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五十三章 妖将篇(一)
在齐国外西北方向,有一座深谷,不属于任何领土,荒芜许久。传说这里是上古神农一族的遗址,谷内四季如一,不受外界天气变化而变化。从上空俯瞰,神农谷内荒草丛生,显然是一点人迹也没有。
“轰隆——”
火羽巨鸟落在神农谷内,激起纷扬的尘土。鸟背上跳下了一道蓝色的身影,她摸了摸巨鸟的头,道:“辛苦你了,回去吧。”
巨鸟长鸣了两声,似乎在和风笙说什么话。风笙先是一愣,而后笑道:“我没有和岛主吵架,你想多了。”
火羽巨鸟像是放心似的,点了点头,然后才腾飞离去。
“啧——”
望着火羽巨鸟飞离的方向,风笙脑海里一阵刺痛,她捂着头,仿佛看见一道背影闪现而过,驾临火羽鸟离去。鸟背上的人浑身浴血,看似是君无白,却又不像是君无白。
而那样的场景,风笙从未见过。
“风笙,你疯了吗……那人不是君无白,怎可再将他与君无白联系在一起。”
风笙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将那幅景象抹去,而后快步入谷探寻。
谷内怪石嶙峋,枯木参天。河水是干涸的,土地是焦灼的,屋子内一片破败,早已落了厚厚一层灰。风笙探寻许久,莫说是活人,连活物都没有。
“不对啊,晓晓和阿越已经来此许久,甚至告知我忙于九鼎之事。这里……不该是这样才对。”
风笙找了一圈,依然没有收获。她环视四周,觉得此处和古籍的记载实在天差地别。她忽然想到什么,蹲下身子,手抓了一把谷内的焦土,放在鼻子前闻了闻。
“迷幻花的味道……”
风笙了然地洒下焦土,而后站起身子,“此处只是虚假的神农谷,真正的神农谷,是在表象之下。”
于是,风笙左手袖子一抖,灵匕滑落手中,化作青锋凛冽无比。右手掌心翻下,祭出阵芒,浮出辟天剑握在手中。双剑在手,风笙腾跃而起,在半空中运使灵力,划出数道看似毫无章法的剑光。
剑光破空而出,凝结成圣印,缓缓落于地面。看似轻盈的一道圣印,却犹如千钧之重,落地激起沙尘翻涌,大地震动。
“谁!”
一声冷喝,伴随着狂风大作。地上的泥土像是受到了感召,凝聚而起,一块块垒叠,形成了如镇妖塔一般高大的巨人。
巨人挥着拳头,朝风笙而来,风笙疾掠后退,旋身掷出双剑。双剑一剑飞跃至巨人头顶,笔直落下,一剑直对巨人胸口,猛然刺入。
“呃——”
巨人遭受重创,嚎了一声,泥土崩裂成沙,归于地面。双剑发出清音剑鸣,回到风笙手中。
“哼。”
巨人消弭后,一声轻蔑的声音又从暗处发出。
“别打了别打了,自己人!”
熟悉的声音!
“晓晓?”风笙目光所及之处,表象在一点点褪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座鸟语花香、四季如春的深谷。谷中一片春意盎然,流水潺潺,宛若人间仙境。
风笙身侧,刻着神农谷三字的石碑屹立,显然这里才是真正的神农谷入口。
正观望时,一抹鲜艳的红色像是天边最美的晚霞,朝自己飞奔而来,抱了个满怀,蹭了蹭自己的胸膛。
“笙笙!笙笙我想死你了!”
“晓晓。”风笙笑着将万晓晓拉出自己的怀抱,捏了捏她的脸,“阿越呢?”
“我在这。”随着万晓晓,一人也缓步而来,脚步声很轻,站在不远处静静看着重逢的两人。
“你们安然无恙吧?”风笙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打量,“有没有受伤?”
“没有,这里很安全,就是进来容易出去难。”万晓晓抱怨似地咬牙切齿。
“我们很好,你呢?”苏越关切问道。
“是啊是啊,血果到手了吗?天帝有没有责罚你?那个傀儡之祸解决了吗?顾哲呢?”
一股脑的抛出这么多问题,风笙却没有不耐烦,一一回答道:
“血果已经送回天宫了。天帝虽有责罚,但已经过去。傀儡之祸结束,至于顾哲……他死了。”风笙原以为这件事过去,自己便可以平心静气地说出,可一想到顾哲的结局,想到顾哲为自己承担了一半的责罚。她的话里,还是止不住带了颤音。
苏越和万晓晓对视了一眼,多年默契让他们没有再追问下去。
风笙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情绪,问道:“我收到你们的回信,说忙着九鼎之事,怎么样,有进展了吗?”
“哼,进展……”万晓晓抱臂,抬头努了努嘴,像是指着某个方向,“都是那个家伙,我们一直拿不到九鼎。”
风笙顺着万晓晓指着的方向看去,一人广袖宽袍,手执一把红伞,在阳光之下缓步而来。他眉目淡淡,一双眼无精打采,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宛若一座泥塑的雕像。
“他是?”
“他叫游痕之,是现今神农谷唯一的居民。”苏越解释道,“九鼎就在他的手里,他藏得很好,我们必须完成他的一个条件,才能带走九鼎。”
“是什么条件,你们二人花了这么久也未能办到?”
“帮他追一个女人。”万晓晓无力道,“真是活见鬼,本姑娘人间的爱情故事也看了不少,怎么放在他身上毫无用处。”
“更别说苏越这个呆子了,他在这方面一窍不通!”
苏越抽了抽嘴角。
万晓晓拉着风笙的手道:“你知道吗,当日你传书让我们回去帮忙,就是那个游痕之,关着我们不让走,非说他要是追不到那个女人,我们统统别想离开。”
“追女人……”风笙看了眼那名手执红伞的男子,长得也是眉清目秀,玉树临风的,看上去还挺讨女孩子欢心的。她不由更加好奇,“是什么样的女人,你们都束手无策。”
“说起这个,就更玄了!”万晓晓拉着风笙低低道,“那个女人像是脑子不好使,整天嚷嚷着要回去找自己的同伴,一门心思想逃离这里,对游痕之不是打就是骂。”
“游痕之反倒被打骂得很高兴,我也真是服气了!”
风笙非常平静地回道:“有什么惊讶的,你对阿越不也如此,阿越不还是乐呵呵地跟你在一起。”
“……那不一样。”万晓晓愣了片刻,甩甩手,“反正我已经想好了,半月之内,再不能帮游痕之追到那女人,我就,我就……”
“你就怎样?”
“我就白看了那么多话本子!干脆一辈子没人疼没人爱,我就唔唔……”万晓晓话还没说完,苏越就已经快步上前,一把捂着了她的嘴巴,摇了摇头,目光带着凝重。
“晓晓,不可这么说自己。”
万晓晓看着似乎很着急的苏越,笑着掰开他的手,“我开玩笑的啦,你还当真,说你呆还不承认。”
“别欺负阿越了。”风笙捏了捏万晓晓的脸,而后向那名神农谷唯一的居民,游痕之走去,“我去和他打个招呼,日后我和你们一起完成他的条件,一定要拿到九鼎。”
“哎,等等……”万晓晓和苏越同时拉住了风笙。
“怎么了?”风笙有些诧异地看着如此同步的两人。
“忘了和你说一件事。”万晓晓道,“游痕之似乎是一个不懂情爱,没有感情的家伙,所以他要是态度不好,你别生气。”
“我像是那么容易生气的人吗……”风笙边走边道。
“游……谷主,你好。”
既然是神农谷唯一的居民,叫一声谷主总是没错的,礼多人不怪嘛。
可是这么拍马屁,对方也没有一点表情。
风笙只能继续道:“我是晓晓和苏越的朋友,我和他们一样,前来求借九鼎。”
“嗯。”游痕之依旧没有表情,惜字如金。
“听说,要助你追求到一名女子,方可取得九鼎。不知是否可以带我前去看一看那名女子?”
游痕之目光动了动,似在判断风笙是否有危害性。
万晓晓接嘴道:“笙笙是好人,她不会伤害辰雪姑娘的,你放心。”
原来那名女子叫辰雪。
风笙抱拳道:“是,方才闯谷是不得已,不是有意冒犯。”
游痕之死在怀疑风笙言语的真实性,张了张嘴,道:“你带了人。”
“带人?”风笙回头看了看身后的万晓晓和苏越,“我并没有带人。”
游痕之两指并拢,点在风笙背后的某个方向,只看见一团泥土洒了过去,空着渐渐浮现出一个人。
“呸呸呸,塞我一口土,有没有搞错啊!”
随着一声尖叫,怀光的身形出现在众人眼中。风笙错愕,看着焦急拍着泥土,整理衣服的怀光,道:“你为什么跟来了?”
“你以为我想跟来?还不是主人的意思!”
“我不想再劳烦岛主了,你回去吧。”
风笙义正言辞的拒绝,让万晓晓和苏越对视一眼,不明白发生什么了。明明之前两人的关系还挺不错的啊。
“脏死了,我要洗个澡才行。”怀光看着一身灰扑扑的自己,华服尽染尘埃,浑身难受得紧,朝风笙没好气道,“你让我回去就回去啊,我要是回去了,主人怪罪我怎么办!”
“便说是我让你回去的。”
“我说你别给脸不要脸啊,主人哪里比不上那个顾哲了?顾哲对你好你还知道感恩,怎么对主人却这么无情。”
“不要胡言,我已经和君岛主说的很清楚了,我与他成亲只是做戏,我已经有心上人了。”
“成亲?!”万晓晓和苏越异口同声,睁大了眼,“你和君无白成亲了?!”
“我……”风笙转过身看着一脸探究的苏越和无比好奇的万晓晓,一时不知该从何说起。
万晓晓像是错过了什么精彩打戏般懊悔不已:“什么成亲?什么心上人?笙笙你快如实招来!”
“这件事说起来有点复杂,我晚点再和你解释。”
“成亲……”游痕之像是得到了什么重要的讯息,推开万晓晓和苏越,一把抓住了风笙,“你成亲了?”
“我……算是吧。”
“你懂情爱?”
“大概,大概是懂的。”
“你能让辰雪爱上我?”
“……我可以试试。”
游痕之满意地点了点头,“你,留下。”
然后游痕之又指了指怀光,“你,滚。”
“噗嗤——”万晓晓忍俊不禁。
怀光很没面子地回道,“凭什么要我滚,我告诉你,我可是迷倒六界无数少女的,就连冥王之女都为我要死要活……”
“迷倒……当真?”
“这还有假?你也不出去打听打听……”怀光话还没说完,就被游痕之一把拽住了胳膊往里拖,“如此,你也留下。”
哇!变脸变得这么快!
“哎,我留下就留下,你别拽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