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八十五章 妖将篇(三十三)
游痕之依旧是波澜不惊的神色,躲避了辰雪探究的目光,转移话题:“我的泥身不受魇术影响,你抓紧我,我带你出去。”
游痕之刚走了一步,怀里的辰雪不依不饶,追问道:“你方才到底做了什么?”
说这话的时候,辰雪觉得体内原本空虚的灵脉恢复了活力,她微微动了动手指,指尖上便有一簇小小的火焰,虽然微弱,但证明了,辰雪灵力正在恢复。
“你做了什么,我本来已经灵力枯竭了,怎会……”辰雪凝视着指尖跳动的火焰,沉寂的心也跟着跳动,有了不安的感觉,有了担心的感觉。
游痕之无谓地回答道:“渡了些灵力给你罢了。”
简单且有说服力的解释,却没能让辰雪完全放心,她正要追问的时候,眼前的营地、树林在顷刻间一点点消散。往来的人群的面容也变得模糊,而后融入一片白茫茫的荒野。
这便是……魇术最原始的模样么……
“恢复如初了。”
游痕之低喃了一句,抱紧了怀里的辰雪,坚定地朝前走去。
“你进来之时,看到的是这样的景象吗?”辰雪抬眼看着游痕之,他的脸瘦削,下颚的轮廓分明,一眼看去,给人强势凌厉之感,可此刻落在辰雪眼里,竟觉得他带着一丝温柔。
游痕之点了点头,“是,什么都没有。”
“那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对于这个问题,游痕之顿了顿,继而道:“一直走,就找到了。”
“一直走?”放眼望去,此处根本辨认不清方向,要找人无异于大海捞针。他究竟是走了多就,才走进了自己的魇术。
辰雪没有将疑问按下,而是直接问道:“那你……走了多久?”
“不知道,或许几个时辰,或许几天。”游痕之在白茫茫的混沌魇术之境内走得自若,大概是之前在其中摸索了许久,此刻寻找出路似乎得心应手。
辰雪在他怀里,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心安,她微微笑了笑:“姓游的,你真是疯子,你又怎么知道,能在这里找到我……”
“我知道。”游痕之笃定地回答,“你在这里,我能感觉到。”
一步步,游痕之坚定地迈着步子,他不需要用言语安慰辰雪,他只是用行动在告诉辰雪,有他在便能安稳。
“你走了太久,该是累了,放我下来吧,我能走。”
过了点时间,辰雪从魇术里恢复了精神。她知道游痕之为了找自己一定是没有停歇,故而想减轻游痕之的负担。不想游痕之制止了辰雪动作,缓缓道:“我就想抱着你。”
不是第一次听他野蛮无理的话了,可这一次辰雪觉得他的话里多了些别样的意味。有一点不舍,有一点倔强,也有一点孩子气……
“好吧。”
眼前的人将自己救出了比地狱更可怕的噩梦,自然是不能像以前一样对他大吵大嚷的,辰雪没有再动弹,乖乖地在游痕之的怀里。
再往前走了不久,出现了一道漩涡涌动的出口,这里便是游痕之进入的地点。为了能顺利找回此处,游痕之已经事先留下了灵气,之后无论身在何处,都能顺着这股气息回到出发点。
“从这里,便能返回风笙的心境。”
游痕之看着眼前的出路,忽然低下了头,望着辰雪:“此时已经不知过了多久,君无白可能早已救出风笙离开。”
辰雪回望着他,不知道他说这话的意思是什么。
游痕之显然有没有等她回答的意思:“之后我会帮你离开风笙的心境,再然后……”
即将说出的话似乎很艰难,游痕之顿了许久,才道:“你离开神农谷,去做你要做的事吧。”
“……你说,什么?”风笙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纠纠缠缠了这么久,兜兜转转了多少回,辰雪最渴望得到的自由,却在这个时候意外来到。不是在歇斯底里的争吵之后,也不是在刀光剑影的交手后,更不是在阴谋算计的翻脸后。
他明知自己是什么身份,却从不点破,帮着隐瞒。他知道了自己留在神农谷的目的,却没有半点被愚弄欺骗的恼怒。他甚至知道了自己最肮脏不堪的过去,却依然将自己抱在怀中,视若珍宝。
可就是这样的游痕之,一意孤行要占有自己的游痕之,说出了那句,离开神农谷吧。
辰雪忽然有很多话想问游痕之,是什么让他做了这样的决定,是什么让他愿意放了自己,他明明是一个顽固不化的家伙啊!
“你……愿意?”
辰雪犹豫再三,只是问了这三个字。
有风从漩涡口刮来,吹起了游痕之的长发,他垂眸一瞬,似水温柔,不复从前的冷硬。
“愿意。”冷风拂过他的脸,他竟然笑了起来,那微笑挂在嘴角久久不去,“方才的那个吻,算是我的补偿了。”
在辰雪错愕的眼神里,游痕之往漩涡的出口走去。他知道,辰雪一去,不可能再回到自己的身边。可他还是要放她走,因为……
在这一刻,他开始了解苏越的话。在这一刻,他终于体会到了深刻的感情。
原来笑容不止是因为高兴快乐,还有可能是……掩饰心痛的障眼法。
人生第一次笑得如此开心,竟是因为……欺瞒。
 
在游痕之入了魇术之境的同时,君无白开始寻找风笙。他沿途所过之处,都带着火焰灼烧后的焦味,令人不由微微皱起了眉头。
但风暴肆虐后,心境内还残留着一些残魄的景象,依稀可以辨认是青霜殿的记忆,有风青华霜,有苏越万晓晓,还有温千行。看来这是风笙心里头最难以磨灭的一切,故而充斥着心境最广阔的地域。
君无白随手抓住了一点残存的碎片放在掌心,闭目从碎片中探求这里之前发生的情景。他的眼前闪现过辰雪的真面目,也闪现过暴风袭击时,风笙手腕上锁缘镯一瞬间的光华。
顾哲……
他竟然……
君无白睁开眼,脸上染着一层不悦的冷漠。
“真是阴魂不散。”
他冷哼一声,甩开手中的碎片,顺着方才看到的路线继续一路找过去,很快,他便找到了风笙心境的三扇门。
从左起,第一扇门紧闭上锁,难以打开一窥,想来是心境的主人风笙封闭。第三扇门虚掩着,轻轻一推便打开。虚掩的第三扇门后,景象并没有受到暴风肆虐摧残,反而保留着之前的一切。放眼望去,门后竟是望尘岛的景色。一草一木一树,分毫不差,就连心境中的人,也是栩栩如生。
白梅树下,两人对视而笑,一派其乐融融。
君无白站在第三扇门口,看着心境之门里的自己,目光有些玩味。
风笙,嘴上说着要划清界限,心里头还是暴露了那点眷恋,真是个口是心非的坏姑娘啊……
不过,他喜欢。
方才看到顾哲后变得很差的心情突然好了起来,君无白轻笑了一声,环顾一周,确认这扇门后并没有风笙。他最后注视了一眼白梅树下的两人,不愿惊动这温馨的场景,轻轻阖上了门,走到中间那扇门口。
中间的门关着,门板受到暴风的侵蚀,有很深的一道道痕迹。不过此门坚实,终究还是抵挡了如此凶残的攻势。君无白料想风笙是躲进了这扇门后避难,用力推了推门。
“吱呀——”
门在君无白用力一推后,缓缓打开,入目所见,是比外头荒凉百倍的焦土、空旷寂寥之下,隐约可见尽头点点亮光。
地面上有深深浅浅的脚印,看得出是受了伤,才会走起路来重心不稳。
君无白思索片刻,举步迈入中间的这扇门,走了没几步,背后的门关了起来。与此同时,风笙的气息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无数陌生的气息在周围陡然出现。
第一扇心境之门被风笙封闭,想来是有关镇妖塔的重要机密。第三扇门是有关自己,有关望尘岛的记忆,想来是风笙心里纠结的东西。
那这第二扇门后,是什么呢……
君无白正疑惑间,突然听见了一声声陌生又熟悉的呼唤:
“零——”
四面八方,同一个呼唤,不同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