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番外:一顾倾心,深恩错付
顾深深十岁那年刚到宁城的时候,有些许水土不服。
她吐了好几天,在床上病怏怏地蜷着身子,嘴里迷迷糊糊唤着:“哥哥,哥哥。”
又过了好几日,她陆陆续续吃了一些药,总算有点好转。虽然身子是好了,可想家的那颗心,是更加伤痕累累。
帝都那边下了旨意,为顾深深择选合适的老师教导,能文能武的名士都被请去府邸,让顾深深过目。
“既然是父皇觉得好的,那都留下吧,轮着教我,也是不错。”
在顾深深心里,离开了哥哥的命运也就这样了,谁在身边并无差别。
她过着日复一日单调乏味的日子,上课、吃饭、睡觉。仿佛在她的生命里,已经没有了开心与不开心的差别。她唯一努力的动力就是尽快成为父皇满意的人,成为能镇守宁城的人。
在顾深深之前,宁城的城主是员威猛的大将,附近地痞流氓都心生畏惧,不敢犯事。可自从听说了继任者是个黄毛丫头,那些蠢蠢欲动的家伙便按捺不住了。
城中偷盗抢劫之事开始又冒出苗头,光天化日,一地痞砸了蒋家母女卖菜的摊子,白菜萝卜滚了一地,母女二人躲在墙角瑟瑟发抖,看着地痞一脚踩在凳子上,伸出手凑到那对母女面前:“钱呢?这地方老子罩着,你敢不给钱?”
在母女二人瑟瑟发抖时,一句话语掷地有声:“你罩的?宁城每一寸土地,每一名百姓,都是我顾深深罩的。你算什么东西!”
地痞回首,但见一个只到自己胸口那般高的丫头冷眼看着自己,衣着讲究精致,身后跟着护卫,心中已经明白。但他还是保持着要钱的姿势,吊儿郎当道:“哟,这不是我们的新城主吗?不在家抱着哥哥撒娇,来边城逞什么英雄?”
“大胆!”跟在顾深深身后的侍卫横眉道,“这位是当今盛荷公主,宁城的新任城主,岂容你在此放肆!”
“那你知道老子是谁?老子可是……”
话还没说完,只见剑光一闪,血流飞溅,随着一声痛嚎,地痞伸手去要钱的手被瞬间砍断,血淋淋地落在地上,引起围观者的一片惊呼。
顾深深还是第一次动手,虽然害怕,但她知道自己必须以雷霆手段,博得威严。她的手颤了颤,深吸一口气,甩了甩剑上的血珠,而后将长剑插回侍卫的剑鞘里,别过头,不去看那只断手,道:“我管你是谁。”
“你!”地痞捂着断臂处,面容狰狞,“你一个十岁的女娃可知道无留帮的能耐!你等着!”
待地痞负伤离去,百姓才缓过了神,一片叫好,对这位新任城主刮目相看。没想到区区十岁女娃便有这等功夫,真是了不得。
可跟着顾深深的侍卫却面带忧色,看了眼断臂上的纹身:“城主,他是无留帮的,不好惹啊……”
“怎么说?”顾深深神色平静。
“十年前,无留帮在宁城一代肆虐,前城主花了整整一年才解决。那家伙,怕是余孽,不知是否还有同党。若重振旗鼓……”
“我知道了,那你去查查吧。”顾深深说完,上前扶起倒在地上,久久没有回过神的卖菜母女。她看了眼一片狼藉的菜叶,笑了笑道:“你的菜应该很新鲜吧,我最喜欢吃新鲜的菜了。明日起,你往我府邸送菜吧。”
说着,顾深深掏出一锭银子塞到了那位母亲的手里,“这是定金,你收好哦。”
顾深深英勇仁德,在宁城广为传颂,都说十岁的少女便如此神通广大,乃是大齐之福。
皇上听闻了顾深深的事迹,很是满意,捎来赏赐。那些教导顾深深的老师们争前恐后抢着说是自己的功劳,是自己将顾深深培养得如此完美。
顾深深被他们烦的头疼,多日郁闷令她心烦气躁,撇下侍卫独自出去散心。
那日,她走到偏僻处,便被数十名突然蹿出的壮汉包围,其中一人一只袖子空落落的,正是当日被顾深深砍了手的地痞。
“还记得我吗?”地痞歪着嘴,一脸凶狠。
“记得,被我砍了手还敢来找死?”顾深深毕竟只是个十岁女娃,身上没有带兵器,面对这样的包围,只能强自镇定,寻找逃跑的机会。
“哼,臭丫头,你看好了,咱们哥几个都是无留帮的元老。今日,就在这里,我们绑了你,重振帮会!”
“我都派人查过了,无留帮也就剩你们几个苟活,还想重振?笑话!”
地痞被顾深深说得更加怒火中烧,不再废话:“哥几个上,拆了这丫头的骨头!”
话音刚落,顾深深扭头就跑,岂料被一高大的壮汉抓住了衣领,高高拎起。她的脚在半空中奋力踢着,她的身子用力地扭着,可就是挣脱不出。
“老二,把她摔成肉饼怎么样?”
“好主意!”
断手的地痞欢快地答应了一声。
于是,在顾深深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被狠狠朝一面墙扔去。
眼看就要在墙上撞个头破血流,顾深深紧紧闭起了眼。千钧一发的时候,疼痛并没有如期而至,她感觉自己的撞进了一个结实的怀抱,她的身子落入了可靠的臂弯,她的肩膀被一双手扶住。
顾深深有些狼狈地抬起头,发现自己和墙之间,多了一道人影。眼前的一张脸眉高眼深,轮廓分明,好看的眸子里漾起一丝涟漪。
“小姑娘,疼吗?”
顾深深愣怔着,摇摇头。
男子将顾深深放下,而后朝着凶神恶煞的几人双手作揖,道:“几位兄台何苦为难一名姑娘,可否高抬贵手?”
“关你屁事!”
“看来是不肯了。”
男子回头看了看不知所措的顾深深,似乎想了想,扶着顾深深转过身子,对她温言道:“姑娘,你对墙数到十,十声之后再回头,可好?”
顾深深不知道为什么,觉得他的声音充满令人安定的力量,缓缓点点头。
“一。”
“嘭嘭——”
“二。”
“啊——”
“三。”
“咔嚓——”
“四。”
“大侠饶命——”
“五、六、七、八、九、十——”
顾深深喊完,转过了身子,只看见之前的数人已经规规矩矩在自己面前跪成了一排,或是脸上挂彩,或是双手脱臼,他们朝着顾深深低头,害怕道:“放过我们吧,放过我们吧。”
反观一旁的男子,气定神闲,头发衣服丝毫未乱。
“姑娘,他们已经受到教训,也已经向你道歉,你觉得呢?”
顾深深扫了眼跪成一排的几人,冷道:“你们可知,意图谋杀皇室的下场!”
一阵沉默。
“诛你们九族都不为过!”
“我们错了,我们错了……”
“哼,今日是你们失手,才会这么说。若我真的死在你们手里呢!”
“原来你是盛荷公主。”男子这才从对话中得知了顾深深的身份,躬身作揖,“参见公主。”
“公主之前,我还是宁城城主。宁城的和睦,也是我的责任。他们……”
“在宁城与律城往来的道上,时常发生抢劫之事。那些贼寇来去无踪,很难一举拿获。正巧,这几人身手尚可,还能借着无留帮的名头,占据一方,使得贼寇不敢轻易来犯,也是功德一件。”
男子平淡几句,解决了顾深深这几日正在处理的事。
“你们愿意?”
沉思片刻,顾深深看向那几人。
“我们愿意,我们愿意!”
“好吧,你们就去那里吧,一个月内,我要你们解决此事!”
待无留帮几人离开后,顾深深再看向男子。男子的目光看似流露出无意的温柔,让顾深深耳根一红,目光闪烁:“这位小叔叔,谢谢你。”
“公主客气了。”
“小叔叔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师允。”
“嗯……我……我的头有点晕,你可不可以……送我回去。”
“是。”
那一日,师允牵着顾深深的手,将她送回了府邸。顾深深抬起头时,师允总能察觉到顾深深的目光,垂下头,温润一笑,惹得顾深深不知为何足下一软,差点扭到脚。
回到府邸,临别前,顾深深又忍不住叫住了他。
“小叔叔,你家住在哪里?”
“在下居无定所,四海为家。”
“那……小叔叔你这么聪明,愿不愿意……留下来做我的老师?”
“嗯?”师允似是一愣。
“你愿不愿意?”
“能够一展抱负,也是师允所愿。”师允作揖,“只是在下身份低微,无人举荐,也没有贤名……”
“那些统统不重要,只要我认定你就可以!”
很久以后,当她察觉这场相遇是出自刻意时,她的心仿若滴血。
那时候的顾深深,满心将这个救命恩人当作了一心托付之人。以至于她没有注意到说完这句话后,师允低头时那一抹算计的笑。
为了师允,顾深深遣散所有老师,只留师允一人在身侧。甚至在后来无留帮众人莫名死亡后,她也没有多想,更没有怀疑到师允的头上。
在她心里,师允一直是一个温柔而美好的人。
她永远记得,第一次师允教她骑马时候的场景。
从前因为她怕马,所以从未骑过。如今到了必须要学的时候,她只能硬着头皮上。
在师允的耐心指导下,顾深深克服了恐惧,踏上马镫,坐在马背上。起初,师允还骑马跟在顾深深身后,以确保安全。可后来,等顾深深适应得迎风欢呼,想分享这种喜悦时,回头看见师允不见了。
她心急如焚地喊着:“小叔叔,小叔叔!”
林子很大,顾深深策马迷了路,越来越绕不出去,越来越看不到师允的身影。她渐渐失了方寸,御马时不慎从马背上摔了下来。
可她并没有摔在地上,而是被飞跃而来的一人抱在怀里,稳稳当当。
“小叔叔!你去哪里了!”
顾深深抓着师允的袖子,“我以为你跑了!”
“公主为什么会这样觉得?”
“因为,因为我总觉得,是我逼你留在了我的身边,做我的老师。你一定觉得我很笨吧……”
师允笑着,摸了摸顾深深的头,那也只是在顾深深十岁时才能享受到的待遇。而后随着年岁渐长,师允越来越恪守着规矩,不敢亲近。
她忽然就明白了那时候师允说的话:“公主,我只是想让您适应,终有一日,您回头没有我的时候,也能坦然自若。”
是了,很久以后,她的身边再无师允。
很久以后,师允站在了自己的对面,用他的所作所为,给了顾深深沉重的一击。
也许师允永远也不会知道,灰飞烟灭前,她对风笙说的那句话,包含了多少绝望,又包含了多少不舍。
她终于正视,自己是那么的想再见师允一面。想当面问问他——
你有没有过一天,哪怕一刻,只是我的小叔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