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5章 房顶上梁王相允

 

直到坐在宴客厅内,这才知道为什么周佶说一齐出去会客,毕竟刚才赐婚梁王妃的消息还让人有些回不过神来。
宾客已经全数而至,周佶与徐笙歌并肩而出,尤其是在他的授意之下,她的位置也是并列在主人旁边。
这,这是为了挑衅梁王?
南梁北周,一王一皇子,为了争夺一个弱女子。
这出戏够精彩了。
徐笙歌仿佛可以想象宴席散后,满京城的流言蜚语都可以把自己淹没了,不过最好先把梁王府淹没吧。
现如今已经是第六日的晚上了,梁王最好是马上奔来宴席。徐笙歌如是想道。
此时的北周行馆内自然是灯火通明,侍女捧着各式瓜果点心美酒佳肴穿梭其中,歌姬伴着钟鼓相鸣之声高低相和,舞伎长袖而舞恰似惊鸿蹁跹,宴上众人酒过三巡,都已经闲聊了起来,
坐在右边首座的人对着徐笙歌遥敬了一杯酒,唇边勾起的笑意难免让人觉得刺眼,周佶注意到了这边的局面,低声告诉她这是金紫光禄大夫陆离,为人看似谦和,实质上是一只老狐狸。
徐笙歌有那么一瞬间觉得他是在说自己。
不过这时候倒是想了起来,这个金紫光禄大夫不就是那日朝堂之上轻飘飘一句挑拨,想让自己应下四日破四案之人,果然是只老狐狸,毕竟只说了一句话,如果不注意的话,还真的能把他当成个温润如玉的公子。
右相的人。徐笙歌心中悄悄画了一条界线。
“本以为徐小姐就要成为梁王妃了,可在下现如今看着怎么像是要成为北周七皇子妃啊。”说话的是坐于下方座位的一名青衫男子,徐笙歌一扫便认出了是那日朝堂之上慷慨激昂的绯衫言官,侍读学士沈枯凡。
宴上知晓这个消息的人都是笑笑不说话,不知晓的话自然是一片哗然,有人告罪醉了便出了行馆,架上马车狂奔梁王府而去。
有眼力见的自然是笑而不语,毕竟徐笙歌可是与北周皇子坐在一起呢,最近这二人出双入对频繁,谁知道到底会怎么样呢。
当然,也有没眼力见的,倒了杯酒就嚷嚷着要恭祝徐笙歌与梁王白头偕老的,幸亏是周佶面色不改地拦下帮忙喝掉,这才免去了尴尬。
“不过北周皇子妃也不错,如果这次两国止息干戈,那徐小姐可是为我南梁做出了大贡献,再加上和亲北周的话,徐小姐前途不可限量也。”沈枯凡再次出言挖苦,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有多大的仇恨。
这时候谁还能察觉不出来这诡异的气氛。
“此言差矣,”陆离开口却是否定了沈枯凡的话,“毕竟有皇上保媒,徐小姐还是做梁王妃的好。”
这一句话出来举座皆惊,皇上保媒,这可是了不得的事情。
但是为什么这一句话在这个场景下如此之怪,似乎是在说这位准梁王妃与这北周七皇子之间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情愫,还是说梁王与北周之间有着不可告人的事情?
“哼……”
一声冷哼如惊雷乍起,众人回首只见一人阔步向前,舞伎纷纷避让,南梁武国府之后,十五岁封侯的一字并肩王梁王向来都是入敌阵地如入无人之境。
见正主已经来到,周佶微眯着双目,笑道:“梁王大驾,在下未曾远迎,还请恕罪,今蓬荜生辉,我且先干为敬,待人重设一桌以侍贵客,还请王爷稍等片刻。”
“不必了,我是来找人的,”梁王说话倒是丝毫不见客气,双目一扫徐笙歌,“跟我来。”
因为梁王的威名在,尤其是其现如今满面冰霜,谁也不敢哗然,只悄悄在心中记着,看起来这可是个大新闻呢。
徐笙歌微微侧目看向周佶,只见他挑眉浅笑,示意大可以去就是了,心中也是揣测估计是为了让自己停止设计于他之事,正想起身,不想梁王却没有耐心,拉着她的手腕就往外走。
二人出到院中,梁王似乎并不觉得这是一个谈话的好地方,纵身一跃,便带着徐笙歌飞至了屋顶之上,只见天上漫天星辉,脚下万家灯火,无论是谁在此刻看到,都会感慨好一双璧人。
但是如果听到内容的话,怕就不会这么想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梁王的语气中已经带了一丝愠怒,尤其是当自己的人到梁王府禀报之时。
徐笙歌自然知道梁王说的是什么,但还是做出一副我不懂你在说什么的样子:“王爷突然将我带到屋顶上来,我还没有问王爷想要怎么样,怎么王爷倒是先问起来了,不觉得喧宾夺主吗?”
“别给本王装傻,你知道本王说的是什么。”
“王爷你不是也知道我要的是什么吗?”
“本王最讨厌被人算计,尤其是联合北周的人。”
“那王爷你倒是告诉我,可还有其他的方法可以打动你与我合作的?”
二人就此都不再开口说话,徐笙歌望着面前傲然孑立的男子,有一瞬间仿佛看到梁王的挣扎。
“你不懂。”良久,梁王长叹了一声,若不是琉国那一战,今日的梁王必然还没有醒悟,做着横刀立马,不辱梁家将门的美梦。
然而,已经经过了那一战!
那二人扔下惊天之言,洒脱而去。
为何,命运选择了自己,选择梁家势必伴于君王侧!
为何还要守着梁家,为何还要守着南梁!
徐笙歌上前一步,逼视着梁王:“我确实不懂,毕竟我不是个畏首畏尾的人,不求无过,但求无愧我心,梁王莫不是觉得躲起来便可以安然于世乎!”
“你将梁王府拉下水,就为了救你的父亲,这就是你的无愧于心?”
“我承认救我爹是私心,但是我与你说过的,这也或许会引起两国战争,这难道也是私心吗?王爷可还记得梁家祖训是保卫南梁子民,"徐笙歌一番话说的是慷慨激昂,将袖中暗袋的纸条递给梁王,“你自己看看吧。”
梁王犹豫了片刻,谁知道眼前的女子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玩的是什么把戏。
不过还是接过了纸条,缓缓打开,上面只写了一行字,“北周打算约定日期前两日攻城”,落款处并无姓名,然而却是一个青鸾的图案。
这是天启书院的标记,所传递的消息都会有此印记。
梁王将纸条一晃便用内力震成粉末,风一吹便四处散了开来,目光盯着徐笙歌:“你真的是天启书院的人?”
徐笙歌自然知道这几日自己是天启书院门中弟子之事是传出去了,不过也是有人信有人不信的,看梁王此问,显然是不信的。
长出了一口气,讽刺道:“我是不是天启书院的人很重要吗?现在离开战只有几日时间,先前王爷一直说不可能两国开战,现如今王爷可是打算助我一臂之力,还是继续龟缩在梁王府之中?”
梁王皱眉沉吟了片刻:“此事还是先进宫禀报皇上为佳!”
“王爷觉得如果你禀报了此事,皇上是会更忌惮你梁王府呢,还会更器重你梁王府?”徐笙歌叫住了梁王。
夜风阵阵,吹起了屋顶二人的衣裳,万物于此时都静谧,包括那烦人的虫鸣蛙唱,只有徐笙歌发髻插着的流苏偶尔被风扬起,发出细不可闻的叮铃,她在等梁王开口,也相信他终究会做出决定。
“我答应你。”梁王这一声看似古井无波,然而却是让面前的女子瞬间展开了笑颜。
徐笙歌心中大喜:“明日我去找你……”
此时宴客厅自然早已经是宾客尽去了,既然最大的一条鱼已经到了,且宴会也将近尾声,不如早早散去,周佶倚靠在门口的柱子边上,抬首可见屋顶上有两个身影,影影绰绰间似乎能看到那名女子面上展现出了笑容。
忽地有那么一瞬间觉得不太自在。
“房顶风大,不如下来如何?”周佶不禁出声,对着转身望向这边的二人弯起一抹笑意。
徐笙歌这才想起了不知道北周要找梁王何事,悄然靠近,不料却被梁王的手抓住,手背一痒,原来是他在自己的手背上写了几个字。
小心有诈!
梁王说的小心有诈是何意?
是小心周佶有诈?
还是小心此案有诈?
梁王此时已经答应了要帮自己的忙了,那么这里说的小心有诈,是说小心周佶?
从周佶这阵子的表现来看,虽说确实有城府,然而在南梁北周上一再表明过态度,更是多次说想要查出宜兰公主死亡真相一案,难道只是装的而已?
梁王抱着徐笙歌只轻轻一点便离开了屋顶,乘风而下。
“现如今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不知道你们话说完了没有,如果没有的话,可以进屋再说,房顶风大,笙歌着凉了如何是好?”
梁王松开笙歌,望了一眼笑而没有到达眼底的周佶,道:“事情已经说完了,就不劳七皇子费心了。”
周佶挑了挑眉:“既然如此,不如你我进屋内一叙?”
想到方才徐笙歌给的那张纸条,心中一沉,点了点头,甩袖便走进屋内。
周佶命人将徐笙歌带到耳房歇息,才走入方才梁王进的屋内,屏退众人,关上了双扇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