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四十四章 血果篇(二十八)
风笙想着,大概也是因为朝廷的这种举动激怒了君无白,才让君无白下令,永不插手朝堂之事。
这一夜,风笙和君无白都没睡。
君无白拿了本书看了一宿,风笙则打坐修行,运气通灵。
“你丹田聚气过猛,急躁了。”君无白翻了一页书,开口道。
风笙愣了愣,依照他所说的赶紧调整。
“应当运行三个小周天,你少了。”
君无白竟能感应到风笙体内的灵气流动,再度开口提点。
风笙睁开眼,瞧见君无白目不转睛地看着书本,脸上神情淡淡。
“看我做什么,不继续修炼吗?”君无白感应到风笙的目光,坦然回视,薄唇轻扬,“还是你想做点别的什么?”
风笙立马闭紧双眼,继续运气。
过了一会儿,她又忍不住,半睁开眼,看见君无白不知何时已经合起了书本,就那样托着下颚,静静地注视着自己。
烛光下的他,神色平和,长睫在脸上投下一道阴影,眼神摄人心魂。
运气的风笙一个心慌,偏了灵脉,顿时涨红了脸,脑子嗡嗡直响。
“小心走火入魔。”君无白上前,疾点风笙八脉,“是本座影响了你?”
“没,没。”风笙为自己莫名其妙的反应感到羞愧,尴尬地望了望外头,“什么时候了?”
君无白道:“应该卯时了。”
距离风笙嫁到江湖盟,已经过了一夜,她有些不知如何自处:“那我需要做点什么吗?”
“嗯,倒是有一件事。”君无白指了指方向,“你坐过去。”
风笙看去,君无白指着梳妆台的方向。她想着,君无白大概是要自己梳妆一下,便点点头,去铜镜前坐下。
可是她没想到,君无白也走了过来,站定在她的身后。君无白的手穿过风笙长长的秀发,道:“你的头发长了。”
“嗯?”风笙微怔,“我的头发一直很长啊。”
君无白笑了笑,从梳妆台上拿起木梳,为风笙梳起头发。从头顶到发梢,他一丝不苟地梳理着,一双曾经翻云覆雨的手,此刻却做着如此微不足道的小事。
风笙顿觉受宠若惊:“岛主,我自己来……”
可是君无白没有放下手中的梳子:“在凡间,成了婚的女子都是要挽发的。”
透过镜子,风笙可以看见自己,也可以看见君无白。他此刻垂着眼眸,动作轻柔且娴熟。他将风笙的长发挽起,梳了个简单的发髻,然后插上发簪。
挽起了头发的风笙,少了几分洒脱,多了几分成熟内敛,倒真的像个人间平凡的妻子。
风笙愣怔着赞叹道:“岛主,你居然还有这本事?”
“曾经特意学过。”君无白淡道,随即立刻转移了话题,按住风笙的双肩,微微俯下身子,“喜欢吗?”
俯下身的君无白,离风笙很近,近到吐字的呼气都喷在风笙的脖颈,痒痒的。
风笙身体顿时一僵,“嗯,嗯……很好看。”
“公主,公主——”
就在此时,小婷和小玥匆忙地推门而入。昨夜她们被江湖盟的弟子带走,今日才得以回到这里,因为生怕风笙受到欺负,不敢有所耽搁。
当她们推门而入的时候,只看见梳妆台前,君无白俯身凑在风笙的耳侧,两人的姿势此刻有些亲昵暧昧。
小婷小玥宛若雷击般呆在原地。
“昌平王府教出来的人,这般没规矩吗?”
好好的气氛被打断,君无白缓缓直起身子,脸上喜怒不辨。
“她们和我关系很好,我让她们不用拘束的。”风笙“蹭”的站了起来,上去拉住两人的手。
君无白不再说什么责备的话,只是对风笙道:“换身衣服,我在前厅等你。”
等君无白离开后,小婷和小玥齐齐看向风笙,眼神都是那么意味深长。风笙连忙解释道:“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和君……我和盟主什么都没做。”
“那你们方才……”小婷面露疑惑。
小玥嘻嘻笑道:“公主,你要是喜欢,别不好意思。”
风笙赶紧解释:“其实他……他是我父亲的旧识,之前我也见过。他很尊重我,没有强迫我的意思,你们别担心,也别误会。”
“那就好。”小婷松了口气,“昨夜听见里头有声音,还以为……”
风笙笑了笑,“让你们担心了,抱歉。”
小婷摇摇头,“我和小玥是王爷派来侍候公主的,哪轮得到公主说抱歉。”
“其实……我之前和大哥说过了。”风笙道,“感谢你们两人陪我走这一遭,大哥说你们之前也是被卖进王府做婢女的,如今卖身契我要来了,还给你们。往后你们自由了,想干什么干什么,想去哪里去哪里。”
小婷和小玥对视了一眼,错愕道:“公主……”
“公主,我们之后还是想跟着你。”小婷道。
“恐怕不行。”风笙笑道,“之后……我去的地方,你们都去不了。”
小婷想了想,从风笙手里接过卖身契,拉着小玥一起朝风笙行礼道,“谢过公主大恩大德。”
“起来起来,客气什么。”风笙将两人拽了起来,“江湖盟到底也是刀光剑影的地方,今日之后,你们还是离开吧。”
“其实,我在入王府前定过亲,我想回去看看,看看他是不是还在等我。”小玥有些不好意思,脸红着道。
“挺好的啊,喜欢就要争取嘛。”风笙拍了拍小玥的肩,“好好过日子,比什么都强。”
“那日后还会见到公主嘛?”小婷问道。
风笙笑道:“有缘便会再见。”
 
小婷和小玥为风笙做的最后一件事,便是为风笙挑选衣服,然后等风笙准备好后,将她送往前厅。
江湖盟是江湖的集权中心,内有六苑执掌六块划分好的区域,六位苑主在江湖上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平日都忙着各自区域的事务,只有在重要会议开启时才会齐聚一堂。而今日,他们无一缺席,是因为盟主所下的召集令。
上一次收到召集令已经不知是猴年马月了,不想这一次,竟是因为一桩婚事。想当初皇上哪次赐婚如此隆重,别说六位苑主了,就连八大派都只是派了小喽罗来,算是给皇室一点面子。
此时,六位苑主在前厅排列两侧,站在君无白之下,君无白换上了素日穿着的白衣,坐在高座上,身侧并排加了一张椅子。不前不后,象征着同等的地位,同等的尊荣。
风笙踏入大厅的时候,感觉六位苑主的目光都投在自己身上。她有些不自在地走到君无白面前,行了一礼:“盟主。”
“上来。”君无白道。
风笙疑惑地抬起头,看见君无白身侧的那个位置,“我坐那里?”
“是,这是你的位子。”
风笙朝君无白挤了挤眼,低声道:“不好吧。”
君无白可以算是天帝之下,最受尊崇之人,四海八荒,除了天帝,还有谁敢这么和他并排而坐,接受他人的参拜。
“这里只是江湖盟。”君无白道,“坐过来。”
风笙也不好在这么多人面前忸忸怩怩的,只能硬着头皮坐了上去。
“参见盟主,参见夫人。”
风笙坐下的那刻,六位苑主异口同声,齐齐单膝点地,俯首参拜。
“从今日起,江湖盟便由本座与夫人共主”君无白的声音回响在前厅,“夫人之令,如本座之令。”
“君岛主。”风笙往靠近君无白的方向挪了挪,“江湖盟是你的产业,不用吧。”
“既然结了夫妻,我拥有的,你也应该拥有。包括望尘岛的一切,也是你的。”
不是吧,作戏而已,用得着这么大手笔?风笙瞪大眼看着君无白。
“我们之间,不分彼此。”君无白蓦然拉住风笙的手,“总有一天……”
总有一天?总有一天什么?
风笙看着君无白,君无白却忽然松开了风笙的手,别过了头。
“他们现在都听命于你,你可以要求他们做任何事。”君无白道。
风笙望向跪倒在地的六位苑主,犹豫了一瞬,“真的什么都可以?”
“是。”
“嗯……”风笙沉吟片刻,“六位苑主请起,风笙的确有事想要交托各位,只是现在傀儡军队为祸,还是先专注此事。”
“各位苑主先顾好自己地域上的安全,若发现傀儡军队,一定要及时通知古晨派。”
“其他的,等傀儡军队解决后,我再找大家商议。”
六位苑主起身,而后不约而同又看了君无白一眼,君无白微微蹙眉,沉声道:“本座说了,她的话,就是本座的话,无需看本座脸色。”
“是,谨遵盟主之令,谨遵夫人指示。”
风笙还有点不习惯这么多人对自己毕恭毕敬,找了个话题缓解自己的不自在:“古晨派应该已经出动了吧,不知状况如何?”
“你很担心?”君无白看向风笙。
风笙点点头:“既然是你,我就直说了,我放心不下战况。”
君无白瞧了眼风笙微蹙的眉,很通情达理地回道:“那便去看看吧。”
“封无禄,如今傀儡军队行至何处?”君无白问的是六位苑主之一的黄衣男子。
“东南,跨过泗水江,律城地带。”
君无白颔首,“古晨派上回进贡的火羽鸟可在?”
“在。”
“唤来,本座与夫人去一趟律城。”
风笙一愣,低头打量了一眼自己的人妇装扮:“就,就穿成这样去?”
“怎么,不好吗?”
“也不是,就是感觉……”
“还是你在意谁会看到?”
“啊?”
见风笙不明所以的样子,君无白倒是挺愉悦的,挑了挑眉,“没什么。”
火羽鸟听到苑主的哨声,从远处飞翔而来,那是一只浑身羽毛通红的大鸟,传说可瞬移千里,御风而行。
“轰——”
巨鸟停在院子里,乖顺地垂下脑袋。
“凡间行事低调,我便不用传送之术了。”君无白揽着风笙的腰踏上巨鸟,“火羽鸟也是修仙者常用的坐兽,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