
南华寺下山的四处大门同一时间猛然关回,未踏出寺庙大门的人直接被封死在南华寺内,一时间引发山脚下众人不满。
嘭!嘭!嘭!
钟楼方停下,又是一连串的鼓声从鼓楼传出,如擂破苍穹,轰轰然,仿佛要震碎耳膜,山中此起彼伏呼应回响,本还在喧嚣闹腾着要出寺的人都安静了下来,心中齐齐一个念头,有大事要发生了。
寺中的僧人全都双手合十鱼贯而出,阵列整齐地在大雄宝殿前集中,一凡大师一拄手中的禅杖,命所有僧人兵分八路,从山下到山上进行地毯式搜索。 
而关于笛安,她本来借口遁走后就疾行下山,才走到半山就听到那清脆的钟响,本来还没有放在心上,当听到那钟声不停歇地连撞好几下,心中便猜想许是出大事了,也是个警觉之人,当机立断就离开了下山的大道转入旁边的树林之中,再悄悄隐入草丛向人烟稀少的山中走去。
其实笛安本来是想等回去的路上再跑的,毕竟那样会安全得多,再找人买匹马,哪里还去不得。
可没想到等了大半天,那拂袖左右都能找到借口迟迟不走,终于按捺不住,索性拐了最好哄骗的知更一起出来。
毕竟她是看出来了,拂袖只是要拖着她们而已。
也是凑巧,南华寺虽然和尚不少,可是毕竟不比官兵衙役那般学过如何搜人,所以笛安倒是让她暂时逃过一劫,踉踉跄跄走到了一条河边,她雀跃了起来,毕竟是想要逃跑的,所以她之前来南华寺时特意观察了一路的地形,记得清清楚楚南华寺有这么一条河可以通出寺庙的。
只要会凫水,就可以顺利地逃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