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八十六章 妖将篇(三十四)
空旷的焦土之上,一片虚无的心境之门内,熟悉的声音呼唤着一个名字,从四面八方传来,却辨不清何处是真正的方向。
君无白的心莫名一疼,脚步一顿,微微眯了眯眼。
有欢快的语调,有生气的语调,有吃惊的语调,有温柔的语调,还有……带着哭腔的语调。
同一个名字,在不同的语调里,演绎着不同的情绪,每一种呼唤的背后,就是一段回忆,一段故事……
明明唤的不是君无白三字,君无白却感觉字字诛心,在呼唤的包围下目光冷寂,心思难测。他广袖下的手缓缓握成拳,一时心神动摇。
但很快,他恢复一如既往的冷静,最终没有管这些声音,也没有受这种声音的干扰,他宛若听不见,循着自己感觉的方向径直走去。
越往深处走,风笙的气息越浓烈。
因为这扇心门之后没有任何景象,目光所及并没有遮挡物,故而君无白很快就发现了风笙,她正徘徊在一段范围内,似乎在寻找什么。
君无白瞬移到她的面前,发丝拂动,目光和煦,唤道:“风笙。”
风笙闻言停下了脚步,直面君无白,温柔笑着。她踮起脚用拇指擦着君无白的脸,好像他的脸上有什么脏东西。
“咦?真的擦不掉呢。”
举止不同往常,风笙的指尖有着特别的温度,君无白目光一沉。
“风笙,不要闹……”
话未说完,风笙忽然用双手勾住了君无白的脖子,刹那间,她的脸蹭着君无白的脸,亲昵又甜蜜,犹如少女般欢快又一往情深。
“没关系,你还有我啊。”
突如其来的亲密,渴望的温暖就在这一刻拥入怀里,君无白浑身僵硬地站在原地,缓缓抬起手,回抱住风笙,瞳孔一紧,“风笙,你……”
“谢谢你,零……”下一刻,风笙嘴里说出的话就像是一盆冷水,从头浇淋而下,令君无白瞬间清醒。
他抿着唇,握住风笙双肩,将风笙轻推得远了些,皱起眉:“风笙,你看清楚,我是谁。”
“零,你怎么了?”
君无白按住风笙的肩膀,注视着她的双眼,透过她的双眼,君无白看不到一丝光。她就像无神的傀儡,就像精致的瓷娃娃,却不是他的风笙。
究竟发生了什么,使得风笙在自己的心门内出了事。君无白有些疑惑,微微低头,看见风笙手腕上不断闪着微光的锁缘镯。
“顾哲……”
四下无人,唯一看见一切的只有他了吧。虽然很不情愿,但君无白还是施了点灵力,助锁缘镯里的一缕魂魄凝形现身。
在君无白的灵力支援下,一道半透明的身影在微光包围中,自锁缘镯中缓缓浮现而出,正是昌平王顾哲。他身着锦袍大氅,看得出正是当日在王府内割首而亡的样子。一头长发散落,脸颊瘦削,脖颈处有一条极淡的纹路,与被割首的纹路吻合。
从镯子中浮现的第一时间,顾哲便没有任何寒暄,也没有解释自己为何在此,抓紧时间说出了关键的线索,苍白羸弱的面容上刻着一份焦急。
“笙笙的灵识被禁锢了。”
君无白望了他一眼,再握住风笙的手,神情专注,“灵识禁锢?我未曾感觉到。”
顾哲盯着君无白的脸,“我却感受到了。”
如今顾哲寄魂锁缘镯内,锁缘镯又戴在风笙手上,与风笙几乎心意相通。顾哲可以算是最了解风笙体内状况的人了。君无白沉默了一瞬,没有因为顾哲直白而无礼的话动怒,而是再次专注的探索着风笙灵脉,确实发现了一丝古怪。
“灵脉变得有些微弱……是何所致?”
“或许是记忆。”顾哲看着风笙脸上明媚的笑容,目光失落,讲述起他们入了这道心门后的事情。
当魇术的风暴袭来,当辰雪降落的燎原大火焚烧整个心境之时,风笙借着顾哲的帮忙,顺利闯过了重重阻碍,逃到了这扇心门之后。
可入了心门之后,诡异之事层出不穷。顾哲虽无法现形,却一直能感受到发生的一切。
风笙入门之后听见了奇怪的声音在呼唤,之后便顺着那个声音一直走,她似乎看见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个劲狂奔,像是在追逐什么。追了很久,也徘徊了很久,直到君无白出现才算停下。若不是君无白出现在此,风笙还不知要兜兜转转多久。
“你可知,她看见了什么?”君无白见风笙一直对自己傻笑,叹了口气,抚摸上她的脸,“笑得这么开心……她还未曾对我这般毫无芥蒂地笑。”
“你猜不出吗?便是笙笙方才口中唤着的名字。”顾哲声音虚浮缥缈,“她一路狂奔,便是喊着这个名字,在你来之前,她曾一直絮絮叨叨。”
君无白顿了顿,垂下眼,“她说什么?”
顾哲想了想,“她说,为何要这么做。”
为何要这么做……记忆潜伏在她的体内,随时都会暴露……
君无白目光微微动了动,似是想到了什么,“本座明白了。”
说着,他立时抬起手,瞬点风笙几处灵穴。风笙的眼缓缓阖上,笔直地站在原地,不再动弹,也没有了表情。
君无白偏过头看了看顾哲,淡道:“转过去。”
顾哲道:“你要做什么?”
“做夫妻之间的事。”君无白的手已经扣在了风笙的腰带上,“你确定你要看?”
君无白的举动略带轻浮,顾哲微微蹙眉。但他知道君无白应当是为了救风笙要这么做,故而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过了身:“君岛主……”
“你如今倒是知晓本座的身份了?”
“在镯子里呆了不少时日,自然已经清楚一切。”
“呵。”君无白冷笑一声,“你不会呆太久的。”
顾哲没有在意君无白的不悦,背对着君无白欲言又止了片刻,才道:“岛主可知,风笙所唤的零,是谁?”
君无白眸色微沉:“不知。”
“君岛主,你可知笙笙曾在我面前,梦语你的名字,也如今天一般无限眷恋……那时我曾以为,她心中该是向着你的。”
“可今日我却从她口中听到了又一个名字……才知她有一段模糊的过去。我感觉,她对那个人有着更强烈的感情,有爱有恨,以至于灵脉不稳,任由着灵识沉沦在回忆里……”
“那个人,是笙笙的软肋。”
顾哲说着话的时候,是带着点难过的。怎能不难过,一次两次,风笙在她面前唤出的,都是别人的名字。而自己只会是她的大哥,是她心怀愧疚的对象,是她一段任务里的过客,至多,是如同长兄。
背着身子,无人能看到他此刻的落寞。顾哲身形似乎又到了极限,魂魄开始溃散,若隐若现,需要回锁缘镯内凝聚。
他扶额摇了摇头:“……岛主,我要回去了,笙笙便由你照顾了。”
“你去吧。”
“但有一件事,希望岛主重视。”
“说。”
“这段过去,不止一次摧毁着笙笙的意识,与其时常受此折磨,不如让笙笙记起。”
“……你又知道什么。”君无白沉默片刻,“她火毒缠身,能不能记起,该不该记起,本座自有考量。”
顾哲没有接话,他叹息一声,化为一缕烟,回到了锁缘镯内。镯子光芒闪烁了一下,随即归为平静。
君无白表面看似波澜不惊,却因为这几句话心绪难平,他扣在风笙腰带上的手微微颤抖,花了一番心力才使得自己平静下来。他的手指修长,迅速地解开了风笙的腰带。他的指尖勾住了风笙的衣襟,轻轻一挑,衣服便敞开了一半,从肩头滑落,露出白皙滑嫩的肌肤。
倒不是第一次看见风笙的身体,可君无白头一次如此严肃地……凝视着风笙的后背。
“果然……”
衣服从肩头缓缓滑落的同时,后背之上醒目的图案也随之一点点揭开面纱,映入眼帘。那是一簇盛开的奇花,状似牡丹,却并非牡丹,红得刺目,艳得入骨,鲜艳欲滴,只一眼就像是要烙印进人的心底去。
奇花绽放,蔓延整个后背,明明之前还未曾有……
君无白的手抚摸上风笙的后背,眼神变得复杂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