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七十三章 妖将篇(二十一)
游痕之说着这些的时候,就如同当初诉说自己泥人的身份,毫无波澜的情绪。
明明是该愤怒,明明是该怨恨,可从他的语气里,听到的只有疑惑。
果然是没有感情的泥人,面对这样的事情,应该狠狠地报复,狠狠地反击,不是吗!
辰雪听着这些往事,不由想起了自己的过去,“笨蛋,什么不懂,那女娲也是虚伪至极,最后的眼神,不就是……”
“厌恶和漠视。”
游痕之自然的接过辰雪的话,倒是让辰雪微微瞪大了眼:“你居然懂这种感情吗?”
“从前不懂,但是自从遇见了你,就懂了。辰雪,你如今看我的眼神,和当年的女娲大神,几乎一致。”
辰雪不知为什么,听到他这样的话,一时心情复杂。
“咳咳,你说的也没错,我是很讨厌你,谁让你扣着我不让我走……不过……你说,因为我,你没有自尽……和此事有关?”
或许是有了点惺惺相惜的感情,辰雪对于游痕之要讲的故事有了点兴趣。
游痕之脸上有一闪而过的落寞之色:“那日,我无意看到了神农谷私藏的典籍,得知了一种可以一瞬唤回女娲大神之魂的方法。”
“居然还有这种方法?”
“嗯。”游痕之点了点头,“神农谷的人,曾想用这种方法,召回女娲大神之魂对抗妖界。他们秘密研究着这种术法,需要女娲大神遗留的至纯神力。”
“可直到神农谷覆灭,他们也没有研究出这种术法,因为他们找不到这种神力。”
辰雪想了想,联系游痕之说的自尽,脑中灵光一闪,“难道……”
“你猜到了?”游痕之侧过脸看了看辰雪,神色一如既往的平静,“我的体内,遗留着女娲大神的一滴泪,可以短暂唤回女娲大神的魂魄。可是,祭出女娲之泪,将使我泥身不保。”
“知晓有这种术法的我,曾为了那一眼的意义,义无反顾,想以死换得亲口一问的机会。”
“我想亲口问问创造我的神,那个眼神的意义,以及为何泥人最终成了下贱的东西。”
辰雪的心,不由微微咯噔一下,那样似曾相识的义无反顾……与自己……倒真的有几分相像。
“那后来呢……”
一直目光漂移不定的游痕之听到这句话,终于将目光锁定在辰雪的脸上,那样坚定,那样执着。
“我准备自尽的那日,正是你被追杀逃到神农谷的日子。”
“因为对神农谷的责任,我本想出去赶走闹事之人,却意外救了你。为了救你,我渐渐忘记了那日自尽的念头。而因为渐渐爱上了你,辰雪,我已经不在乎女娲大神那个眼神,甚至不在乎过去所有。”
“辰雪,那日神农谷初见,其实不是我救了你,而是你拯救了我。”
“我泥身不保的那夜,你没有和我的兄长一样,你的眼神,你的举动,恍若让我找到了最初的温暖。”
游痕之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意外的温柔,他不经意露出的一个微笑,在辰雪咫尺的距离里,那般纯净,没有杂质。不再是咄咄逼人的游痕之,不再是冷酷残暴的游痕之,不再是偏执固执的游痕之,竟然也可以直击心窝。
他袒露心扉,真挚的感情犹如皎皎明月。他的情意一直以来再真实不过,只是用错了方式。
夜色撩人,在四目相对里,辰雪率先别过了目光。
“你……可恶……这故事是不是怀光教了你来骗我的,我最讨厌别人讲这么沉重的故事了!”
辰雪的心忽然有一瞬狂跳,她站起:“我要回去了。”
“可半个时辰还没有到,我也还没有说完。”游痕之一本正经地跟着站了起来,想拉辰雪的手,却被辰雪一个眼神瞪得,犹豫了片刻,把手缩了回去。
辰雪背过身:“再给你一句话的时间,有屁快放,我要回去睡觉了。”
一句话么……游痕之低头思索了片刻,继而抬起头,道:“辰雪,我愿意学着去爱你,你可以让我爱你吗?”
死寂了片刻,辰雪久久无话,她的胸口轻微起伏,意外有些心神荡漾。忽然,手臂上留下的幽蓝印记隐隐作痛,刺痛感让她周身一凉,她捂住手臂上的印记处,霎时清醒。
“怎么了?”游痕之发现了辰雪这一动作。
辰雪放下手,没有转身:“没事,我……”
“风笙?你怎么会在这里?”游痕之突然略带讶异的发问让辰雪放眼看去,可四周空荡荡的,除了他们两人,并无其他身影。
就在辰雪分散注意力寻找风笙的时候,游痕之成功近身,抓住辰雪的手臂,利索地撩起衣袖。
“你!”
辰雪措手不及,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右臂暴露在游痕之眼下,那幽蓝色的圣火印记,在月光下泛着诡异的颜色。
游痕之微微蹙眉,柔声道:“很疼是不是?”
他说着,低头吹了吹那个印记,印记带来的微微刺痛果然消减了几分,不由让辰雪想起了过敏时,游痕之上药时,也是这么细致温柔。
辰雪觉得心头更乱,极力想抽回手:“没事……”
“什么时候有的?我记得你初入神农谷时,身上并无此印记。”
“是没有……等等,你怎么知道,你脱我的衣服了?!”
“……”游痕之这才记起,自己并未对辰雪说过,她昏迷的时候,为了彻底检查伤势,自己将她看了个精光。
“果然就是个混蛋。”辰雪白了他一眼,猛地抽回手。
“难道……是你上次为帮我受的伤?”游痕之对那个幽蓝印记很是在意。
“不关你的事。”
辰雪往回屋的方向走了两步,夜风习习里,她的手很是温暖。因着游痕之不断用内力灌输在他们对坐的石头上,她一点也没觉得冷。
这么细小却温馨的事,让辰雪回味了片刻,转过身来,表情有些深沉:“游痕之,我问你。如果我现在想要走,你会让我走吗?”
“要走?”游痕之没有犹豫地摇了摇头,“你说好会留下来的……”
“呵,果然……。”
辰雪方才还有些摇曳的心神,因为这个问题而沉静下来。他还是那个一窍不通的泥人啊,他的眼里只有占有,只有掠夺。辰雪打了个哈欠,摆摆手:“我要去睡觉了,今天的睡前故事……我很不喜欢。”
一边走,辰雪一边在心里低低咒骂自己。
辰雪,你这辈子……都不应该对一个男人有什么期待的。
男人什么,最讨厌了。
辰雪就这么突然离开了,游痕之不知道今日的袒露心扉算不算成功,是不是拉近了一点自己和辰雪的距离。
这段过去,不知道能不能让辰雪明白,她于自己的意义。那么珍贵,恨不得永远捧在手心里,恨不得藏起来。
游痕之在辰雪的屋子门口站了许久,看到辰雪屋子里的灯灭了,才慢悠悠地往自己的住所走去。
走着走着,他的心绪更加难平,脑子里除了辰雪的脸,便是那幽蓝色的印记。
为什么,自己会对这个印记如此在意……
辰雪她……
窸窸窣窣的声响从脚边传来,游痕之低下头,看见挠挠不知什么时候回到了自己身旁。想来刚才它不愿打扰两人谈话,才一直没有出现。
游痕之俯身抱起挠挠,却见挠挠不似之前那么赖在自己身上,而是挣扎着又跳回了地面,有点焦急地扭动着身体。
“你有什么要带我看?”
挠挠动了动耳朵,转身一溜烟地往前跑,边跑还边回头看看游痕之。
游痕之只能跟上。
一路顺着小路,走到了神农谷最深处,那里是当初发现九鼎的地方。因为风笙他们求取九鼎的关系,游痕之将九鼎藏得很好。
“你带我来此,是要看什么?
挠挠一下子蹦到了九鼎上。
这样子,似乎是要自己看看九鼎,游痕之不解上前。
从前,他并未有资格得见九鼎的样子,如今,也不关心九鼎的样子。可因为挠挠,他借着淡淡的月光,仔细观察起九鼎。目光逡巡一周,他意外发现九鼎上有一种纹路,和辰雪身上的那个印记极为相似。
“这代表了什么?”
挠挠不知又从什么地方,叼出了一本册子。
“这本……是我桌上的神农秘史?你……”
挠挠将册子往游痕之面前送了送,游痕之没有法子,只能接过一看。
在挠挠按了爪印的一页,他看到了一段让人心惊的话:
绝迹情草,又名灵草,神农谷培育出一株,威力更甚之前,交由司阳天神之妻,使得天神之妻死胎复活。此胎遗留民间,若有朝一日,神农有难,可炼化此胎,以保神农性命。
这段话的旁边,还配有图解,是九鼎上的圣火印记。若此胎现身,接近九鼎,将与之呼应,显现隐藏的圣火印记……
原来当初神农谷铺垫了许多后路,不管是研究召回女娲的方法,还是培育赋予人性,起死回生的灵草……
可惜,这一切都因为仙妖大战,而来不及实施。
挠挠见游痕之久久默然,跳到了他的怀里,蹭着他。
“你的意思,是要我炼化辰雪,获得肉身?”
挠挠用力点了点脑袋,又蹭了蹭游痕之。
游痕之望着怀里的挠挠,平静地摇摇头:“泥人和神农谷的约定我会遵守,我宁愿一辈子当泥人不离神农谷不得自由,也不会去牺牲……我此生最爱。”
“况且只要辰雪留在神农谷,留在我的身旁,自由不自由,又有什么关系。”
“这件事,不许对辰雪提起。”
游痕之严肃地嘱咐了挠挠,然后将那本《神农秘史》随手扔在了一旁,抱着挠挠,一步步走出了神农谷的深处。而在他们好不知道的情况下,有一道黑影跟着他们来到此处,悄无声息地捡起了这本册子,然后又转瞬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