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九十章 妖将篇(三十八)
触手是温热的唇瓣带着阵阵的暖意,向上扬起的嘴角透露着一种肆意的宠溺。风笙虽置身在一片不见光明的黑暗之中,却如此安心定心。
突然,她的手被抓住,那只手很大,将她的手拉离唇瓣,包裹在掌心里。
“夫人是在做着什么美梦吗?”
夫人?谁是夫人?
风笙的睫毛颤了颤,这声音不像是零的声音。她想缩回手,手却被紧紧握着,根本挣脱不开。
“还不醒来吗?你的朋友可还在等着你。”
朋友?他们不是在天宫等着自己找到母亲回去吗?
“九鼎之事,镇妖塔之事,你要撒手不管了?”
九鼎……镇妖塔……母亲……老温……
沉稳如水的声音透着睿智,像一口古钟,敲响了自己紧闭的心门。浑厚绵远的响声由远及近,四面八方贯入耳内。霎时间,她感觉一段缥缈的过去在一点点远离自己,迅速地从身体里抽离。转而脑海里闪现过的,是神农谷的一切,是辰雪展现的焚妖将身份,是自己背负的九鼎任务,是守护镇妖塔的责任。
风笙周身一凛,惊醒般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淡淡的笑脸。
一双眼,如泼墨画般意境深远,定定瞧着风笙。眉眼如笔墨勾勒而出,如此精致耐看。
他不是零。
“君无白。”
往事的热度冷却下去,随之蔓延的是而上的是清醒与冷静。只有在回忆与梦境里出现的甜蜜过去,终究如同镜花水月。该醒的时候,还是要醒来。
三个字从风笙口中而出,她的目光变得清明,随即落在自己被紧紧抓着的手,“这是……怎么回事?”
君无白将她垂危后怀光求助之事一一讲明,风笙露出惭愧的神色,知道自己再一次拖了后腿。可她真的没有想到,辰雪会是这样的身份,更没有想到心境会突然生变,使得她错失擒拿辰雪的良机。
想起失去意识前的场景,风笙急忙道:“辰雪,辰雪她——”
“我知道。”君无白好整以暇地看着略有些惊慌的风笙,拨了拨她额前凌乱的发丝,“你睡了很久,若我没有失算,她应当已经被救出去了。”
“出去了……她怎能轻易出入我的心境……”风笙转身,“我得去拦住她,她不会罢休的。”
大约是有些迷糊,风笙忘记了自己的手还被君无白抓着。她刚一转身,手臂便一紧,君无白稍稍用力,便将她拉入了怀中。
“你去哪里?”君无白搂住了她的腰。
“我去找辰雪,她从镇妖塔逃出,谋算着什么可想而知!”风笙情绪有些激动,忽觉后背有些灼烧感,疼得眉头一蹙。
君无白神色一动,随即松开她,按住她的肩膀道:“接下来的事,我有安排了,你无需操心。”
当日离开望尘岛的时候,风笙再三拒绝君无白的一切好意,就是因为她已经笃定了自己的心意,不想再和君无白纠缠不清。他们有着夫妻之名,却无夫妻之实,只是为了摆脱天帝赐婚的麻烦。
一次次,君无白总能在风笙最窘迫的时候出现,施以援手,可风笙知道,长久日积月累下去,这笔人情债是还不清的。
风笙抬头直视他,“岛主,我会通知苏卓协助,他一直在下界捉拿趁乱逃出镇妖塔的妖类。此事你没有必要插手。”
“苏卓奔赴各界擒拿逃妖,兵力不济,想抽身赶来支援恐怕不太可能。你若是要通知天宫,只怕此刻维护镇妖塔的兵力又要抽调出来。”
“何况,我一人能解决之事,何必如此劳师动众。”
风笙被他的道理说得哑口无言,半晌才道:“你本置身俗世之外。”
“你在尘世之中,我又如何置身事外?”
“我不想再欠你人情。”风笙回道。
君无白看着她清丽的容颜,不知想起了什么,一时有些晃神。风笙啊风笙,你可知如今这一切不是你欠我人情,而是我在还你之情。
可终究君无白没有将这些说出口,他只是淡笑了下:“焚妖将之事,哪里说的上你欠我,要欠我,也是天帝欠我人情。”
风笙叹息一声:“下次若我再置身危险,岛主还是不要来救了,任我自生自灭吧。”
“这可不行。”君无白笑道,“你若死了,我便丧妻,届时天帝又琢磨着为我续弦,我承受不起。”
君无白的语气里带着笑意和难得一见的顽皮,风笙一直紧张的情绪终于有所缓解。她摇摇头,“我之前信誓旦旦不再连累岛主,却还是没能做到,实在抱歉。”
“还记得,我在眉心留下的白梅花么?”
“记得。”
“你却从未使用。”
风笙垂眸:“不到万不得已,不想劳烦岛主。”
“唉,总是这句话。”君无白显得很烦恼,叹了口气,惆怅的样子三分萧瑟,七分英俊,“白梅入你身,便是我君无白的承诺。那时候我便已经决定了,你如同望尘岛,由我君无白守护。”
“莫要忘了,你母亲,也已经嘱托我照顾你。风笙,本座很少有求于人,如今求你让我照顾,你还是不肯吗?”
“岛主……”
“若要因为失去你而胆战心惊,本座不愿。”
他自称本座,而没有说我,他是以望尘岛主的身份在向一个小仙发出请求。
君无白竭尽全力劝说着风笙接纳他的好意,接纳他的保护,语气可以算是十分诚恳了。想想六界之内,谁还有如此大的脸面,让望尘岛主君无白锲而不舍地求着对她好。
风笙想了想,觉得自己这么没用,确实没有强硬的资本,也没资格再说一些狠话。她只是飞快地双掌翻转结印,荧光点点中,掌心露出一把钥匙。
风笙将钥匙交到君无白手里。
“这是?”
“父亲死后,天帝每年都会赏赐青霜殿一些东西,只是母亲从不接受,让我退回去。”
“天帝他老人家自然也不愿收回赏赐,让我两头为难。后来这些赏赐便被封存在寄灵所的一个仓库中,天帝说,这些东西都是些宝器灵丹,若我有需要便去取。”
寄灵所是天宫一个保存东西的地方,凡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藏在宫殿府邸里不方便,便可以花点仙银存入寄灵所,那里守卫森严,尊重隐私,必定安全。
“我本想着这些东西应当是用不上的,因为母亲也不许我用,不过既然欠了岛主的情,岛主也不肯接纳我的灵力,还请收下这些东西,让我心里好受些。想来,君岛主恩情似海,母亲也能理解我,不会怪罪我。”
恩情似海么……君无白在心底里自嘲笑了一声,“收下这个,你便愿意我照顾你?”
风笙失笑:“这只是谢礼罢了。我与岛主的感情不对等,照顾什么的,不敢。”
摩挲着手里的这把钥匙,看着风笙如波光潋滟的眼眸,终于没有推辞,收了下来。
“也罢,我便承下这份好意了。”
风笙舒了口气,她向来不欠谁什么,如今偏偏和君无白纠缠不清,一直很是愧疚。
“只是你说的感情不对等,我不认同。我愿怎么对你,是我随我心意,我开心就好,你不必多想。”
不想再和风笙辩论什么,君无白看看时候也差不多了,心境也该是重新打开的时候,便与风笙往回去的路走,他与风笙并肩而行,远远看去,当真如画一般,两人郎才女貌,般配得很。
“你方才,是又梦见那个零了?”君无白想起风笙指尖的温度,淡淡开口。
风笙顿了顿,轻轻“嗯”了一声,没再多说什么,加快脚步往前走。余光瞥见,是风笙脸颊上有淡淡的红晕,这与方才要划清界限的她判若两人。
君无白心头一软,慢悠悠落在风笙的后面,他锐利的眼可以看到风笙后背散发出的诡异光芒,他也可以嗅出风笙后背上残留的复杂的气息。
一朵绽放的奇花,背后牵引着一股强大的力量。
诡异莫测,凶险异常。
沉思片刻,君无白弹出手中捏着的诀,将后背那阵阵诡异的光芒和气息压了下去。奇花在灵力掩盖下,根本再难发觉。
君无白眸色微沉,广袖下的手隐去光芒,仿佛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
还不是时候,我的风笙。
走出心门,将门后的焦土抛在身后。而两人似乎都没有察觉,就在他们一路所过之处,焦土上竟露出了鲜嫩的绿芽。
离开心境的感觉,是身体轻盈的。打开心境的通道后,风笙和君无白一前一后抽身离去。他们此刻的身体是灵识所化,自然也化作灵识,回归肉身。
神农谷,风笙所居住的屋子里,静谧得可怕,一切都和离开前不一样了。而床上面对而坐,纹丝不动的两人皆手指动了动,缓缓睁开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