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五十二章 记忆之门
“咳咳……”
君无白正用戏谑的语气调侃风笙时,怀光走了进来。乍一眼见到鼻尖相对的两人,有些尴尬地一手蒙眼,一手指了指房门道:“我不是故意的,是房门没关。”
君无白瞥了怀光一眼,往后挪了挪:“都是在王府学得毛病,连我的屋子都敢随意闯了。”
“我错了我错了。”怀光露出讨好的笑,走上前道,“主人,上头有飞书,是月老传来的。”
“月老?”君无白料想是和他娶了风笙有关系,从怀光手里接过书信一阅。
怀光见君无白拿过书信,很识相地赶紧消失了。
信上说,君无白已经和风笙结缘,两人不是凡人,要按照天宫的规矩,在姻缘簿上留下指印,从此不离不弃。
信件之后,便是一纸结缘书。
君无白看了看风笙:“要避免你我被继续纠缠赐婚,唯有让天帝相信我们已经结为夫妻。”
“这姻缘书,签了吧。”
风笙捂着额头,似乎刚从什么泥沼中挣脱而出,透着疲惫。缓缓摇了摇头。
“怎么?”君无白见风笙毫不犹豫地拒绝,顿了顿道:“我们不是说好,逢场作戏。镇妖塔之事结束后,若你无意,我便抹去姻缘书上的名字。一切后果,由我承担。”
“只是眼下……”
“对不起君岛主,我不能。”风笙道。
君无白话被打断,蹙眉:“为何?”
“有一件事,我一定要说。”风笙放下捂着额头的手,沉默片刻,像是在整理自己的情绪:,半晌,嘴唇动了动“……我才知道,原来,我已有钟情之人。”
君无白先是一愣,而后目光落在风笙的手腕上,顿时眼里宛如有燎原大火。可他表情冷静得可怕,沉声道:“呵,是顾哲?”
“不是。”风笙抬手,抚摸过被鞭打过的地方,“多亏了帝姬的灭灵鞭,我想起了过去。”
君无白的脸色微变,拿着姻缘书的手一颤:“什么意思?”
“原来我有一段失落的记忆,我想起……我所爱之人,想起无数梦魇里那个我看不清的身影,想起我忘记却曾经刻骨铭心的是什么……”
风笙浑身还有灭灵鞭余劲之后的酸痛,可她觉得自己从未如此清醒过。
“你记起来了……”如果此时的风笙留意,她兴许会发现,君无白流露出了从没有流露出的神色,十分复杂。有欣喜,却也有紧张。
“我曾流落凡间,困在一处。我在那里认识了一人。”
“他是一个浑身上下,从头到脚都布满咒纹的人,他长得很丑,受尽折磨。可似乎,只待我一人好。”
风笙眼里闪烁着光:“后来……后来发生了……一件事……他要被处死……”
“没有人愿意救他,没有人站出来为他说一句话……”
“可是我记得他的好,记得他为我做过的事,所以我站出来救了他,我对他说……”
“如果没有人愿意爱他,我愿意爱他。我愿意用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永远爱他。”
“最后我和他一起颠沛流离,历经磨难,直到很久以后……”
“然后,然后……”
风笙记忆模糊错乱,说得有些断断续续,眉头皱了起来,似乎极力地在想什么,最后只探得空落落的一切:“然后我们就走失了,我很久很久没有看见他了。”
君无白闭了闭眼:“接下去的事,你没有印象了?”
风笙摇了摇头,“是,可这些记忆已经足够了,我知道我爱他。”
“所以君岛主,对不起,这一纸姻缘书,我不能签。”
签下姻缘书,便是夫妻,可她心里已经有了人。
君无白看去,此时风笙的神情充满愧疚。他抓着手里的姻缘书,诸多情绪汇聚心间,像是越缠越乱的红线,找不到线头。
“你母亲的担忧,还是发生了。”想起华霜去百死城前说的话,君无白心情莫名复杂,他在风笙疑惑的神色里,最只是问了一句,“那么,这姻缘书你若不签,天帝赐婚,你挡得下?”
风笙想了想,摇摇头。
想这六界,天帝主宰,谁敢不从?
“眼下你我皆面临不想要的求婚者,签下姻缘书为你我都挡去麻烦。至于你口中的钟情之人……”
风笙静静听着君无白的话。
“我承诺你,你可以继续等他,也可以继续找他,等到你见到他的那天,姻缘书我可以去销毁,还你自由,决不食言。”
风笙并非真的痴傻愚钝,她也知道君无白对自己的情谊,虽然有些莫名,却也几次三番帮了自己,甚至也同意让江湖盟归于朝廷管辖。
如今他说出这番话,让风笙很是愧疚。
“君岛主,我……”
“怎么,觉得本座善解人意,想投入本座的怀抱了吗?”
风笙失笑,摇摇头。
“既然如此,那不必说多余的话了。”君无白眼底有一闪而过的莫测,“现在,我们做戏,也算互相帮助,你不必有负担。”
“至于本座之前所说一切,都不会改变。不管你最后找不找得到那个人,你都是望尘岛唯一可能的女主人。”
掷地有声的一句话,让风笙一震。她不明白,君无白究竟是何时对自己有了其余的情感……之前,她觉得君无白身上的感觉很熟悉,曾经怀疑,君无白是梦里那个模糊的人影,对君无白有了无形的信赖,无数次在梦里,君无白的脸就那么浮现在眼前。
可是当今天,灭灵鞭将自己抽到到昏过去的那刻,她脑海里浮现出的,不是君无白的脸。真真切切的,是一张布满咒文的丑陋的脸庞。
那,才是自己曾生死相许的人。
可如果君无白不曾与自己相识,那为什么,他会对自己那么好?自己明明是个一无是处的人啊……
“君岛主……我与你并无过多接触,你也只是为了母亲的托付照顾我。究竟是为什么,你会对我……”
“我说了,你便能忘记过去的那个人么?”
“不能。”
“那我又何必告诉你,这是我一个人的秘密。”
风笙看着君无白划破自己的手指,然后毫不犹疑地在姻缘书上盖下了自己的指印。
“你了。”
君无白将姻缘书往风笙面前一送。
“君无白与风笙,自今日起缔结姻缘,天地为证,日月为鉴,二人从此相爱相守,福祸与共,不离不弃。”
目光扫过每一个字,风笙顿了顿,同样划破手指,在姻缘书上按下了自己的指印。腕上的镯子似乎有一丝光流转,转瞬不见。
两人指印都烙在姻缘书上的那一刻,方才还寻常的纸张泛起淡淡的金光。
“怀光。”
君无白刚喊一声,怀光便推门走了进来。
“在,主人!”
“在门口听得可仔细了?”
怀光嘿嘿笑了两声,“主人……”
君无白将手里的姻缘书交到怀光手里,“寄回天宫,给月老。”
“是是。”
怀光接过姻缘书,望了床上的风笙一眼,“主人,岛上弟子等着恭喜二位呢。”
姻缘书刚到呢,整座岛都知道了,用膝盖想也知道是谁干的。
“你的嘴巴倒是越来越碎了。”君无白淡道。
“喜事嘛,就该大家都知道。”
君无白对怀光挥挥袖子,示意他赶紧走,别碍眼。
“君岛主,这个给你……”
君无白刚把怀光赶走,回过头就见风笙从体内逼出了一团冰蓝色的珠子。
“你这是做什么?”君无白嘴唇一抿,绷着一道冰冷的弧度。
“我已经欠了太多,我欠了老温,欠了大哥,如今我不想再欠你。既然我注定无法回应你什么,那我只有偿还你对我的恩情。”
“这是我一半的寿命,虽然比不上血统纯正的神,却也有个数万年,或可助岛主增加灵力……”
珠子缓缓漂浮到君无白的面前。
“恢复了记忆,便这般绝情了。”君无白眯了眯眼。
“岛主,对不起。”
“你今日道歉的次数够多了。”君无白甩甩袖子,将珠子逼退回风笙的体内。风笙身子一震,惊愕地看着君无白。
“岛主为何不收?”
“此次结缘,只是互利互惠。往日相助,也是看在你父母的面子。至于我对你的好,那是我自己的心意,没有什么欠不欠的。”
“可是……”
“如果你一定要分个清楚明白,那我也不妨告诉你……”君无白负手而立,唇边一抹笑带着不明的意味,“你的偿还,我永不会收。我和你,永远没有两清。”
这是什么野蛮的道理……风笙垂下眼,罢了,如今不是儿女情长之时,还是先专注任务。剩下的事,等任务完成再说吧。
姻缘书传回天宫后不久,就有络绎不绝的访客到了望尘岛。可是君无白依旧是一点面子也不给,一概不见。
许多想求娶风笙,以求将来飞黄腾达的仙官们很是失望。当然更失望的是帝姬白芷,在宫里头摔了一天的东西,谁劝也没用。
灭灵鞭虽威力强盛,但靠着天帝所赠丹药,风笙很快便能下床,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吃了顿饱饭,准备前往神农谷遗址去找万晓晓和苏越。
火羽巨鸟停在望尘岛出口处,等着将风笙送去目的地。
“岛主送到这里便可以了,岛内还有诸多杂事,不必再为我操心了。”
“可有什么需要的?望尘岛也有不少法宝。”君无白问风笙。
“不必了,谢谢岛主。”
“可需要带些干粮,你喜欢吃的酥油饼还有些。”
风笙摇摇头,“不用了,谢谢岛主。”
君无白薄唇微扬,“你真是越来越客气了。”
“我……我欠了岛主良多,着实不想再麻烦岛主了。”
“欠不欠的,你懂什么。”君无白笑了笑,“走吧,既然都不需要,就算了。”
风笙抱拳躬身,行了一礼。她怎会想到,短短三个多月,命运便起了变化。此次她再度离开望尘岛,竟在四海八荒多了一个名号,那便是望尘岛主君无白的妻子。
“还有一件事……是关于大哥的……”风笙在离开前,终于还是提及了一直郁结在心的事情。
顾哲流放六界,魂魄不容于往生,成为天地孤魂,这是她无法放下的一件事。
“你果然还是忘不了他。”君无白神色淡淡。
“我并非想求岛主什么,只是想问岛主一个问题。”
“哦?”
“流放大哥魂魄之事,多久执行?”
君无白挑了挑眉:“此事重大,天帝已准备亲审顾哲,警戒六界之人。若我得到的消息没错,天帝将择日召开天冥两界会审,而后要进行公开处决,以彰显天威,前前后后也要半月。”
“不过近日天帝忙于镇妖塔稳固之事,顾哲那点残缺的魂魄收押于冥界,暂缓会审,一月时间应是差不多。”
“一个月……我明白了,多谢。”
风笙心中打定主意,要在这期限内尽快取得九鼎,然后向天帝求情,怎么说也不能让大哥受这等苦难。
她走的时候,君无白站在原地,目送她离开的背影,然后对怀光使了个眼色。
怀光不情不愿道:“啊?还要跟啊……”
“她身上的火毒,你也见过了。”
“是见过,我也治愈不了,只能暂时压制。”
“所以才要你跟着她,火毒发作的时候,你帮着些。如若不行,送回望尘岛。”
“唉,真是劳碌命……”
怀光只能屁颠屁颠地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