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23章 听往事北周秘辛

 

徐笙歌被梁王妃一路拉着闲聊,许久才走到她所居住的院子,只见门外就有两个丫鬟候着,进门后在垂花门处又看到两个丫鬟,院子比一般人家的院子大了一倍不止。
顺着抄手游廊可见处处精心设计之处,所谓三步一庭五步一景,那满院的奇石雕刻,匠心独运,令人赞叹。
东西厢房呈环抱型延伸到正屋处,正屋拔地巍巍而起,朝南处是三间抱厦,正屋左右都延伸出了耳房,精美绝伦,可见建造此处院落之人的用心程度。
待得二人落了座,上了茶水瓜果,康王妃只留下一名贴身丫鬟,挥退其余人,笑道:“笙歌,你瞧我这处院子可好?”
康王妃是个交际能力极强的女人,尤其是这些年在京中各贵妇圈中可谓是如鱼得水,就连皇后也喜欢时不时宣她进宫赴宴,所以没多久,她对徐笙歌的称呼就变成了亲热至极的笙歌妹妹。
徐笙歌环顾四周,这正屋之中的摆设依旧是华贵非常,其余的不说,就那两株几乎如人一般高的血珊瑚便价值连城,而在这屋里,它们只是摆设的物件罢了:“看得出来,王爷对王妃是极好的。”
“我千里迢迢和亲至南梁,倘若夫君对我不好,这日子还有什么盼头,笙歌觉得我说的对吗?”康王妃把玩着桌上的一件玉饰,似乎是完全不在意般,“笙歌一直盯着我手中的玉生烟看,若是喜欢,就给你吧。”
徐笙歌一时间倒有些看不透这位康王妃了。
与宜兰公主所有的雅致相比,这位同是北周来的康王妃就是华贵。
无论什么用度,几乎都可以用价值连城来概括。
然而她又好似并不在意这些东西,出手便是你喜欢就给你吧,你可以说是大方,也可以说是因为拥有众多而不在乎。
不在乎,所以说给就给,如此看来,这位康王妃其实对这种生活并不是满意的。
她是在跟自己暗示什么?
暗示各皇子有问题吗?
徐笙歌摆了摆手:“是因为看到王妃把玩的物件甚是精巧,故而多看了两眼,失礼了。”
康王妃笑了笑,将那件玉生烟塞到徐笙歌手里:“就当是查宜兰的案子,我谢你的。”
刚想推辞,没想到康王妃倒是回忆了起来。
“宜兰是我的外甥女,其实她并非皇后所出,而是一个身份低微的宫嫔所出,只是因为她出生之时,北周打了胜仗,一时间被传是北周的祥瑞之人,皇兄甚是喜欢她,所以从小就被过继给皇后,对外宣称是皇后的女儿。”康王妃徐徐说来,没想到张口就是北周皇家秘辛。
“我还没有嫁到南梁之时,因为母后非常喜欢我,也喜欢宜兰,故而我们虽然年纪相差许多,却也时常一起玩。皇嫂忙于后宫的事情,哪里有那么多时间去管她,所以母后也把她带在身边,她就像是一个小团子一般,时时跟在我身后,一直到我十四岁那年,皇兄要将我赐婚,我知道后就溜进军队之中,随着大军第一次出征。”
康王妃说到出征两个字之时双目微微眯起,似乎是在回忆一件极其美好的事情。
“你知道随着大军出征是什么样的感觉吗?肃穆整齐的军队,将帅们骑着高头大马,旌旗猎空,可震碎苍穹的步伐声,扬尘十里,枪戟如棘,那一次出战,北周五万大军灭对方十万,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战场上的恢弘气势,也是第一次感觉到在宫里只能蜷缩着当一个任人摆布的公主。”
康王妃轻笑了一声,染了丹蔻的手拈起桌上摆着的一片甜瓜,轻轻一咬,屋内只剩下她细细咀嚼的声音。
徐笙歌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康王妃要对她说这些,但是也没有打断。
尤其是她所描述的那种生活,是自己没有经历过的。
更甚至是,从来也没有想过那种日子。
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我随军征战三年,领军功,封四等将军。在大殿之上恢复玉衡长公主的身份,虽然皇兄呵斥我胡闹至极,却也令我名扬天下。而第二次出征,我是以玉衡将军的名号,骑在马上,与诸将并肩共战,又是三年时间,我经历的大小之战已经不少于五十之数,升二等将军。”康王妃越说越是兴起,眉梢之间的得色都跃然而上,不过声音却渐渐低了下去,“时年南梁北周边境摩擦,两军交战,我领五万将士支援边境,兵败,割三城,我和亲至南梁。”
“啊?”徐笙歌发出惊讶的声音,毕竟也是早上之时才听梁王说起的康王妃,且是颇有路子,但是没想到她和亲到南梁竟然是因为战败。
康王妃见状倒是仰天遮面大笑了起来,指着徐笙歌道:“你瞧瞧,我不过胡乱说些往事,倒是把你给吓着了,罢了罢了,还是与你说说宜兰吧。”
见康王妃笑得虽然依旧是明艳动人,然而或许是方才的故事,让徐笙歌生出了几分悲凉,一个不甘于命运、不想被桎梏困禁的女子,最后还是不免要甘于命运。
“我出嫁之时,宜兰才七岁,宫中的孩子异常早熟,她也是个早慧的孩子,琴棋书画样样出挑。但早慧不代表就能不被欺负,母后薨了,宜兰虽然名为皇后的女儿,毕竟不是真正嫡出的公主,而皇兄的子女渐多了起来,哪里还记得这个曾经喜欢过的女儿,这就使得那些权宠妃嫔的皇子皇女暗中欺负于她,皇后既然不管,但是她真正的母妃哪里能坐视不理呢,但是奈何身份低微,往往是那些皇子公子一旦委屈告状给自己的母妃听,这宜兰公主的生母便要遭受打压与责罚。”
徐笙歌心中暗暗记着,都说这宜兰公主是北周皇帝与皇后最为宠爱的公主,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一番遭遇。
但是康王妃说这些,似乎是别有目的?
然而在这些话里行间,又让人抓不住是为何。
“俗话说,女为弱者,为母则强,宜兰的母妃为了她而甘愿身为皇后的棋子,虽然最后获封妃位为沈妃,那也是经营了将近十年,却不想一纸圣旨将宜兰送往南梁和亲,那沈妃甚至哭晕了过去,无论是长跪殿前求皇上还是皇后都没有用,只好百里追和亲队伍相送。”康王妃抬眸看向徐笙歌,又拈了一块甜瓜,“这就是宜兰的故事,你有什么想问的,知无不言。”
屋内瞬间有片刻的宁静,徐笙歌没想到和亲到南梁来的两个公主背后的故事都不简单。
一阵风吹了进来,冰鉴的凉气四溢,徐笙歌深吸了一口气,感慨道:“没想到宜兰公主的身世这么令人唏嘘。”
康王妃勾起唇角,妩媚中带着讽刺地一笑:“老天爷想要玩弄人的话,谁能好得了,只恨生在天家,自己做不得主。”
这一句感慨,倒是让徐笙歌想起了自己是为了救父亲而来。
若是自己救不出父亲的话,估计身世也会令他人唏嘘了。
徐笙歌告了个罪,才开口问道:“我听说宜兰公主曾多次送礼物来康王府上,不知道是不是这样?”
康王妃神秘一笑,拉着徐笙歌便往南边的抱厦中走去。
当那名丫鬟将抱厦的大门打开,只见屋内尽是一溜儿的架子,上面都放着一个一个的宝箱。
康王妃拉着徐笙歌到了最大一个宝箱面前,从丫鬟手里接过钥匙,转而便递给了她:“打开来看看?”
徐笙歌不知道康王妃这般神神秘秘是为了什么,不过倒是相信她不会蠢到当着众人面来谋害自己,索性就打开了宝箱,只见箱内珠光宝气,金银珠宝应有尽有,心中虽然依旧有所猜测,但还是问了出口:“这是?”
康王妃也不去看那箱子里的东西,轻描淡写地倚在一边:“宜兰托我运回北周,送给她母妃家族的东西。”
都说娘家是女子最大的靠山,而宫中的妃嫔尤其如此,若是母族有权有势,那么这个妃嫔即使不得宠,在宫中的生活也会好过许多。
而宜兰公主的母妃直至生了女儿还是做了将近十年的低等妃嫔,家境定没有好到哪里去,倘若有这么大一笔钱财给到沈妃的娘家,让他们好生发展,那么以后沈妃也算是有母族可以依靠。
至纯至孝。
徐笙歌顿时给宜兰公主下了这么一个结论。
眼光再次打量了一番这箱中之物,发现品质档次与材质都完全不同,看来就是那传说中的宴会所敛的财物。
一时间竟然有些莫明的情愫。
“这个屋子里的东西,大多是宜兰托我送去北周的。”康王妃的手指在屋内转了一圈,含笑地看着徐笙歌,眼中是坦荡荡的无所畏惧,果然是知无不言。
徐笙歌心中一动,之前还以为宜兰是给康王妃送礼,可现在看来,是要托她将财物送回北周了。
大半个屋子的东西,这么多?
康王妃像是怕徐笙歌还不懂似的,又开口道:“难道你不觉得,一个是为了祝寿而和亲到南梁的公主,如此急切地大肆敛财,很是奇怪吗?”
徐笙歌猛一回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见康王妃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拱手道:“笙歌愚钝,还请王妃明示。”
“我也不知道呢,只是因为也有此疑问罢了。”康王妃面上的笑容未减,但是却让徐笙歌心中越发猜测。
难道,是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