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六十五章 妖将篇(十三)
风笙被这一句话问得懵了,她甚至还来不及回答,就被一道迅疾的力量压倒在地,冰冷的手指扼住她的脖子,紧接着温热的呼吸扑在她的脖颈处,唇瓣擦过她的肌肤,有牙齿抵住了她的血管。
“活的?”
来人似乎感知到了什么,自言自语了一句,随即放开风笙,缓缓抬起了头。
“你是谁?”
风笙松了一口气,赶紧朝后挪了挪,“我是被关在这里的试金人,你呢?”
对方尚未回答,就听见刚才风笙跳进来的窗口处传来声音:“该死,这窗怎么开着!臭丫头,你在里面吗!快滚出来!”
这么快就醒了?看来刚才撞得还不够狠。
风笙没理会小亮,压低声音朝着黑暗处的另一个人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有其他出口吗?”
那人没有回答。
上头的小亮锲而不舍地喊道:“你到底在不在,在就应个声!”
应声?傻子才应声呢。风笙紧紧闭着嘴,想着等小亮离开后再找其他出路。这个地方不同于其他房间,风笙可以感觉到它并非四面完全封闭,隐隐还有风和空气的流动。
“我可警告你!这里关着的人可比老板更可怕,你要是不想死就快出来!”
比袁大冲可怕?整个试金楼还有比袁大冲更可怕更可恶的人吗?小亮的话,风笙一个字也不信,依旧铁了心不开口。
上头的小亮似乎也不敢自己进来验证风笙在不在,只是嘴里嘀咕了一声:“没回应?难道不在这里?”
过了片刻,一直在黑暗处没开口的人出了声:“吵死了。”
他这一出声,一直在入口处支支吾吾不愿离开的小亮似乎被吓到了,什么也没说,赶紧把入口的窗户拉上了。
恢复了一片寂静的黑暗,对风笙而言充满了未知。她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在附近摸索了一番,地面是光滑而冰冷的,像是平整的冰块铺在了地面上。地层之下,似乎存在什么诡异的气息。
这个地方和试金楼其他地方大不一样,却也是试金楼的一部分。想起方才的情况,小亮看上去很怕这个这个地方,那么只有一种可能。
这里是试金楼的禁地,藏着试金楼的重要机密。
风笙沉默了片刻,继续开口道:“这位兄弟,这里是何处?”
对方显然是个不善言辞,更不屑交流的家伙,一直没应声。风笙只好尴尬地坐在原地,用手触摸地面,感知周遭情况。
到了这种时候,她就会感慨自己的学艺不精,若是能有万晓晓的天资,只需用灵力探测,便可知地域多大,存在些什么东西,甚至还能探测到出去的路。
“咕噜噜——”
过了不知道多久,死寂里,陡然传出饥肠辘辘的鸣叫,风笙非常确信这不是自己的发出的声音,而后她抬头望向黑暗深处:“你饿啦,我这里还藏着半个包子,昨天吃剩下的,你要吗?”
那头静默许久,终于有了回应:“我只食肉。”
“食肉?正好,我这是肉包子!”风笙说着,手探向怀里,取出那个用绢帕包好的包子,这是她准备逃生路上垫饥用的。
“我吃的是人肉。”一句平淡得毫无波澜的话让风笙的手一抖,半个包子咕噜噜滚到了地上,不知去了何处。
“人肉?你……你难道不是人?!”
对方又停顿了一会儿,才道:“生于贫瘠之处,靠食人尸而活。”
风笙想了想,是了,刚才他知道自己是活人便没有动口。听万晓晓说过,凡间有一批人因为流亡,穷困潦倒,没有办法靠食人尸而活,这种人有可能会吃到恶尸。如果吃了一次恶尸,之后会被恶气缠身,此后终身将只能吃人尸而活,再吃不下其他东西。
风笙摸了半天也没找到自己的包子,有点泄气。她准备死心地缩回墙角时,一只手伸了过来,往风笙手里塞了一样东西。
软乎乎的,还热热的,是那半个包子!还被他用灵力温热,像是刚出蒸笼的一样!
真是个好人!
风笙接过包子连连道谢。
“这位兄弟,你在这里多久了?有没有想过离开?我感觉这里有出去的路。”
“不错。”
不错?风笙睁大了眼,他的意思是,这里有出去的路,而且他知道?
“你知道出去的路?那为什么还留在这里?!”
“与你无关。”
回答得干脆利落,完全没有和风笙深交的打算。风笙握着手里的包子,想了想道:“你是不是很饿?那这样,我跟你做个交换如何?”
“说说看。”
“我割肉给你吃,你告诉我出去的路,如何?”
似乎讶异于一名女子能说出这样的话,还是如此平静,对方沉默着一直没有回答。
“割下的肉分不出是死是活,对你而言也没有区别吧?我有很重要的事,必须离开这个鬼地方,不然……”
“不要说了!”对方忽然吼了一声,紧接着风笙被一股重力带着狠狠撞在了墙上。她的脑子嗡嗡作响,双肩被按在墙上动弹不得。
“他们本该在一个时辰前就送尸体过来的,我已经很饿了,不要引诱我,不要逼我把你杀了!”
风笙一怔,对啊,眼前的人比自己厉害很多,他完全有能力杀了自己,然后再吃了自己。
饿过头的疯子还有理性可言吗!自己果真是想的太简单了吗?
这一刻,风笙忽然相信了小亮的话,果然,这里关着的人太可怕!刚才自己决意留在这里,是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风笙被巨大的冲力弄得有些头晕,恍恍惚惚。她的脖子被卡得死死的,想她虽然是风青华霜之后,根基灵力却差得连个凡人都打不过,太悲哀,太凄惨了……
“母,母亲……”
快要喘不过气的时候,风笙低喃了一句,对方却不知为何,如遭雷击般手一颤,松开了风笙。
风笙如释重负,靠在墙上捂着自己的脖子咳嗽不止,“感谢天,感谢地,感谢九天诸神,你清醒过来了?”
“哼,不要再和我说话。”
男子悄无声息地推开,忽然在与窗户相对的方向传来了开门声,“零,吃的到了。”
零?原来还有零?除了一到三十八,居然还有这个编码?
像是很多东西同时落在了地上,声音又闷又沉。等到门再度被拉了起来,黑暗里响起了咀嚼声,咯吱咯吱。
风笙立刻明白,男子在开始吃尸体了。
“你也是试金人?”风笙忍不住提问。
“嗯。”
一声回应,没再多言。
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虽然是尸体,风笙还是觉得很可怜。她曾经跟万晓晓一起在佛门受过一段时间教导,为人超度的经文还记得一些,于是坐在角落默诵。
“不要念了,倒胃口。”
咀嚼血肉的声音隐约停止了,风笙有些诧异:“我都没发出声音,你也能听到?”
“尸体身上的恶气都在消散,没了味道。”男子的声音淡漠,“进了这里,还讲什么慈悲。”
风笙还要靠他得知出去的办法,于是叹了口气,不再作为。
在此地滞留得越久,风笙觉得自己越逃不出去。袁大冲和小亮肯定在外头盘查试金楼,一旦他们无法发现自己的行踪,必然会回到这里追查。
到时候自己就更加逃不了了。
“那个……你叫零对吗?你要怎样才能告知我出去的地方,我真的必须要出去。你有什么要求,只要我能办到的,我一定帮你完成。”
“……”
“你开个条件吧,咱们一切好商量。”
过了一会儿,男子似乎是被她的连番追问弄得心烦了,“有本事自己找,我不会透露出口所在,这是我和袁大冲的约定。”
“……那你也不会阻止我是吗?”
“我与他的约定,只是不透露。”
“那好。”
风笙也是有气节的,既然对方已经说到这个份上,那自己有何必自讨没趣。她开始试着在这个陌生又不见光明的地方内走动。
可是不知道这个地方是怎么回事,里头摆着的闲杂东西这么多,走几步就被绊倒,走几步就撞了上去。风笙灵力本就弱,又被袁大冲控制,更加力不从心。
不知道是第几次撞上了东西,风笙感觉喉咙口一阵火辣辣的痛,她想起体内的种子今日还未饮用露水,不多时自己便会疼得五脏六腑犹如火烧。
似乎是她蹲下得太久没有动静,男子疑惑开口:“你……”
“哈哈哈,臭丫头,你以为种子只是用来控制你们的?它也是让我追寻你们的利器啊!”
男子的话还未完全出口,此地的门再度被拉开,袁大冲那令人厌恶的声音再度传来,带着点得意和自负:“每当种子需要露水,便会与我产生灵力共鸣。臭丫头,你是逃不掉的。”
风笙闻言轻笑了一声,在门被拉开的瞬间冲了出去!
袁大冲似乎没料到被种子困住脚步的风笙竟然还有这样的力气,从自己身边唰的一下就蹿了出去。袁大冲本身是个没啥功夫的,只能高声喊着:“小亮,给老子抓住她,别让她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