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九十五章 妖将篇(四十三)
从树干背后探出头,目光穿过横生的枝桠,可以依稀看到此处的地形。
此地荒凉,地势开阔,枯木林立,不远处有一块凸起的平台,看着像是从前祭祀用的。在平台的旁边,有一棵枯树,枯树的枝干上立着许多乌鸦,他们一动不动,宛若用一双阴森的眼注视着一切。
风笙仔细看了会儿才惊觉,树上的乌鸦都是泥身,根本就不是活物。
所以才被游痕之称为“鸦林禁地”的吗……
风笙努力寻找着九鼎的下落,目光转过一圈后,在一片荒草地上,发现了九鼎的踪迹。一口圆形的青铜鼎静静伫立,周身有淡淡金光,鼎神上有纹饰环绕,纹饰离得太远看不清,但可感觉到圣气无比。
一群来历不明的人动手想去搬九鼎,却发觉怎么也搬不动。尝试几次失败后,他们的手被鼎身灼热的气息烫着,悻悻收手,只能围聚在九鼎之前,小声议论着,再没有人敢随意上前。
风笙和怀光将这些人的行动尽收眼底。
“话说,我们为什么要躲起来。”身旁的怀光忽然非常认真道:“我不信我打不过他们。”
风笙看了他一眼。
“你看我做什么?我说错了?你好歹也是天帝亲封的特使,主人训练过你,你都和饕餮打过!咱们冲上去,抢了九鼎就跑。”
风笙摇摇头:“这些人能在神农谷来去自如,本事就不同反响。没料错的话,他们应该和劫走晓晓的家伙是一帮人。”
“你如何看出来,小爷我就没看出。”
“残留在神农谷的气息,是一种很奇特的味道,你没闻出来?”
怀光感叹:“没闻出来,你鼻子可真灵。”
此时,在地上的挠挠又咬住风笙裙摆,轻轻扯了扯。
风笙蹲下身子:“怎么了?”
“他说那帮人里有一个特别厉害的,比游痕之还厉害。”怀光翻译道。
风笙调侃:“还说我嗅觉灵敏,你的听力也很了得啊。”
“我是云川白虎,生灵的语言本就听得懂。”怀光抱臂嘟囔道,“这帮人要九鼎干什么?九鼎的存在知之者甚少,这次要不是为了天机镜指引,我们也不知道有这个玩意儿。”
风笙沉吟片刻:“确实,他们的目的很可疑。”
“是之前围攻镇妖塔的那批人吗?或许是想阻止你修复镇妖塔。”
“不是。”风笙摇首,“我没有感觉到妖气,而且探测他们的灵力……不像是修炼邪魔外道的。”
“如果里头真的有人特别厉害,我们两个不知道行不行……”怀光思考着,变得犹豫起来,又看了一眼风笙,“我没有完全的把握,到时候保护不了你,主人非把我碎尸万段。”
风笙气道:“我没有那么弱……”
“是是是,你不弱,你不弱让辰雪在你的心境里搅得天翻地覆。”
“那是外力所致,本来我都抓到她了。”
“你抓到她?我才不信。”
“你!懒得和你浪费唇舌。”风笙被怀光质疑到无力辩驳,也不愿意多说什么。可能在他眼里,自己就是那个在望尘岛修炼的小仙,还是那个在齐国被神秘人打得束手无策的失败者。
思索不出这批人的来历,自然也没法有针对性地下手,风笙想着更稳妥的办法,或许应该先把最厉害那个引开……可是哪个是最厉害的呢。
“挠挠,你说有一个很厉害的家伙,是谁?”
风笙满怀期待地看着挠挠,挠挠却软下了刚才一直竖着的长耳朵。
“它说只能察觉到里头的不寻常,具体的找不出来。”怀光有些不耐地挠挠头,朝九鼎的方向看去,“诶诶,不好了,他们要动手了!”
只见放在还聚拢在一起讨论,迟疑着不敢上前的人都散开,在九鼎的四周围成一个圈。
他们站在各自的点上,双手合十,口中吟诵起什么,起初是很慢的低唱,随即越来越快越来越快。随着吟唱速度的变快,九鼎鼎身火红的颜色淡去,鼎身的温度在冷却,再接着,九鼎的轮廓变得开始模糊。
怀光揉揉眼:“九鼎在消失?!”
“传送之术。”风笙皱眉,“他们在消磨九鼎的威力,然后将它传送出去。”
“这还了得。”怀光当机立断,拽着风笙的手就冲了出去,“管什么厉害人物呢,来一个我替你挡一个,到时候你带着九鼎跑,找主人来救我。”
风笙都还没反应过来,人已经被拖出去,如风驰电掣,眨眼间就到了那群人包围的中央。
“怀光,你……你怎么……”
“该出手时就出手,磨磨蹭蹭地等着人家把九鼎带走吗?”
“那你好歹也跟我打声招呼啊。”
怀光的瞬移可算是不怎么温柔,感觉身体里的魂魄都跟不上他的速度,差一点魂魄和身体分离。风笙被瞬移至此,脑壳都有些疼。她甩甩头,才终于恢复了清明。
正在吟诵的家伙们闻声睁开眼,看着突然出现的风笙和怀光,神色顿时变得戒备,齐齐做好了迎战的准备。
因为停止了吟诵,传送也被打断,已经变得模糊的九鼎再度清晰显现。
“天宫特使,风笙。云川白虎,怀光。”
在双方对峙,剑拔弩张的时候,人群的后头,黄沙被风吹起的地方,伴随着清脆悦耳的声音,一女子缓缓走出,身着嫩黄色长裙,披白狐披风,十六岁少女模样,清纯可爱。她那双大眼空洞茫然,目光扫过风笙和怀光时,像在看一样东西。
“风笙,风青华霜之后。身负风氏之力,新任天宫特使。武器,灵匕。擒拿难度,中。”走来的少女长裙猎猎如风,声音不歇,“怀光,云川白虎,望尘岛护法,擅治疗。武器:无特定。擒拿难度,中。”
一路踏着风沙而来,她站在人群外围,面容镇定:“两人不在非杀名单内,建议,杀。”
声音没有一点感情,谈杀一字犹如吃饭一样随心淡定。
话音落,包围在九鼎外的人听命,悉数掏出武器,蓄势待发。风笙亦手握灵匕,准备近战为匕,远战再将灵匕化作三尺青锋。
风笙提心吊胆地侧过头,却见刚才口口声声说着要挡人的怀光站在原地,魂被勾去了般一动不动。
“怀光?”风笙用胳膊肘捅了捅他,“还发什么呆?”
“绣绣……”怀光狂喜着不可置信,“绣绣!绣绣,我是怀光啊!”
风笙不知道怀光是看见美女日常疯癫,还是对面的女子真跟他有什么渊源。总之,对面的少女在听到怀光喊她绣绣后,面无表情地重复了一个字:“杀。”
如果风笙没有听错,这一次的杀字更加咬牙切齿。
怀光啊怀光,你是不是得罪过人家了?!
人群瞬时聚拢,各种攻势扑面而来,风笙旋身化灵匕为剑,剑光四飞,快速格挡各种迅疾的兵器。应接不暇的攻击,风笙对付得狼狈,一时被掣肘,没有反击余地。
反观刚才信誓旦旦夸下海口的家伙,在风笙剑光保护下一动不动,隔着人群和人群外的少女四目对视。
风笙喝道:“怀光,你倒是动动手啊!”
“怀光!”
“你先再撑着会儿。”怀光敷衍得挥挥手,几乎要把风笙气得昏厥过去。
可转头,怀光对着另一人的语气却是前所未有的认真温柔。
“绣绣……”怀光仔细地看着黄衣女子,重复念着名字,“绣绣,你居然……不认得我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