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六十六章 妖将篇(十四)
小亮这家伙,看上去修仙不过是半吊子,没想到脚下功夫倒是厉害,竟然追得上风笙。
风笙知道,如果要离开试金楼,只有两个出口。一个是大门,还有一个便是零所在的这间奇怪的屋子。
零的屋子古怪,也不知出去后会是什么样的地方,难保跑到什么六界夹缝,还得费一番功夫离开。如今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可以逃到大门口离开,风笙只觉得自己真是撞了大运。
是以风笙脚步越来越快,忍着体内种子的不适,疯狂朝着希望的出口而去。
什么种子,什么露水,等她回了天宫,这都不是问题。
风笙心里是这么想的。
风笙心里还想着,等她逃了出去,一定想办法端了袁大冲的老窝,让他再也不能为祸六界。
“风笙!臭丫头!不许跑!”
小亮跑起来像是风,紧紧追在风笙后头。随着旋转而下的阶梯,迎接风笙的是每一间试金人屋子里传来的敲门声。
大概是那些试金人听见了响动,知道了风笙要跑,都拼命敲着门,门里头不约而同传来声音:“快跑!快跑!出去了救我们!”
“咚咚咚——”一下又一下,如战场的鼓声,激昂又紧密,鼓舞着风笙跑得更快。
“闭嘴!一个个想造反吗!”
小亮喝了一声,也管不了许多,上前就要抓住风笙的后衣领。不想手就要触及时,轰隆一声响,地面一震,小亮一个趔趄歪倒在了一旁。
那头,黑暗的屋子已经因为大门的打开而亮起,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冰天雪地,地面结着厚厚的一层冰,结实得走在上方丝毫不用担心冰层裂开。而在冰层之下,是血色的水,是一具具骸骨,清晰可见,犹如踩在脚下。
一人衣着褴褛,站在冰地的中央,他脸上的表情根本看不清,因为他的五官掩盖在紫色的咒纹之下,像是裹着一层阴森可怖的面纱,让人难以揣度。
如果仔细看去,他裸露在外的肌肤上也布满着这样的咒纹,他的全身似乎都被这样恶毒的东西覆盖。
“零,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告知她在这里!”
袁大冲一步步走近了男子,两条眉毛竖了起来,张着嘴,露出那一口金牙,“你是长胆子了吗!”
“我与你的约定中,并无看管任何人。”
男子刚回答一声,就被一巴掌打得栽倒在了地上。他一头摔在一具尸体上,那是他刚才吃了一半的尸体。
“看看你的样子,当初是你求着我要当试金人的!没了我,你一事无成!”
袁大冲骂骂咧咧,口水四溅,喷到了零的脸上。
零皱了皱眉,似乎觉得这口水太脏,比他身上的咒纹还脏。他擦了擦脸,再次若无其事地站了起来。
袁大冲看他一脸倔强,不服管教,立即又是一巴掌上去:“怎么,老子说你还不高兴了?”
零这次只是身子晃了晃,没有倒下。
袁大冲最讨厌手下的人不服管教,立刻抽出了腰上的长鞭,“最近刚仿制的灭灵鞭,先拿你试试!”
也不管这灭灵鞭是否完工,袁大冲对着零就狠抽了下去。因为功效还未完善,灭灵鞭的灵波产生了巨大的反应,一鞭子抽下去,不但零皮开肉绽,就连一直不曾裂开的冰层都起了裂缝。
零的体质特殊,他是试金人中唯一一名不需要服用种子和露水的人。他的身体在被灭灵鞭抽过之后,伤口迅速痊愈,完全看不到一点被抽打过的痕迹。
“哼,反正你也打不死,老子今天正好心情不爽,拿你出出气!”
袁大冲说着,灭灵鞭的狠劲越发,零咬牙一动不动,没有屈膝,也没有叫唤。他只是低着头,看着冰层下的骸骨,觉得明明是毫无生机的骷髅,仿佛在嘲笑着自己。
“老板老板,息怒息怒!”
正抽着,小亮的声音传了过来,“别打了,灭灵鞭威力不定,再这么抽下去,整个试金楼都要塌了。”
袁大冲听到试金楼要塌了,赶紧收手,回头看见小亮压着一名女子走了进来,脸上立即有了笑意:“小亮,好样的,没让这臭丫头跑了!”
风笙因为跑得很急,头发凌乱,有些狼狈地弯着身子,双手被缚在身后。
“嘿嘿。”小亮挠了挠自己的头,躬身道,“老板交待的事情,我怎么能不做到呢。”
这个时候的风笙虽然被押着,还是努力抬起了一点头,往零站立的方向看了一眼。见他还是完整地站在原地,松了一口气。
“哼,我告诉你,进了这试金楼,你可别想再出去了。我这试金楼可是改良过的,谁也找不来的!”
风笙听着他得意炫耀的长篇大论,身体内种子因为渴望露水而不断作祟,体内的力量,甚至是魂魄,都好似在被种子一点点抽干。
她脸色倏然煞白,嘴唇却红得鲜艳,眼睛内也充满了血。
“呵呵,想要露水了是吗?”袁大冲看风笙剧烈地喘息着,模样凄惨,“老子就是不给你,这是你逃跑的代价!”
说着,袁大冲手一挥,“把她关回去!加一层锁!”
袁大冲为了教训风笙,故意不给风笙露水。这样的法子,甚至不需要袁大冲出一分力,风笙就被折磨得没了人形,蜷着身子躺在地上,没有一点力气。
她迷迷糊糊里好像看见了父亲母亲,看见了老温……
直到第三天,看她快死了,袁大冲才让小亮送来了露水。小亮看风笙已经半死不活的了,扶起风笙,将瓷瓶送到了风笙的唇边,喂她喝了下去。
犹如久旱逢甘霖,风笙终于摆脱了死气沉沉的样子,她睁开眼睛,空洞的双眸缓缓有了该有的光。
“尝到苦头了吧,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跑!”小亮见风笙苏醒了过来,站起身准备回去复命,像是想到了什么,又突然顿步道,“你可真是命大,零没吃了你算是万幸。”
“他会吃活人吗?”
“那日送尸体的小厮确实晚了很久,零若饥饿难耐,会做出什么失去理智的事,真不好说。”
“可他还是没有把我杀了。”
“所以这是你没有离开的原因?”
风笙霍然抬眼,看见小亮低头看着自己,似乎一眼就看穿了风笙的心思。
“你,你怎么……”
“那日试金楼因灭灵鞭动荡,我没能立刻抓住你。你本可以逃了,却忽然停了一瞬,朝楼上望了一眼。”
“然后你便像是故意不动一般,等我上来抓住了你。”
小亮句句分析得在理,他盯着风笙的眼,似乎想要证实这个答案。风笙也不否认,“没错,那家伙因为我被牵连。我若真的逃了,他恐怕不只是被打两下这么简单。”
不知道这句话让小亮想到了什么,他沉默了一刻,高高瘦瘦的身形有些落寞。
“怎么了?”风笙看他的有些难过的样子,诧异道,“没走的是我,你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是干嘛?”
“这么多年了……”小亮忽然开口,“这么多年,你是唯一一个接近出口的人,却放弃了。”
小亮说着,摇了摇头,仿佛许多话没有道出来,只吐了两个字:“可惜。”
“可惜?喂喂,别忘了,是你抓我来的,那天也是你押我回去的。”风笙坐在地上,晃了晃手上的铐子,咣啷作响:“从你口中说出这句话,真是奇怪。”
这句话像是浇了小亮一盆冷水,他摆了摆手,“说的是,我跟你说这些干嘛。你给我老实着点,别再想什么鬼主意!”
莫名其妙的一番话,让风笙摸不着头脑,低低嘀咕着:“怪人。”
之后风笙的日子无非是被拉去试验新的赝品,六界各种法宝在她身上轮番试验,可谓是痛苦至极。六界皆知,司法天神掌握了许多刑具,袁大冲似乎有意把天宫的刑具都仿制一遍,故而拿试金人来测验效果。
风笙尝过其中几种刑具的滋味,那真是不好受,什么剜心轮,剔骨架,都是天宫令人闻风丧胆的。那时风笙就想起父亲曾说过,司法天神是一个多么不近人情,刻薄毒舌的人,起初她还不以为意,至此,她心里头对司法天神的畏惧加深了数倍。
可能是这次的研制不够到位,即便有露水可以让外伤痊愈,还是有试金人接二连三在试验中死去,无法活下来。
平时,他们都是与手持赝品的小亮对打,从而测出赝品还有哪些不足之处。再过分的,便是硬生生受这些赝品击打,从而测出威力。可这刑具的试验不同,完全承受酷刑的折磨,真是常人难以熬过去的。
不出几日,三十九个试金人,就剩下了十个。
试验的强度带来了试金人的损伤,袁大冲随即暂时放弃了刑具的仿制,投入了新的计划。而这一次的计划,让他改变了之前的策略,由单人测试转变为双人一组,共同面对赝品的冲击。
就这样,时隔整整一个月,风笙再度见到了零。
而这一次,他似乎有了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