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九十二章 妖将篇(四十)
就在风笙和君无白动身时——
神农谷外百里处,渐渐变得滂沱的大雨冲刷着诡异的沉默。一抹鲜红的身影在重重雨幕下有些模糊不清。她手里正拿着一把伞,目光沉痛地看向五步之外的男子。
是辰雪和游痕之。
“劳你配合这出苦肉计,够了,你快回去吧。”
辰雪在暴露身份以后,就没想着过回平淡的日子,她无所畏惧,甚至在离开心境之后唯一想的,也是要千方百计杀死风笙,摧毁镇妖塔,解救困在塔内的妖皇继武和族人。
只是她重情义,知道游痕之与自己关系匪浅,必然会受到风笙他们的猜忌,届时她若动乱天宫,大开杀戒,游痕之身在神农谷,必然摆脱不了被牵连的命运。
这是辰雪不愿意看到的。
游痕之虽然对自己做了许多过分又固执的事情,但他毕竟有真情在,义无反顾救了自己。想想他将来可能因为自己遭受的磨难,辰雪于心不忍。
所以辰雪出了心境后,故意在打伤苏越和万晓晓之后,还不忘装作绝情的样子,对游痕之施以重手。她的目的很简单,和游痕之划清界限,斩断一切关系,以免他之后被自己牵连。她甚至夺走了游痕之的伞,令神农谷外的游痕之泥身无红伞遮蔽,饱受折磨,最后扬长而去。
这样……他们应该不会再怀疑游痕之和自己是一伙儿的,也不会为难游痕之。
拿走红伞的那刻,辰雪看见游痕之眼底的不舍和难过,可她忍住了内心的一点微不足道的动摇,毅然转身离开。
辰雪以为,游痕之在这之后该是回神农谷的,毕竟没了红伞,他根本走不远。
可他居然追了过来,还是这么古怪执拗的脾气。
“游痕之,你是傻子吗?”
“我不是。”
“那你还追着我做什么?”顿了顿,辰雪道,“不会你反悔,要把我抓回去吧?”
“不是。”游痕之摇摇头,“辰雪,我有话忘记和你说了。”
游痕之的脸、手、身体都在一滴滴雨水的击打下凹陷进去,坑坑洼洼。他若是再不及时回去,恐怕泥身不保。辰雪不知道他为了说什么话要忍着这种痛苦,心里一紧。
“游痕之,我不想听你说什么话,你赶紧回去。”
“很快,很快。”游痕之长身立在辰雪的面前,见辰雪要打开伞为自己挡雨,抬手按住,“不要打伞,我听见有脚步声,他们寻过来了。”
是的,如果辰雪为游痕打伞,那他们决裂的说法就不攻自破,之前做的一系列戏都白费了。而游痕之留在神农谷还有他想为辰雪做的事,不能被追上来的人看见怀疑,以为他和辰雪时一伙儿的。
“游痕之……”辰雪握着伞的手微微颤抖,她垂下眼眸,“你说吧。”
“神农谷永远都是你的家,我永远都在这,等着你。”
游痕之的声音低沉沙哑,字字都重重击在辰雪的心口。辰雪咬着唇,像是在与自己置气一样:“我说了,我不喜欢你,你不要再做一些没有意义的事情了。”
“我知道,你喜欢妖皇继武。”游痕之的声音平淡似水,“可她不在你身边。”
“她没法照顾你,心疼你,她也没法为你做什么,而这些,我或许可以代替她做到。”
游痕之听见有两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加快了语速:“记住,我永远都……爱着你,不会改变。”
“你要做什么?”
脚步声就在耳畔了。
游痕之猛地推开辰雪,自己跌跌撞撞向后摔去。辰雪看着游痕之一如既往冷静而没有感情的眼眸,心底里有什么涌动的情绪就要破口而出。可她还是强压了下去,低低道:“三个月,三个月无论成败,我都会回来看你。”
辰雪说完,看到两道身影急掠而来,风笙的身影近了,面容也清晰了。辰雪不得不走,她掉头纵身离开,将身后风笙的喊声甩得远远的,她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红伞,将它抱在胸前,抱得更紧了一些。
后退的游痕之目送辰雪离去,而后重重摔在地上,密集的雨水将他的泥身冲得稀松粘稠,他躺在潮湿的土地上,面朝着乌云笼罩的天空,眼前是一片模糊。
从身后追来之人的角度看,游痕之是被辰雪狠狠击倒在地的。
他将自己弄成狼狈不堪的模样,为断了别人怀疑他的念头,也为自己的一个小小计划做了铺垫。
“原来神农谷外的天,也不过如此。”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
 
“游谷主?游谷主?”风笙追了上来,然而辰雪已经没有踪影。
她见游痕之情况不对,索性也不再追了,蹲下身子查看游痕之的状况,回头对君无白道:“他快不行了。”
之前还怀疑游痕之要为了辰雪杀自己,看来是多想了,他这模样已然是被辰雪伤透了心,样子失魂落魄的,哪里还有杀人的欲望。
君无白来到风笙身旁,将她拽起身,换自己蹲下查看游痕之的情况,忽然有些意味深长地冷笑了一声:“够狠的。”
这句够狠不知是说的辰雪,还是游痕之自己。
“他的身子现在不易挪动。”君无白看游痕之的身体已经有软化消散的趋势,“我先设下结界保护他。”
风笙见游痕之真的像捏制的泥人,在雨水的侵蚀下一点点融化,“游谷主和神农谷有契约,留在神农谷外会灰飞烟灭,还是得把他弄回去。”
“火羽……”
游痕之嘴唇动了动,风笙顿时明白过来,他是要火羽圣鸟来将他运回去。火羽圣鸟不同于普通的乘具,身上附带的灵力可以缓解游痕之的痛苦,减缓他消弭的趋势,是最合适的办法。之前风笙来神农谷的时候就是乘坐的火羽鸟,若是君无白唤一声,它便可在一杯茶的功夫来到这里。
“岛主……”风笙刚出言,就被君无白一个淡淡的眼神把话噎了回去。
风笙不解他这个制止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却见君无白好整以暇地笑了笑,站起身居高临下望着狼狈不堪的游痕之:“不如你先来说说,九鼎在哪里?”
此话问出,风笙便知道君无白要做什么了。他在讲条件,他要游痕之说出九鼎所在,来换取火羽鸟送他回神农谷。
可这也算是……趁人之危。
生死一线的时候,这么做是不是有点……不太磊落。
“岛主,先把游谷主送……”
“他可不是什么谷主。”君无白望向风笙淡笑,“泥人奴隶,尊称一声谷主也是抬举,他却得寸进尺。”
说着,君无白又把目光落在游痕之没有表情的脸上:“你用一个卑劣的条件扣着九鼎,甚至私藏妖将辰雪,从而导致这一连串的祸事。耽误镇妖大事先不谈,上神上仙外加镇妖特使在你这神农谷失踪重伤,你便是真正的神农谷主,也万死难辞其咎。”
游痕之像是什么也没听到,就那样表情漠然地注视着天空。
“他受辰雪重创,现在已经神志不清了,先送回去再盘问吧。”风笙上前抓住君无白的手臂,皱眉道,“还有晓晓的下落要向他寻求线索,不要过了。”
君无白缓缓拉开风笙的手,没有听进去劝说的话,“我再问一遍,九鼎在哪里?”
这是一场与时间的赌局,游痕之现在生死一线,可能下一个眨眼的功夫已经变成一滩泥水再难融合。君无白素日温雅平和,待人处事不急不缓,可此刻却让人见到了铁血的一面,冷漠、坚持。
就算是风笙,也不敢冒然上前劝说,只能转而对游痕之道:“谷主,辰雪已经离开,你的心愿怕是无望。如今我们真的很需要九鼎,就请你告知我们吧。”
骤雨迟迟没有减弱的趋势,三人沉默地僵持了很久。游痕之这么固执不愿相告,难道就是因为没能追到辰雪耿耿于怀?
可是当初说好的条件根本不可能兑现了,辰雪时焚妖将,她怎么可能接受神农谷之人!
风笙握着拳头,感觉时间一点点流逝……君无白原来也会这么狠绝,这是在赌啊!若游痕之就这么死了,那九鼎下落,万晓晓失踪的线索岂不是……
最终,一声低低的话飘散在寒风里。
游痕之终于松口:“鸦林禁地。”
风笙握紧的手一松,幸好,幸好游痕之还有求生的意识。可能,他还抱着与辰雪重逢的念想吧……
“如何进去?”
“挠挠认识。”
游痕之的答案总算为他自己博得生机……风笙紧绷的身体终于松懈下来,她望向君无白,君无白终于扬手捏诀,召唤火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