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五十五章 妖将篇(三)
游痕之一直以来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对辰雪萌生出了从未有过的感情,直到那日,他走过一片花丛时,被笑声留住了脚步,默默地看着辰雪。
“毛茸茸的,好舒服……”
“尾巴也好舒服……”
那时候的辰雪正在逗兔子玩,陶醉的表情让人差点忘了她是个蛇蝎美人,初见时便是以命要挟,看不出一点情义之处。
兔子一开始乖巧可爱的任由辰雪抚摸,却因为辰雪揪着耳朵不放,挠了她的脸,仓皇逃跑。辰雪顿时被抹了一鼻子灰,用袖子擦着脸,道:“小家伙,我想好了,你那么会挠人,就叫你挠挠了。”
挠挠嗅了嗅辰雪的裙角,而后一溜烟躲到了游痕之的身后。
顺着挠挠逃脱的方向,辰雪一边擦着脸一边转过身,只见游痕之就站在不远处,轮廓分明的脸上,有一丝笑意闪现而过。
那一笑,让整个人都生动起来,就连眼中都好似有柔波漾起的涟漪。
“嗯?你笑了。”辰雪有些讶异地指着游痕之,因为她从见到游痕之的时候,他脸上从始至终都是一个表情,“我还以为你不会笑。”
比起辰雪,游痕之更讶异,他愣了片刻,缓缓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嘴角,直勾勾看着辰雪,像是过了很久,才反应过来,板起了脸:“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我看见了。”
他快步上前,牢牢抓住辰雪的手,重复着一句话:“不可能!”
游痕之无端有了不同于以往的惊诧,这也是他从前没有过的感情。他一点也不知道,自己体内的有些东西,正在不露痕迹地被激发出来。
“我眼睛又没瞎。”辰雪不是什么善茬,甩开游痕之的手,恶狠狠道,“你抓疼我了。”
辰雪错开游痕之的身子,快步离开的时候,游痕之站在原地一动没动。辰雪走后很久,游痕之都没有动。他脑海里想起了谷内族人还活着的时候,告诉过他的话。
其实,神农谷中真正的神农一族,早已在仙妖大战后的内乱中覆灭。由于神农谷一直避世而居,甚至极少和天界联系,外界无人得知神农一族已经族灭,包括九重天上的天帝。
没有人想到,如今留在谷内的,只是当初女娲造人留下的废弃品。
女娲黏土造人,留有失败的废弃品,这些废弃品就被称为“泥人族”。他们没有感情,没有血肉之躯,无法化作真正的人。
他们本该被集中销毁,却因为当初的神农谷主一时善念,将他们留了下来。
可到底,他们也只能做一介贱奴。
这些废弃品曾为神农一族所援助,留在谷内为奴,直到神农一族死后,他们成为了神农谷最后的居民。当年仙妖大战祸及神农谷,随后神农谷内局势不稳,内战频发,甚至连为奴的泥人也牵涉其中。到最后,只有游痕之侥幸活了下来,成为了神农谷最后一人。甚至可笑地从一名奴隶,成为了别人口中的神农谷谷主。
族人惨死的记忆,伴随了可游痕之许多年。可他没有悲伤,亦没有愤怒,因为他没有七情六欲,他只是个泥人,被遗弃的泥人。
身为贱奴,他们受过许多白眼,也遭过许多欺凌。但之后,他们往往没有难过和伤心。因为他们不懂什么是难过伤心。
曾经,族人们告诉游痕之,如果有一天,他有了一段真正的感情,明白了爱与被爱,那代表他可以成为一个真正的人。真正的人不用再畏惧水流,不用再害怕躯体被水流分解,他可以尽情地享受生命。
甚至……脱离了泥人之躯,不再是奴隶,不再受限于神农之地的契约,可以获得离开的自由,去看看外边的世界,如今是什么样的。
可是那么多年过去了,游痕之依旧没有一点感情,却偏偏在看到辰雪的时候,有了不一样的情绪。
这难道……是命定的缘分吗……
游痕之在原地站了很久很久,思索着自己为什么会为了辰雪而笑。他思索到了太阳西斜,晚霞的余晖遍布着神农大地,他定格的身影像是融入了天地间,分辨不清。
一直到了夜幕悄然降临,繁星开始闪烁在高空。
“喂,姓游的,吃不吃饭了。”
最后还是辰雪跑回来找到了他,推了推他,“你病了?”
“我没病。”游痕之在辰雪的疑问声里淡道,“我从来不会生病。”
“不会生病?哈哈哈,你哪来的自信?”
辰雪没理会游痕之看似疯疯癫癫的话,将他拽回去吃饭了。
那一顿饭,辰雪做了鱼汤,她对自己的手艺素来痕自信,用筷子点了点汤碗,“姓游的,尝尝。”
游痕之盯着鱼汤许久,脸上虽没有什么表情,但辰雪觉得,他看着鱼汤的样子,就像是看着毒药。
“怎么了?”
“我不喜欢喝汤。”
“我特意给你做的,你说不喜欢?”
“特意给我做的?”游痕之抬眼看着辰雪。
辰雪奇怪地看着他,“怎么了,这是你送我兔子的谢礼,给你补补身体。你不收下,就是不给我面子。”
“礼尚往来。”游痕之想起了自己看书时候学到的词。
“对,没错,就是礼尚往来。”
在辰雪催促的眼神下,游痕之最终拿起了汤勺,舀了几勺到自己的碗里。
“你饭量这么小?多喝几口啊。”辰雪看游痕之浅浅的半碗鱼汤,干脆从游痕之手里拿过碗,替他盛了满满一碗。
这个时候的游痕之发觉,向来有一说一,从不会撒谎,更不会隐忍不说的自己,按住了心头想说的话,接过汤碗,静静看了一会儿,而后一饮而尽。
“你喝汤怎么跟我喝药似的。”辰雪不明所以地看着游痕之一口气喝完了鱼汤,“那个,姓游的,我其实想告诉你,我伤也好得差不多了,我准备……”
话没说完,就看着游痕之“唰”地一下站起了身子,急急忙忙地朝外走。结果没走几步,就直挺挺倒在了地上。
他的身体在顷刻间宛若融入江流的泥土,一点点化开,最终变成了一滩颜色浑浊的泥水,潮湿了屋内的地面。
这一幕让辰雪完全怔住了,她张着嘴巴,却不知该说什么。但她很快反映了过来,朝地面上的泥水道:“我就先不问你怎么回事了,告诉我怎么帮你?”
泥水里有一道微弱的声音:“关起门窗,明日太阳升起的时候,我就能恢复。”
辰雪立刻照做,将屋子的门窗统统关了个严实。
“案上的烛火也灭了。”
于是辰雪立刻吹灭了烛火。
一片黑暗里,辰雪就坐在一滩泥水的旁边,默然无话。
“你回房去吧。”
“不,我在这里陪你。”
“不必。”
辰雪的声音淡淡传来,带着一丝对过往的回忆:“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刻,总是希望有人陪在身边的吧……至少我是这样。”
没有声音回答辰雪。
“姓游的,我还以为你是神农谷的什么仙人,原来你不是。”
游痕之想了一会儿,变成泥水的他依然还有意识,他看到了黑暗中守在自己身边的辰雪。忽然有种直觉,将自己的一切与这个女子分享。
游痕之的声音依旧冷静,却不再如从前那么淡漠:“我乃女娲造人留下的废弃品,泥人之身。”
“泥人……”辰雪顿了一会儿,恍然道,“所以我从未见你喝过茶水,所以今日的鱼汤你才这么不愿意喝……”
“可你为什么不说,为什么还要喝。”
辰雪抛出的问题一下子难倒了游痕之,他也不清楚自己是为什么。或许,他就是……不想拒绝辰雪的好意。他想着,鱼汤是辰雪的心意,而他不想辜负。
想着想着,游痕之被自己的想法惊住了。他从未有过这么多曲曲绕绕的想法,更没有过这么多辗转的心思,难道,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感情……
最后,到了嘴边,只剩下一句话:“我不想你失落,因为那是你亲手熬的鱼汤。”
短暂的沉寂后,屋子里响起了辰雪咯咯的笑声,在寂静的屋子内格外响亮清脆,然后是一句:“你还会照顾我的感受?看来泥人并非无情啊。”
随即,是椅子挪开时在地面摩擦的声音,辰雪离开座位,走了几步,蹲在了那滩泥水旁,道:“你告诉了我你的身世,那我也告诉你我的身世。”
“我是妓女。你知道妓女吗?那是异类,是这世上比泥土更卑微的存在。”
“我日复一日的在男人的身子下呻吟,那根本就不是我心底的声音。我麻木地看着他们丑陋恶心的嘴脸,却还要强颜欢笑取悦他们。”
“我讨厌这世上所有的男人,可我却没有那么强大,所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那么卑贱……”
声音忽然轻了下去,低低的声音,只有两个人听得见,宛若情人耳鬓间的私语,不为外人窥听。
而后,辰雪站起了身子,俯视化作泥水的游痕之,“怎么样,后悔救了我吗?一个肮脏的我。”
“不悔。”
让辰雪意外的,是毫无犹豫的回答。
“骗子。”辰雪道,“怎么可能。”
“泥人一族,还没有学会撒谎的本事。”游痕之的声音依旧笃定,“你就是你,我只看得到眼前的你。”
只一句话,便让辰雪胸口宛若重击,好似从前受过的否认,误解,在此刻得到了温暖的安慰。
“哈,倒是很贴心的话。”辰雪眸子里闪动着微光,“姓游的,你若是上点心思,一定很会讨女孩子欢心。”
“我不会。”
“哦?”
游痕之没有再说话,因为他开始聚集自己的精元,容不得一丝分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