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八十九章 妖将篇(三十七)
小陆被神出鬼没的零吓得不轻,加上自己做的是亏心事,一下子怔在了原地,手里的露水被零轻而易举夺了去。小伍想上前帮忙已经来不及,见露水被夺回去,不服气地骂了句粗口。
风笙错愕:“零?你怎么……”
“你闭嘴。”
风笙被凶,只能乖乖闭嘴。
零站在原地,掂量了手里的瓶子,目光扫过后头的风笙,又看向小伍道:“早就猜到了你们的心思,动起手来可真不含糊。”
“零,既然咱们都撕破脸了,那也不妨直说,咱们其他八人都已经喝掉了露水。这八人中,已经有两个人因为阵法而死,也就是现在有六个人需要拾手里这瓶,唯一的露水。”
“所以?”
“用她一人的露水,可以换我们六人暂时安稳。”
“她凭什么要给你们?”
小伍凉凉笑着:“因为我们有六个人,零,我不信你有那么大的本事,可以跟我们六人为敌。”
风笙听着小伍自信的话,心里叹了口气。他们都不了解零,他身上的力量绝对不简单。
果然,零听见这话回以一个不屑的眼神,“我有没有这个本事,你要试试吗?”
小陆本来就怕零,早已经一溜烟躲到了小伍的身后,拽了拽他的胳胳,压低声道:“咱们先走吧。”
小伍瞪着眼:“走什么走?抢不到露水,咱们都得疼死在这儿。”
“算了,拾的露水不过只能撑一阵……”
“一阵也足够了,你又不是不知道种子作祟的时候有多疼,说不定这么一阵熬过去,我们就能等到大门开启出去了……”
零听着两人一来一回地说话,已经有些不爽快。他缓步走到风笙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有些茫然无措的神色,眼底有一闪而过的痛惜。他不动声色地将风笙护在身后,“别说那些没用的话了,既然要抢就拿出本事。正好我肚子饿了,缺新鲜的尸体果腹。”
此话一出,对面的两人才又记起零以尸体为食的传闻。两人面面相觑,将彼此的慌乱尽收眼底。
真的是吃人的怪物吗?那袁大冲把他也扔进这地宫,打的是什么算盘……
小伍越想越觉得脊背发凉,抓着小陆的手犹豫了片刻。小陆看零将瓶子塞回了风笙手里,然后一脸漫不经心地步步朝他们逼近,身子哆嗦着,“小伍,他,他是不是要杀了我们啊……”
“零……”风笙立时伸出手,抓住了他的胳膊,“吓吓他们就好了,你别……”
“那要看他们识不识趣了。”零的双眼犹如苍鹰紧紧盯着自己的猎物,他看着小伍和小陆,“给你们两条路,一,现在开始井水不犯河水,不要招惹我和阿拾。二,拿出你们的本事,能抢走这瓶露水,我绝不再追。”
小伍毕竟没有亲眼见识过零的可怕之处,存了一丝侥幸,最终咬牙推开了一直劝说的小陆,“我一直是试金人中最厉害的,我偏不信你能多嚣张。”
这地宫真正的威力还没见识过呢,就开始自相残杀了?风笙皱了皱眉,又忍不住出声道:“零,算了……”
“与其防备着小人再犯,何不现在清算个干净。”零本来一脸阴郁,在转头看向风笙的时候又带着一抹难以察觉的安抚,“放心,我顶多斩下他的双手,让他没法再做这种下三滥的事。”
话音落,小伍不等零准备已经率先出手,飞速攻了过来。零回头之际,小伍的掌风已经到了面门。他的手掌里,凝着地宫阵法的毒气。
“果然下三滥。”零一手格开小伍的攻势,一手向后推开风笙。他的力道正正好好,将风笙推去了一个有遮挡的角落。
就在风笙落入那个角落的时候,只听一声痛苦的哀叫,伴随着飞溅的鲜血,让四周弥漫起血腥的气味。骨头断裂,皮肉撕扯的声音清晰地落入风笙耳中,挡在她面前的石墙上已经被鲜血染红。
快得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小伍的双手已经被卸去,他跪在地上大声地喊叫着,“啊啊——我的手!我的手!零!零!你不得好死!”
“哼。”零冷笑了一声,扔掉手里截断的双臂,手上的鲜血一滴滴落下,滴在地面,发出啪嗒啪嗒的响声。他用沾染鲜血的手指抹过唇瓣,顿时薄唇像是染了胭脂色一般妖冶。他脸上的咒纹在此刻宛若闪烁着光,诡异莫测。
“你这种人的血……都是臭的,太难喝了。”
小陆早就已经吓得六神无主,她想奔过来扶住伤重的小伍,可是双腿不听使唤,就那么扎根在了原地,抖动发颤。
“这是警告,不许再打风笙的主意。我希望在出去前,我们是最后一次见面。”
零瞥了脸色惨白的小伍一眼,转身从石墙后面拽过风笙,拉着她的手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风笙现在两眼漆黑,什么也看不到,但从小伍哼哼唧唧的痛叫声以及小陆低低的啜泣声中不难察觉,零的下手很简单粗暴,没有半分留情。
被零拉着一路往前走,风笙都没敢说话。是她想着要去和其余人汇合,却没想到他们是打着自己露水的主意。
下凡一趟,不知不觉开始懂得要长心眼了……唉,还是天宫好,周遭的人都是能动手绝不耍阴招,凭本事说话。
身上种子的作祟开始越发强烈,疼痛蔓延到了全身。风笙终于有些忍不住了,脑子像是要爆炸,微微弓起身子,额头溢出细密的冷汗。她拿出瓶子想去喝露水,因为疼痛手都在抽搐,眼看着瓶子都拿不稳。
“洒了多浪费。”零回头看了风笙一眼,接过她手里的瓶子,拔去瓶塞,递到她唇边,“这么怕疼,喝吧。”
风笙道了句谢,饮下瓶中的露水。
至此,她可以暂时安稳一段时间,但能否撑到地宫大门再度开启……难说了。现在摸不清楚时间,应该过了两天左右……
“东西找到了?”
长时间的寂静,见风笙一直没出声,零居然率先开了口。这一点主动让风笙受宠若惊,赶紧打破尴尬的沉默:“嗯……找到了,就是,就是那个短剑……你说我得好好留着自尽用嘛。”
“……”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忽然按住了风笙双肩,俯身凑近了去。他收敛了呼吸,定定凝视着那双明净的眼。
面对这样突然的靠近,咫尺的距离,风笙丝毫没有异样,一双眼依旧注视着前方:“怎么了?你想说什么?”
零确认了自己的想法,复又直起身子,淡道:“你在说谎。”
风笙身子一震,“我没……”
“你根本没有掉东西!”零见她还在逞能,松开她的手,“连我都要骗,这么能耐?那就自己朝前走,我不管你了。”
原来他知道自己失明了……风笙抿着唇有些难过。她并不想让别人觉得自己很没用,也不想被人觉得是个累赘。因为自己的无能,帮不了父亲也找不到母亲,说不定母亲的离开就是因为自己的笨拙。
她并不想让自己身边的人因为自己受到牵连,故而一直强撑着。
可事实上,失明这种事可能瞒得过对面的人,却瞒不过身边的人。
风笙勉强挂着笑容道:“你这么凶干什么,就是暂时性有些看不清而已,过会儿就好啦。走走走,我走还不行么。”
一边无所谓地笑着,一边大大咧咧往前走,风笙扶着墙壁摸索着往前走,走得小心谨慎,却也顺畅。
零站在她身后,看着她一点点小心挪动的背影,本来不满被欺骗的心此刻不知怎的,忽然就软了。
“好了,别走了。”零大步走到了风笙面前,挡住了她的路,还是有些生气,“为什么瞒着我?你的眼睛什么时候看不见的?”
风笙扶着墙:“……碰见他们之前。”
“为什么不说。”
“我……”风笙别过头,“不想说。”
“你是在小看我?”
“什么?”风笙有些跟不上零的思维,抬起头朝着声音的源头露出疑惑的表情,“我没有。”
“你有。”仗着眼前的人失明,零脸上露出了肆无忌惮的关切和温柔,语气虽然有些生硬,但也不由的轻柔起来,“你是怕拖累我所以才走开的。可是你不是都猜到了,我是为了什么才进地宫的吗?你是认为我的能力不够,没法护着你?”
还从未听零这么好声好气地安慰自己,风笙一时失神了,嘴巴微张着,不知道怎么接话。
“这会儿装什么傻?”零抓住了风笙扶着墙壁的手,“你不是要我承认吗?没错,我就是为了你进地宫的。”
“所以我会牵着你,离开这里,相信我。”
一开始认识的冷漠诡异的少年,竟在此刻说出了异常关怀的话语。
风笙心里因为这句话忽然变得暖暖的,之前遇见的一切惊涛骇浪也因此慢慢平息。她默默点了点头,感激道:“谢谢你,零。”
零有些不自在,却因为风笙道谢时真挚的神色弯了弯唇,难得的笑了。
“不客气。”
“咦?”感觉对面的人话语里带了笑意,风笙赶紧抬起手摸上了零的脸,探索着摸到了零的嘴。
零抓住她的手,炙热的气息扑在风笙的手掌心,“做什么?”
风笙摸到了零嘴角的一丝弧度,露出遗憾的神色:“你果然笑了啊,偏偏我这时候看不到。”
“……”零不明白这有什么好叹息遗憾的,但看风笙一脸怅然,任由她摸着自己的嘴角,“等你好了,就会看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