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七十六章 妖将篇(二十四)
目送苏越跟着苏卓越走越远,风笙转头看见青霜殿的一切人和物皆渐渐化作白色的烟雾散去,只余下一座空荡荡的大殿。
她的目光有些出神,不由想起还在百死城的老温和母亲。他们……也曾这么无忧无虑,当年父亲还在的时候,一家人是多么其乐融融。看来打心眼里,自己将这份回忆看得很重。
相对于风笙的些许惆怅,辰雪的样子冷静得近乎有些冷酷,沉浸在回忆里的风笙甚至都没看见身侧人突如其来的,嘴角淡淡的冷笑。
“此处并不是你心境深处,再往内走看看。”辰雪从风笙的身旁走过,一头红发轻轻拂动,擦过风笙的脸,脚步不停地往里走去。
风笙也跟了上去,穿过青霜殿的大厅,眼前的景象并不是青霜殿的后殿,而是所有景物皆突然消失,置身于白茫茫中。
在这样一片朦胧中,出现了三扇拱形门。
“这是……”辰雪的语气带着些疑惑。
风笙记得在藏书阁中读过相关内容,也从万晓晓那里得知了一些:“应当是前往心境深处的通道,三扇门,是三个分支,三段不同的重要心境。”
“哦?看来你的心境还挺复杂。”辰雪从左往右看了看,三扇门都是紧闭着的,没有什么区别。
于是她走到左边第一扇门门口,推了推门。
门丝毫不动,像是从内紧紧反锁。看着辰雪接二连三重重撞着门,风笙知晓,那应该便是自己封闭的一层心境,有关镇妖塔的机密。
推不开第一扇门,辰雪也没有再白费力气,回头狐疑地看了佯装淡定的风笙一眼。
风笙也走上前去推了推第一扇门,同样推不动。
风笙摊开手,耸了耸肩,“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或许心境之中,本就有什么外力难入的地方。”
没有再纠结于第一扇门,辰雪走到第二扇门的门口。第二扇门一推就开,然而门内的景象却是一点吸引力也没有,黑沉沉的天,脚下是一片焦土,一望无际的长路,寂静得犹如死地。
这也是风笙第一次目睹自己的心境,这样的景象令她也是一惊。自己什么时候有如此阴暗的一面了?
“这或许就是与你失去的记忆有关了。”辰雪对这扇门后的内容并不管兴趣,于是又走到了最右边的最后一扇门前。
最后一扇门同样是一推就开,然后映入眼帘的景象让风笙瞬间犹如雷击,短暂的呆滞后,她立刻扑上前去将门重重关了起来。
她死死扣着大门的铜环,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辰雪还没看清,不明就里:“你怎么了?”
风笙抿着唇,使劲摇着头:“这后面没什么好看的,我保证,别看了吧。”
她越是这样,辰雪越是一脸的不相信。三扇门,只看到了一片焦土,当然是不满意了。
“小风笙,答应的条件便要好好履行。”说着,辰雪掰开风笙的手,在她极不情愿的眼神下,缓缓推开了第三扇门。
一阵温柔的光洒在脸上,让人有些不适应地眯了眯眼,随后,门的那一头出现的是风和日丽的景象。入目所及,风景秀美,奇花异草,飘散的白梅花瓣从眼前打着旋而过。此处的景色,风笙只是一眼便认了出来。
望尘岛……
为何……为何在自己心境最重要的部分,会有望尘岛的存在?
更可怕的是……眼前,白梅树下,站着清风朗月般的人,白衣胜雪,身姿端的是绝代风华,他的侧颜轮廓分明,好看的眉眼染着一层淡淡的笑意。
君……君无白……
在望尘岛的那段时间里,风笙几乎天天可以看见君无白站在白梅树下等自己的模样,他总是不急不躁的样子,即便自己匆匆来晚,他也还是宽和地笑着,掏出帕子道了声:“擦擦脸上的汗。”
那般景象,竟不知何时,这般深入自己的心头了?
风笙看着心境内的自己跑到了君无白身前,她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看着君无白的时候,笑容是这么明媚。
“咳咳……辰雪姑娘,我觉得这个没必要看了吧……”风笙自从记起了零的存在,对君无白的一切总是能避则避,她自己也万万没想到,心境的三扇门,竟有一扇是为他而存在。
辰雪却没有理会风笙的劝说,探着脑袋看还不够,直接走进了门里。
“辰雪?”风笙一脸诧异,她拉也来不及,眼睁睁看着辰雪往心境中的望尘岛走去。
这……真是有一种被围观秘密的感觉……
风笙看着心境中笑的一脸灿烂的自己,心痛得捂了捂眼,也跟着走了进去。
在离白梅树下很近的地方,辰雪终于愿意停下了脚步。她注视着树下的两人,十分专注。风笙就这样听着曾经和君无白的一场对话,心头至今还有一丝异样的心悸流过。
“今日的练习如何?岛中弟子可有为难?”
“岛主哪里的话,大家对我都很好。”
“都很好?”君无白轻笑了一声,“就没有特别好的?”
“嗯……训练场看门的小哥不错,总是愿意等我练完再清场。”
“哦?”君无白意味深长地看了风笙一眼,“这样便是特别好了?那……本座对你,岂不是独一无二的好?”
那时候风笙还仔细想了想,回道:“在望尘岛上,岛主对我自然是最好的,多谢岛主。”
“不客气,习惯就好。”君无白唇边扬起一抹轻快的笑,拍了拍风笙肩头的落花,“今日喂养树的事情完成了,你回去忙吧。”
风笙点点头离开,走了几步,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又转过了身子,“岛主,你说什么?”
君无白含笑,默默摇了摇头。于是风笙也没再在意,小跑着离开了。
当时的风笙并没有听到君无白的话,可此刻……作为观看心境的外人,风笙和辰雪站在离白梅树不远的地方,依稀听见了那句低低的低喃。
“你很快就会知道……不只是在这里,这四海八荒,便是我对你最好。”
这一幕场景,定格在君无白带着宠溺的笑。风笙的目光动了动,顿时五味杂陈。
辰雪从头到尾,目光都不是集中在风笙身上,而是看着君无白良久。直到此刻,她似乎确认了什么,转过身对着风笙道:“可以了,走吧。”
风笙求之不得,与辰雪快步离开了这一扇门。她头也不回,跨出门的那一刻,心头复杂的感觉才终于消失。
“如何?你有找到我体内妖力的来源吗?”风笙稳了稳心神,问身旁的辰雪,“是不是你错判了?”
辰雪笑了一声,指着左边第一扇门,“是否错判,现在下结论还太早,那扇门后是什么,不是还没看见?”
“那处……是我心境的禁地。其实是否存在妖力,站在门口便能有所感知了吧。辰雪姑娘,或许是你误判了。”
辰雪却十分固执,“如果我一定要看呢?”
“什么?”
辰雪的笑容忽然变得诡异,随着衣袂一扬,她人已经犹如离弦的箭冲过了出去。风笙隐约察觉到了不对,紧随而上,身形极快地挡在了第一扇门前。
“辰雪?!”
红发在顷刻间变长,逶迤在地。辰雪的面容比往常更加白皙,犹如死人的白,皮肤之下,骇人的血气涌动。
辰雪抬起双臂,掌心朝上,两簇火焰在掌心现出,散发着灼人的灵力。
“我已感知此门背后的机密,与镇妖塔有关……我定要一看!”
“你……”风笙一惊,原来她早已看破自己的身份,愿意留在神农谷,就是想借机得知镇妖的一切。
真是大意了!未曾好好调查辰雪的底细,只听了游痕之的片面之词!
“风青虽死,后人犹在……”辰雪望着门前的风笙,“入骨之痛,父债女偿!”
风笙听出了话里的意味,身子死死挡在门口,“你与我父亲有何恩怨?”
有关镇妖塔的机密是绝不能外泄的,风笙暗自悔恨自己还是太大意。虽想到了遮掩镇妖塔相关内容,但没料到辰雪大有来历。
绝不能让她知道修复镇妖塔的方法,否则她带人从中破坏……后果不堪设想!
“三千年前……妖族血海深仇……你说有何恩怨!”
“妖族!”风笙轻呼,手紧握成拳,“不可能!你身上明明是神族气息!”
“半神堕落为妖,有何不可。”辰雪哈哈笑了起来,震得风笙头晕目眩。她袖中灵匕顿时在手,化作青锋,严阵以待。
“风笙,记住我的名字!我是——焚妖将!”
原来,什么好奇,什么妖力,都是借口,她想进入风笙心境的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