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六十九章 妖将篇(十七)
看天色也差不多了,游痕之从窗口望了望繁星璀璨的夜空,今夜正是看星星看月亮的好时机。
他迫不及待想试试怀光的这个新法子,朝自己脚跟的挠挠招了招手,“走吧,我们去看辰雪。”
挠挠慢慢挪了挪自己圆滚滚的身子,然后就待在游痕之的脚边不肯动了。游痕之心中了然,俯身捞起挠挠,“最近辰雪都给你喂了什么?吃的这么胖。”
正说着,游痕之朝门口走去,手感刚触及门板,忽地一人推开门喊道:“游谷主!”
亏得游痕之反应迅速,没被突然敞开的房门撞到。他神色不悦地后退几步,打量着匆匆而来的红衣女子,“万姑娘,何事?”
万晓晓一手拎着酒壶,一手拿着用油皮纸包好的烤鱼。烤鱼够大够分量,游痕之和辰雪两人吃都完全没问题。
“听笙笙说你要去和辰雪姑娘谈天说地,我送点吃的喝的过来,祝谷主你这次一击必胜!”
游痕之看着眼前的烤鱼,虽然扑鼻而来的香气诱人,但太过油腻,他摇摇头,神色有些冷淡:“太油腻了,多食对辰雪身体无益。”
“谷主你管得也太宽,辰雪姑娘天天被你逼着吃些养生的东西,又没什么味道,多无聊。”
想起辰雪每日被游痕之管着吃那些奇奇怪怪的养生菜肴,颜色蓝绿交杂,整一个惨不忍睹……万晓晓不由胃酸泛起,赶紧甩甩头,把那可怕的画面赶走。
游痕之又道:“我不能喝酒水。”
“又不是给你喝的,把辰雪姑娘灌醉了好说知心话啊。”
万晓晓热情地举着手里的酒和烤鱼,看游痕之不接手,她也没有放弃的意思。游痕之又想了想,觉得或许这个法子对拉近和辰雪的距离有用,便对着怀里的挠挠道:“你下去。”
游痕之俯身想松手,可挠挠不情不愿地用小短腿扒在游痕之的手臂上,抬头看了眼游痕之,似乎目光中有点怨念。
“不下去,你替我拿东西?”
挠挠一溜烟蹿到了游痕之的肩头,挂在了他的肩膀上。
“随你吧。”
游痕之对挠挠也算是格外宠溺了,直起身子,无视肩头突然增加的分量,接过万晓晓的酒壶和烤鱼,忽而又想起所谓的人情世故,对万晓晓道了声谢。
万晓晓受宠若惊地摆摆手:“这是我应该做的,瞧谷主你,客气什么。”
游痕之耿直道:“你不需要?那我收回便是。”
“……”
万晓晓的笑容尴尬停留在脸上,这家伙脑子里的筋真是比苏越还直……她侧身让开了路:“那我不耽误你了,快去吧。”
游痕之点了点头,提着酒壶和烤鱼,怀着一腔孤勇出门了。
和无数个在神农谷度过的夜晚不一样,今日的游痕之有所期待。平时走路他时常疾如风尘,可今日他走得异常慢,心中细细思量着要和辰雪说的话。
想事情的时候,游痕之的警觉不够,又是出其不意地,走过草丛的时候,旁边跳出了个人,将他惊得一怔。
游痕之还没做出反应,肩头的挠挠已经扑了出去,张开四肢覆盖了对方的整个脸,并且怎么拽也拽不下来。
“唔唔唔——是我,是我!”
惊慌失措的声音听着欠揍,十分耳熟。
游痕之听出了是怀光的声音,放下了敌意,对挠挠道:“下来。”
挠挠得令,顺从地松开四肢,跳到了地面。怀光大口喘着气,非常不满地指着挠挠道:“你个没良心的,上次谁陪你玩的?想闷死我吗!”
挠挠丝毫不觉得理亏,扭了扭肥胖的身躯,转眼躲到游痕之身后去了。
“为何突然出现?”游痕之看着他,言归正传。
“哦对,我有事要同你讲。”
而后怀光先是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游痕之,接着发出了“啧啧啧”的声音。
游痕之没有理会怀光意味深长的开场,举步转身,“不说的话我走了。”
“诶!别走别走,我这不正要说。”
真是一点也不可爱啊!怀光拦住游痕之:“不是我说啊,岛主你的穿衣品味着实要提高一下。”
“辰雪姑娘可不像你一直生活在谷内,不知晓外边的事情。她说不定早就见过无数美男,或许还经历过什么懵懂的爱恋……”
怀光滔滔不绝地说着,殊不知他的话,让游痕之顿时想起了辰雪曾经对他坦白。在游痕之不知道的过去,辰雪早已有了一个难以忘怀的人。
一想到这,他的眼里瞬间有了森冷的光,朝着怀光冷冷一瞥:“你想说什么?”
怀光被那眼神一瞧,汗毛一竖,也不知说错了什么,立马扯回话题:“我的意思是,姑娘家,终归喜欢俊美的男人。你看风笙,不就被我们主人吃得死死的?我家主人君无白,不但人长得俊,穿衣品味,一身气度,那更是没话说。”
“你可知道平时都是谁为他打点衣物吗?嘿嘿,正是区区不才在下我!”
“让我给岛主你装扮装扮,保证此次会有不一样的感觉!”
唧唧歪歪说了一堆,还把自己夸了一通,游痕之只面无表情道了一句:“为何不早说?”
“……这不,你要是打扮打扮,就把我比下去了嘛……以前是主人,后来又遇上了顾哲,姑娘家的目光总在他们身上,我好不容易有机会……”
“你……”
“诶,我现在也想明白了,这里一共就三个女人,两个有主了,还有一个……二殿下预定的未婚妻,我勾搭不起……”
“我看你原本打着辰雪的主意。”游痕之冷哼了一声。
“嘿嘿……”怀光讨好地笑着,“我现在对那个粗暴的疯婆娘一点兴趣也没了,真的。”
“收回侮辱她的话。”
怀光见游痕之面色不怎么好看,立马止住了话头,“是是是,我收回,我收回。”
一边说着,怀光一边将游痕之往草丛后面拉,他摊出手掌,掌心一道微弱的金光升腾而起,随之半空中浮现出若隐若现的幻象,幻象中可见一身齐全的装束:发冠、衣袍、腰带、佩饰。
怀光看了看游痕之,再看了看幻象中的衣束,摇了摇头:“不行,这身不适合你。”
说着,他手指在半空中一滑,紧接着幻象里的衣饰跟着一变。
“嗯,这套款式不错,不过你穿这有些轻佻,不行不行。”
连着滑了几次,装束换了几套,游痕之渐渐失去了耐心。
“这是什么?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这是我的灵囊,我在里头存了不下百套衣服,都是用来对付各种不同的女子。平时我从不显摆它,今日为了谷主你,我可是认真了。”
怀光一边说着,目光一边在幻象和游痕之之间穿梭。此时,幻象里的衣服已经换了几十套,终有一套让怀光的手一顿,眼中乍现精光。
“就是它了!”
那是一件墨绿色的长袍,配着一条刻有白色祥云的宽腰带,腰带上佩有一块玉质极佳的墨玉,古朴沉郁。这身行头没有发冠搭配,而是用一根精致的木簪打点长发。
怀光满意地点点头,随即扬手一挥,幻象中的衣饰瞬间显现出真实的模样,到了怀光的手里。
“快快快,换上。”
对比怀光的激动,游痕之一脸漠然。
“你还想不想让辰雪惊艳一把了?你还想不想搞定辰雪了?你不是很听我的意见?我思前想后的,还是拜托你赶紧成功,好让我摆脱这个危险的地方……”
“辰雪不是执着于表象的人,你太过肤浅。”
“是是是,我肤浅。可你怎么知道辰雪心里不喜欢好看的男子?你既然什么方法都肯尝试,换身衣服又怎么了?”
被怀光念叨得烦了,游痕之抬起手,怀光手上的衣饰如同被一阵风刮起,轻飘飘地落在了游痕之的身上,随意在肉眼难以看清的速度里,衣饰已经穿戴在了游痕之的身上。
木簪虽然简单,却符合游痕之神农谷主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头发半束半披,额前垂落的几缕发丝被风吹拂,遮掩着一双冷冽的眸子。
“这还像点样,比你之前一身松松垮垮的好多了。”
怀光颔首微笑,目光缓缓下移,落定在游痕之手里的酒壶和烤鱼。他闻到了阵阵香味,兴奋地搓着手:“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给我吧,算是慰劳。”
游痕之看着怀光伸出了手,侧身避开,稳稳护住了手里的东西:“这是给辰雪准备的。”
“辰雪辰雪,你眼里心里都只有辰雪。”怀光砸吧砸吧嘴,“算了,不吃就不吃,你快去吧,可别给我们男子汉丢人了!争取这次拿下那个泼……”
被游痕之一瞪,怀光立刻改口,“拿下那个泼辣的美人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