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七十二章 妖将篇(二十)
游痕之说,他曾经是女娲大神手下,最满意的作品。
女娲大神在混沌初始,便创造过一批人类,但是人的情欲之中,不乏恶性。是以女娲大神想借助一种灵草,创造出没有恶性的至善之人。
起初的游痕之,拥有最完美的泥身,可以与灵草完美相融。彼时,他刚服下灵草,正在接受灵草与自己泥身的融合,对于人类的情感,处于朦胧的状态。
那时候的游痕之,有一名哥哥,叫游朗。其实游痕之的诞生,是游朗生命的延续。
当初女娲大神在捏制游朗泥身的时候,多余了一些泥土,于是女娲大神兴致一起,照着游朗的模样捏制了一个一模一样的泥人,就是游痕之。
因为是多余泥土捏制出来的,游痕之在身材上,没有游朗那么健壮魁梧。可因为女娲大神在捏制游痕之时,正巧目睹了人间一场浩劫,留下了悲痛的泪水。泪水落在游痕之的身上,使得游痕之先天拥有女娲大神的一点灵力,比起其他泥人更具灵性,更具力量。
女娲大神如同所有泥人的母亲,她曾用慈爱的目光摸着游痕之的头,对他道:“你是我最杰出的作品,亦是我最疼爱的孩子。”
到了接受灵草融合到时候,按照诞生顺序而行,游痕之的兄长游朗率先与灵草融合,并入九鼎炼成了血肉之躯,成为了真正的人。
而游朗成人的时刻,游痕之刚刚接受灵草,正在融合阶段。
游朗成人后,只找过游痕之一次,而唯一找游痕之的那次,将游痕之推入了万劫不复之地。
那是刚刚入春的时节,湖水的冰尚未完全化开,游朗借着叙旧的由头约游痕之见面,在一个僻静的所在,将毫无防备的游痕之推入了湖中。
湖水很深,很冷,游痕之还记得自己挣扎在水中的感觉,淹没在茫茫死寂之中,他瞪大着眼,还能隔着清澈的湖面,看见岸上兄长带着点得意的笑,笑得比冰湖更刺骨。
那一瞬间,充斥在游痕之心中的不是悲痛,而是惊疑,他只有一个念头。
为什么?
女娲大神说过,他们是兄弟,该是这世上的至亲,可是为什么,要将还是泥身的自己推入水中,将自己置于死地。
水流不停地呛入口鼻,游痕之的四肢在水中逐渐丧失知觉,他能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水中一点点融化,才服下的灵草竟从体内漂浮而出,消散在水中。
游痕之本该就此溺死水中,泥身尽毁,却不想将自己推入湖水中的游朗竟忽然跳入了水中,将自己拉了上来。
这般反常的举止,究竟是为何?
被拖上了岸,游痕之模模糊糊看不清东西,就听见渐渐走近的脚步声,紧接着游朗开始和一人说着话。
“本神寻你们许久,痕之该去接受九鼎炼化了……嗯?痕之?!发生何事?”
是女娲大神,是女娲大神来找他了……是了,今日该是他入九鼎成就血肉之躯的日子。可是现在的自己这个样子……
“女娲大神,小弟方才失足掉入了湖中,都怪我来晚了一步,害得他服下的灵草消散了。”
“怎会,怎会这样……”女娲大神语气悲痛。
游朗亦做愧疚状:“都是我不好,请您责罚。”
假情假意,都是假的!游痕之想说些什么,可浑身无力,连一个字也说不出。
“你血肉之躯方固,却这般舍己跳入湖中,亦是令人动容。看来成为了真正的人后,更懂得情感的美好,至善至真,本神甚为欣慰。”
游痕之气愤,失望,他拼尽全力指着游朗,控诉到了嘴边却被游朗轻描淡写地掩盖了过去。
游朗上前抓住了游痕之的手,“弟弟,是为兄不好,未能及时救你。”
“为兄恨不得将自己的肉身给你,为兄对不起你啊……”
虚伪,太虚伪。为什么兄长会变成了这样……
在还未入九鼎前,兄长初有情感,待自己也曾温柔疼爱,让自己无比向往着与灵草融合,无比向往着成为和兄长一样的人。
可为什么……他会谋杀自己。
若不是今日女娲大神来到此处,他是不是就要眼睁睁看着自己消失在水中,消弭在这个世间……
“游朗,你也不必太过悲伤,幸亏痕之身体内有着本神的一滴泪,勉强保住了泥身。”
“只是……他怕是无法再融入灵草,更无法入九鼎,炼就血肉之躯,成为真正的人了。”
“哈……哈哈哈哈……”
没有力气说出事情,游痕之只能用苍白无力的笑容,嘲讽着所谓的真情人类。
直到女娲大神走后,游朗握着自己的手立刻松开,他的笑容顿时凝固。
“算你命大,保住了这副泥身。”
“为什么?”游痕之沙哑着声音,拼尽全力从喉咙口艰难虚弱地挤出了模糊的三个字,眼里充满了血丝,“为什么!”
“明明先有我,后有你。明明你是用剩余的材料所制造,凭什么借着一滴眼泪,就可以成为女娲大神最杰出的作品?”
“自你诞生,女娲大神的眼里便再没有了我。”
“只有你死,我才能重新获得女娲大神的宠爱!”
游朗狠毒的眼神,与从前截然不同。这明明不是所谓的世间美好感情,根本没有至善的人性,即使借助灵草,成为了真正的人类后,也可能会变得不纯粹,嫉妒,怨恨,通通展现……
如果成为人,拥有感情,会变得如此肮脏不堪……那他宁愿永远只是一个泥人。
没有感情,或许更干净。
后来,无法和灵草相融的泥人越来越多,但是他们和游痕之因为意外丧失相融能力不同,他们本身就缺少和灵草相融的天资,可能是女娲大神在创造这些泥人时,用的手法力度不同,导致了他们身体的灵基不同。
这些泥人慢慢被成为真正人类的同族嘲笑,鄙视。
可是这些嘲笑和鄙视,游痕之从来不以为意。他在意的,从始至终都只是女娲大神的一句话。
那日家宴,由女娲大神创造的泥人们齐聚一堂,女娲大神犹如母亲般招呼着大家,享受着众人的爱戴和崇敬。
未能融入灵草,炼就肉身的泥人们,不但坐在末席,连靠近女娲大神都不被允许。那些成为了真正人类的泥人们嫌他们脏,嫌他们无能。
“为什么?”
泥人无情,却能感受到敌意。
有泥人发问,顿时场面一静,随即是游朗哈哈大笑的声音,他带头道:“无法融入灵草,便无法拥有感情,没有感情的泥人,凭什么靠近大神!”
都是女娲大神所创,有些人要顶着泥身,战战兢兢,畏惧水流,害怕有一天就会化散消弭。而有些人,便可以高高在上,轻贱同源而生的他们。
凭什么都是女娲大神所创,却要分三六九等?
不解,还是不解,游痕之站在泥人一方的人群里,看着昔日的兄长耀武扬威。而女娲大神静静在上方注视着,不发一言。
出于孩子对母亲关爱的渴望,泥人们虽然没有情感,不会怨恨,不会嫉妒,却带着与生俱来对创造神的爱,不愿意被母亲忽视。
“大神!女娲大神!我们也是你的孩子!”
女娲大神神色平静道:“世间有情,故天道常在;泥人无情,不为天道所容。”
人群里的游痕之豁然抬眼,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游朗站在女娲大神身侧,威风凛凛,”不错,今日之宴,亦是你们的诀别宴。女娲大神造人已经结束,世间也再无灵草。你们这些低贱的泥人,永远无法成为真正的人,你们是失败品,是女娲大神的污点。”
“你们没有资格再留在女娲大神身边了!”
如平地惊雷,激起此起彼伏的错愕轻呼。作为创造神的母亲,竟然真的要抛弃他们这些孩子!
“女娲大神,这是真的吗?真的吗!”
女娲大神从始至终保持着淡淡的微笑,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游痕之望着眼前慈眉善目的女子,那是赋予他生命的神,他从熙熙攘攘的人群里走出,一步步走到女娲大神的面前,在游朗敌意的注视下开口道:“女娲大神,没有感情就没有办法做人吗?”
女娲大神不发一言。
游痕之抿紧嘴唇,不由想起初生时女娲慈爱抚摸着自己的头,给予的第一眼的温柔。
他猛地上前,想冲入内殿,一寻九鼎:“就算没有灵草,我也要入九鼎铸一身血肉!”
“站住!”游朗拦在他面前,喝道,“看见没!这就是低贱的泥人!你们的思想行为如肮脏的尘泥!没有灵草的净化,没有灵草赋予的感情,你们就不能进入九鼎!”
游痕之推开游朗,是,他是没有属于人的七情六欲,可他眷恋着创造自己的神,他不想被忽视,不想被舍弃,不想……
“咣——”
一道天然无形的屏障陡然竖起,立在游痕之面前。游痕之蓦然回首,只见女娲大神秀眉微蹙,“放肆!”
“游痕之,本神在此,岂容你亵渎圣洁九鼎?
“女娲大神,你说过,我是你最杰出的作品,我也要入九鼎!”
“游痕之,且不说没有灵草,你入九鼎会灰飞烟灭。更重要的是,现在的你,没有资格。”
“连一窥九鼎的资格,都没有。”
宴会散去,只有女娲大神的话久久弥留在耳畔。在女娲大神为苍生牺牲之后,以游朗为首的一批人,因着女娲大神的一句“天道不容”,开始大肆捕杀泥人。随后,泥人被驱逐,流落四方。
若不是神农一族伸出援手,他们险险全灭。
后来,游痕之又开始渴望拥有感情。
因为他始终记得女娲大神最后的眼神,他没有感情,他不懂,那眼神里的意思是什么。
他想着,若有一日,他能拥有感情,或许就能明白,女娲大神最后留给自己的眼神,藏着什么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