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四十七章 血果篇(三十一)
日上三竿的时候,风笙才揉着头起床。君无白好整以暇地将昨日她醉酒的情态一一详述,那些羞耻的话语从君无白口中讲出,像是一件平淡至极的事。
风笙恨不得把头钻进地缝。
“既然昨日你都开口了,那我可就是你的了,你要好好珍惜啊。”
君无白倒了杯茶递到风笙面前,风笙哪敢伸手去接:“酒话不作数的,岛主,咱们还是赶紧回永昼吧。”
“一醒来就急着回帝都。”君无白瞟了眼风笙手腕上的镯子,“真是令人感动。”
也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话了,君无白将茶杯往桌上一搁,笑容都冷了三分。
正当风笙窘迫难当的时候,王真急切的声音在外头响起。
“公主,盟主,下官有要事禀告!”
风笙正好被解了围,立即道:“进来吧。”
王真火急火燎地推门而入,也不客套,直接行了个礼,将士兵遇袭,疫病出现的事情说了一遍。
“疫病?”
“是。”
王真躬身站在风笙与君无白的面前,脸上神色焦急,昨日才安下的一颗心今日又被悬了起来。
风笙听了这个消息,和君无白对视一眼:“带我们去看看。”
王真一愣:“可,可这是疫病,会传染的,公主和盟主还是别去了。”
“无妨,带我们过去就是了。”风笙催促着王真带路,王真也不敢违逆堂堂盛微公主,只好硬着头皮走在前头。
君无白看风笙快步离开,才叹了一口气,不紧不慢地跟上。
王真带了一批人,领着风笙,前去看了看被咬的士兵,士兵已被隔离,在屋子里疯疯癫癫,一张脸已经出现溃烂的迹象。
风笙想入屋子靠近观察,却被身侧的君无白拦住,。
“不必看了。”
“为何?”
“他只是被咬,传播源不是他,看了也无用。”
“传播源……”风笙回头看向王真,“听你说,传播源是神隐村的村民?”
“是。”
风笙道:“那麻烦带我们去神隐村。”
此时,风笙背对着屋子,没有察觉危机。发狂的士兵朝屋子门口扑来,目露凶光,君无白目光一瞥,立刻挡在风笙面前,伸手隔开。他看似无力的一隔,却让士兵向后弹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城主,病人的看管还是太松懈了。”君无白掏出帕子擦了擦手,“伤着公主,你担待不起。”
王真脸色已经很难看,还好君无白手快,不然真伤到风笙,万一把风笙传染了,帝都那边定然饶不了自己。
想及此,王真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一边躬身请罪,一边朝身旁的护卫使了个眼色,给那名士兵戴上了镣铐。
“这……”
风笙觉得那名士兵何其无辜,想说两句求情的话,却被君无白拉着走了出去。
“这名士兵已经没救了。”
“没救了?怎会?”风笙不敢相信君无白会下这样的论断,他可是君无白啊。
“去神隐村看看就知道了。”
而后,在王真的领路下,他们又前往神隐村。
传说中的神族后裔已经在一代代人间生活中失去了神族的本能,由于族内之人与外界之人成亲,使得血脉已经不是纯正的神族血脉,丧失了高贵的能力。百姓将他们视为离神明最近的使者,可他们心里都清楚,他们已经被神明所遗忘,所排除了。
昔日还算得上繁荣的世外桃源,现今一片破败,每家每户内都关着人,在王真介入后,他们都被镣铐锁了起来,以防再出去危害他人。这些村民似乎还有意识,又似乎没有。每一个人都面如死灰,眼珠子透着浑浊。
如果仔细听,还可以听见他们从喉咙口发出的呻吟:“九天神明,救救我们,救救我们受苦的族人吧。”
风笙心里一沉,查看了几位村民的状况,试着和他们交流,可他们丝毫没有正常的神志,或重复着同一句话,或一言不发。风笙有些于心不忍地调转目光,看向同样查看了一圈回来的君无白。
“岛主,你有何发现?”
君无白看了眼身旁的王真,再看了眼风笙。
风笙咳嗽了两声,重新道:“盟主,你有何发现。”
“你呢。”君无白再次用帕子擦了擦手,“先说说你看出了什么。”
这个时候还不忘考验自己。风笙叹了口气:“我只看出,他们身上所带的,不是普通疫病,而是咒术。”
王真等人大惊:“咒术?”
“洞察力有所提升,但还不够。”君无白点点头,“这不仅仅是咒术,还掺杂了巫术,蛊毒,大罗神仙也难救。”
风笙听完,心里凉了半截:“什么意思?连你也不行?那怀光呢?”
“都一样。”君无白淡道,“你若一定要救,一个两个或许可以。只是代价昂贵,要动用天宫至宝。你觉得,有可能吗?”
自然是,不可能的。
既然是天宫至宝,自然是世间稀有,藏于圣地,只有神明才能享用,天帝又岂会用来救治这一两个村民。
他们口中苦苦求救,可是……这一村子被神族遗弃的人,又岂会入得了神族的眼,得到至宝的施救。
连君无白都这么斩钉截铁的说没救……风笙望向那些可怜的村民,百感交集。
君无白接着道:“与其救这些无力挽救之人,不如牺牲这批人,换取疫病不外流,保住更多的人。”
他的语气很平淡,极为理智地陈述着现在的情况:“这些人的情况难保不会恶化,到时候恐怕比傀儡军队更难缠。”
牺牲?风笙心里咯噔一下,这个村子少说也有上百人,有老有少,还有许多妇孺。他们向来安分,也不经常外出,为何会突然染上这种疫病?
咒术、巫术、蛊术……莫非……
“巫医来过此处,一定是巫医干的。”风笙皱眉,“找到他,让他来解。”
君无白摇摇头,“没用的。”
“他做的孽,为何找他无用?”
君无白道:“巫医败退至此,你觉得他让这里的村民染上疫病有何用?报复,发泄?还是妄想一村之人便可动摇整个齐国?他所做的,不该是这样肤浅的事。”
“你的意思,是他并非让他们染上疫病,而是想做别的?”风笙想了想,“他们身上的咒术感觉……和傀儡有些像。”
“不错,恐怕巫医是想将他们做实验,研制新的傀儡,为自己增加胜算。”
“可是,这些村民并没有为他所用。”风笙咬着唇,“是因为这些村民没有改造成功?”
“正是。”来君无白颔首,“想来他们是失败品,连巫医自己也难以控制了。”
风笙心里清楚,变成傀儡本来就没救了,更别说这种中途失败的家伙。找巫医,也是毫无用处。
“公主,这些村民是否真的无法医治了?”
王真一直在旁听风笙和君无白商议,此刻看到风笙失落的神情,便知道凶多吉少了。
风笙顿了一会儿,点点头。有的村民口中依旧念念有词,重复着祈求神明的话语,可作为神仙,也不是万能的,也不是什么都能救的。
“这些村民不能留吗?唉,这件事,怕是不好处理啊……”王真搓着手,面有难色。
风笙道:“城主有话,但说无妨。”
王真施了一礼,开始给风笙解释起来。神隐村的村民,是齐国百姓心里认定的神族后裔,神赐于百姓的使者,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和神的旨意联系在一起。
总的来说,百姓对神隐村心怀敬意,认为齐国的风调雨顺,与神隐族有莫大的干系。是以要动神隐族,会让齐国的百姓陷入惶恐。
“齐国的气运,与他们根本毫无关系。”风笙道。
“公主又如何得知呢?这一直是百姓们所坚信的啊。”
王真的反问让风笙不知如何辩驳,她总不能对面前的人说,自己是仙,自己知道内情吧。
留着这些村民,是其他百姓的隐患。不留这些村民,会让百姓惶惶不安。
还真是一件棘手之事。
风笙叹气之时,一名护卫从远处策马而来,从马背上跃下,上前拜倒在地:“禀城主,昌平王已到律城。”
“大哥?”风笙疑惑道,“你们通知大哥了?”
“此等大事,我等怎敢隐瞒,自然是要上报昌平王的。”王真回道。
“大哥怎么来的这么快……也不知道身体怎么样了。”风笙急着往回走,都忘了身后站着的君无白。
君无白脸色异常难看,就连王真也感觉到了周身一股莫名的寒意。
王真道:“是盟主……”
“是城主问我借了火羽鸟,去接昌平王。”君无白冷道。
“要接大哥来,怎么也没告诉我一声。”风笙这才想到回头看君无白。
“告诉你,你要如何?”君无白面无表情。
“我……”风笙还未答话,君无白抬步间已经来到风笙面前,扣住了她的手,“我与公主已经成婚,想来公主也真是客气,连一声夫君也不肯唤。”
“既然昌平王都要来了,可不能让他觉得我们夫妻不和。”君无白说着,微微俯身,凑近风笙的脸,“叫一声夫君,如何?”
风笙看了眼不远处的王真,王真已经识趣的带着下人走开了。她吸了一口凉气,对上君无白的目光道:“没必要吧。”
君无白不肯放手,“我觉得很有必要。”
风笙蹙眉,挣开君无白的手,微微躬了躬身:“现下事情还没解决呢,岛主就不要开玩笑了。”
君无白望了望空空如也的手,微微眯了眯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