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五十七章 妖将篇(五)
“肉麻。”游痕之重复了一句,问道:“何为肉麻?”
“嗯……就是……虽然是好话,却令人不自在。”
“我说的话,令你不快?”
辰雪瞧着游痕之紧张的模样,眯着好看的丹凤眼,盯着游痕之的脸很久,一手慢慢搭上游痕之的肩膀,一手划过他的胸膛,露出一丝媚态,存着玩笑的心思打趣道:“姓游的,你该不会……喜欢上我了吧?”
本是存心戏弄,辰雪以为游痕之是块冷冰冰的木头,却没想到他居然目光动了动,怔怔看着眼前的辰雪道:“我不知道。”
这下子换辰雪愣住了,她皱了皱眉,收回搭在游痕之身上的手,默了一瞬,道:“这般经不起诱惑?无趣。”
见辰雪从自己身旁走过,游痕之拉住了她的手,“你去哪里?”
“伤好得差不多了,我要去我该去的地方。”
“你要离开神农谷?”
“自然,我要去找我的同伴。”
“可会回来?”
“昨夜之事,我已偿还你救我之恩,为何还要回来。”
游痕之眼神黯淡。那一刻,游痕之感觉自己呼吸不畅,胸前闷得似乎压了一座山。他忽然想起了那日为辰雪一笑,或许从那时候开始,他们之间,就多了什么牵绊。
“泥人族,与神农一族结下契约,永生效忠神农谷,永远不得离开。”游痕之的声音透着苍凉,“我若离开神农谷,不久便会化为泥水,回归天地。”
“你若不回来,我便再也见不到你了。”
在游痕之的沉默里,辰雪的眼皮跳了跳,“那就呆在神农谷里,继续不理外事,不是很好?”
最后,游痕之想不到什么话了,只能道:“挠挠……”
“那挠挠呢,你不要了吗?”
“它是属于神农谷,属于你的。”
辰雪抽出手,转头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姓游的,我走了。”
抽手的那一刻,游痕之感觉生命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突然离开,面前的机会稍纵即逝,有可能错过便是不复相见。去得匆匆,就像她来时那样。宛若上天降下的一份奇遇,短暂而美丽。辰雪打乱了游痕之的生命,掀起了游痕之的情绪。没有七情六欲的泥人,第一次为她而笑,也……为她而生出了执念。
就在辰雪即将走出神农谷的那一刻,游痕之心底的那份执念终于压制不住,他旋身,瞬间化作沙尘从谷中深处飘出,飘到了一脚踏出神农谷的辰雪面前。
沙尘渐渐凝固成形,现出游痕之的模样,挡住了辰雪离开的路。
“姓游的?”
“我问你,你喜欢挠挠,所以一直和挠挠玩,可对?”
“你追上来就为了问这个?”
“是。”
辰雪耸了耸肩:“没错,我喜欢挠挠,所以一直和它玩,不可以让开了?”
“那我想和你一直在一起,一直玩,是不是代表,我也喜欢你?”
“哈,你都说你是泥人了,怎么可能……”
“辰雪,我是认真的。”
辰雪一顿,抬眼看了看游痕之一脸认真的表情,确认他不是在说笑,随即很快地转开目光:“不是,你根本不懂什么叫做喜欢,你只是头一次见到外头的女人,产生了幻觉。游痕之你记住了,如果有一天你真的动情了,那个对象一定不会是我,也不能是我。”
“为什么?”
辰雪像是有什么话鲠在喉咙口,最终难得的露出一丝怅然,叹息道:“因为她,我懂什么才是真正的喜欢,你不懂。”
“他?是谁?”
回答游痕之的是沉默。
刹那间,游痕之心头似乎有新的情绪蔓延开来,这种情绪让他如同被激怒般无法平静。
“你为何认为,我的就不是真的。辰雪,有句话,我要你明白。”
说着,游痕之伸手紧紧扣住了辰雪的手腕,似乎要把辰雪的骨头捏断般用力,他一字一顿道:“挠挠是我的,神农谷是我的,你,也是我的。”
“我要你留下来,我要你永远陪着我。”
“别闹了,我还要去找我的同伴……”
“那就让他们来神农谷找你,从我手里抢走你,否则……我不会放你走。”游痕之一边说着,一边把辰雪往回拽。
辰雪终于意识到游痕之不同于之前了,他突然的粗暴和欲望像是狂风暴雨,浇灌着他本来一尘不染的心。从前没有感情的泥人,一旦拥有了一点点感情,好似更加狂热。
“什么狗屁逻辑!”惊愕之后,辰雪倔强地反抗,吼道,“你有病吧!”
可无论辰雪怎么挣扎,都挣不开游痕之的手。她愤怒地一口咬在游痕之的手臂上,牙印深深的嵌入游痕之的皮肤,辰雪的唇色瞬间变得鲜红欲滴。
“你生气了。”游痕之不觉痛楚,神色平静,看着辰雪的样子,目光有过一丝疑虑,但稍纵即逝,“那我向你道歉。”
辰雪松口,唇瓣染着游痕之的血,分外刺目。她怒道:“道歉有个屁用,让我走!”
见辰雪一点也不配合,游痕之动了动手指,神农谷的地下顿时窜出无数藤蔓,听从号令。它们先是缠住了辰雪的脚,然后攀上了辰雪的身体,环绕住辰雪的腰,最终捆住了辰雪,一动不能动。
“神农谷里,我说了算。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了。”
突如其来的变故,一步之遥,辰雪距离离开神农谷只有一步之遥。她心里头有一片魂牵梦萦的故土,有无法割舍的人。她忽然很后悔,后悔为什么在醒来的那一刻后没有立刻离开。
“虽然你现在很生气,但我会努力让你原谅我的。”
“凭什么你道歉,我就得原谅你!”辰雪扭动着肩膀和腰,可越动,藤蔓的束缚越紧。她只能瞪着眼,愤恨道:“你太自私了。”
“什么是自私?”游痕之目前对感情的理解有限,除了目前明白的喜欢、高兴、生气、紧张,似乎没有别的。
“你连这个都没法明白,你根本做不了人!”
“我是不明白,所以想让你教我。”游痕之走到辰雪的面前,“留下来吧。”
“我……”辰雪盯着游痕之的眼,看到的只有固执,许久后睫毛轻颤,笑容妩媚:“好,那你松开我,我不走。”
得到辰雪的答复,游痕之弯了弯唇,万年不变的一张木头脸,此刻竟然染上了丝丝笑意,好似甜到了心间。他开心地下了指令,那些藤蔓得令后立即撤退,呼啦啦一片缩回了泥土里。
“走吧。”
游痕之温柔地去牵辰雪的手,岂料辰雪忽地拔地而起,将游痕之一掌用力推开,朝着神农谷外飞跃而去,头也不回。
游痕之被猛地推开,身子在半空中划出一个弧度,紧接着后背重重撞在树上。他落地时浑身酸痛,擦了擦嘴角丝丝血迹,看着眼前翩然远去,毫不留恋的人,眼神暗了暗:“你骗我。”
辰雪记得游痕之说过,他不能离开神农谷,所以以为自己跑出了神农谷便安全了。她慢下了速度,回想起方才推游痕之似乎用了很大的力道。
“是他自己发神经,怨不得我。”辰雪停下脚步,嘀咕了一句,“他是泥身,不会和那些泥娃娃一样碎了吧……”
手臂上,那道幽蓝的圣火忽然传来一阵刺痛,她忽然一愣,回头望了一眼。
自己之前那么拼命救回了他,他若出了事,岂不是白费功夫……
正当辰雪停下脚步思考时,地面忽然有了异样,无数沙土向天空漂浮而起,聚集成一张巨大的网。辰雪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沙尘如细密的雨点砸了下来,砸在身上黏糊糊的,抹也抹不掉,顿时和身子融为一体。
“该死,这是什么!”
很快,辰雪身上已经裹了一层沙土,沙土越积越厚,她的身体在沙雨的洗礼下渐渐变成了一座泥塑,她的面容也掩盖在泥塑之下,只剩下一个错愕又愤恨的表情。
“才跑出几百米便不跑了,你真以为我的能力仅限于神农谷吗?”游痕之的声音幽幽传来,他手执红伞,踏着轻缓的步伐,“这是你骗我的下场。”
红伞下,游痕之面容沉静。的确,他离开神农谷会有不小的代价,但他手上的这把红伞可支撑他在神农谷周遭活动一段时间。若辰雪多跑出一段距离,可能便不会被抓回去了。
“游痕之,我真是想多了……你这个变态,丧心病狂!”
“病?你说得对,我从不觉得自己会病,可现在想来,我得了一种本以为永远好不了的病。辰雪,你就是那个可以治愈我的人。”
当泥塑完全形成,辰雪的躯体被封印在泥塑之下,再没有了声音。黄昏下的树林,又恢复了从前的祥和寂静,仿佛刚才的争执不曾存在。
地底的藤蔓重新蹿出,缠绕上辰雪化作的泥塑,将她往神农谷拉扯。
游痕之发现,这样的辰雪终于不会想着逃跑,也不会对着自己咒骂。她安安静静地立在自己面前,只是一件属于自己的东西。
起初,他觉得很欢喜,与辰雪终于形影不离。他修炼的时候将辰雪放在身边,制药的时候将辰雪放在身边。
可是渐渐的,游痕之发现他还是和以前一样寂寞。
辰雪愤恨的表情,仇视的目光始终面对着他,仿佛在控诉他的强行挽留。每一次面对辰雪那样的表情,游痕之都觉得心乱如麻。
族人们曾告诉他,能爱一个人,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可却从没有人告诉他,如何去爱,如何去经营一份感情。
或者说,游痕之唯一的一点爱,只因为辰雪而存在,别的……什么都不懂。
“我读了很多书,我好像能明白你的的行为和表情,是恨我,怨我,讨厌我。”对着泥塑,游痕之缓缓抚摸上那张脸,“你是不是以为,我留下你,只为了明白七情六欲,拥有血肉之躯,摆脱泥人族的约束。”
“可我根本没有想那么多,在这个当下,我只想留住你,永远陪着我,哪怕只在神农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