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八十一章 妖将篇(二十九)
混沌的心境,死寂中夹杂着污浊的气息,四周弥漫着火焰灼烧遗留的味道。莫名的暴风,狂乱的司阳后裔,一场风火交加的劫难,留下了寂寥的荒凉。
放眼望去,浓重的雾缭绕在一望无际的平野上,空气中有一丝淡淡的血腥味,没有风笙的踪迹,也没有辰雪的踪迹。
两道灵识幻化的人影衣袂翩翩,同时轻飘飘地落在地面上,一青一白,一人云淡风轻,一人冷漠如冰。
君无白望着一片狼藉,目光如炬,探寻着风笙的灵源。隔着厚重的浑浊气流,他依然隐约察觉到了什么。不假思索地,他急急率先迈开了一步,但随即想到了什么,停了下来。
转过头,他看向沉默不语的游痕之:“游谷主不一起?”
游痕之看向他,平静道:“辰雪她不在这里。”
“哦?”
游痕之和君无白一样,入内后便快速探知了辰雪。指了指离他们不远处,一个已经变得很小的漩涡口,“她在那里,我感觉得到。”
君无白顺着他所指看去,漩涡在一段时间的威力后已经变得微弱,难以想象它之前是以怎样的气势吞没席卷了一切,将整个心境变成了地狱一般。
“是魇术所致。”君无白只是瞥了一眼便了然于胸,“那批人……”
“是我大意。”游痕之说了一句话,便迈开步子朝漩涡的方向走去,“我去找她。”
“游谷主没有什么遗言交代?”君无白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出声,“你应当知道,辰雪姑娘大概已是九死一生。而你泥人之身,入魇术漩涡,更是生机寥寥。”
游痕之没有停顿,用冷硬的语气道:“没有遗言,我会带回辰雪。”
一心一意,除了辰雪,心无旁骛。
能对君无白这样无礼,看来真的是一个丝毫不懂人情世故的家伙。
君无白倒是一点也不放在心上,眼看游痕之的身影迅速踏入漩涡消失不见,脸上若有若无的笑意淡下去一些。他转过身,朝相反的方向走去。
就在游痕之踏入魇术漩涡的那一刻,其内漂离无依的一抹虚弱的魂影,撞入了一个空间。随即,空间紧闭,内中空荡荡的一片开始有实体凝聚显现。
空间犹如一张洁白的卷轴,魇术犹如一支洞悉人性的笔,魇术的形成如同勾勒一幅图画,将心中最恐惧最迷惘的一部分不断放大。
此刻,这片虚无的境界感受到辰雪的记忆,一点点开始构图:杂草丛生的河畔,驻扎的军队,营帐篝火,三两成群的士兵互相搭着肩,喝着酒,嘴里开着一些不着边际的玩笑,眼里都是妖冶迷离的光。
辰雪自被卷入漩涡以来,对一切的感知就很微弱,她将司阳神族的力量催发之后,便知道卷入漩涡,是没有生路了。
故而她消极的情绪,使得绵绵不绝的悲痛记忆如潮水涌出。
“醒醒,醒醒。”
有人在叫她?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有人叫她?难道是风笙和她一样被卷了进来?
那正好,她要杀了风笙,杀了这个风青的后人,为妖皇雪耻!
辰雪倏然睁开了双眼,然而眼前并不是她所想象的涌动的气流漩涡,和恨之入骨的仇人之女,而是雕花鎏金的床顶,轻软红纱帐,魅惑迷离香。
这,这是怎么回事?
冰凉的感觉从头顶一直传遍全身,辰雪动了动手,低头看了自己一眼,居然是……浑身赤裸着,只裹了一条毛毯。
她就这样躺在一张宽大的床上,兽皮的绒毯遮住了无限旖旎的风景。
“我……”辰雪不可置信,眩晕得说不出话。
“你怎么越来越不行了,才三个就昏过去了,要怎么应付接下来的。”
辰雪闻声,才有些懵懂地看去,面前的女子面容妖媚,柳眉丹凤眼,双唇丰润,发色是金色。窈窕的身材犹如傲人的山峦,让人一眼便销魂难忘。
这般尤物世间罕见,可辰雪很熟悉,这……是三千多前,她还没有成为焚妖将时,与她共事的妓女。
辰雪的表情僵硬着:“千樱?”
“不是我还有谁,快收拾收拾,一盏茶后又有一队人到了,这回你七我三。”
辰雪当然知道她在说什么,三千多年前,还没有成为焚妖将的时候,她就是妖族的军妓,专门侍候那些士兵。她那时候一天不知道要伺候多少人,每一次都要强颜欢笑,装作兴致勃勃又高潮迭起,每一次她伤痕累累,无论怎么洗,也再也冲刷不掉那些耻辱。
千樱比辰雪会做人的,辰雪总是不屑和他人攀关系,而千樱能跟服侍过的士兵做朋友,一来二去,大家都比较关照千樱,能扔给辰雪的事情,自然都让辰雪做。
辰雪承受着更多男人粗暴的对待,却没有反抗的能力。
运气好的时候,她能得几个赏钱,运气不好的时候,她受的折磨,岂是言语能说得清楚的。
而这一切,都因为,她的母亲本就是军妓,和外族男子生下的她就更是卑贱。
每个得以来到世间的生命,在出生前便已经划分了等级。辰雪无数次在最痛苦的时候想着,要是没有被生下来就好了。
三千多年前,她本以为自己的一生会重蹈母亲的覆辙,却不想一人的出现,改变了她的命运。
妖族之皇,继武。
关于这位妖皇的一切,在妖族总是被津津乐道。传说继武是妖族难得的明君,能沙场杀敌,也能治理国家。继武一统妖族散落的各个部落,分崩的妖族因为妖皇再次凝聚团结。
她记得,当年妖皇继武率领的兵马在赤河边集结,没有人知道这一次的妖皇又要去哪里征战,但所有妖族之人都坚信,妖皇继武一定会赢。
妖皇兵马在赤河休息的时候,有人向尊贵的妖皇提起了辰雪和千樱的名字,都说这是附近最出色的军妓,长得绝色,活儿也不错。
妖皇继武点了一个名字,让她服侍自己。
那一天,辰雪本以为以千樱的人际关系,会是千樱得到举荐侍候妖皇,而自己只能伺候妖皇的士兵。不想,来人通传,妖皇要见她。
她惊诧又激动。
可以见到传说中的妖皇,这名英雄,她自然是兴奋的。若是可以服侍妖皇继武,她也是心甘情愿的。
带着那样的心情,辰雪画上了浓丽的妆容,穿上了轻薄如蝉翼的罗裙,在千樱嫉妒的眼神里,摇曳身姿,走进了妖皇继武的营帐。
辰雪入内后,营帐里的下人们悉数退了出去,只剩下他们两人。
继武站在桌案前,穿着一身厚重的铠甲背对辰雪。听到脚步的声音,摘下了头盔搁在案上,慢慢转过了身。
辰雪看到了那张英气逼人的脸,长眉入鬓,利眼如鹰,瘦削的面孔在灯火闪烁下透着一股子睥睨天下的傲气。
只是……
辰雪缓缓捏紧了手中的拳头,有些怀疑地躬身,忐忑开口:“参见妖皇。”
“你好啊,辰雪。”
开口,是音色醇厚的女声。
辰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不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