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八十四章 妖将篇(三十二)
用尽各种方法,辰雪都没能摆脱既定的结局。她没有计算过自己再这场噩梦里反反复复了多少次,或许只有几次,或许已经有几十次,但无论如何,她已经生不如死。
再坚强的意志,再孤高的性子,在这样的折磨下,也变得面目全非。
当她再一次看到千樱的脸出现在眼前时,她已经生无可恋地一动不动躺在床上,任凭千樱在面前说什么也不为所动。她知道,再用不了多久,逃兵就会冲入营帐,那一刻也终究会来。
梦魇之术,当真可怕。
而那个曾经将自己救出的妖皇继武,永远不可能出现在这里,救自己第二次。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又响起了打打杀杀的声音,辰雪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目光空寂茫然。听见有嘈杂的声音靠近自己的帐篷,她的手猛地抓住了床单,死死的,像是握着自己最后的理智。
“兄弟们,这里有个漂亮的!”
这句话辰雪已经听过了无数遍,可每一次听到,她都不由泛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太多次的噩梦让她精神力有些崩溃,浑身没有力气。她只能看着一步步靠近的人,侧过脸,啐了一口,恶狠狠道:“畜生。”
来人淫笑的脸上顿时染了一层怒意,他一把抓住了辰雪的头发,将她生生拽下了床:“你个贱蹄子,居然敢骂老子,你算什么东西!”
身后跟着的几名逃兵看的也格外兴奋,纷纷上前来扒辰雪的衣服。
“我要杀了你们,我要杀了你们!”
辰雪红着眼眶,她似乎忘记了,当年她成为焚妖将后,便逮捕并亲手处决了这些逃兵,以报深仇。他们已经是死人了,只不过在这魇术之中,又无止尽重复地存在。
泪水从辰雪的眼眶里滑落,她真的支撑不住了,她哭泣着咆哮,连声音都是那么颤抖。这么无可奈何的自己,这么脆弱不堪的自己,比当年最弱小的自己,更差劲。
“不许碰我……你们这些畜生!”
“啊!”
突然,后面的逃兵发出了一声尖叫。猝不及防的,歇斯底里的尖叫。
“啊——”
紧接着,辰雪看见一道凌厉的光芒闪过,好几只在扒自己衣服的手瞬时被齐齐切断,整齐划一的带着鲜血,飞落在不远处。
终于,眼前密集的人群退散了去,几乎不能蔽体的衣衫得以残存。那些逃兵捂着断手痛苦地跪坐在地。他们脸色惨白地望着同一个方向,脸上是如出一辙的惊恐。
就在他们目光所顺的方向,缓缓的,一人踩着满地鲜血走来,而后定定的,站在了辰雪的面前。
泪眼朦胧里,眼前的声影模糊不清。可辰雪还是清楚地唤出了那个名字,那个她之前最讨厌的名字,如鲠在喉:“游痕之,为什么,会是你……”
拽着辰雪头发的逃兵首领蓦然松了手,他望着一地血流不止的兄弟,战战兢兢道:“你,你是谁,你想干嘛!”
游痕之走上前,拎起了逃兵首领,力气大得根本无法挣脱。他的拳头一下一下结实地落在首领的脸上,直至鲜血淋漓,直至血肉模糊。而游痕之面色阴冷地一拳拳打着,失去了冷静。
这是辰雪第一次看到他这般粗鲁野蛮,用最原始的方法,泄恨。
首领被打得早已气息奄奄,辰雪看着这样动怒的游痕之,嘴唇哆嗦着,眼眶又红了一些,说不出是感动还是难过:“游痕之,够了,他们是魇术生成的,就算杀了他们,也会重新来过。”
游痕之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不,有我在,他们不会重新再来。”
甩开那个血肉模糊的人,游痕之蹲下了身子,理好了辰雪的衣衫。当他看到白皙的肌肤上,那些触目惊心的痕迹,睫毛颤了颤,身子一僵。
他感觉自己的心很痛,看着从未如此狼狈的辰雪,沙哑着道:“辰雪,闭上眼。”
“你……要做什么?”
“你只是做了一场噩梦,我来帮你,结束这场噩梦。”
游痕之的手轻柔地抚摸过辰雪的眼,辰雪觉得,像是有春风拂过自己的脸颊,融化了心头厚厚的冰霜。她忽然放下了一切戒备和紧张,像是有一缕阳光照进了生命。
待辰雪闭上双眼的那一刻,游痕之方才还温柔的神情,陡然变得阴狠无比,他冷然抬眼的那一刻,众逃兵顿觉浑身不能动弹,宛若有千钧之重压在身上。
挥袖间,沙尘弥漫,笼罩了每一个逃兵。眨眼间,他们的哀嚎就被封在了泥塑里,变成了一尊尊泥像。
握拳间,泥像上出现了裂痕,而后砰然碎裂。
可这不是结束,他们并没有完全死去。泥像的碎片又重新整合在一起,他们一点点恢复了完整身体,而后又再一次承受裂体破碎的疼痛。
一次次,没有止境,就像是他们一次次带给辰雪的痛苦。
不再管他们,游痕之抬手用拇指擦去了辰雪脸上的泪痕,轻轻道:“辰雪,别哭了。”
辰雪睁开了眼,她环顾四周,看到了碎裂又重合的泥塑,目光微动。她垂下眼,心中知道,游痕之是为了让自己解气,让自己释怀。
可是,自己最难堪肮脏的一面,被别人亲眼目睹了。这是她这辈子从没对人提及的污点,是她最难过去的坎。
“辰雪,我也曾对你袒露过此生最难堪的过去,不是吗?”
“不,难堪的从来都只有我。”辰雪咬着唇,一字一句从牙缝里挤出。
游痕之看了眼辰雪的面色,仿佛读懂了平静下的悲伤。他道:“辰雪,你要记住,脏的是他们,不是你。”
辰雪豁然抬眼,深吸一口气,眼前的人从来都是少有表情的,却在这短短的时刻里露出了愤怒、哀伤、悲痛、怜惜……
“谢谢你,游痕之……”
这一次,是真心的,辰雪说出了这句话。
“不用谢,现在你我都知晓了对方最大的秘密,不是吗?”
游痕之见辰雪沉默下来,没有多言,双手抄起了她的身子。辰雪一个不稳,抓紧了游痕之的衣襟:“你……”
“辰雪,我来带你回家。”
“家……”辰雪苦笑道,“我的家早就没了,你知道我是谁么,我是……”
“我知道。”游痕之抱着辰雪,觉得怀中的人就像一片随时会随风而去的羽毛,只有紧紧地抓着,小心地藏着,才能不被夺去。
“九鼎现世的那一次,我便感知到了,你是妖,司阳神力藏于体内的妖。”
“你知道……”辰雪抓着游痕之衣襟的手更加用力,“那你也应当知道,当年妖族曾为祸神农谷,你有不少族人也死在我的手里!”
“是,我知道。”
“那你为何还留下我,还替我对风笙他们隐瞒?!”
“我对过去无情,没有感觉。可我知道,遇见你,方才有情。”
“那你又可知道,我愿意留在神农谷,是为了找到机会杀风笙!”
游痕之一脸无所谓:“之前不知,如今知了。但,那又如何?”
辰雪哭笑不得地松开了游痕之的衣襟,她摇摇头,“游痕之,你不仅是个疯子,还是个傻子。你是怎么进来这里的,不知道这里很危险吗……”
“我说了,我是来带你回家的。辰雪,挠挠还在神农谷等你回去陪它玩。”
“神农谷……”辰雪恍惚间,眼前浮现出神农谷春暖花香、溪水潺潺的模样,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是她这辈子所见的,为数不多的美景。
她忽然就想起了那夜和游痕之一起看的星星,那是她第一次看到这么璀璨的星空,妖界从来看不到那样的景致。
曾经极度厌恶,希望快些离开的地方,竟在这一刻,成为缭绕心头的安慰。
游痕之抱着她走出了营帐,辰雪环着游痕之的脖子,在游痕之怀中问道:“你进来的时候,应当看到风笙了吧。”
“嗯。”
游痕之一边走,一边将发生的一切告诉辰雪,辰雪听着听着皱起了眉,“我就知道,她还没有死。君无白……”
“辰雪。”游痕之顿住了脚步,“你一定非要杀了风笙?”
“是,必须杀了她,吾皇……”
“那好。”
游痕之眼神沉稳,蓦然俯身,吻住了辰雪的唇。他和辰雪都没有闭上眼,四目相对,周遭一切宛若潮水退去……
这个吻如蜻蜓点水,却久久不去。辰雪愣怔了很久,才惊觉有一股凉意通过唇瓣传送了过来。
辰雪睁大双眼,心跳得飞快。她推开游痕之,神色复杂:“你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