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七十七章 妖将篇(二十五)
焚妖将!辰雪竟然是焚妖将!
三千年前那场大战,风笙虽没有直接参与,但这场大战中许多名字她也耳熟能详。妖皇座下四大妖将,为首者,正是——
焚妖将!
她确实与天宫之人有深仇大恨,她确实与自己的父亲有着血海深仇……可她,竟然能伪装得让人丝毫看不出怨恨,在自己面前谈笑自若!
这是何等的定力与心计!难怪……难怪当初从她身上感觉到了浓烈的戾气!这么说来……游谷主给自己服下药后确实没有再感应到这股戾气,莫非……他知道辰雪的身份?
可是她不是在镇妖塔里么?为何会出现在此?
难道是镇妖塔受损之时脱逃的?
难道……缉命人追杀她……与她的身份有关!
丝丝缕缕,好像逐渐有了头绪。焚妖将虽然所向披靡,可三千年镇妖塔之刑,已经让她不如从前灵力充沛,否则,她又怎会那么容易被缉命人所伤。
风笙握紧手中的剑,心中明白,此事非同小可。她化为灵识进入这心境,暂时无法联系外界,此时能依靠的,只有自己和手中之剑。
眼前是杀意翻腾的辰雪,卸下了昔日伪装,不复从前嬉笑怒骂,娇媚泼辣,剩下的只是全然的如火一般的复仇之念,顷刻间要将人吞噬殆尽。
她不是之前认识的辰雪了。
风笙目光坚定,直面烈火之处的复仇者,缓缓道:“我乃风青之后,第二代镇妖使。今日我在此,势必守卫镇妖塔一切!”
“那真是不巧了,今日我在此,便要带走镇妖塔一切机密以及……将你永困于此,生不如死!”
话音落,火焰如流星一般密集,飒飒而来,风笙用手中青锋隔开密集的火球,身子左右侧让,飞快地避让着。
有几颗火球穿过风笙的防御,落在她身后的门上,在眨眼间腐蚀到门板,留下了几个窟窿。可想而知,如此厉害的火焰,若是接触到人的皮肤,必然也能将人烧成灰烬。
风笙心念一转,将防护转为攻势,她一边避让辰雪的火焰,一边提剑上前周旋。
辰雪一头如瀑红发此刻看去也犹如火焰,燃烧着犹如长鞭,“唰”地向风笙缠绕而来。风笙手中的剑瞬间被燃烧的红发缠绕,难以挣脱。
红发上的火焰带着妖力,与凝聚华霜灵力的青锋两相对峙,丝毫没有下风。由此可见,辰雪之前进入神农谷,是有意识隐藏了自己的妖力的,她并不想暴露身份。后来风笙进入了神农谷,她的名字让辰雪想到了风青的女儿,于是愿意留下,只是在等待一个可以完成计划的机会。
风笙左手掌心朝下,阵芒大开,祭出辟天剑。辟天在手,凌厉而下,砍断了受制的红发。
辰雪冷哼一声,身形一转,顿时无数发丝从四面八方朝风笙而来。同时,也有无数发丝攻向风笙背后的那扇门。眼看情况千钧一发,风笙立即回头,扑向心境的第一扇门。可她的身子慢了一瞬,被飞来的发丝缠住了脚踝。
滚烫的温度比火焰更加灼人,风笙感觉皮肤在一点点被火焰吞噬,骨头即将被烤成灰烬!
掷出手中双剑,风笙手中捏诀,双剑在空中旋转飞舞,所过之处,辰雪的长发寸寸断裂。双剑在心境之门前交错,阻隔一切越线的攻势。
辰雪吃痛,长发全数缩回撤退,风笙的脚踝得以解脱。
“可恶,可恶……”辰雪冷喝,只觉得眼前的人长得和风青有几分相似,越看越怒火中烧。
若不是风青,妖族怎会铩羽而归!妖皇又怎会受禁于镇妖塔,遭受生不如死的折磨!
大火蔓延在虚无的心境,风笙此刻虽是灵识入体,却也觉得心口火辣辣的疼。
得先把辰雪弄出心境,否则情况不妙。
风笙这么想着,不再停顿,挥剑展开凌厉的攻势。辰雪没想到她突然这般不顾防守,应对时被动了许多,且战且退。
离心境之门越远,辰雪越暴躁,她下手狠毒,手指弯曲成爪,接连朝风笙抓来。辰雪的手犹如铜墙铁壁,双剑刺去竟难伤分毫。
“兹啦——”
风笙避让不及,肩头被抓出一道伤口。伤口本来不大,却会自动灼伤皮肤,自动蔓延。伤口由此,越来越大,风笙的肩头很快变得一片通红。
可另一边的辰雪也没有讨到便宜,就在她攻击风笙的肩膀得手的同时,风笙趁她一瞬的松懈,身形瞬移至她的身后,一剑刺去。
那电光石火的一刹那,风笙想起了游痕之,这位谷主偏执得一往情深,却又笨拙不知如何是好的模样,让风笙的剑锋从心口偏转,转而刺入了灵脉之中,以辟天圣气,阻断了妖力运转。
辰雪身形一晃,萎顿于地:“你!”
这一击之后,左肩的伤口蔓延至右肩,风笙双手均无力提剑。而辰雪也在这一击后无法施展妖力,指尖燃烧的火焰转瞬熄灭。
要立刻离开这里!
风笙深吸一口气,口中默诵咒法,心境之内的一切在渐渐变得模糊。辰雪和风笙的灵识像是在被抽离,一点点离开此处。
“不。”辰雪的手抓着地面,骨节泛白,她的目光死死看着第一扇门。
妖皇如今饱受折磨,妖族凄惨至极,都是拜风青所赐!眼看镇妖塔有了突破的希望,眼看妖族有了重见天日的机会!怎能容许镇妖塔被修复!
从得知风笙名字的那一刻起,她就在算计着破坏镇妖塔了,她无数次嬉笑的面孔下,是怨毒而杀之后快的心。
她怎能就此功亏一篑!
辰雪踉跄着站起身子,双臂交错叠在胸口,一道若隐若现的红光自胸口闪烁。
她想用元丹摧毁整个心境!
此举虽能破坏心境之门,可强大的冲击会破坏心境的平衡,她们二人皆有丧生于此的危机!
“辰雪!”风笙冲了上去,想要阻止这个疯狂的举动。
辰雪紧抿着双唇,不发一言。
忽然!
心境之内半空中骤然出现了一道漩涡口,如云雾翻涌,随后这道漩涡不断扩大,狂风从内中呼啸而出,拉扯着地面上的两人,似是要把她们拖入漩涡口中。
辰雪施法被打断,她回身看见那漩涡,如猛兽的血盆大口,等待着猎物的到来。
这是什么!怎么回事!
心境之外,安静的房间内,风笙和辰雪依旧相对盘腿而坐,入定般静默无言。若他们此刻都还清醒,定能察觉异常。因为从雕花窗向外看去,有几道迅疾的人影一闪而过,眨眼间已经无声无息潜入。
为首的独眼客头戴斗笠,默默看着房内的两人,陷入了短暂沉思。
“喂,睁眼瞎,要不要动手了!把这女人抓回去交差,咱们就可以分钱了!”
被叫做睁眼瞎的独眼男抬手拦住了身后冲动的一人:“且慢。”
“慢什么慢,这女人可是多少缉命人抢着的货,你不想要赏金了?”
“当然想,不过……你们不想要更多吗?”
“什么意思?”
独眼男回首:“你们可还记得……那个数十年无人完成的任务?”
“你是说……九鼎?”
“不错,我有个朋友告诉了我打破迷阵的方法,使得我顺利潜入这里作了一番探查。那日,我无意间跟踪了一个男子,才得知神农谷内藏着那口九鼎!”
“这不正好!咱们顺便将九鼎带回去!”
独眼男摇了摇头:“可惜,取鼎的动静必然很大,神农谷的这名谷主,我们都不是对手。要是还带着这个女人,更加不可能全身而退。”
一听到手的钱财要这么飞走了,身后几人都有些着急,纷纷询问独眼男:“那你说,有什么办法?”
“我那日潜入神农谷,得知了谷主对这名女子十分在意……不如,就拿此女为要挟取得九鼎,而后再翻脸不认账,带着此女一起走!”
“这……会不会太……”
“怎么?”独眼男冷笑了一声,“不想和我合作?那到手的银子,都归我一人了。”
“切,咱们缉命人还讲什么仁义,能拿到银子才是正事!”
随着一人附和,其他几人均点头答应。
“主意不错,你们尽可一试。”
几人还在为这个法子沾沾自喜时,一道身影已经悄然而至,默默盯着他们许久。可怕的是,在场的缉命人无一人察觉。
独眼男咬牙看去,房门口的男子眼神冷冽,面无表情,整个人就宛若一把锋利的刀刃,透着刺骨的杀意。
“你,你……”
“想在我的地盘带走辰雪?妄想。”
独眼男认出了这就是那日他所看见的神农谷谷主,大骇之中顿觉不妙,想脱身,却发现房间四周已经布下了不可摧毁的阵法,一时困顿不得离开。
随着游痕之瞬移到独眼男面前,其余随行的缉命人皆在顷刻被割喉而死。头颅落地时,还发出一声声哀嚎。
活杀留声……
独眼男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是谁告诉你进入神农谷的方法,说!”
“我,我不能说……”
“……那便去死吧。”
游痕之平稳的语调出口,宛若在谈天说地,没有丝毫感情。独眼男自知难敌对手,立马纵身朝正入心境的辰雪而去。
他豁出全力的迅疾一跃,让游痕之毙命之招错身而过。
“!!!”
游痕之一直不变的神情终于露出了一丝慌乱,只见独眼男一掌击中辰雪的后脑,辰雪闭着的眼里陡然流淌下两行血泪。
“该死!”
眼看独眼男掐住了辰雪的脖子,游痕之怒喝:“放手!”
“你,你让我离开,我就,我就……”
游痕之没有丝毫犹豫,扬手解开房间的阵法:“滚!”
独眼男也没有犹豫,立刻翻身从窗户跳了出去。游痕之飞快上前,接住了向后倒去的辰雪。
“辰雪!辰雪!”
无论怎么呼喊,辰雪的灵识也无法回来。游痕之抬头看去,对面的风笙竟然也同样流下了两行血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