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九十六章 妖将篇(四十四)
风笙在包围里奋力厮杀,长剑挥斩下除了保护自己,还要兼顾不知为何被勾了魂一样的怀光。
周遭兵刃交接的声音宛如潮水般退去,怀光眼里只看得见几步开外的黄衣女子,她的眉眼和记忆中一模一样,清秀端庄。
“怀光,你过来看我给你做的鞋。”
“怀光,村门口的桃花又开了,我们一起去看吧。”
“怀光,怀光!”
那个一声声叫着自己的姑娘从记忆深处走来,活生生地站在了他的面前,一切宛若失而复得。
可是怀光清楚地记得,她已跳崖自尽,血肉模糊的尸体是他亲眼看着下葬的。
“绣绣……”
怀光又喊了一声。
黄衣女子神色平静地看着他,不复娇俏,不见憨笑,如同他们之间根本没有过爱恨纠葛,根本不存在什么刻骨铭心的过去。
就在怀光出神的时候,风笙已经不堪一心二用,替背对敌人的怀光挨了一剑,顺带拽着怀光偏离了对方的攻势。风笙乱了阵脚,气急了一拳打在怀光胸口:“你看见美女就不管朋友性命了?我都要被打死了!”
发觉风笙见血,六神无主的怀光才终于清醒了一些,他从黄衣女子身上移走目光,开始专心应付穷追不舍的敌人。这帮人如之前所料,出入神农谷畅通无阻,实力非凡,三两下怀光就已经没有了破解之法,只能见招拆招,硬着头皮扛住一波劈头盖脸的灵波。
相处了有一段时日,风笙和怀光之间已然有了默契,两人配合间渐渐将包围移至九鼎旁,风笙眼角余光瞥见那名黄衣女子不知何时,也从原来的位子来到九鼎前,她的手放在九鼎之上,在继续着方才这些人未尽之事。
九鼎的轮廓又逐渐模糊起来,黄衣女子口中不停吟诵的咒语在将九鼎传送出神农谷。
“怀光,九鼎!”
闻声,怀光也朝着那个方向看去,黄衣女子的手抚在九鼎上,九鼎逐渐消失的同时,她的身体也跟着一点点化作虚幻的影。
“可恶,他们要离开了。”怀光举步意图抽身朝黄衣女子奔去,可紧密的夹攻令他无法抽身,纵然身形灵活,刚走出几步就被逼得连连倒退。
一阵清风拂过鸦林禁地,荒土上多了一丝香气,黄衣女子清亮的吟唱声混合在风中,身子已经跟着九鼎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
“这次先放过他们,撤。”
伴随着一声令下,方才还死死纠缠的一群人毫不恋战,迅速抽身。带着香味的风吹过,一群人如同从未存在过,眨眼间凭空消失。怀光冲上前想抓住一个人,却眼睁睁看着实体在手中倏然如风流走,只余下一手空无。
“绣绣……”
在最后的一刻,怀光对着流逝的风还是低喃出了这个名字,风笙听得清楚,却没有再追问。她看着残垣断木和一地打斗的痕迹,将剑收起,“九鼎被抢,这一切都太突然,却又太像预谋已久。”
怀光愣怔片刻,将自我的情绪收敛起来,回头道:“你说的不错。”
“怀光。”风笙见他脸上的表情满载失落,犹豫了片刻道,“只要我们继续追查九鼎下落,你和那位姑娘会再见的。”
“嘭——”
正说话间,一道黑影忽从头顶压下,风笙和怀光同时警醒避让,只见一人自半空落下,重重摔在地上,疼得面目狰狞,想爬起来,手脚却在瞬间被一股力量禁锢,动弹不得。
打量着面容,赫然是方才黄衣女子一伙儿的。
“他……没被传送走?”
怀光蹲下身子去戳了戳那名男子的脸,“哟,细皮嫩肉的,怎么,他们跑路把你落下了?”
“留一个人,方便问话。”
顺着声源方向,风笙和怀光回过头,见宽袍缓带的君无白自林间阴影内走出,挠挠跟在他身后,白绒绒的一团晃晃悠悠,耳朵一动一动的,像是在邀功。
的确,将君无白这个救兵搬来,确实大功一件。
“传送之术有些破绽,我来得晚了些,只能拉出一人。”
“不过想来,也足够了。”
君无白的眼神掠过风笙的伤口,停在了怀光身上。怀光知道,君无白是在责怪自己没能保护好风笙了,赶紧站起身,皱着眉准备认错。
“君岛主……”风笙出口便想解释,她从来不认为自己需要靠别人保护,也更不希望他人因为自己受到无故责备。
“她,便是为你自尽的女子?”君无白问道。
原来君无白知道啊,看来主仆两人之间还是挺熟悉的……风笙闭嘴,盯着怀光的脸色,见怀光难得一脸郑重地点了点头,答:“是。”
“这次便不和你计较了。”君无白对怀光也展现出了寻常难以得见的大气,绕过怀光走到风笙面前,低道,“游痕之醒了。”
风笙松了口气,“那便好。”
“他也说出了万阁主的下落。”
听见终于有了万晓晓的下落,风笙半忧半喜:“如何?游谷主说了什么?”
君无白道:“据游痕之所言,是被一名黄衣女子抓走。”
“这怎么可能?”
率先出声的是怀光,他不可置信道:“绣绣她就是个寻常女子,怎么可能降得住作为上神的万晓晓?”
“可是她若是普通女子,不该会传送之术,更不该和这帮魇师同流合污。”
“……是,我也想不明白,她为何会变成这样。”
怀光语塞,无力辩驳。他心里头也知道,那个一心只想着相夫教子,过田园生活的凡女回来了,却完全不一样了。
不过,他相信,他们总会再见的。
怀光知道,他和绣绣能够重遇,便代表缘分未尽,他终能知道一切始末。
收拾了心情,怀光也不再耿耿于怀,换上了素来玩世不恭的神色,将悲伤的情绪藏匿得很深。
“魇师?他们居然都是魇师?”风笙惊愕。
“不错,从你的心境风暴开始,就都是魇师所为。”
听了君无白的话,风笙不由皱眉,在旁道,“魇师,难道不止望尘岛上关着的那一个?”
“望尘岛上的是初代魇师,之后魇术流传千载,分支旁系越来越多,但最为纯正的魇术,只初代魇师一人掌握。”
风笙思忖片刻,“能聚集这么多魇师,并且还能号令他们,可见不同一般。”
“此处已经没有可用的消息了,我们需要追查九鼎下落并且尽快救出万阁主。”
“言之有理。”风笙点点头,想到苏越还有伤在身,“那我先带苏越回天……”
“去望尘岛吧,那里的温泉疗养效果甚好。”
“可是……”
见风笙犹豫不决,君无白道:“苏何上神为了维系镇妖塔无暇分心,你们也不想让他担忧吧。”
君无白的理由,真是每次都让人无法反驳……
“那便让阿越安心休息,我去调查……”
“你放心苏越一人?他不是你重要的朋友?”君无白站在原地,目光扫过禁地枯木上的群鸦,轻轻握住风笙的手,轻道,“游痕之有话要同你说,你去见他一面,然后随我一起回去吧。”
他说得好像就是,寻常夫妻间的悄悄话。同来同往,再正常不过,恩爱不离,没有犹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