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八十八章 妖将篇(三十六)
那时候的风笙怎么也没有想到,试金楼这样一个移动漂浮、没有定所的据点,会有这么一个庞大繁复的地宫。地宫内的道路岔路甚多,每一条道都一眼看不到头,就像是诡谲的深渊,一旦跌落便尸骨无存,又更像一头吃人不吐骨头的恶兽,张着血盆大口等待猎物。
风笙跟在零的身后,循着之前那声惨叫,走得很小心。
“走那么慢做什么,过来。”
零一边注意着前头随时可能爆发的机关,一边还要留心身后的脚步声是否变远,很快便觉得耐心尽失,拽过风笙的袖子将她拖到身边。
“在我看得见你的地方呆着,我后脑上又没长眼睛。”
语气不太好,甚至说有些凶神恶煞。不过风笙却从零有力的拖拽里,感觉到了一点温暖的关心。
风笙挠了挠头,笑笑道:“知道啦。”
零看风笙抿嘴笑着,脸上有淡淡的红晕,不禁目光有些飘忽。随即发现了什么,他又皱了皱眉,伸手捏住风笙的下巴,打量道:“嗯?有道伤口?”
“有吗?”风笙疑惑道,“兴许是方才找机关的时候磕的。”
零摇摇头:“试金人体内的种子可以促进表面的伤口愈合,这么长时间了,伤口不该弥留。”
“你的意思是……”
零松开风笙的下巴,“小亮将袁大冲的意思传达的很明确了,这一批人……已经不堪重负,就连种子的威力都在减弱。若不能激发种子真正的力量,就是注定没用了。”
风笙摸了摸下巴处的伤痕:“这地宫里的一切,就是为了激发种子的力量吗?那你呢,你根本没有被种下那个奇怪的东西,你为什么会被弄进来?”
“是我自己要来的。”
“你自己?为什么?”
零顿了顿,表情有些奇怪,最终没有说话,转身往前走。
风笙却从他脸上看到了一丝尴尬,揶揄地笑着,长长哦了一声,快步跟上去,拉着他的袖子:“我知道了,你是为我来的,对不对?”
零走得更快了一些。
风笙轻笑着,“走那么快做什么?承认为我来的这么难?”
这里的通道有些窄,勉强可以并肩而行。风笙侧过脸,两边墙上的火把闪烁,将零的脸照得忽明忽暗,火苗映在他眼底,好像是点点星光。
可是,突然眼前的脸好像变得越来越模糊……
风笙眨了眨眼,又用力眨了眨眼……零的五官都看不真切了……
零侧过脸:“你怎么了?”
风笙目光直视着零,没答应。
感觉到一直停留在自己脸上的目光,零以为是因为刚才的话让风笙误会,不自然地咳嗽了两声,淡道:“快走,不要分心。”
说着,零继续往前走,走得很快,也没回头,像是要缓解方才话题的暧昧气氛。而风笙却停留在原地,依旧感觉眼前一片漆黑。
风笙心里咯噔一下,难道是方才触碰机关沾到了毒气,所以出现了失明的症状?在这随时可能有危险的地宫里,失明无疑是最大的累赘。
她伸出手,在自己眼前晃了晃,的确是什么也看不见了。
真是够倒霉的了……
“前面有人!前面有人!”
“好像是零!”
“零?是你吗?拾也和你在一起吧!”
风笙陷入黑暗之际,清楚地听见了熟悉的声音,是其他试金人往这里走了过来,兴奋地上前和零打招呼。
这帮人之前还那么害怕和零呆在一起,这会儿都这么殷勤,怕是对这个地宫恐惧极了,只想着找个实力强的伙伴抱团,保着自己的性命。
断断续续的,是好几人的脚步声,有些慌乱。零迎着声音走了上去,终于发现了风笙没有跟上来,回头道:“是,我们在一起。”
“喂,你去哪了!过来!”
将自己的处境思量了一番,风笙的反应出奇的平静。她悄悄转过身扶着墙,喊了一声:“零,你先和他们汇合,我好像半路掉了东西,回头拿一下。”
“什么东西?我陪你去。”零说着,迈开步子就要往回走。
“不用了!”风笙喊了一声,“我一个人,快去快回。”
喊完了,她立马朝和零相反的方向走去。
还是找个隐蔽的地方暂且躲一躲吧,这里机关重重,不能拖累大家。至于零的话……那么多人和他在一起,他总不会丢下那么多人不管的。
“零,咱们先往前走吧,这里不能在一个地方久留,变数太多。”
“是啊,咱们得想办法熬过这几天,等大门再开的时候,咱们就能回去了。”
正说着,他们脚下的地面开始颤动,乱石横飞,墙壁上的火把摇摇欲坠,远方不知何处传来猛兽的嚎叫,叫得人心惶惶。几人站立不稳,东倒西歪。
“不会又有什么机关吧。”
有四个人围着零,灰头土脸的劝他往前走,见零犹豫,又不敢独自离开行动,僵持不下地站在那里。
零在一片乱糟糟里坚定道:“我等她回来,你们要走便走。”
余光瞥见四人忧心忡忡的神色,零陡然意识到了什么,抓住其中一人的手,“我记得方才应当不止四个人的脚步声,还有人呢!”
被抓着手的是个小伙子,他心虚地看着地面,“你在说什么?就我们四个人。”
“呵,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想做什么!”零甩开那人的手,眸色犀利,扫过各怀鬼胎的死人,像是利刃划过他们的脸颊,“你们的露水已经喝完了,对吧。”
 
跟零道别后,风笙一路扶着墙往回走。她记得在过来的路上有一个拐角,四面都有路,发生危险方便逃跑,不会没有退路。可以暂时歇息一下。
也不知道这双眼是暂时失明还是永远看不见了。如果永远看不见,想找母亲会很困难吧。不过没关系,只要能活着出去,没什么事不能解决的。
算算时间,已经入地宫很久,风笙在此时也感觉到了体内的不适,种子带来的疼痛开始如浪潮般汹涌而来,将人淹没,几乎窒息。
风笙掏出之前发放给每个试金人的药瓶,里头备了一顿量的露水,之前风笙还想着省着点用,但是疼痛得厉害,此时不用还不知道能不能用得上。
“唉,我果然还是怕疼的,吃不了苦。”风笙叹了口气。
她握着瓶子,正准备饮下那瓶露水的时候,身侧有一道力量将手中的瓶子抢了过去。
根本就没有听到脚步声啊!从哪里蹦出来的人!
眼下形势不利,不能让对方知道自己双目失明。风笙深吸一口气,背靠着墙,神色维持冷静:“你做什么!”
“你说呢,我们露水喝完了,借你的分分。”
听声音,风笙知道来人是小伍。
“分?怕是你要独占吧。”
风笙听见另一边有一人的呼吸声,喘气急促而短,显然是受过内伤,而且是长时间的内伤。小伍和小陆是队友,并且小陆在之前接受试验时受过裂髓钉的苦,内伤久治不愈。
不会错了,反正不能让他们知道自己失明。
“小陆,你信这么点露水,他愿意和你分?”
果然,旁边那个人是小陆,她声音有些虚弱:“我相信他,我们抄近路在这里守株待兔,等的就是你这一瓶露水。”
“拾,我要带你的露水回去和大家一起分了,牺牲你一个人,可以救很多人。”
“呵……”风笙心凉,“怕是你们之前就想好了吧。”
对方倒是不避讳自己的小算盘,“不错,尖叫出声就是想引最近的人过来,抢露水。”
“本来两人一组当是有两份的,可惜零没有。”
小伍的语气里倒是还有些失望,他淡淡道:“拾,只能怪你倒霉了。”
风笙觉得这话很是可笑:“凭什么你们喝完了就要我的?你们一人一滴又能缓解多久?”
“抢都抢了,有本事你就抢回去。小陆,我们走。”
“不许走!”
风笙一肚子怒气,本来还想着和大家汇合互相有个照应,没想到他们就是觊觎着一瓶露水。此刻自己双目失明,若失去露水缓解疼痛,情况更为不妙。
她听声辨位,当即出手去抢。这一出手,因为眼盲,多多少少动作有些迟缓。
对面两人察觉到了风笙的不对劲,悠闲地避开了看似凌厉的招式。
“当初敢跟袁大冲对着干,还以为你有多大本事。”
小伍和小陆以为风笙是受了伤,不欲纠缠,赶紧抽身。他们甫一转身,面前就多了一道挺拔的身影,比他们高了半个头。
两人顿步抬首,只觉一道冷冽的目光逼迫而下,压抑得全身冒冷汗。
“啊……”
小陆被一张阴毒可怖的脸吓得后退了两步,结结巴巴道:“零……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