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七十一章 妖将篇(十九)
游痕之走到辰雪的屋子前,正准备敲门,门却被拉开了。映入眼帘的是辰雪心情颇为不错的笑颜和风笙忧心忡忡的神色。
久违的笑脸,让游痕之几乎已经忘记,上一次辰雪这般和颜悦色,是什么时候。
游痕之随之微微侧目,目光落在风笙身上,“你怎在此?”
“我……我有事和……”
“当然是来为你求情的,不然你觉得我愿意搭理你?”辰雪依旧语气嘲讽而不善,话一出口就呛声,两人之间的气氛瞬间又变得剑拔弩张。
游痕之没有反驳,辰雪微微垂眸,瞧见了游痕之手里提着的酒壶,又闻到了一阵烤鱼的香味,舔了舔嘴唇,顿时食欲大增。
“总算有了点人情味,知道怎么讨好别人了。”
话锋一转,辰雪的态度有了微微的转变。游痕之正想解释说是万晓晓准备的食物,可难得听到辰雪的一句赞叹,立马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对比辰雪一眼就看中了吃的,风笙则有些微愣地看着游痕之。今夜他突然换了一身装束,不似素日冷漠隔绝,倒有了些尘世公子的风范,显得颇为清朗,芝兰玉树,温润如玉,较之怀光,又更显稳重。
想来这身打扮是怀光的手笔了,这家伙,这方面还是挺有两下子的。
风笙偷偷看了眼辰雪,却见辰雪目光并无惊艳或者讶异,仿佛游痕之换了身衣服在她眼里并不是什么大事,丝毫没上心。
唉……
游痕之也意识到了辰雪反应平淡,本来有些紧张的绷着的肩膀,缓缓松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失落。
看来真的是只有在面对辰雪时,游谷主才会展露出人性的一面……
“你们聊吧,我先回去了。”风笙叹了口气,知道自己不该久留,打了声招呼准备走了。
“小风笙,说好的可要算数,在房间好好等着我哦。”辰雪笑得如春风般得意,透着狡猾,她拍了拍风笙的肩膀,轻快的话语,如同熟稔多年的姐妹。
“你们的关系,何时这般好了。”
一句话,莫名勾起了游痕之的不悦。想他努力了这么久,也换不来辰雪一点友好,可风笙却似乎总能引起辰雪的注意。他的目光扫过风笙的脸,隐隐带着一股敌意。风笙感觉到了,尴尬地笑了两声,自觉快速离去,生怕再呆下去,就要被游痕之的目光千刀万剐。
“收起你吓人的眼神吧,要不是她,我会主动出门见你?”风笙走远,辰雪脸上的笑意顿时收敛了起来。她从游痕之手里拿过酒壶和包着烤鱼的油皮纸,朝左前方扬了扬下巴,“去那里坐坐吧,有话快说,只给你半个时辰。”
辰雪的屋子前,是一条流水潺潺的小溪,静谧的夜里,只听得见溪水流淌的声音。夜空中的繁星和明月倒映在溪水中,随着漾起的涟漪,晃晃悠悠,像是醉了酒。
溪边正巧横着块大石头,可以容纳两人坐上。石头表面平滑,在夜间有些冰凉。游痕之手掌覆在石头表面,顿时冰冷的石头被灵力包裹,散发着暖洋洋的气息,辰雪坐着一点也察觉不到冷。
明明做了这么贴心的事情,游痕之却只字不提,只是默默坐在辰雪的身边,左手一直撑在石面上。辰雪这般聪慧的人,怎会察觉不到温度微妙的变化,她稍稍偏过头,就能看见那只灌输灵力的手,顿时眉眼染上一层几不可见的迷离。
她收回目光,抓起包在油皮纸里的烤鱼,含不含糊地咬了上去。辰雪有一种特殊的本事,便是吃鱼可以不吐鱼刺,鱼刺在她嘴里就像脆皮的瓜,嚼着特水润。
游痕之忽然有些紧张,一紧张,话就说不出口,沉默而呆滞地坐着。
辰雪也不觉尴尬,一口酒,一口鱼,没多久就将游痕之带来的东西下了肚。
看来辰雪的酒量很好,一壶酒仰头喝下,如饮水般畅快,且没有一丝醉意。游痕之一直注视着辰雪,见她喝得满足,神色染上了一层喜悦,自己也跟着心情很好。
吃鱼吃到最后,辰雪转头见游痕之一直盯着自己,以为他也想尝尝烤鱼的滋味,随即撕下最后一点肉,递到了游痕之的面前。
“喏,就这点,要吃就吃,不吃就没了。”
烤鱼这种油腻的食物,游痕之是不喜欢的,之前万晓晓让他尝一口,他想也不想便拒绝。可因为是辰雪递来的,他没有拒绝,乖乖尝了一点,发觉这滋味真是很好,本来是咸咸的烤鱼,他吃在嘴里却感觉甜甜的。
“明明是带给我吃的,还这么嘴馋,真是……”带来的烤鱼被吃得骨头也不剩,辰雪随手拽起游痕之的衣袖,擦了擦嘴,又擦了擦手,游痕之这身新衣服被弄得油腻腻的,可他却一点也不生气,反而微微扬起了嘴角,很开心的样子。
辰雪主动拽了自己的袖子……辰雪的头刚才离自己好近……辰雪擦嘴的样子都是这么可爱……
“姓游的,就这样你也不生气?”辰雪见游痕之没有反应,好笑地摇摇头,“本来还想让你气得拂袖而走,看来我还是太天真。”
“这里还没有擦干净。”
像是没有听到辰雪的话,游痕之反而自己用衣袖去擦辰雪没有擦赶紧的嘴角,一点也不在意自己衣服油腻腻的。
想来游痕之也不是不修边幅之人,怀光当初打翻了一瓶药在他身上,他眼神都像是能将对方生吞活剥了。可此刻,他衣袖污渍斑斑,眼神却温柔宠溺,就像是神农谷如水的夜色,将人静静包围。
辰雪瞪大了眼,身子一震,不自在地打开游痕之的手,别过头:“东西都吃完了,你到底有什么要说的,不说我走了。”
“我今日……想和你说说我从前的事。”
“你从前的事?不是说过了吗?”
“那只是一部分。”
“这件事长吗?”辰雪打了个哈欠,抬头数着天上的星星,“现在已经没有半个时辰了,我可不会多给你时间。”
“我会尽量很快说完。”
说着,游痕之转移目光,投向潺潺溪水。无情如他,从不愿与人多说什么,也从不在乎别人的看法,独独在面对辰雪之事时,他才愿意展露自己真实的一面,才活得像个人,而不是泥塑一般的死物。
然而有的话说出,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过了一会儿,他才道:“辰雪,你被追杀至神农谷那天,我本要自尽的。”
一句话,像是惊雷一般,劈开沉闷的夜。辰雪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过了许久,才重复道:“你?自尽?”
说完,辰雪忍不住拍着大腿,咯咯笑了起来,“是不是怀光教你的把戏,要骗取我的同情心?我可告诉你,这招太老套了。”
游痕之摇摇头,却始终没有再正视辰雪的脸:“我没有骗你,你应当知道,我不会骗你。”
辰雪感觉接下去的话题不是那么轻松,也感觉到今夜游痕之对自己意外的和蔼可亲,不像之前那般粗暴直接。她皱了皱眉:“你今夜来找我,就是想说这个?”
“是。我想让你知道真实的我,更加了解我。”
游痕之从未和辰雪提及这件事,一来是他觉得没有必要,二来……他不想展露自己无能而弱小的一面,因为他只想用强大去征服辰雪。
可是风笙给他的建议,却是展现自己的另一面,让辰雪接受那样的自己。
这样的办法……真的会管用吗?真的就能……拉近自己与辰雪的距离吗?
游痕之不知道,但他愿意一试。
注意到游痕之脸上忧虑的神色,和往日面无表情截然不同,辰雪心中渐渐开始诧异。她目光动了动,“姓游的,你有没有觉得自己越来越像个真正的人了?泥塑……可没有这些绕弯弯的心思。”
“自然是注意到了的。”游痕之道,“自从遇见了你,我就越来越像个人。辰雪,游痕之还存在于世,都是因为你,也只是为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