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七十四章 妖将篇(二十二)
一夜过去,神农谷又迎来了明亮的晨曦,温暖的光照在郁郁葱葱的树叶上,更显得生机勃勃。可这样朝气蓬勃的早晨,却有人顶着一张死气沉沉的脸,浓重的黑眼圈像是在眼部四周抹了一层墨汁。
怀光坐在床上,身上裹着被子,上下眼皮打着架,生无可恋地看着面前端坐的男子。
“谷主,你找我反反复复说了一夜,你们的话我都能背了,你到底想知道什么……”
苍天在上,这个游痕之昨夜不知道吃醋了什么药,突然就推开了自己的房门,将自己从美梦中吵醒。然后不管自己有多困,逼着自己听他和辰雪今夜说的话,他们之间的每一个小小的互动,事无巨细,一一汇报。
说完了一遍,又说了一遍,怀光心里叫苦连天。
明明是风笙要找九鼎,结果出力最多,下场最惨的竟然是自己!
还有,为什么借给游痕之的衣服变得这么脏兮兮油腻腻的?!这可是他花重金找人定制的啊!
怀光哭丧着脸,听游痕之又把事情从头至尾说了一遍。
“此次袒露心扉,你觉得我是否有说错话,为何辰雪最后又好像生气了?”
“这还用纠结一个晚上?”怀光打哈欠打得眼泪水都流了出来,“辰雪想要自由,你不肯给她,她当然不高兴。”
“我就是想让她永远留在我的身边,这也是找你们帮忙的目的。”
怀光的眼睛半阖,脑袋耷拉着,像是小鸡啄米似的一下下点着,身子仿佛随时都会倒下。
“怀光。”
游痕之提高了声音,怀光立马睁大了眼睛,身子一震:“啊?你说什么?”
“我注定是不能离开神农谷的,我爱辰雪,我要她永远陪着我,心甘情愿。若做不到,你们也拿不到九鼎。”
“那你还是把她变成泥塑吧……谷主,这么自私偏执的喜欢,是个女人都难以接受。”
敷衍而错误的回答。
游痕之闻言,本来没有表情的脸上染上了一丝阴郁,他略带愤怒地拂袖起身,就要转身离去。
怀光如释重负,斜斜倒在床上,裹紧了被子喊了一声:“衣服记得洗干净了还我。”
走到门口的游痕之回头看了眼懒洋洋的怀光,没有得到问题的解决方案,他心情忽然不是很好。眼神一凛,怀光所睡的床榻顿时在这样的眼神里“嘎吱嘎吱”,应声断裂。
怀光结结实实摔在了地上,捂着腰:“谷主!你过分了啊!”
游痕之哼了一声,继而朝风笙的住所而去。
“啊啊啊啊,打不过也骂不过!这世上怎么有这么讨厌的人啊!”怀光望着塌了的床,恨得牙痒痒。
与此同时,在神农谷另一处,一座院落的某一间房里,同样传来了“啊啊啊啊”的尖叫。可这声尖叫很快被掩盖了去。
风笙的嘴巴被一双手捂得严严实实,差点喘不过气。
“嘘,这大清早的,你要吵到你的两个朋友?”
眼前的红发鲜艳夺目,比照进来的光线更晃眼。一双大眼带着与生俱来的娇媚,一个眼神就足够惊心。
“辰,辰雪?”
到了时辰,风笙做着梦,迷迷糊糊醒了一下,乍一眼看去,就有个人趴在自己床头,眨巴着眼睛盯着自己。风笙浑身鸡皮疙瘩瞬时冒了出来,被吓得不轻。
“瞧你这样子,老娘貌美如花,有那么恐怖?”
风笙指了指辰雪捂着自己嘴巴的手,辰雪会意地松开,继而点了点她的肩膀,“我昨晚已经依照约定和姓游的看星星看月亮,谈人生谈过去了,你呢,你答应我的事情呢?”
入神农谷以来,风笙答应了辰雪一共两件事。一是为她找寻同伴,二是让她入自己心境一探。
“容我先问问,你对游谷主……”
“你们以为讲些煽情的故事,便能让我生出几分怜惜?呵,把我也想得太简单了。”
看来进展并不乐观啊……辰雪还是想着要走,迟早折腾出事情来。若是满足不了游痕之的条件……得硬抢九鼎吗?可是晓晓和苏越翻遍神农谷也没找到九鼎……
真是头疼……
“你想什么呢?答应我的事情做好了吗?”
风笙想起了什么,赶快移开枕头,从下面取出一个纸鹤,递到辰雪的手里:“本来昨日该给你看的,但是不想打扰你与谷主,所以暂时压下了此事。”
“按照你的描述,我先后派了好多纸鹤出去探寻,很抱歉,得到的回复是一致的,他已经丧命在缉命人手里了。”
辰雪展开纸鹤,将所得消息扫了一眼,而后露出一声冷笑,继而抬眼直勾勾看着风笙。
她的反应,有些奇怪。这一刻,辰雪内中复杂的情绪,让风笙忽然没由来又想到了君无白。一种什么都了然,却什么都不说的感觉。
真是够了,怎么什么都能想到君无白……风笙在心里很很鄙视了自己一把,而后端正神态,安慰道:
“辰雪姑娘,节哀。”
“节哀,呵,没什么节哀的。我们一族之人,只要死得其所,便没什么悲哀的。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辰雪美目神采奕奕,顿时没了方才的阴霾:“没什么,你答应我的第二件事呢?”
“你是说心境啊……”
好在昨晚风笙回来已经向万晓晓讨教了封闭一部分心境的法子,这样就算辰雪进入了自己的心境,也窥探不到天宫的机密。
只是对于辰雪如此好奇自己的故事,风笙还是不解的。她本能的带着一丝警惕,还是想要询问一番缘由。
之前说对自己好奇,这样的借口,风笙是不信的。
“辰雪姑娘,你为何如此焦急想要知道我的事情?”
辰雪笑了笑,将风笙眼中的疑惑和猜测尽收眼底,而后坐在了风笙的床边:“如果我说,我在你身上感应到了一丝妖力,你信吗?”
“妖力?”风笙思索片刻,“这不可能。”
“你也知道,我有一半司阳神族的血统。司阳族可是在女娲大神时期就存在的神族,我体内有这种力量,自然能感应出寻常神仙察觉不到的东西。”
“你是仙对不对,还有你那两个朋友,也是天宫来的。”
她没有说错。
难道……这股妖力和那段遗失的过去有关?
“怎么样?我就是想知道你体内妖力的来源,让我入心境一窥,便可得知。”
既然答应了辰雪,便不该反悔,不让她得知镇妖塔之事便可,其余的……应该也无妨吧。
“你最好快些,很多事情都是尽早发现尽早解决。”
看辰雪的架势,今日不兑现诺言是不会离开了。
风笙在沉默的时刻,已经暗中运使灵力,封闭了几处心境。那些有关镇妖塔机密的事情,断不会让辰雪看见。
布置完这些,风笙继而抬头对辰雪道:“我准备好了,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