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24章 自杀他杀迷迭散

 

在康王府用过午膳,又是饭后点心水果,又是饭后消遣闲谈,出来的时候已经快申时了,太阳已经偏向西方渐沉。
其实徐笙歌的脑中是一片混乱的,尤其是康王妃所说的自杀论,尤其是那嘴角含笑,出去倒杯茶便死了,确实很像是自杀。
可是,这宜兰公主还没有正式嫁人都不算和亲,若说是他杀的话,那么北周肯定会勒令南梁找出凶手,毕竟本国的公主死在他国,无论是哪个国家都不会忍下这口气的。
若说是自杀的话,那么南梁也会因为自己的脸面,不会放过北周。
也就是说,只要这公主死了,基本上都可能引发两国大战的。
宜兰公主没有这么蠢吧。
再者说了,倘若她真的是那般孝顺的人,首先就应该想到的是这么做一旦查出来就会连累到自己的母妃。
再加上北周的反应迅速,难道真的是北周为了挑起战争?
宜兰公主知道自己来南梁就是为了赴死,所以大肆敛财送回北周,让沈妃的母族崛起,好让沈妃日后生活无忧。
回想起自己与皇上所说的,北周压境军队的异常,又想到所接收到的北周要提前攻打南梁,如此种种,之前因为想着宜兰公主是皇帝皇后最宠爱的女儿,然而今天知道了她的身世之后动摇了。
难不成北周就是想将宜兰公主自杀伪造成他杀,故意挑起两国大战?
两顶轿子到了梁王府门口,轿夫将轿子压下,徐笙歌低头走了出来,见梁王也下轿大步流星踏入门口,唤住梁王,三步并两步追了上去,正准备开口说话,却听见有人在喊“徐小姐”。
一名穿着蓝色粗布衫的小厮上前对着梁王和徐笙歌行了个礼:“我是北周行馆的人,奉七皇子之命来请徐小姐过府一叙。”
徐笙歌转身看了眼梁王,心中又有无数念头想找他与自己捋一捋。
那小厮见状从袖中拿出一封信,道:“七皇子说,小姐看完这封信就知道了。"
徐笙歌接过信,只见上面寥寥数语,除却关心的话语之外,不外乎就一句,将宜兰公主迷晕的迷药找到了。
跟梁王说明情况后邀请其一起前去北周行馆,没想到竟然遭到了拒绝,只说是让她查完了再回去告诉他或者不告诉也可。
因为查案心切,徐笙歌也就抱着歉意与梁王道了别,坐上轿子匆匆前往北周行馆,进到正厅之中,只见周佶正一脸凝重却有怅然若失得坐在椅子上。
徐笙歌走上前去,在一旁的椅子上坐,接过侍女端上来的茶,开口道:“你怎么了?信上说什么将宜兰公主迷晕的迷药,是怎么一回事?”
周佶也不说话,只是将手上的一张信笺递了出来。
徐笙歌见状起身上前去拿,忽地被人一下子抱住。
“别动,让我好好抱抱。”
刚想挣扎,说这于礼不合,就听到周佶的这么一句话。
平日里熙和的声音已经变得沙哑,环在徐笙歌腰上的手慢慢收紧,似是在隐忍着某些情绪,
徐笙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觉得他似乎现如今非常之沮丧,看了看手中的信笺,想来是因为上面的消息吧,不知道这写的是什么?
小心翼翼抬起手,只见上面是整齐的蝇头小楷:迷迭散,乃雷腾根配以红尾毒蝎与青头蜈蚣,晒干研磨成粉加以秘法制成,烧之可产生气体致人昏睡,食之可致人入幻,无色无味,残留时间长,用艾草熏之会呈现紫色。北周尝发生连环命案,十三人死前面带微笑,破案后此毒始为人知。
死前面带微笑。徐笙歌注意到了心中的重点,而且是在北周发生了命案之后才使得这种毒药的名字流传开来。
但是这么厉害的毒药,又哪里是一般人能弄得到的?
难道自己猜测的几个侍女是凶手是错误的?
康王妃说宜兰公主从小就被皇子皇女们欺负,看周佶这个样子,怕还是十分疼爱这个妹妹的。
一个心中百转千回,一个愁肠暗结,一时间屋内安静如斯,只有微微的轻风,偶尔扬起青纱帐幔一角。
良久无语,只闻一声长长的吸气声,周佶渐渐松开双手,垂下头:“不好意思,失礼了。
见周佶缓过神来,将信笺还给他,走回自己位置上:“人死不能复生,还请七皇子节哀。现如今最重要的还是抓住凶手,以慰告公主的在天之灵。”
周佶点了点头,倒是一改以往儒雅温润的形象,变得有些颓然了起来。
徐笙歌见状颇为不忍,开口道:“七皇子还记得我要去的哪几个侍女吧,其实我本来是猜测凶手在他们之间的,尤其是才过去没多久,妆柳就被他人杀害丢进池塘之中。”
“杀害?不是说是自杀殉身吗?”周佶显得有些惊讶,毕竟她写来的信中是说妆柳为宜兰公主殉身。
“我是为了宽慰凶手的心,特意让仵作对外称是自杀,让刑部退兵。”徐笙歌徐徐道来,自己这两日的所作所为所疑,“现如今我支开了那三个侍女让她们上山进香,就是为了派人去搜查她们的行囊有无可疑的东西。但早上康王妃所言,与这一封信,倒是让我有些拿不准了,我的猜测到底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
“康王妃说了什么?”周佶一双凤目盯了过去。
“也没有说什么,只不过闲聊了一阵,提及了一些往事,但好像宜兰公主生前就存了死志似的。”徐笙歌虽然不怀疑周佶,但还是忍不住观察他面上的神情与反应。
“胡说!”周佶冷笑一声,“宜兰妹妹出身皇室,难道不为北周皇室着想,要置北周子民于水火而不顾吗?她一直对自己与情郎被拆散而嫁入耿耿于怀,说出什么诋毁北周的话我都不奇怪。”
这个她自然是说的康王妃。
徐笙歌是才知道康王妃原来之前有喜欢的人,
话罢,仿佛还是不解气,又加了一句:“反正,宜兰妹妹不是那种人。”
徐笙歌抿嘴,等对方平静了心思,才又道:“其实我也相信宜兰公主不是那种人,本还想着坚持凶手就在那几名侍女之中,但是这个迷迭散,似乎不是一般人可以拿到的毒药,又让我动摇了起来。”
“如果,有人被收买了呢。”周佶沉默了一下,幽幽吐出一句话.
却让人心中一惊。
这可不是小事,更不是能随随便便说的话。
一名身着黑色劲装的男子在门外止步,正是跟在周佶身边的莫北,恭敬地行礼,抱拳低首道:“殿下,追红苑有新发现。”
徐笙歌诧异地看了眼周佶,自己进来这么久,倒是不知道他居然安排了人重新去查追红苑了。
周佶起身,邀请徐笙歌一同前去追红苑看看到底是发现了什么新线索。
想来是照着信上的内容所写,用艾草熏之,看看有没有物件是呈现出紫色的,有的话就代表了上面沾染了毒药迷迭散。
从侍女的口供中看出,两人昏昏欲睡,符合了烧之可产生气体致人昏睡,而面带微笑估计就是食之可致人入幻这一条了。
无色无味,南梁之中也没有出现过这种毒药,若不是这个送亲的正使是与宜兰公主交好的七皇子,可能这个案子就草草了事,更想不到什么调查北周的案件有否同类案件发生过了。
进到追红苑正屋内室,只见四处门窗都已经大开,但还是有着浓重的艾香,屋内摆设虽然整齐但是已经蒙上了一层灰尘,看得出来现场还是保护得很好。
莫北引着二人到了一个烛台处,用手指着下面的烛泪:“按殿下的吩咐用艾草在屋内焚烧半个时辰,散去烟雾后可看到这个烛台上的烛泪有一小部分已经变成了紫色。至于蜡烛没有变色,那么可能是本身来说迷迭散放的不多,又或者是蜡烛已经换过了。 "
二人都围了过去,果然看到滴在烛台上的烛泪有一些已经不再是红色,而是变成了紫色。
徐笙歌伸出手去摸到了一手的灰尘,放在鼻子下轻轻嗅了一下,果然没有任何不适的味道。
周佶则是一脸阴沉,尤其是徐笙歌说凶手极大可能是宜兰公主身边的侍女,而现在烛台可不就是应证了这个说法,看来这个侍女意志坚定,不见棺材不掉泪,尤其是上次杖责,都完全让她蒙骗了过去。
这次抓回来的话!定不放过!
“这个碗没有变成紫色?”徐笙歌看到了桌上的茶碗,这应当是宜兰公主所用之物吧。
莫北扫了一眼徐笙歌后,低头道:“这个碗是笛安去倒茶的茶碗,并没有变色,变色的碗在小厨房里被发现了。”
徐笙歌脑中闪过一丝疑虑:“这个碗是笛安倒茶的茶碗,也就是说,笛安看到公主死后,将碗放了下来而后尖叫着喊人?”
“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凶手是笛安吗?”周佶看到徐笙歌的表情,马上便反应了过来。
徐笙歌四处看了起来,一时间又想到了早上康王妃说的话,皱着眉头道:“七皇子,我有一事相求,不介意的话,我能否去冰室看看宜兰公主的遗体?”
周佶犹豫了再三,还是答应了下来,命人带着前往到了冰室,只见宜兰公主除了面无血色之外,其余还如同活着一般,美若繁花。
徐笙歌抬起宜兰公主的下巴,只见脖子下是一个已经泛白却极深的口子,刀口整齐,一看就是一刀毫不犹豫地割过。
果然,不是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