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四十五章 血果篇(二十九)
浩荡的傀儡军队,朝着律城纷沓而来。
八大派用尽心力,拖延了傀儡军队的脚程。在连番缠斗下,他们终于等来了古晨派的人马。数不清的身影从天际御剑而来,身姿轻盈,道骨仙风。
“是古晨派!”躲在律城内瑟瑟发抖的民众们宛若看见了天神将领,跪在大街上,朝着御剑而来的方向齐齐叩拜,“不问世事的高人出山了!有救了,我们有救了!”
“古晨派楚思,奉盟主之令,前来铲除邪祟!”
“列阵!”
为首的一名修仙者是女子,面容冷艳,孤高绝尘。她振臂一呼,无数弟子纷纷依令而上,在半空中御剑围绕。
“下面的人,让开!”女子朝着八大派的人喝道。
“真是没礼貌啊。”点苍派的人抬头看了看上空,“要不是盟主,老子才懒得来。”
“行了,盟主也说了,咱们消耗了掌控傀儡军队之人的精力,才能让古晨派一击必中,大家也是合作。”
“切,看看那个女人,好像多厉害一样。”
“她?她确实有些来头,古晨派的长老之一嘛。”
“哦?唯一的女长老?”
八大派依照指示,退出古晨派施法波及的范围,傀儡军队仍然在魅笛的指引下有秩序地前行。
律城外,高峰上,巫医已经从之前的颓然中缓了过来。他在高峰上设下结界,一般的人或仙都无法察觉所在,使得师允可以安然操控傀儡,不再受到干扰。
巫医已经注意到了古晨派的密法,咬牙道:“应该能撑住,我已经调整过很多次了,配方绝对不会有问题。”
可师允在旁,气一滞,音节一滑,调瞬时一偏,傀儡军队乱了方向。
“师允!”巫医蹙眉看向他,“你也给我撑住!”
和八大门派纠缠了太久,师允早已疲惫不堪,偏偏此刻古晨派赶来,让他毫无退路。
古晨派剑气凝聚圣光,围聚成顶,笼罩四野。光华之威,撼天动地,像是要摧毁一切。傀儡军队在光芒照射下,皮肤开始出现皲裂的迹象,有皮层开始剥落。
师允嘴角有丝丝鲜血溢出。
“启!”
楚思令下,御剑的弟子有了动作,灵力瞬间爆发,一个接着一个,朝着傀儡而去。剑锋带着无比神圣的灵气,笔直地穿透傀儡的身体,没有一滴鲜血溅出,也没有一滴鲜血染在剑锋之上。
“啊!啊!”
傀儡本是不会言语的行尸,却在此刻爆发出痛苦的哀嚎,每哀嚎一声,高峰上操控的师允便多一分痛楚。
不伤的傀儡,竟在古晨派的攻势下,开始负伤。
“不可能,我的配方不会这么弱!”巫医握紧拳头,“师允,不要停!继续!”
师允当然没有停下,他吹奏得越来越快,手指宛若在跳跃般,几乎看不清了。
古晨派的女长老见傀儡军队即便负伤,也依然顽强前进,再没多远,便到律城城下。她环顾四周,手中捏诀,朝地下一掌,继而从高空骤然落地,激起翻扬的沙尘,挡住了傀儡军队的视线,也让师允一下子看不清地面的情况。
傀儡没有了确切的指令,毫无反击之力,任人宰割。
唯有剑光闪烁在沙尘间,傀儡的哀嚎像是钻心之痛,师允再也忍受不住,双膝一弯,跪倒在地。
律城之后,便是宁城了。楚国在宁城外等待时机,等待入境,自己一定要如约而至!
只要能打开宁城的大门,楚军将一路畅行无阻,将颠覆齐国!
“这个女人,找不到操控者所在,便想遮掩视线。”巫医冷笑,“有点脑子,可惜还是太天真了。”
巫医扬手,乌云翻涌,召来一阵狂风吹散沙尘,使得师允再度看清了地面战况。无数古晨派弟子重创傀儡,傀儡颤颤巍巍,身上插着剑,却依旧屹立不倒。
师允见状,魅笛笛音操纵傀儡杀得越发凶残,越发没有顾忌。
有古晨派弟子接连负伤,接连后退。
“怎么回事?长老,他们杀不死!”
“长老!我们快没力气了!”
按道理,古晨派对付邪祟的招数从未失效。楚思蹙眉,扫视四周,依然找不到笛音来源,无法从根本瓦解。
“坚持住。”楚思冷道,“既然傀儡负伤,说明我们的术法有效,继续!”
正在此时,一阵鸟鸣响彻天际,飞速而来的身影在浓密的乌云中划开一道曙光,半空中又一道冷锋乍然出现,犹如劈天般砍向不远处的一座山峰。
瞬时,山峰颤动,山石坠落,笼罩在山顶的结界应声碎裂。
“有人察觉了?”巫医和师允立时暴露在阳光下,巫医蹙眉道,“怎会……这下麻烦了。”
楚思闻声看来,发现了手执魅笛的师允,她正准备攻去,却有一人飘然而过,跃至她的身前,身姿灵敏:“姑娘,他们交给我,你们继续围攻。”
说话的,是一身人妇装扮的风笙,她穿的倒是温婉贤淑,可惜手里拿着剑,多了几分气势汹汹。
楚思目光转了转,看见随之而至的,是一只火红的巨鸟。巨鸟载着一人降落在律城墙头,一名白衣男子负手而立,卓尔不凡。
“原来是盟主与夫人。”楚思聪慧,一眼识出。
风笙笑了笑,人已经朝山峰腾跃而去。巫医本在为师允续气,助他驱使傀儡,没想到风笙突然介入,逼得他撤手,转而为攻,一心护住师允。
“这里可不是帝都,没有圣气庇佑,你必定不是我的对手。”
“我知道。”风笙瞥了眼颓然在地的师允,“只要撑到师允坚持不住,我就赢了。”
没有巫医支援师允,师允定然撑不过古晨派重创傀儡,傀儡与操控者算是互通感应,只要傀儡接连重创,师允必然心脉俱损,再也无力吹笛。
巫医冷哼,眼下那一点泪痣透着隐约的死气:“那你就试试。”
山峰上,风笙执剑,将巫医逼得离师允越来越远,巫医怒气上涌,双掌运着如云如雾的不明气息,化作黑色的缎带,将风笙一层又一层地缠绕。
风笙和巫医战得难解难分之时,师允几乎力竭,他的额头隐约有青筋暴起,是信念支撑着他勉力吹奏。
操纵者和傀儡相生相息。傀儡伤,师允伤;师允弱,傀儡弱。地面上,傀儡行动缓慢,攻势减弱,楚思以一敌百,加上古晨派弟子灵剑驰骋,上千傀儡军队接连负伤,已经面目全非。
傀儡中,有的已经被斩断胳膊,有的已经被斩了头,可他们还是在笛音催促里不断前行。
为首的几名傀儡最是坚挺,看得出在变成傀儡前,他们身手不凡。楚思见古晨派弟子围着那几名傀儡久攻不下,亲自上阵,剑光流转间,如电闪,如星坠。
师允的衰弱,使得傀儡已经没了之前的强势,很快,他们在剑光下纷纷不堪重伤。
“收!化!运!启!”
楚思四字指挥,阵法威力无比,傀儡应声,爆体碎裂。
一团团黑气从他们身上窜出,不知逃往何方,而断裂的尸身在黑气离开后化作一滩滩的血水,缓缓渗入沙土,融于沙场。
“不,不!”
师允血气翻涌,顿时双眼,鼻中,耳中剧痛,七窍流血,模糊了视线。
他的同胞,与他一起潜伏齐国的死士们,与他曾共患难的死士们,在顷刻间尸骨无存了……
“我如何带着你们的英魂回归故土,我有何颜面再见主上……”
孤注一掷,竟是功败垂成!
“咣当——”
师允手里的魅笛落在地上,断成两截,他再也支撑不住,一头向前栽倒。
“可恨!”巫医被风笙缠得难以脱身,此刻看见师允倒下,地面幸存的傀儡们悉数失去指引,任由古晨派虐杀,已经消亡殆尽,“我的作品,怎么可能……”
巫医仰天一喝,风笙被一股激起的力量弹了出去,身子极速下落。
她凌空转身,重重落地,再抬头时,巫医和师允都已经不见了。
“又被他逃了。”风笙叹了口气,抖了抖手里的长剑,长剑瞬间敛去锋芒,变回匕首,被风笙收入袖子,“须得传书帝都,下令诸城留意他们的行踪。”
傀儡军队败北,幸存的也被他们的主人遗弃,古晨派动用的除邪之灵完克傀儡,最终覆灭傀儡军团。
经过苍狼卫、八大派消耗,再加上古晨派的强攻,才使得巫医受阻,师允受挫,数千傀儡终于伏诛,傀儡之祸至此似乎已经结束了。
“夫人。”古晨派弟子活捉了几名傀儡,押送到风笙面前,“这几人我们带回去研究,若有进展,会回报。”
这些傀儡与围攻镇妖塔的军队有相似之处,但围攻镇妖塔的军队似乎还有意识,不知是否有所关联。若能好好研究,说不定日后也会有应对之法。
“这个结果对我会很有用,有劳了。”风笙回首,看向一旁的楚思,“长老身手不凡,这次多亏古晨派了。”
楚思淡淡回礼:“也是夫人相助,才能一切顺利,不敢居功。”
“长老,我有一件事想拜托。”
“夫人请说。”
“请仔细探查,这些傀儡之中,是否有残留的妖力。”
“妖力?妖族已经沉寂于六界,夫人在怀疑什么?”
“之前,我遇到过类似的军队,虽然有所不同,但感觉……总之,事关重大,若有发现,请往江湖盟知会一声。”
“既然是夫人的命令,楚思自当遵从。”
躲在律城内的百姓们听闻傀儡军队灭亡,欢呼声传遍大街小巷,死死关闭的城门大开,蜂拥而出迎接古晨派的弟子们。然而在楚思的命令下,弟子们只是收拾完战场,而后御剑离去,不做逗留。
八大派也拜别君无白,忙着回去处理门派的事务。
楚思最后一个离开,她入城向君无白汇报了情况,而后抱拳行礼:“盟主,若无其他要事,我便回去了。”
君无白点了点头,伸手拉住了要一起离开的风笙:“她可以走,你去哪里?”
“事情结束了,我需回帝都去。”
“因为是我,所以便这般随心所欲了?你忘记你已经嫁入江湖盟了?要回去,也是我与你一起回去。”君无白替风笙拍了拍身上染上的尘土,动作熟稔而充满呵护:“律城城主准备了晚宴,吃过再走吧。”
“可是……”
“有烤猪蹄,有糖藕,还有秘制臭豆腐……”
“那走吧走吧。”风笙拉着君无白的衣袖,在君无白一脸宠溺的笑里,往回走去。
“你的功力又精进了,倒是令我刮目相看。”君无白被风笙拉着衣袖,唇角微扬。
风笙被夸奖后嘿嘿笑了两声,“还不是岛主试炼的帮忙,岛主的恩情,我都记在心里呢。”
“只是记在心里?那可远远不够啊……”君无白叹了一声,抬手揽住了风笙的肩,望向迎上前的律城城主,低低道,“行动上也要有所表示。”
碍于外人在场,也碍于夫妻的身份,风笙只能小鸟依人地靠着君无白,笑容有些勉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