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六十四章 妖将篇(十二)
游痕之离开后,风笙一个人往回走。万晓晓和苏越做烤鱼时的嬉闹声从伙房传了过来,油锅吡哩叭喇的声音也传了过来,落入风笙耳内竟然有隐约的回音。
她不想让好友担心,特意绕过了伙房的道,步履不稳地回到房间紧紧关起了房门,而后满头冷汗地靠着门,人缓缓滑落。
身体里的血液仿佛在燃烧沸腾,风笙甚至可以清晰地听见那些声音,像是煮滚了的汤汁在冒着泡翻腾,更像是魔咒一般萦绕在耳畔。
可明明该是灼热的,风笙却如同置身冰天雪地,浑身直哆嗦。
她深吸一口气,闭气眼睛,忽然就想起了记忆里的那个人,他叫零。
那是恰逢仙妖大战过去的第一千年,风笙的母亲华霜上仙忽然去了趟凡间,然后便了无音讯,全然失去了消息。
风笙为了寻找母亲,独自去凡间,收敛灵力,低调行事,四处打听消息。
她在修仙门派时常往来的小镇上找了家客栈住下,方便得到各种消息,以求探寻母亲的下落。
每当往来的修仙者谈及何处又出现极为厉害的人物时,风笙总会巴巴地赶过去,可不幸的是,每次都无功而返。
到了人间很久也没有母亲的消息,这让风笙很是苦恼。她很长一段时间早出晚归,披星戴月,甚至去过母亲飞升前所在的门派古晨派,可得到的回答是,华霜上仙自仙妖大战后,就再没有联系过古晨派了。
风笙日复一日走在失望而归的路上,却不曾想过放弃。她时常出没在修仙者的人堆里,在许多人面前都混了个脸熟,有些热情的修仙者还会主动给风笙一些情报。
每当有人问起风笙为何要打听这些时,风笙只能糊弄道:“我的母亲抛下我去修仙了,我正在到处找她呢。”
风笙说完后,许多人都朝她投来同情的目光。
“那你的母亲姓谁名谁,相貌如何,我们外出也好帮你留意。”
有好心的修仙者这么问的时候,风笙想起自己的母亲在修仙界名气不小,若这么莽撞说出,不但自己身份暴露,想必也会惹来不小的麻烦。
于是她又只能半真半假道:“她不愿意别人知道她的名字,不过她的样貌很有特色,长得很漂亮,却是一头白发。你们若见着这样的人,就说风笙在这里等她。”
风笙觉得大概是所谓的心诚则灵,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一位修仙的俊朗小哥这日告诉她,她的母亲有下落了。
“你的母亲也很是担心你,只是受了伤,不方便走动,姑娘不如随我前去?”
眼前的修仙小哥若天边的暖阳,笑起来宛若春风拂面,一看便是个古道热肠的好人。风笙兴冲冲地收拾了东西跟着去,不想这一去,便是她噩梦的开始。
荒寂的郊外,风过处,响起呜咽般的声音,如泣如诉,让人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风笙亦步亦趋跟在年轻小哥的后头,打量四周,毫无人烟。
那名年轻男子带着风笙走进了安静而诡异的树林里,越走越深,越走越让人心里头不安。
“还没有到么?”
风笙忍不住发问的时候,前头的修仙小哥突然停住了脚步。像是没听见风笙的话一样,他大喊了一声,“老板,人我带来了!”
一言方出,四周草木窸窸窣窣,风笙意识到不对,赶紧想化身脱逃,不想一张巨网从天而降将她盖住,而后又收拢收紧,困得她灵力根本无法施展。
万万没想到,这位小哥竟然是个骗子!
“小丫头,别来无恙啊。”
那个声音风笙记得,准确的说,是从没有忘记过,那个海之角珍市专门制作赝品的老板,那个抓活人试验赝品的缺心眼老板!想她年幼无知的时候,若不是老温来援救,恐怕早就在里头饱受折磨致死了!
可是,他为什么还活着?距离那个时候,已经过了数百年了!
风笙在网中挣扎的时候,一个光头的中年男子缓缓走近了,低下头凑到风笙的面前,他和记忆里还是一样,却又有点不一样了。
没有了头发,比那个时候胖了许多,挺着个大肚子,满口金牙。
“是她是她,没错,嘿嘿小丫头,没想到吧,神龙一尾将我扫到了荒漠,我还是活着回来了!而且我得到了永生!”
风笙听着那老板嚣张猖狂的疯言疯语,极力克制惊慌,装傻道:“你在说什么,我不认识你。”
“别装了,你和那条龙的样子,我化成灰都认得!”老板摸了摸自己锃光瓦亮的脑袋,“我袁大冲找了你很久了,要不是我这名眼线小哥发现了你,嘿嘿,真还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报仇!”
这节骨眼上,风笙也冷静了下来,“那你想怎样?”
“怎样?”袁大冲咧开嘴一笑,露出自己满口的金牙,“当然是好好折磨你一番了。”
回过头,袁大冲对那名小哥道:“小亮,把她带下去,从今以后,她就是我们这里第三十八号试金人。”
当年,这个袁大冲在海之角的珍市干的勾当就是制造赝品,而后贩卖给需要的人,而赝品的能为需要真人检测。过了这么多年,袁大冲依然贼心不死,还给自己抓来测试赝品的人取了一个名字,叫做“试金人”。
无论在进入袁大冲的老窝前,你是多么风光无限的人,进入后,都会被袁大冲往体内植入一种不知名的种子,植入种子后,会受到袁大冲控制,必须依靠他研制的一种露水而活。据他所说,这颗种子经过露水浇灌,终有一日会在某一个时间点开花。
“谁能让这颗种子开花,谁就会成为四海八荒的一个奇迹。”
当时,袁大冲用罗网束缚了风笙,向风笙植入这颗种子时,是这么说道的。
风笙对他的鬼话自然是半信半疑的,她难以想象身体内怎么开花,那诡异的场景想想都觉得瘆得慌。
袁大冲虽然会控制试金人的灵力,以防止他们脱离掌控。但他不会完全剥夺他们的灵力,因为他还要靠拥有灵力的人为他试验赝品的能耐,他还给抓来的试金人排了序号,从一到风笙的三十八。
在进入袁大冲的老窝前,风笙一直都以为试金人确确实实只有三十八个。等到了内部她才知道,原来还有一个试金人,编号为零。
她之所以知道,是因为她在某一天试图逃跑时,走错了地方。
袁大冲的老窝是一座会移动的五层阁楼,可以自由穿梭于六界各处,没有定所。和之前在海之角的珍市一样,这座阁楼可以隔绝灵力,外界无法探知内部,内部也无法通过灵力联系外界。
这座阁楼被里头的人称为试金楼,风笙因为被风青和华霜保护得很好,所以对这种路子上的人和事知之甚少,还是里头同为试金人的姑娘告诉过她,试金楼如今和海之角的珍市并称为六界的藏宝地,唯一的区别在于试金楼走的是黑暗的路,贩卖的珍宝都为赝品。
可虽然是赝品,威力有时候却比真品更令人赞叹,在原本的基础上做了改良,使得真品发挥出极恶的力量。
许多仙者正气凛然的法宝被试金楼制造出了赝品,由浩然正气堕落为邪魔外道,被不法之人在外使用,引起一波又一波的误会和灾难。
是以试金楼名声大,利益大,却也为许多正道不耻,多方打击。所以袁大冲才想了这个法子,用一座会移动的阁楼,穿梭六界,隔绝探索,避免被围剿。
袁大冲记恨着当初温千行的所作所为,所以一直想着要报复,正巧他的手下外出寻觅试金人时,听到了风笙这么有意思的事,回去一说,被袁大冲找了机会。
那个时候没能杀了袁大冲,真是祸害遗千年。当时的风笙就是这样想的。
风笙进入了试金楼,做了试金人,每天做的事,就是被压过去试验各种赝品的威力。
雷公的鞭子,太上老君的拂尘,甚至是南天门守门小将的长戟都被做了赝品,砍在身上的时候贼疼。
每当试金人被重伤后,袁大冲会让他的手下小亮给他们服下露水,露水配合着种子,会使得伤势迅速痊愈,但事实上这痊愈只是一种表象,体内灵脉的伤害是难以痊愈了。
可风笙总是再痛也不哼哼,哪怕咬着唇直到出血,因为她知道,自己每叫一声,就会让袁大冲痛快一分。她这人当时虽然没什么出息,也被人瞧不起,可骨气还是有的。
风青的后人,怎可摇尾乞怜。
风笙的态度可能让袁大冲不畅快,所以每次做赝品的测试,风笙的时间总是最长的,受的伤也是最多的,可她丝毫不在乎。
那次袁大冲仿制了万晓晓的“情丝绕”,一支金钗化出长丝可攻可守,格外逼真。唯一不同的是,此金钗阴毒无比,染着九九八十一种剧毒。
风笙空手与手持金钗的小亮对决,试验金钗的能耐,她一想到挚友的法宝被如此玷污,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杀气腾腾地盯着袁大冲,抓住了丝线生生拉扯而断。
在小亮惊讶的眼神里,她的手掌险些裂成两半。
“看来仿制得不够完美。”
意外的,袁大冲那次没有咆哮怒吼,也没有阴阳怪气地加倍折磨风笙,只是用非常奇怪的目光看了一眼风笙,嘱咐小亮将她带下去。
这是第一次,袁大冲没有亲自押送风笙回那个牢笼。
袁大冲的手下不多,因为他多疑且自私,不希望自己的手艺被人学了去。小亮算是他比较信任的部下,于是由小亮押送风笙回去那个阴暗潮湿的牢笼。
一个四面徒壁,连窗户都没有的房间。
这样的房间,在试金楼有很多个,分布在阁楼的二三两层,是专门为试金人准备的住处。
试验地在四层,风笙下楼的时候发觉在阶梯拐角处,有一个窗户,窗户平日都是锁着的,而今日却是打开的。这个窗户不大不小,正好可以让风笙钻出去。
于是风笙用最后一点力量,也凭着一定要出去的信念,用自己的头狠狠撞上了小亮的头。
小亮到底还是个不成气候的家伙,被这么一撞,真翻了个白眼昏了过去。
风笙虽然带着脚铐手铐,但灵力还是有的,她纵身跳出了那扇窗户,准备迎接阳光。可令她万万没想到的是,窗户的另一头并非自由,而是……属于试金楼最黑暗地方。
她落入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里,重重摔在地上。
而后,是极轻的脚步声走了过来。
“吃的到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