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八十三章 妖将篇(三十一)
当年仙妖大战的时候,辰雪经历过魇术的攻击,所以对此有所了解。不过当时妖皇继武坐镇,魇术并没有对她产生多大影响。
此时此刻,却是再没有妖皇继武的保护。
魇术虽是虚幻,却比真实更残忍,更能置人于死地。是以辰雪不敢怠慢,她逆着军队的人流,快速朝记忆中营地的出口而去。
然而,被卷入了自己的心魔,万没有轻易走出去的道理。辰雪在营地的附近走了很久,却始终兜兜绕绕,转不出去,迷失在营地附近的一片林子里。
仿佛有一道屏障,阻隔了辰雪离开心魔。
正当辰雪毫无头绪,打算休息片刻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嘈杂却低沉的争辩声——
“他娘的,继武个王八蛋,咱们部落分一杯羹怎么了?妖族的领地凭什么就要一人统治!”
“就是,早晚咱们要抢了继武的宝座,抢了他的女人玩弄,抢了他的孩子做奴隶!”
“嘿嘿,你别想了,继武整天穿着重甲戴着面罩,声音不男不女的,肯定是个丑八怪,哪有什么老婆孩子。”
“没错,就是个不男不女的丑八怪!哈哈哈哈哈!”
笑声刺耳传入辰雪的耳朵里,她皱着眉头,紧紧握拳,想跨出去暴打那群口不择言的畜生。可她却有了一瞬的犹豫,她想起了自己无数次想忘记的噩梦。
曾经被逃兵凌虐的噩梦。
而这批人,正是缠绕了辰雪几千年的耻辱,那样的过去,甚至是对至亲的妖皇继武,也不曾提及。
她怕,怕这段过去会让别人更加看不起她,更加觉得她可怜可悲,更加觉得她……肮脏。
如今她一身灵力荡然无存,又怎么敌得过那帮逃兵?
“我猜啊……一定是继武那家伙被人割了命根子,哈哈哈哈!”
越说越放肆,越说越难堪,纵然知道这是魇术在重复她的心魔,辰雪还是忍不住抓起了地上的石头,朝说话之人恶狠狠砸了过去。
顿时,正笑得放浪的逃兵后脑被击中,鲜血直直流淌了下来。
他慢慢回过了头,指着不远处瞪着双眼的辰雪道:“臭娘们,找死!”
“妖皇继武是妖族的主君,你们不配提她!”
“我呸!继武个畜生就是狼子野心!什么主君,他就是个……”
话还没说完,辰雪已经冲上去,一巴掌甩出,响亮地打肿了逃兵的脸。
“贱人!”
逃兵接连被辰雪教训,自然是咽不下这口气的。眼见辰雪转身要跑,他当即抬腿一脚将辰雪踹在了地上,“敢打老子,你是个什么东西!”
辰雪没了灵力,重重栽倒在地。
“喂,算了算了,咱们快走吧,这里附近有军队,说不定有继武的手下。”
“算了?这娘们打了我就算了?”那名逃兵长得矮小,黑黢黢的脸上布满了褶子,他擦了擦额头上滴下来的血,仔细地打量着辰雪。
忽然,他扯开了辰雪的衣领,一片白皙的肌肤上弥留着明显的暧昧的痕迹。
“哟哟哟,长那么勾魂,看见没,就是个妓女!”
“妓女?对了,我听说这一带有专门供士兵消遣的军妓。”
“嘿嘿,咱们都逃了几天了,太久没开荤,是时候乐呵乐呵了!”
此起彼伏的叫好声低低地回荡在林子里,那些个逃兵眼里冒着欲望的精光。辰雪捂住暴露的部分,咬着唇,立即从地上爬了起来,她跌跌撞撞地想往树林外跑去,可一到边界地带,就仿佛有一面无形的墙挡住了去路,任她拳打脚踢,都无法突破。
后面的十几个逃兵追了上来,辰雪只能换个方向继续跑。
明明是一片不大的林子,却好像是没有边际的深渊,又像是牢固的囚笼。辰雪绝望地奔跑着,身后的逃兵像是在逗弄着胜券在握的猎物,看着她垂死挣扎,充满快感。
三千多年前的噩梦要再度上演了吗?
辰雪浑身没有力气,她跑不出这片林子,也跑不出自己的心魔,她只能抓着手里头唯一的一块石头,看着一步步逼近的逃兵。她想起了当年的自己连死亡的勇气也没有,为了苟延残喘而活,活生生忍下了那样的屈辱。
她忽然就下定了决心。
“我是妖皇座下,焚妖将,你们没有资格碰我!”
手里最后一块石头,猛地砸向了自己的头颅。
眼前充斥着血红,就连昏黄的天空也变得瑰丽无比。那些丑陋的嘴脸被红色一点点覆盖,再也看不到……
 
“醒醒,醒醒。”
有人在叫她?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还会有人,明明,明明已经自尽了啊……
辰雪倏然睁开双眼弹坐起来,当看见眼前之人时,她刷的白了脸色。
“你这是什么表情?我说你怎么回事?你怎么越来越不行了,才三个就昏过去了,要怎么应付接下来的……”
千樱,怎么又是千樱!
辰雪都没有理她,穿上衣服盖住裸露的躯体。
“我在和你说话!辰雪!”
根本没空理会千樱,辰雪推开她朝着帐外跑去。
依然是那个黄昏,依然是层层叠叠在夕阳下飘动的芦苇荡,依然是人来人外猥琐的目光。辰雪望向不远处那个树林,犹如张开血盆大口的野兽。
连死……也不能解脱吗……
这就是魇术,这就是心魔,这种洞悉人心的力量,才是真正的可怕……
辰雪脸色惨白地站在原地,她忽然后退了几步,又跑回了营帐里。
恍若变回了当初最孤独无依,最无能卑微的她,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辰雪,你发什么疯?”千樱奇怪地看着茫然而坐的她,“你好好呆着,晚些会有军爷接待。”
说着,千樱顺手抽走了床头的赏钱,扭着腰肢走了出去。而这一次,辰雪没有反抗。
辰雪就那样愣怔着坐在床头,她努力思索着该怎么破除这个魇术。她宁可死,也不要再一遍遍承受这样的折磨。
不知道这样呆坐了多久,营帐忽然外响起了乱糟糟的声音,有兵刃相接的声音,有男女老少的尖叫声,还有千樱那谄媚的求饶:“军,军爷,饶了我吧。”
“滚开!把你们的存粮都交出来!”
“大哥,这女人身上有不少钱!”
“不要!那是我的钱!我的钱!我要留着赎身的!”
“拉开拉开,别挡着爷的路!”
随后,又是没有止息的杀戮声,夹杂着千樱的哭泣声。驻留在此处的一对人马和逃兵们起了冲突,辰雪想到了当年自己就是这样被冲入的逃兵侵犯。那些家伙杀了这里驻留的一队人马,抢了这里的一切补给,若不是继武的军队后来追过来,这些家伙不会善罢甘休。
辰雪浑身一凉,转身找了把剪刀。她刚握住剪刀,帐门就被挑开,几名逃兵提着血淋淋的刀冲了进来。
“哟,这里有个长得不错啊,比外头那个好看!”
“快,让兄弟们别管那个女的了,来这里逍遥快活!”
辰雪冷漠地看着几人搓着手,奸笑着一步步靠近。她体内那股子刚劲仍然在,举起手便是凌厉地划下,剪刀瞬时在为首者的脖颈处留下封喉的一招。
血管里喷溅出的血洒了辰雪一脸,她深吸一口气,举着剪刀的手十分坚定:“谁敢过来!谁敢过来,我杀谁!”
“大哥!”
“没,没气了……”
“臭娘们,贱人!”
几个逃兵一拥而上,将此刻毫无灵力的辰雪制住。辰雪的力气终究比不过一个男人,她手里的剪刀很快被夺了过去,她挥舞的手被摁住,她蹬起的腿被摁住,她看到那些男人在自己面前脱下了衣服,脱下了裤子。
她的脑子里突然一片空白。
这一幕和三千多年前的一幕重叠在了一起,什么也没有改变。
她这么些年来在继武羽翼下炼就的坚忍、冷傲,在这场魇术的漩涡里,被摧毁得一干二净。
“不要,不要碰我!不要!”
身子被狠狠压住,好几个身影同时覆了上来……
辰雪眼前一黑,瞬间失去了意识。
不要,不要再醒来了,不要……
她的内心无数遍的祈祷着,可最后,一股力量逼迫着她再度睁开了眼,她望着眼前再度出现的一张脸,忽然陷入了绝望。
她捂着双眼,泪水从眼眶里缓缓流淌而下。
“你这是什么表情?我说你怎么回事?你怎么越来越不行了,才三个就昏过去了,要怎么应付接下来的……”
一阵昏天暗地后,熟悉的声音刺耳、诛心。
又是千樱,又回到了原点。
她就这样困在了被无休无止凌辱的折磨里,无法摆脱,没有第二种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