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九十一章 妖将篇(三十九)
如果用四个字来形容此刻屋内的情形,便是一片狼藉。桌椅残破,满地残肢断臂,门窗大开,屋子各处都留着打斗的痕迹。
风笙和君无白纷纷下床,不见万晓晓苏越,也不见辰雪游痕之。
唯有怀光,保持着倒立的姿势,倚着墙壁,满脸通红。
“呜呜呜,主人,你终于回来了。”怀光眼眶里似乎包含了泪水,巴巴地望着君无白,“可吓死我了!”
君无白看出了怀光的不对劲,他是被术法定格住了,故而保持着姿势不能动弹。
“你何时这般轻易被人下手了?”君无白的表情显然有些不悦,站在原地没动。
君无白对待下属可能是严苛了些,要知道风笙比起怀光更容易被下手。风笙看了君无白一眼,见君无白没有发怒,上前徒手一劈,劈开了怀光身上的灵力的禁锢。
怀光的身体总算和墙壁分离,他翻了个身,一屁股坐在地上,双手拍着自己的脸,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得救了——”
怀光长长舒了一口气,抬眼看见君无白不太好看的脸色,立马站起了身,“出事了主人!”
“晓晓和苏越呢?辰雪和谷主呢?”风笙率先发问。
“我正要说呢。”怀光咽了口唾沫,“主人,你们进入心境后,游痕之先带着辰雪出来了。那时候万晓晓正在查什么资料,没留神。”
“紧接着,不知道辰雪发什么疯,暗伤万晓晓,苏越和辰雪交起手来,游痕之也被辰雪所伤。我正准备帮忙,不想她手速倒是挺快,直接把我定在了墙上,我没法动。”
“再然后,我就看着辰雪以一敌三,一路打出了屋子,也不知他们现在什么情况。”
君无白微微蹙眉,觉得不太可能:“辰雪还有力气打伤你们?”
“为什么没有?”
风笙和君无白对视一眼,道:“她受我重创,又被一股外来风暴席卷,按理来说,应是没有余力了。”
“那便怪了……”怀光思索道,“我看辰雪精气神十足,不像是受创的样子。”
怀光的话让风笙陷入了不安,她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若是辰雪实力未消反增,那晓晓和苏越……不再多说,风笙立刻出了屋子。
屋外正下着雨,天空灰蒙蒙的,雷电时而闪过一阵白芒,照亮了一片萧索的场景。此刻举目望去,四周树木被拦腰砍断,花草也枯萎折损,仔细看去,地面上还有斑斑血迹。虽然雨水冲刷了一些痕迹,但依旧有大量的残留。风笙跳下阁楼,蹲在血迹旁,手指沾了点血,指间摩擦,心一沉:“是晓晓的血。”
强烈的不安笼罩心头,她起身狂奔,大喊道:“晓晓!晓晓!苏越!你们在哪!”
声音回荡在神农谷,却没有半分回应。君无白紧随着风笙,拉住了她的胳膊,抬手用衣袖为她遮挡住密集的雨丝,“风笙,莫慌。”
风笙指尖还沾着万晓晓的血,她面色有些苍白:“自我认识晓晓以来,她还没被人伤到流那么多血,她……”
话未说完,风笙看到怀光跟过来,便上前拉住怀光的手:“他们往哪个方向去了?”
怀光有些为难道:“我被定在墙上,哪里看得见。不过听声音,应当是那里。”
顺着怀光所指的方向看去,是神农谷的出口处。风笙没有迟疑,用最快的速度朝神农谷出口瞬移而去。她脸上身上都落了雨水,满脸焦急,不敢耽误片刻。君无白担心风笙有事,也跟了上去。
君无白所过之处,灵力为隔,将雨丝停驻半空不再落下。就这样,他为风笙隔开了重重雨帘,令风笙没有再淋湿。
一路赶到了神农谷出口,却见此处较之谷内更为荒凉,昔日鸟语花香,今朝却成了一片死地。雨滴啪嗒啪嗒落在枯叶覆盖的地面上,奏出一曲凄凉紧张的歌调。风笙一步步踏在死寂的路上,左右环顾,仔细寻找万晓晓和苏越的身影。
“晓晓!苏越!”
“晓晓!苏越!”
风笙闻到空气中的血腥味,耳畔传来树枝折断的声音,她猛地转身,朝声音的来源而去。
君无白拦住风笙:“小心有诈。”
“阿……笙……”
“是苏越的声音!”风笙给了君无白一个放心的眼神,奔了过去。
苏越的声音掩盖在土下,风笙赶紧跪在地上,双手扒开湿润的泥土,很快泥土下面出现了一张戴着面具的脸。
“苏越!苏越!”
“咳咳咳……阿笙……”
风笙加紧了扒土的速度,伸手想拉苏越一把,却听到“咔嚓”的响动。苏越摇了摇头,皱眉道:“不必拉我,快去找晓晓。”
苏越的眼里布满血丝,充斥着杀意,他用慌乱而又焦灼的眼神望着风笙,看上去格外痛苦。自打苏越出师,风笙还从未见过苏越败得这么惨,更何况是他和晓晓两人都在。
神农谷一夕之间,变化大得天翻地覆,风笙深吸了一口气,勉力镇定下来:“晓晓往哪个方向去了?”
“晓晓她……我……”苏越闭了闭眼,冷静了片刻,“我与辰雪缠斗之时,有一批人马闯入神农谷。我以为是缉命人来捉拿辰雪,不想他们带走了晓晓。”
“我根本都看不清……速度之快,力量之强,前所未见。”
苏越的声音里包含愧疚与自责:“对不起阿笙,我把晓晓弄丢了。”
“缉命人为何带走晓晓?他们究竟是何身份……”风笙看着苏越,相视之下,两人眼眶都有些微红:“说什么丧气话,我们一定可以把晓晓救回来的,一定可以。”
听到后面追赶而至的脚步声,风笙回首望向君无白和怀光,“真的出事了,晓晓不见了。”
君无白环顾四周,“没有看见辰雪和游痕之。”
“我去找他们,游痕之出不了神农谷,一定走不远。”
“不,游谷主出了神农谷。”苏越的声音虚弱,任由上前俯身的怀光查看伤势,“那批人闯入神农谷,破坏了神农谷阵法。辰雪趁机重伤了游谷主,夺了游谷主的红伞而逃,游谷主没有红伞,是出不了神农谷的,可他还是不死心追了出去。”
“只怕……只怕凶多吉少。”
游痕之因为泥人族和神农谷的约定,此生不得踏出神农谷。而因为一把特殊的红伞,他确实可以借此在神农谷附近徘徊一段距离。那把红伞可以隔绝外界空气,若无此伞庇护,他一出神农谷,泥身便会受到挫伤,不用太长时间,泥身便不保。
就是赌上这条命,也要出去追辰雪……真是个……傻子。
眼看怀光检查完苏越的身体,风笙问道:“怎样?”
怀光砸吧着嘴,摇摇头:“不乐观,骨头有的碎了,有的断了,我能治,不过要完全好嘛,还得送回去疗养。”
“不可,晓晓还没找回来!”苏越心急如焚,想从泥堆里爬起来,可一身骨头碎裂,根本无处着力起身。
“哎呀,你死了心吧,现在你就是个废人。”怀光叹了口气,也有些心神不安,“万晓晓再怎么说也是上神,对方到底多厉害啊……”
“苏越,你放心,我一定把晓晓找回来,让岛主和怀光先送你先回天宫养伤。”
“不。”
三人面向风笙,异口同声。
苏越:“晓晓失踪,我寝食难安。”
怀光:“我讨厌天宫的味道,我才不要去。”
君无白:“夫人在哪,我便在哪。”
“我先去查探消息,有了线索我就传消息回天宫,到时候你们再来帮忙就是。”
三人脸色不变,显然不愿意更改意愿。
这三位,莫不是都被游痕之传染了固执的毛病?
风笙放弃了和他们讲道理,“我先去找游谷主,看看有没有线索。怀光,劳烦你先照顾一下阿越。”
怀光应得自信满满:“放心。”
“等等。”君无白两字,让转身离开的风笙不由停下,顿步回首,“岛主?”
“小心游痕之。”
风笙困惑:“岛主何处此言?”
“以我所知,辰雪和游痕之关系匪浅,辰雪为何会对游痕之下狠手,很可疑。”
“辰雪素来不满游痕之的纠缠,下狠手不难理解。”
“女人……会向一个死心塌地的追求者下狠手吗?”
君无白的反问,让风笙想起辰雪曾经露出过的温柔,那种想起游痕之时露出的温柔。
“游痕之身怀女娲之泪,拥有的力量远超我们所想,他应当能察觉出辰雪的妖力,可他没有对你说过,是吗?”
的确,当初风笙刚见到辰雪的时候,便从辰雪身上感受到了奇怪的气息,很不舒服。可游痕之却说是不适应神农谷的气候,并且给她服了药。虽然药没有问题,但也让她不再怀疑辰雪的来历。
君无白的话犹如醍醐灌的,风笙心一沉,缓缓道:“所以,我们应当有理由怀疑,辰雪和游痕之一起失踪,有可能是一个陷阱。辰雪想杀我,游痕之有什么理由不杀呢?”
“夫人聪慧,一点即通。”君无白走上前,“所以,为夫陪你同去,最为妥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