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9章 半夜救美巧算计

 

面前之人一身月白色长袍如谪仙降落,温和的眉眼,微薄的双唇,低首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在皓月当空星月交辉之中款款落下。
一刹那间徐笙歌有些恍惚,及至落到地面上之时这才反应过来,推开还没有松开怀抱的男子,开口道:“没想到是七皇子,笙歌谢过七皇子相救。”
原来接下徐笙歌之人正是这几天同样对其避而不见的北周七皇子周佶。
周佶唇边勾起一丝笑意:“无须客气,徐小姐为父不惜擅闯梁王府,其情可悯,其心动天,不过梁王似乎近日并不见外客,前几日我的属下得罪了他,我命人几次去赔罪都被拒之门外。你说,梁王是在躲着什么?”
北周护卫去梁王府上之时徐笙歌本人也在场,那时就在怀疑,就算不是梁王府上,是其他王爷府甚至皇子府,这些北周人都不会这么擅闯进去,就算不毕恭毕敬,那也会依礼行事。
其实也有所怀疑过是不是专门做给自己看的,但是仔细想来,自己是刚从天启书院下山的,而当年爹爹将自己送上山去时,只说是身体病弱,跟着高人云游休养去了,外人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去天启书院了,就算是有心调查,那也不会这么快知道自己的背景。
那自己与北周有关系的也就只有查宜兰公主一案了。
从北周皇子也同样将自己拒之门外上来看,似乎是并不想让自己查出此案。
莫不是北周是有意与南梁开战?!
这个念头一出,将徐笙歌吓了一跳,想赶紧甩了这个想法,可就是盘桓在脑中久久不散。
尤其是今夜他的出现,说出去也没人会相信是偶然.
徐笙歌当时挑眉,反诘了一句:“最近七皇子似乎也不见客,我没记错的话,递了好几次帖子了吧,我也亲自去了行馆几次,七皇子都是避而不见呢。”
周佶似乎是早有预料会有这么一出,丝毫不见不好意思的神情,依旧是熙和地笑道:“徐小姐前来与我闲聊的话,我自然是欢迎至极。不过近日身体不适,所以有所慢待之处,还望见谅。”
平心而论,推脱说身体不适,别人还真不好说什么,毕竟不能指着别人的鼻子说你这都是托词吧。
见起风了,更深露重,夜风虽不寒却极其容易让人生病,周佶略侧了身子替徐笙歌挡去了大半的风,笑道:“起风了,我那边有马车,不如我们到马车上聊如何?”
徐笙歌一瞬间愣住了,不仅仅是因为北周七皇子竟然贴心地为自己挡去夜风,还因为其竟然主动对自己伸出橄榄枝,然而深更半夜的上一个男子的车,咬了咬唇,还是打算婉言拒绝了:“徐府离这边并无多远,我走几步便到了。”
只听到一声轻笑,抬眸看到周佶打趣般地看着自己,一挑眉便要转身离去。
“不谈谈如何破宜兰公主一案吗?”
听到这轻飘飘的一句,徐笙歌立刻顿住脚步,这是赤裸裸的阳谋,多日不见人影,现如今主动提起此事,自己不去的话谁知道下次对方什么时候有心情去。
敛了神色,这才转过身去,微微一笑:“既然如何,那我也就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
待得看到马车的时候,心中直道这北周七皇子不是有阴谋的,自己决计是不会相信的,这马车车体通体由沉香木浮雕而成,故而纵然并无熏香也能香缠十里凡尘路,帐纱飘扬,车内铺锦堆缎好不华丽,主客坐在里面还能再来几个侍女伺候着,一看就是王公贵族郊游闲用的,若是赴宴则是华贵的马车便可了,哪里用得着此等香车。
周佶命人倒了茶,将点心推到对面,屏退了众人,也不说话,只动作轻缓地用茶盖拨弄着盏内的茶叶,含笑地看着她。
徐笙歌被看得浑身不自在,已经知道了这北周七皇子是专程等自己的,更是心中警铃大作,虽说至今为止,他还没有做出什么让自己不愉快的事情来,但是因为宜兰公主一事,实在不能对其报以放心的态度。
“我没记错的话,方才七皇子说要商讨破案的事情。”终究还是忍不住先开了口,毕竟徐笙歌没这个耐心和对方耗下去了。
周佶眼中闪过一丝欣赏,本以为面前的女子顶多是一盏茶的功夫就会将话问出口,没想到对方能在自己眼前面不改色轻松地饮茶用点心,这时候开口,难不成是找茶余饭后的谈资?
思及至此,面上露出一丝笑意,一拍桌下的机关,一边铺着一块猩红色毛毡毯子的地方缓缓升起,揭开毛毡毯子,竟然是一个白玉雕琢的棋盘,拿出暗盒内放着的黑白棋子,踞坐摆弄着棋子,只听哗啦作响,玉石争鸣:“一时技痒,不如我们边下棋边谈如何?”
这哪里有拒绝的余地,事情都还没有谈,总不能就此下车吧。
徐笙歌也挪了过去,与周佶相对踞坐,一人执一手棋子,也不多言,就此厮杀了起来,只见棋局里顿时风云变幻,二人一时呈胶着状态,你杀我一子,我夺你一棋。
“其实我也想你能破了此案,毕竟宜兰是我的妹妹,北周的公主。”
周佶面上看不出是什么神情,但是语句中却带着一丝丝的苦涩,“小时候我们经常一起溜出宫去,到舅舅府上玩。”
“如果我猜测没错的话,北周这边,你现在最需要的是勘察案发地点,询问宜兰妹妹身边的侍女及侍卫。”
徐笙歌抬眸,既不肯定,也不否定对方的话。
“南梁这边,你要去询问几位有可能被皇帝赐婚与宜兰妹妹成亲的皇子,”周佶也不去看她,只是徐徐分析着,“因为你一直进不了行馆,而南梁的几位皇子与重臣明显不甚配合,所以你急需梁王出来帮你震慑众人,眼看着时间已经过了三分之一,所以你就急着要硬闯梁王府,是吧?”
徐笙歌眼眸中的意味转换了几轮,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作何打算,期期然才开口,显然是挑选了好听的话来说:“早就听说七皇子心性敏慧,我在京中这几日的运作,饶是你病着也是猜得八九不离十。”
落下一子,周佶慵懒地靠在一旁,那光滑的皮毛倒是显得他肤白如雪,胜似女子般如玉如脂。
“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猜的,虽说你前几日破下的案子极其轰动,然而查案还是要按部就班来,但是你一个刑部尚书之女,就算背景有些独特,但是比之一般百姓还能唬得住,比之皇室中人甚至是高官大臣,可就是没用的了,这也是你向你们的皇帝请求让梁王帮助你的原因。”
听完这些话,心下只是一愣,既然这个北周七皇子这些都猜得到,那么他避而不见却又伺机上门,就必然是有所算计了。
徐笙歌面上也是笑得柔似春水,勾起的一丝丝笑意让整个香车的气氛都柔和了起来,同是落下一子,声如珠玑:“七皇子果然大才,不知七皇子半夜见小女子,是有何事?”
“我就是喜欢徐小姐这般聪明又爽快的人,一问便问到了点子上,”周佶抚掌一笑,点了点头而后却又摇了摇首,“其实我并不是对徐小姐有所求,而是特特来帮助徐小姐的。”
这下子徐笙歌倒真的是一头雾水了。
帮自己?
避而不见是为了帮自己不成?
周佶看着她低首垂目思考的样子,略带浅笑,伸手拿起茶壶,一手翻起茶盖,往她面前几乎要见底的茶盏中倒满了茶水:“其实我们两个人都有相同的目的,就是要与梁王一会,随意严格说起来,也是帮我自己。”
“其实也要先请徐小姐见谅,为了避免你不愿意和我合作,所以才采取下策,并没有告知你计划,就将你拉下水,现如今你在我的香车之中已经待了超过一个时辰,想来梁王早已经知晓了吧。”
徐笙歌越看越觉得他哪里是一脸煦和,明明就是笑得一脸欠扁。
现在哪里还能不知道自己这是被算计了,不过他用的是阳谋,毕竟有多一分救父亲的希望就多一分可能,自己是肯定会上这辆香车的。
反正对自己也没有造成实质上的伤害,索性摊开来说:“既然在下有幸成为七皇子计划中的一环,那么如果七皇子想计划胜利进行的话,不如我们来谈谈条件。”
周佶用棋子敲了敲棋桌:“等你我都成功会见了梁王,我北周行馆随你出入,宜兰妹妹的人随你查问。”
徐笙歌眼前一亮,没想到对方竟然开出如此优渥的条件,旋即又冷静了下来:“此计划必须是不违背国家大义,不违背我读书人的良心。”
话才刚说完,就听到那个向来温和而镇定的男子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想到哪里去了,其实只是一介小事罢了,就是怕你不乐意。”周佶笑意明显还没有完全收去,平时温和淡然的人突然如此开怀姿态,倒也是看着让人心旷神怡,尤其是如斯美男,举止有容。
徐笙歌一脸不明所以,其实是怕北周人不老实,所以才会说出不违背国家大义与良心一说,不过看他笑得开心,倒是心中有一丝恍然,回过神来,轻咳了一声:“所以现在可以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事情了吗?”
周佶努力敛了神色,勾了勾手指,因为眉眼之间的笑意还未散去,此时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徐笙歌凑了过去,只感觉耳边酥麻暖痒,带着热气而又貌似深情款款地男子声音貌似故意捉弄人般。
“这两日,都来行馆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