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八十章 妖将篇(二十八)
“君岛主……”万晓晓惊讶地张着嘴,距离怀光发出求救的信息没有多久,他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赶过来的?
见着万晓晓吃惊的模样,君无白好心地解释道:“瞬移之法,本座还是会的。”
是了,差点忘了瞬移之法。万晓晓知道,这是修为上等的神仙都会的,只不过瞬移之法耗神,所以仙家出门一般都还是使用坐骑之类的,一些坐骑的速度也很快,比如火羽圣鸟。
“主人可在六界瞬移无阻,别说来神农谷,便是去魔界也是眨眼之间的事。”
六界之间都有屏障阻隔,屏障之前还有守卫,能瞬移六界之人除了要有那般本事,更重要的是要有六界通行无阻的资格。而望尘岛主早在当年平定四海之乱后,就拥有了这样的资格。
君无白没有在意怀光讨好的话,他的目光淡淡转向了一旁的游痕之。因为君无白的到来,他停了一会儿动作,此刻便正要重新开始施术,进入心境救助辰雪。
“阁下,想必就是神农谷主了。”
君无白扶着风笙的手没有松开,人也没有动,“布在门口的阵法确实厉害,寻常人倒是很难入谷。”
游痕之态度冷淡,没有答话。
怀光觉得自己的主人失了面子,连忙道:“主人,你别管他,这个游痕之就是这样的,平日也没少欺负我。”
见到撑腰的来了,游谷主都不喊了,直接叫名字了。
“泥人无情,我自不会怪他。”
这句话倒是让游痕之侧目看了他一眼。
游痕之在一般情况下,是看不出与常人有何区别的,就连怀光几人也是得他告知,才明确了泥人身份,可游痕之入内才多久,只这么几眼便发现了?
“看此刻神农谷状况,想必神农一族已经覆灭,留下你这区区泥人守着神农谷。以你的能力,入暴乱的心境,可能全身而退?”
君无白淡淡出言,听得怀光一愣一愣的。
他可还没和主人报告过这些,他倒是推测得分毫不差。
游痕之依旧冷着脸:“入了,便知道了。”
君无白听他口气冷傲,倏然轻笑了一声:“也是,有着女娲大神遗留之力,有傲气的资本。”
这也能看出来?!
怀光和万晓晓、苏越互相看了一眼,从进入这间屋子以来,他们三人什么也没说,君无白却好像全都知道,而且知道的还比他们都多。
游痕之总算转过了整张脸,他的目光落在君无白怀里的风笙,风笙虽然还没有醒,可此刻紧蹙的双眉已经缓缓舒展开来。
目光又落在君无白的手上,他一只手握着风笙的手,想必是他在稳定着风笙的状况。
“你还要浪费时间吗?我要进去救人了。”
“不可急躁。”君无白顿了顿,再看向阳光照在人身倒映出的影子,“嗯,此刻才是差不多的时间。”
“什么意思?”怀光问道。
“你们若方才就冲进去,正是心境最紊乱之时。此刻,日上晴空,是阴阳秩序最稳固时,此刻入内,方能避免对她们的伤害加剧。”
君无白抬起手,用洁白的衣袖耐心地擦去了风笙脸上的血渍,擦得干干净净,而后打量了片刻,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他怀里的人好像又瘦了些,明明上次离开的时候还不是这样。他方才握着风笙的手时,发觉她体内的火毒一直在发作,只是没有暴露出来。
看来风笙已经习惯了火毒融身,忍着受着,渐渐也不觉得什么了。
可这样不是什么好事,越来越习惯火毒,爆发的时候便更无征兆,彻底崩溃。
怀光真是越发不长进了,平日吃喝玩乐惯了,对病症的感应已经如此衰弱。风笙不说,他便一点感觉也没有吗?
“怀光。”
君无白唤了一声,怀光便殷勤着上前,“主人有什么吩咐?”
“去门口倒立着。”
“啊?”
“去,在我回来之前,不许休息。”
怀光一脸委屈又莫名其妙,但他不敢说个不字。本以为主人来了能给他长点威风,压压那个游痕之,没想到不管是谁,他都是被压的那一个。
慢腾腾挪到了门口,怀光搓了搓手,长叹一口气,倒立靠在了门板上。
他一直都是讨厌倒立的,一来没了发型,二来衣服褶皱,三来一倒立他便气血往脑门涌,红通通的脸着实怪吓人的,一点也不符合他英俊潇洒的气质。
“本座入心境之后,劳烦两位护法。”君无白朝万晓晓和苏越开了口,万晓晓和苏越自然是爽快地点头答应了。
“岛主你放心,我会用命守护笙笙的。”
苏越看了万晓晓一眼,道了句:“我亦是。”
有关风笙,君无白是绝对信任万晓晓和苏越的,他将风笙扶好,然后盘腿端坐于风笙的对面,他的身姿挺拔,从容沉稳。
“游谷主,与我一同撑开心境的入口罢。”
“嗯。”
游痕之应答的那一刻,君无白指尖的一点凝光弹到了风笙的心口,瞬时,屋内不知从何处刮来了一阵狂风。苏越反应很快,立时站到了万晓晓跟前,手探向身后,抽出混沌巨刀挡住了扑面而来的风势。
此风像是凌厉的刀片,席卷而来时,苏越身上已经落了好多处伤口,细碎的一条一条。
所幸狂风只是一闪而过,轰然而起,戛然而止,很快又无声无息地消失了。苏越放下了混沌巨刀,再看向君无白和游痕之。两人此刻皆闭起了双目,头微微垂着,显然灵识已经不在了。
“阿越,你没事吧。”万晓晓放下了遮挡的手臂,发觉自己竟然毫发未损,眼前只是多了一道坚实的背影。
她赶紧绕到了苏越的面前,见他衣衫破了好几处口子,“怀光,怀光,你有药吗?”
怀光对君无白的话想来都是言听计从,纵然刚才那么大的风,他还是纹丝不动地倒立在原来的地方,也没去管自己凌乱的头发和衣摆,脸红脖子粗道:“我身上倒是有,却没有手腾出来给你,你自己来拿。”
万晓晓听了就要去拿。
“晓晓。”苏越沉着声,“我没事,这点小伤不打紧,你看看那些人的尸体。”
万晓晓被苏越的话吸引着朝地上的尸体看去,方才的大风威势过猛,将尸体摧残得有些不堪入目。
可仔细瞧去,发现了一件了不得的事情,地上的断首无一缺失,但是他们的面容都和之前完全不同,好像之前是戴着人皮面具一般,此刻换了一张脸,面具下的脸竟是无比清秀俊美。
“是风刮了他们的面具?”
苏越将目光收回,落在万晓晓困惑的表情上,“不会,我方才检查过,他们绝不可能戴着什么面具。”
他看见万晓晓咬着唇想了想,“那就奇怪了,为什么就换了一张脸。”
“这么好看的脸干嘛藏着掖着。”一旁倒立着的怀光也加入了讨论,“丑不拉几的才要藏着啊。”
“喂,你说谁呢!”万晓晓看了一眼苏越,皱了皱眉,“好好的干嘛说这个。”
怀光没心没肺的,这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嘿嘿笑着:“苏越上仙可别介意啊,我没有针对你的意思。”
苏越倒也没跟他计较:“无事。”
万晓晓看苏越脸色没有变化,想起来他很久之前就跟自己说过,被人嘲笑得麻木过后,也就习惯了。她的心霎时有些钝痛,转开了话题:“不过说起来,我好像在某本书上读到过类似的事件,当时觉得没什么重要的,也就一带而过,记不清了。”
“这批缉命人似乎有着秘密,实在不让人放心。”
苏越的话引得万晓晓点了点头,这些人威胁了风笙,差点酿成大祸,一定要彻查。
她扶起了倒在地上的桌椅,再坐下时挺直了身板,抬起手揉了揉眼睛。随后本来笑起来弯弯的眉眼透着不符合她的肃然刻板,倏然像有了一股气势,是属于藏书阁主的气势。
她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再睁开眼时,她抿紧唇,双手结印,开启了遥远天宫的藏书阁机关。
浩渺云海,天宫深处,藏书阁里,一帮正在打着哈欠记录文书的仙婢听见了阁中深处机关启动的声音。
“这是怎么了?”新来的仙婢好奇问道。
“大概是上神又要调阅什么资料了吧。”做事久了的仙婢漫不经心道,“上神经常出去玩,嫌查阅资料不便,便研制了一种仙印,即便不回天宫,也能在外调阅。”
“这等于随身携带了一整个藏书阁啊,真是气派。”
小仙婢羡慕地想着。
而神农谷的屋子里,苏越倒是见怪不怪,怀光张大着嘴,看着虚空中浮现出的一幕幕金光闪闪的字迹。若不是屋子内的格局有限,这要搁在外头,可以让广阔的天际都变成她万晓晓的书卷。
怀光也算上了岁数,有点阅历见识了,可这些文字怀光有的还认识,有的也不知是哪里的文字,看也看不懂。
传说藏书阁主精通六界从古至今各种文字,还真不是说说而已啊。
万晓晓看起书来一目十行,眼珠子飞快地上下左右扫动,她一挥手,便是新的一页。一幕幕的书页就这样被翻去。她就那样坐着一动不动,只是目光飞快又坚定,锁定着每一条线索,丝毫没有遗漏。
这时候的万晓晓才是完完全全的万晓晓,神采奕奕,身上宛若闪闪发光。
苏越就这么静静看着她,淡淡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