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22章 递帖拜见康王府

 

昨天半夜里的吵闹,自然有人也被吵醒了,不过听着拂袖与小姐都出面了,所以也不好说什么。
但人总是有着八卦之心的,也就问了起来。
纵然秋眉是个稳重的,但另外两个许是太害怕了,昨夜的事情深入内心,所以说的时候倒显得活灵活现,胆小的人描述其令人恐惧的事情之时更能将人代入那种情景。
尤其是聊起来的时候,竟然有人说听见了哭声,有人没听见哭声,更是让胆小的人战战兢兢。
鬼神之说向来为人所忌讳,但也是最让某些人津津乐道而传播的事情。
当徐笙歌起来之时,闹鬼的事情就已经传得满沧月苑都知道了。
徐笙歌梳洗完毕后,将整个沧月苑的人都叫到院内,再三申明不要对外传播这些怪力乱神的事情,重者打发出府,这才将徐府惶惶的人心稍稍定了下来。
散了之后,将拂袖与秋眉四人叫到屋内,又是好一通指责,直到四人齐齐跪下,含泪称错,这才堪堪止了怒,将四人的例银通通罚去一半,以小惩大诫。
见伏在地上的知更还在小声啜泣,上前扶起,用罗帕替她擦了擦眼泪,柔声道:“别哭了,再哭下去眼睛都要肿成桃子那么大了,妆柳是你们的好姐妹,肯定不会害你们的,放心吧。”
本来知更是刚刚止了眼泪,闻言倒不敢大哭出声,但眼泪确实又哗地下来了。
无奈的徐笙歌只好看向拂袖:“拂袖,这种事情我第一次遇见,你说该怎么办?”
拂袖摊了摊手:“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办,不敢我听王婆说,这种鬼神的事情,南华寺是最灵的了,只要诚心诚意地去上一炷香,然后请几个大师回来念念经就好了。”
“既然这样,那拂袖你叫上王婆,让管家给你们备礼与车,带着知更几个一起去南华寺上柱香,再去请几个大师回来吧。”徐笙歌一脸无奈,不过倒是个好主子,也算是为下人着想了。
处理完了这些事情,徐笙歌才有心情让传早膳,待得用过一碗熬得绵绵的百合莲子粥,前院的人也来禀报马车与轿子已经备好,于是与拂袖一行人倒是同时出的门。
待得对拂袖叮嘱了一番,这才上了轿子,放下轿帘后才舒了一口气。
到了梁王府内,梁王依旧是在书房之中看书兼候着徐笙歌,见她一脸喜悦地踏进门,虽然有些好奇,但还是没有开口去问,只道:“现在离与皇上说好的时日最多只有三天了,今天要去哪?”
徐笙歌撇了撇嘴,这硬梆梆的木头也不让人多高兴片刻:“昨天虽然获得了一些线索,但还是不足,不过昨天我又意外地获得了一点线索,这个线索还真得劳驾王爷你出面了。”
既然要用到梁王,那么就是说此事要触及的人来头不小,但是他明显丝毫不惧,张口就两个字:“你说。”
“我们今天要去见的是康王的王妃,康王妃。”徐笙歌张口说出来的话倒是让梁王面上有一丝的动容。
“康王妃,那个十一年前到南梁和亲的女子?”
看来这梁王是认识这个康王妃的,要不然也不会这么问了,听这个语气,似乎是有一丝不屑,还有一丝恨。
“是的,昨天我突然想到查问那些侍女的时候,曾经听说过宜兰公主曾经多次送礼物给这个康王妃,我觉得很奇怪,所以想去看看,会不会有什么收获。”徐笙歌虽然没有完整地将事情说出来,但是重点却没有瞒着梁王。
梁王的手指轻轻地叩着桌子,似乎是在回想:“我没记错的话,这个康王妃还是挺有路子的,在她还是公主的时候也曾出征过其他小国,后来北周兵败,就派了这个公主和亲到了南梁。”
“不过,我不相信她会就此洗手做一个闲散王妃。”很少评论他人的梁王,在此时却是给出了这么一个说法,然而接下来的话却让人大吃一惊,“我没记错的话,这些年南梁有些物品走私到北周的,就是这个康王妃的手笔。”
“走私?你可有证据?”徐笙歌睁大双目,关于康王妃是昨天夜里才想起的事情,府上得防着秋眉三人,又一团乱麻,一时腾不出手来去找关于康王妃的资料,没想到她还有这么大的本事。
“证据倒也不算有,只是知道这么一回事,如果对破案没有用的话,你权当听个笑话,”梁王口中云淡风轻地说着,娴熟地写了张帖子,命人递去康王府上,“现如今康王应该在上早朝,估计要等到下朝以后才能过去了。”
这个徐笙歌自然知道,但是对他所说的当听个笑话有所不满,这种话听一半的感觉确实不是很好。
但若是说康王妃如此大本事的话,宜兰公主是想和要合作什么,才频频送礼的吗?
不知道天家知不知道这件事情?
梁王似乎是看懂徐笙歌心中所想,道:“走私这件事情,其实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皇上不一定会注意这么多,运作得好的话能瞒过去还是有这个可能性的。不过康王嘛,虽然知道这件事情,但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徐笙歌点了点头。
康王,有意思。
二人又是聊了好一阵,这才有人来回报康王已经回了王府,同时也禀报了康王妃今日一天都没有出门的事情,徐笙歌暗自感慨梁王的心思缜密,同时也庆幸有他帮忙。
虽然,自己在过程中使了些小手段。
但梁王帮忙的时候似乎并没有计较太多,按他的话来说,只是想查出这个案子,再止息两国干戈,而后功成身退,继续当个盘桓不出的闲散异姓王。
到了康王府上,早就有人在门外候着,进入正厅后只见一个身着驼色锦袍的中年男子,剑眉入鬓,美髯垂垂,面上含笑,端坐而待。
三个人见过礼,上过茶水点心,康王轻抿了一口,抬眸道:“都说梁王向来深居简出,今日得梁王大驾光临,真是蓬荜生辉啊。”
“说起来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但我的伤还是没有好全,所以也只能博个深居简出的名声。”梁王放下茶盏,面上是坦荡之情,“今日之所以来康王府,最主要还是陪徐小姐来见见康王殿下的。”
其实康王在之前是见过徐笙歌的,当时其巾帼不让须眉地舌辩群臣,着实让人印象深刻。
不过也没有忘记了她是奉命查宜兰公主被杀一案的,现如今她来康王府,显然是为了见康王妃:“原来是徐小姐,当日风姿令本王着实佩服,隐约间颇有王妃当年的味道。”
“王爷说笑了,小女子从小长在山野之中,若有失礼之处还望见谅。”徐笙歌虽然也不喜欢这些繁文缛节,然而越是尊贵的人家,礼节也越多,“听说王妃当年挥斥方遒,金戈铁马,现如今为了王爷洗手做汤羹,鹣鲽情深处真是羡煞旁人。”
一番客套之后,才开门见山道:“其实此次前来是为了见康王妃,听说宜兰公主曾经多次来探望王妃,故而想来了解一下公主为人。”
康王早就等着此说,也不拒绝,笑着便让人去请康王妃出来见客。
毕竟有些路程,故而三人继续一番客套之话,不过徐笙歌还是听得出来,康王更像是想对梁王试探什么,但是梁王一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之势,让她好一番感慨原来面瘫脸也是可以拒绝很多麻烦的。
首先一个就是比较难在他脸上猜出他在想什么。
“是谁找我?”
人还没有到,便听到一串银铃般的笑声,与黄莺出谷般的说话声,短短的四个字,却也能让人觉得这个女子的大胆之处。
定睛一看,只见是一个身着红梅色绣金线长袍的女子,面若银盘,目似含星,高高梳起的盘桓髻上发饰不是镶宝点翠的就是累丝攒珠的,垂挂在额间的流苏华胜为那张明艳的脸更增添了几许风情。
足见身份的尊贵。
更足见,康王对其的宠爱。
想起自己的那串流苏簪,怪不得妆柳说只有在送给康王妃的首饰中见过那般精致的簪子。
因为一般的首饰,这梁王妃怕是看不上的。
康王起身牵过康王妃落座在自己旁边位置:“就是我上次与你说过的,在朝堂上与右相一派相辩而丝毫不落下风的奇女子徐小姐。”
康王妃娴雅地接过丫鬟奉来的茶水,笑吟吟看着徐笙歌:“原来你就是徐小姐,近些日子这京中可都传遍了,连破大案不说,还在朝堂之上为我们女儿家出了好大一口气,闻名不如见面,今日我就以茶代酒,敬徐小姐一杯了。”
康王妃看起来保养得甚是得宜,虽说此时也是三十余岁,但是看起来却像双十年华刚过,说是梁王的妹妹也不算夸张,这一番话说得丝毫不矫揉造作,只有大方得体,隐约之中还是可以看出当年的飒爽英姿。
“王妃谬赞了,”徐笙歌也以茶代酒满饮一杯,“其实今日来是想问相关宜兰公主的事情,听说公主生前常来康王府。”
康王妃一听宜兰公主,并无半分惊讶之情:“原来如此,不过既然是说女儿家之间的话,还是到后院去说好,这正厅让给男人们相处如何?”
这康王看来是有话要跟梁王说。
徐笙歌望向梁王,见其面上并无不快地微微点了个头,这才应了下来。
康王妃一看,上前拉着徐笙歌的手便往外走:“好妹妹,走,给你看些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