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五十六章 妖将篇(四)
游痕之复原的过程有些缓慢,辰雪也不是多话的人,默默坐在一片漆黑里,一声不吭。
作为女娲大神亲手所创的泥人,游痕之目之所及,不同常人,哪怕此刻身处黑暗,他也能看清辰雪的轮廓。
辰雪此时面朝着窗户的方向,似乎看着一个遥不可及的未来,眼底有怅然,却并无迷惘。
“轰隆!”
“轰隆隆!”
忽然,远处似有山崩地裂的声音传出,震得此刻屋内地面颤动。游痕之的身体正有一半在缓慢地重塑,还有一半依旧是一滩泥水,软趴趴地依附在地面。
“卡啦——”
地面猛地出现一道裂缝,紧接着地面凹陷,有塌陷之势,游痕之跟着往下沉了沉。
另一边,辰雪的身子在震动中跟着摇晃,站立不稳,她找了面墙扶住,急忙开口问道:“姓游的,你没事吧?”
“有事。”
虽然千钧一发,游痕之的语调依旧和素日没有区别,“我无法凝形了。”
“无法凝形?会怎样?”
“大概就只有半截身子了。”
语气淡定的好像谈天说地。
辰雪不知怎的,想到那样的画面,竟觉得有些好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那岂非是我的过错?都是我的鱼汤害你变成这样。”
“是我情愿,与你何干。”
沉默了一瞬,一声轻笑响起,辰雪望向游痕之化作泥水的地面,挑了挑眉。
“嗯,如此有担当,我喜欢。”
话说完,门吱呀被拉开,人已经冲了出去,“我可不想看你死在我面前。一直这么震可不是好事,我去瞧瞧。”
“辰雪……”
辰雪的动作太快,快到游痕之甚至都来不及提醒她,那是圣气溢出山脉,绝非常力,根本难以抵挡。往常也就每年出现一次状况,可今年已经是第二次了。
他动了动绵软无力的身子,急于想去追回辰雪,却无能为力。向来将生死看得平淡,将一切不放在心上的游痕之,第一次有了焦急的情绪。
那种情绪就像是有火在烤着自己的心,却无法浇灭。他恨不得牺牲一切去追回辰雪,只求她平安无事。
随着这一情绪的诞生,心口仿佛有更多不明的情愫涌上。
快一点,再快一点……
游痕之迟迟感应不到辰雪的状况,又等不到辰雪回来,只能在黑暗中拼尽全力凝聚自己的身形,可进展依旧缓慢,每一刻都度日如年。
这是游痕之这么多年来最漫长的一夜,他从未如此焦虑、害怕、不安过,这种情绪即便是仙妖大战,即便是族人惨死,他都未曾有过。
因为他是没有感情的泥人。
可一夜之间,这么多感情涌上心头,竟是……这般酸涩苦闷。
震动在渐渐停息,辰雪却始终没有回来。清晨第一缕光照进屋子的时候,照亮了歪倒在地的桌椅,照亮了坑坑洼洼的地面,也照亮了重获新生的游痕之。
他舒展四肢,有些僵硬地从地上爬起,没有顾得上多停留片刻,飞一般地冲了出去。
昨夜的山谷暴动,圣气四溢,致使游痕之一度面临难以凝形的危机。可后来暴动停止,也不知是如何停止,没有回来的辰雪像是一把悬在心口的利刃,令人惴惴不安。
在神农谷生活了不知多少春秋的游痕之第一次觉得神农谷是这么大,大得他没法立刻找到辰雪,去到辰雪的身边。
他有些六神无主的时候,挠挠不知从何处蹿了出来,看了游痕之一眼,动了动长耳朵,然后拔腿就跑,带着他往山谷的最深处跑去。
神农谷的最深处,一向是神农谷的禁地。第一代谷主便有命令,往后世代族人不可入内,此后代代族民恪守规矩,从未进入过此处。
即便这神农谷只剩下游痕之一人,他也从未进去过,因为他只知道规矩,并不存在什么好奇心,自然也没有探究的意向。
这是他第一次踏入此地,入目所见,不是万年如一日的鸟语花香,而是一片荒草丛生的废墟。枯木林立,一群黑色的乌鸦停在枯枝上,没有一点声音,走近一看,才发现他们都已经不是活物,而是宛若石像一般的死物,定在了枯树枝上。
游痕之继续往里面走,只见一口圆形的青铜鼎落在一片荒草地里,金光闪耀,似有圣气无边,令人心生敬畏。三足为底,撑起鼎身,在鼎身的一周,有纹饰环绕,纹饰似乎散发着灼热的温度,滚烫的带着些许红色。
“辰雪!”
在古鼎的旁边,仰面躺着一人,正是辰雪。游痕之快步上前,立在双目紧闭的辰雪身前,神色紧张地顿了顿,而后弯下身子,伸出手探了探辰雪的鼻息。
他甚至都没注意到,自己的手,隐约有些颤抖。
还好,还好……
感受到有温热的气息喷在手指上,他一直紧绷着的双肩松懈了下来,蹲在辰雪身边,将她扶起。
青铜鼎的光芒在游痕之扶起辰雪时突然暗淡,游痕之不由多看了古鼎几眼,发现鼎身红得滚烫的纹饰并非他所想象的烙印,而是被鲜血催化而成的。
他疑惑地愣了片刻,却看不懂纹饰的含义。
“姓游的,你没事了?”大概是游痕之不太会照顾人,辰雪被他托着肩膀,万般不适,呢喃着睁开了眼,“我昨晚上跟这口鼎大战了几百回合,真是折磨。”
游痕之松了一口气,奔腾而出的情绪像是在突破临界点时,戛然而止,回归虚无。他垂眸,目光里夹杂着一丝温柔道:“你没事了?”
“我本来就没事,太累睡着了。”
“你当真胡闹,此处根本不是你能来的地方,你……”
“我做事,向来只随心意,不问后果。在那个时候,你就是我的心意。”
辰雪推开游痕之,自己站了起来,拍拍身上的灰,指着那口鼎道:“你可知道这鼎的来历?”
游痕之因为这句话出神片刻,过了一会儿才答道:“若我不曾猜错,应该是女娲大神留下的九鼎。”
“九鼎?”
游痕之点点头,“我虽然无法读懂鼎上浮现的文字,但这鼎的样式,上头的纹路,几十万年前,我听说过。”
“当年,合格的泥人需要经过炼化方能具有血肉,女娲大神希望创造一批情感纯净之人,便联合诸神造鼎炼人,失败了多次,直到第九次才成功。那口将泥人炼制成血肉之身的鼎,便是九鼎。”
辰雪疑惑道:“既是宝物,为何被封在这么个阴森可怖的地方?”
“在此之前,我并不知此处封印了九鼎,也不知为何每年会有一次圣气的动荡。想来,这该是第一代神农谷主的决定,我并不知晓。”
难得见游痕之耐心给自己解释这么多,辰雪打趣道:“你也被扔进去炼过?”
游痕之摇摇头,“没有,我并不是合格的泥人,没有资格,所以我并非血肉之躯。”
辰雪哦了一声,没再追问。
“我们走吧,离开这里。”游痕之转过身子。
辰雪看游痕之背过了身子,才低头撩起衣袖,昨夜对战之后,胳膊上便突然多了一道幽蓝印记,和那口九鼎上的印记一样,宛若圣火。辰雪用手指擦了擦,印记没有消退,反而有些许疼痛,颜色变得更深。
她皱了皱眉,低低骂了一声:“难看死了。”
“怎么了?”
游痕之回头的时候,辰雪有瞬间放下了袖子,一脸恍若无事的模样,“哦,我是说,变回来的感觉怎么样?”
辰雪问得漫不经心,游痕之却很严肃地停下脚步思考了很久。
“你想知道吗?”
“要说便说,我没空……”
辰雪的话忽然止住。
因为她被游痕之倏然紧紧拥住,手足无措,她双手不知该如何安放地举在半空,姿势宛若投降,一时有些尴尬。
她还从未被人……拥抱过。
“你发什么毛病?”
“我曾想过,如果有一天我变成了一滩泥水,就此消失,也没什么不好。可知道今天我才知道,拥有一副身躯是多么美好。”
“关我什么事……”
“因为我可以用双手……拥抱你。”
辰雪的瞳孔骤然一缩,她举着的手慢慢放下,垂到了身子两侧。
她的手握了握拳,想起今日睁开眼看到的那张脸,担忧、怜惜,用看女人的目光看着自己。
那是她曾渴望了很久的关切与在乎,仿佛昨夜豁出性命的守护,有了一个值得的回报。
曾经的她,数次在死亡线上挣扎,每每睁开眼,永远都只是自己一人,默默舔舐伤口,咽下所有苦痛。
孤独,已经成为辰雪的生命,而现在,两个习惯孤独的人,同时尝到了彼此依偎的感觉。
可只是片刻,辰雪紧握的拳头放开。
她推开游痕之,笑了笑,“姓游的,你这些肉麻的话哪里学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