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七十章 妖将篇(十八)
为了换身衣服,游痕之被怀光耽搁许久。等怀光离开后,他不由加快了去见辰雪的步伐。
挠挠跟在他的后头,再想爬上游痕之的肩头,却被游痕之停下步子,严厉拒绝:“既然要穿得好看些见辰雪,就不能弄脏。你的爪子都是泥,不许上来。”
挠挠伤心地耳朵一垂。
“若觉得无趣,你先回去吧。”
挠挠扭了扭身子,表达了强烈追随的欲望,游痕之也就不再管它。
接近辰雪居住的木屋时,倏然有身影闪过,速度快得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轮廓。游痕之本以为是外侵者,霎时衣袂翩飞,掌心凝力,做好了出招的准备。可再定睛一望,意外捕捉到了身影的模样,竟是苏越。他迅疾如一阵风,飞快地在树木草丛间穿梭,也不知是在做什么。
今夜是怎么了?先是万晓晓,后是怀光,如今又遇见了苏越,大晚上的都这么喜欢出门了?
“你……”
苏越大概是做事的时候太专注,没有注意到走来的游痕之,等游痕之开口出声,他才朝这里看来,止住了移动的身影:“游谷主。”
方才一连串模糊的影子终于定格成一道高瘦的身影,立定在游痕之的面前。
蓬乱的卷发,右脸带着半张铁面具,看似颓然,双眸却犹如潜伏的野兽,十分有神。
游痕之环顾四周,并未发现什么异常:“此处离你住所较远,你为何在此。”
苏越道:“听阿笙说,今夜是你与辰雪姑娘约会的大好时机,故而我来帮点忙。”
他们倒确实都很尽心尽力。
游痕之微微点了点头,“你在做什么?”
“附近虫蛙较多,你们要在这里看夜色容易被吵,我来替你们清理场地。”
居然连这一点都想到,看来他们是赶着要取得九鼎,越发上心了。
游痕之望向前头不远处的溪流,抬头再看看这一片繁星璀璨的夜空,岁月静好,确实是赏景的大好区域。
“我记得你说过,不屑于我占有的作为。”游痕之对苏越在树下说的那番话记忆犹新,“为了九鼎而帮我,不觉违心?”
“我确实不同意你的做法,不过你的情意真挚,若能成全你们,自然是一桩好事。”苏越若有所思,顿了顿又道,“游谷主,我也说过,你与我是不同的。”
游痕之没有接话,似乎料定了苏越会往下说。而苏越也确实接着说道:“因为你还有希望,而我是无望的。”
此话引起了游痕之的好奇,可是这一回苏越没了说下去的意思。他仔细听了听附近的响动,经过方才的折腾,这四周并无嘈杂的虫鸣蛙叫,氛围静谧,适合交心。
苏越抱拳行礼:“我的事情已做完,先走了。”
虽然对苏越说的话有兴趣,但游痕之是没有什么情感的人,不说,也就不听。除却辰雪之事,他没有多余的欲望。
游痕之终究没有追问,点了点头,目送他离开。
“挠挠,他们都在帮我,你说我这一次是不是一定能成功。”待到苏越离开,游痕之低头询问脚跟旁的挠挠,挠挠转过身子,用屁股对着游痕之,扭了扭身子,仿佛在嘲笑。
也是,毕竟他的每一次努力,都是徒劳无功。
游痕之闭了闭眼,继而转身望向近在咫尺的木屋,内中烛火未熄,辰雪显然还未睡。
一步一步,游痕之朝着木屋而去。
烛光摇曳的屋子里,辰雪正托着下巴,直勾勾看着面前正襟危坐的风笙。
半个时辰前,风笙就跑来辰雪这里,用非常真诚的语气,费劲唇舌,好说歹说,就是要说服辰雪和游痕之约会。而辰雪依然坚守着对游痕之的厌恶,不愿意和他多相处片刻。
说得口干舌燥,风笙停下来喝了杯水,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辰雪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复杂。明明她的脸上挂着张扬的笑意,眼神里头却像是藏着刀,让人惴惴不安。
默默把水咽了下去,风笙接着方才的话题道:“所以,我希望辰雪姑娘给游谷主一个机会,和他谈谈心,或许你能对他有所改观。”
辰雪大概是保持了太久这样的姿势,手有些麻,她托腮的手从左手换到了右手,慢条斯理地回道:“小风笙,讲道理,你会喜欢这么蛮不讲理又固执己见的家伙吗?”
明明年纪看上去跟自己差不多,却突然把自己叫小了数辈,口气就像个长者一般语重心长。风笙刚想开口纠正这样的叫法,对方又道:“说来小风笙,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呢?”
探究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风笙不太自在:“……有。”
“哦?”辰雪来了兴致,“是怎么样的人呢?”
风笙没有回答辰雪的问题:“辰雪姑娘,我们现在在说游谷主的事情。”
见风笙不愿意多说,辰雪像是被扫了兴致一般,挥挥手:“我一点也不想跟那家伙多处片刻,答应留在此处,已经是我最大的让步。”
的确,若辰雪下定决心拒绝和游痕之相处,那游痕之也没有办法勉强她听自己的心事。这不是当初的去留问题,可以强制执行。若要培养感情,冲突是不智的下下策。
“可是我不相信,辰雪姑娘你对游谷主没有一丝情感。”
风笙笃定的话传到辰雪耳中,激起眼底略带厌恶的情绪。她哼了一声,皱起眉:“我当然对他没感情。”
辰雪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似是不经意地掠过桌案上的一排药瓶,眼底是一闪而过的温柔。
随即,变得波澜不惊。
无谓的争辩并不能带来任何结果,风笙望了眼桌案上一排整整齐齐的小瓶子。这些都是游痕之送来给辰雪治疗过敏症状的,辰雪用完药后,并没有把这些瓶子扔了,而是整齐地收藏好。所以风笙一直以为,在辰雪的心里,有一份感激和温柔。
而这份感激和温柔,辰雪从未在脸上显现出来。
“我大概可以猜到,辰雪姑娘不会愿意和游谷主共赏夜色。故而我提前来此,还是希望能说服姑娘你给游谷主一次机会。”
“机会机会。凭什么我要给他机会?”辰雪上一刻情绪还算正常,这一刻表情立马像是变了天,“你们这般做法,和逼良为娼有何分别?”
“逼……逼良为娼……”风笙被这句话吓了一跳,“不是,辰雪姑娘,这次游谷主真的打算和你好好谈一谈,绝对是心平气和的那种。”
风笙急于辩解的样子透露着焦急,辰雪瞥了眼她的样子,不耐地低低骂了一声,而后道:“既然你这般坚持……那我要再提个条件。”
风笙眼睛一亮,坐得笔直:“姑娘请说。”
“我当初答应不再逃跑,除却忍受不了被监禁的日子,也是因为你们愿意为我找寻同伴,避免外头缉命人的追捕。”
辰雪说着,还补充了一句:“不过就算没有神农谷庇护,其实我也不怕事。”
“是,我知道。”风笙像是被训话的孩子,连连点头附和。
“我的同伴,找到了吗?”
“正在找,应该很快就有消息了。”
“嗯,除此之外,我还有一桩事,只有你能做。”
“何事?”
“以你心境,换我与游痕之共赏夜色,如何?”
风笙一惊:“我的心境?”
辰雪慢悠悠站起身,走到风笙的身旁,用手指点了点她心脏的位置:“我要入你的心境,一窥你的全部记忆。”
“我的记忆?”风笙错愕,“为何?”
辰雪神秘一笑,“这个,你就不用管了,就当作……我对你的一切很感兴趣。你答不答应?”
所谓心境,如一个人内心的明镜,可照出过往一切、照出心底的光明和阴暗。它的存在,可能不为很多人知道。心境是记忆的最深处,是神志的守护之境。所有最深层的情绪,不管是好是坏,都会在那里汇聚。更重要的是,心境的存在,可以压抑心底的黑暗面。
而心境因为在意志的最深层,一般就算懂得术法,在正常情况下,不得本人认同,是无法窥探全貌的。
先不谈辰雪这个条件的意义,若真的让辰雪进入自己的心境,不但身份暴露,连镇妖塔这个天宫未外泄的秘密,也会被辰雪得知。
风笙垂着头,思索着——不过,似乎万晓晓曾提到过一种方法,可以暂且关闭心境的一部分。
如果是这样,是否就可以关闭有关镇妖塔事件的相关,不让辰雪知道呢……
大概是风笙考虑的时间有点长,激起了辰雪的不满,“怎么?不愿意吗?那……”
此时,外头响起了细微的脚步声,紧接着是游痕之的声音:“辰雪,是我,我有话想对你说。”
辰雪挑了挑眉,看向风笙。
游痕之和辰雪的关系并没有随着时间推移而变好,反而矛盾越来越凸显。而在这样的时刻,九鼎之事不该再拖,况且游痕之此次似乎也是下定决心想和辰雪敞开心扉,他们的关系若能得到缓和,是一件两全其美的好事。
今夜全员出动,促成这次约会,可不能无功而返啊!
“这……可是我的记忆有损,有一段连我自己也无法补全的过去。”
“心境有一片焦土吗……”辰雪低喃道,“那我更加好奇了,一个残缺的心境,是何等模样。”
风笙犹豫着,考虑着这个条件的代价。
见风笙还不爽快答应,辰雪张口就要说出那个“不”字,风笙见状,立马站起了身子,拉住辰雪的胳膊,阻止她说下去。
“好吧。”游痕之都到了门口,风笙也没有时间在做思考,她叹了口气,“就这么说定了,现在你可以去见游谷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