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七十八章 妖将篇(二十六)
震动的心之境俨然有了崩塌毁灭之势,四周不断呈现出扭曲的漩涡,宛若在将此处吞噬。狂风席卷蔓延,风笙和辰雪两人站在原地,勉强定住身子,举步维艰。
“辟天,去!”
风笙祭出辟天剑,听从主人命令的长剑在风暴中心飞驰了一瞬,眼看着长剑之力劈开了一条暂时安稳的通道。
沿着此处走,可避免被暴风卷走,离开心境。
辟天剑快旋着回到风笙手中,风笙被风吹得摇摇晃晃,只能以剑拄地,一步步朝前走去。走了几步,她感觉身后没什么动静,回身望去。
辰雪站在风暴即将席卷的地方,红发飞舞着遮住了面容,整个人宛若要迎风而去,只余下一双空洞的双眸凝视着前方。
不知是何原因,她像是被外界的不明力量所伤,鲜血从额头一直流淌而下,划过整张脸庞,带着触目惊心的凄厉之美。
风笙的心口同时剧痛难忍,不由微微弯曲了身子。
难道外头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两人的躯体在外,若有个好歹,便再难回去了!
“还不快走,这鬼东西不是我心境内的!”辰雪呆愣的时候,只听见风笙喊了一声。
辰雪站在原地看去,只见风笙神色中有一丝慌乱,她冷笑了一声:“不用假惺惺的,我死了……不正如了你们的意。”
“噢,不对,我死了……姓游的,也不会给你们九鼎了吧。”
辰雪忽然笑了起来,越笑越大声。她偏过头,看了看已经隐没在风暴中的心境之门,指甲狠狠嵌入了掌心。
镇妖塔的秘密无法得知了,如何救出族人,如何阻止天宫之人修补镇妖塔,已经成为了奢望。但是至少,她将能做的要做了!
杀了风笙,既能报了风青之仇,又等于断了风氏之后,这样的情形……想必也会让天宫头疼不已。
“如此……也好。”
“我焚妖将曾立下誓言,吾皇之仇,必有所偿!如今,便在此地,你我……同归于尽吧!”
辰雪依旧不死心地祭出自己的元丹,口中念念有词。霎时间,翻腾的火光从辰雪的脚底向上涌起,她像是自焚一般整个人变成了燃烧的大火。
她的身后,是呼啸而来的飓风,当风暴与烈火冲击的那一刻,火,以燎原之势充斥整个心境!
“嘭!”
风笙猝不及防,甚至都来不及逃离,就已经被火势团团包围。
这一刻,她的眼前恍惚出现了相似的场景。
只是那时候……火光中隐约有一个人影。
胸口疼得厉害,是那种彻骨的痛,揪在一起的痛。
为什么,为什么每当想起你,看到你的幻影,都疼得那么厉害……好像身体里有着你残存的一切……
是……零吗?是他!一定是他!
犹如魔症,风笙不顾痛楚,也不想法子逃离,而是颤抖着身子,一步步朝着火势最旺的方向而去。
已经化为烈焰之身的辰雪望着步向死亡之途的风笙,露出了狠戾的笑,像是娇媚的修罗,立于尸山火海,就如同三千多年前一样,她踏着天宫数以万计的尸首,成为令人闻风丧胆的妖将。
风青……看到了吗!你风氏要绝后了!你最疼爱的女儿,你和华霜那个贱人捧在手心里的明珠,即将被挫骨扬灰!
没来得及看到风笙最后死去的模样,辰雪已经被四面八方的漩涡揪住了身形,很快便不能自主地沦入其中,天旋地转着不知前去何方。
地狱吗……她这样的人怕是连冥界地狱也入不了吧……或许是六界的阴暗夹缝,又或许是脱离六界融于虚无混沌……
游痕之……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最后一刻,辰雪想到了这三个字。
“在最后这一刻,我还是利用了你啊,利用了你的感情,让他们永远得不到九鼎。”
模糊的视线突然出现了一个人的面容,神色寡淡,不悲不喜,那双看似毫无感情波澜的眼,却在望向自己时,透着一丝隐约的柔情。
“辰雪,辰雪!”
外界焦急的呼唤竟在此刻传入心境,辰雪倏然睁大了眼。
那声音没了往日平稳,带着一些颤抖。
说起来,这世上除了妖皇,真正在乎过自己,对自己好过的人,只有游痕之了啊……
蓦然想起了许多天的日子里,游痕之努力又小心翼翼地弥补着自己。那样子,曾气得自己发狂,却也曾触碰了心底的柔软。
辰雪闭起了双眼,任由耳旁那熟悉的呼喊肆虐。她带着这最后一份眷恋,被冲入不知名的洪流之中……
就在辰雪消失的那一刹,狂风漩涡没有减退,反而越来越巨大。风笙按照着原本的路线,一步步走入火势之处。
“零……”
“零……”
眼看风笙的步子就要跨过火之边缘,跌入焚身火流时,突然,左手手腕上的白玉镯子迸发出一道明亮的光。霎时,一道身影袅袅如烟升腾,挡在了风笙的面前,犹如清风吹散阴霾,犹如甘霖浇灭大火。
“笙笙!”
“笙笙!不可再往前了!”
记忆中的容颜依旧清晰,霁风朗月,隽秀清俊,从容沉稳的气度,从不因局势的困窘而转变。
是顾哲,那个为国舍生的的昌平王,那个古晨派的天才门生。
风笙脚步一顿,茫然的眼有了一丝清明:“大哥……”
“是我,笙笙,醒醒!”
风笙眼里顿生疑惑,她晃了晃脑袋:“怎么回事……你明明,你明明……”
“我将自己最后一点力量封存在这镯子里,以求可以在危难时刻护住你。所幸,我成功了。”
“笙笙,镇妖塔还需要你修补,你若死了,苍生该如何?”
低柔却严厉的话语如同霹雳惊雷,陡然敲响了心。风笙的目光终于不再游离茫然,她低头看了看脚下的火海,四顾升腾的漩涡,“这是……”
顾哲道:“焚妖将用妖火迷惑了你。”
他伸出手,虚无如影子般可以穿透的手此刻凝聚了一点实体,坚定地握住了风笙的手。
“笙笙,你必须要离开这里。”
再次见到顾哲,风笙心生欢喜,她想拥抱眼前的人,却发现除了手心那一点实体,其余触之即散。
“大哥……”
“笙笙,对不起,让你失望了。我死了……终究无法和以前一样陪着你,只能依靠这一点灵力出现。”
风笙有些失落,却还是笑了:“能见到大哥,已经很好了。你放心,顾远很好,大齐也很好。”
“嗯,我知道,我知道在我死后,你做的一切。”
“还有天帝的惩罚,我本不想连累你。”
顾哲露出歉疚的神色,像从前一样,摸了摸风笙的头。掌心落在风笙头顶,却轻飘飘的,没有一点感觉。
“大哥,这本就是我做的事,我当然要承担责任。况且……我已经想好了,你的魂魄我一定会求天帝开恩,不让他流放六界。”
顾哲摇摇头,对这件事他已经不在意了。为了大齐,他早已有了粉身碎骨的准备,能不能入轮回,已经不重要了。只是没想到,借着锁缘镯,他竟真的靠着念想留了一点魂力。
这大概是……命运的仁慈吧,可以让自己用这种方式,守护着心爱之人。
他打量着四周情况,此刻风暴已经由四周向中心聚拢,而风笙所站的位置,就是风暴汇集的中心。
“究竟为什么我的心境会变成这样,如今看不见路,根本出不去。”
“应该是外界有人施力破坏,触动了心境的动荡。”
风暴如狂乱的巨龙,四处施虐。辰雪留下的火海和风暴结合在一起,将此刻的心境变得宛若炼狱。眼看火焰成流星般坠落而来,风笙本能抬手格挡,却不料——
顾哲更快一步,身体像一道高墙,阻隔了被风吹来的火势,将风笙护得滴水不漏。
“大哥!”
“莫慌。”顾哲依旧抓着风笙的手,“我想到了一个法子。”
不等风笙发问,顾哲已经说了下去,“若我不曾记错位置,离你右边十步的距离,便是心境之门。心境之门坚固难摧,只要躲到门后,必然可以逃过此次浩劫。”
心境之门有三扇,一扇已经用术法锁了起来,还有两扇可以进入。
风笙点了点头,“好,我明白了。”
“那我为你开道。”
顾哲说着,松开了风笙的手,风笙立马反抓住顾哲的手,这唯一一点实体:“大哥……你不会有事吧。”
“我如今是魂体,自不会有事。”
“你没有骗我吧,你……不要再骗我了。那天你说要与我话别,可我再见你时,却只剩下……”
无首尸身,犹如一场残酷的梦。
风笙怅然的神色令顾哲的笑容一顿,继而他的眼中像是一片广袤的星空,有着闪烁的光:“嗯,不会骗你了,再也不会。”
风笙深吸一口气,松开了顾哲的手,顾哲眉眼温和地笑了笑,转身的刹那,神情一肃。顷刻间,他化作凛冽的光,破开重重风浪火海,比辟天更锋利。
风笙紧随而上,因着顾哲的遮挡,没有一点星火沾身。
这电光石火的一瞬,门已经出现在了眼前。
“笙笙,进去。”
也没考虑是哪一扇门,撞开门,风笙顺势跌入了一片黑暗。身后的心境之门在进入的刹那,被顾哲迅速带上。
门内寂寥,而门的的另一头,是风与火的一场劫难,犹如一场死亡的缭乱。
风笙喘息着,心口,灵脉,甚至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得深入骨髓。这种痛,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似乎每一次想起零,每一次经历火,每一次遇到和过去有关的事,都会这样。
风笙已经开始习惯这种痛楚,即便因为心境受损而痛楚加剧,也犹能站立不倒。
她立时回头,寻找顾哲的踪迹。
“大哥!大哥!”
没有回应。
风笙心里一慌,又喊了几声:“大哥,你在哪里!”
“笙笙。”
手腕处,白玉镯子又有了光芒,微弱地回应着风笙的呼唤。原来顾哲已经回到了镯子里。
“大哥……”风笙紧绷着的心弦舒展开来。
“笙笙,我的力量一时耗尽,要修养一段时日。你放心,我一直都在,不会离开。”
风笙抚摸上镯子,“好,大哥你好好休息。”
“笙笙……我还有一句话想要问你。”
“大哥你说。”
“……你得到血果的那一刻,有没有看到……”
风笙身子一震,她这才想起了,血果里残留的心意。大哥他……他对自己……
“我……”
风笙的支支吾吾已经告诉了顾哲答案。顾哲坦然地轻笑了一声:
“笙笙,我已然是你生命中的逝者,过去的,便不要再有负担。”
风笙喉头一紧:“大哥……”
“你唤我一声大哥,我便是你永远的哥哥。除此以外,笙笙,不会再有其他。”
选择用这样直白的方式解除了两人之间那一点微妙的暧昧与尴尬,风笙心中又是感激,又是怅然。
她的义兄,她的好大哥顾哲,总是这样温柔啊……
“笙笙,此处不知是否安全,你一定要小心,我相信万姑娘她们应当已经在外界设法救你了。”
“我知道。”风笙的手指缓缓划过剔透的镯身,“大哥,有你在,我很高兴,也很安心。”
“我也是。”
微弱的光芒勉强挣扎着闪了几下,照亮了镯子内刻着的文字。不多时,这光芒便黯淡了去,风笙怎么呼唤,顾哲也没有反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