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四十二章 血果篇(二十六)
一夜辗转难眠后,风笙又被拉起来折腾了一遍。
昨夜睡觉好不容易拆下来的头饰又被一个个按了上去。戴上凤冠,她揉了揉自己酸疼的脖子,对顾哲派来的两名侍女道:“小婷,小玥,这东西真的好重啊。”
没想到人间的女子看起来文文弱弱的,脖子的受重力真是惊人。
“您再忍忍,等今晚便可以拿下来了。”小婷一边说着,一边又拿着大红盖头过来道,“这是白盟主的意思,说是嫁进来的新娘子必须要盖红盖头。”
“齐国风俗不是不用盖这玩意儿吗?”风笙道,“走路都看不清了。”
“这是盟主的意思,咱们还是照着做吧。”小玥接过红盖头,为风笙盖上,“您不用担心,我们会扶着,不会让您摔着的。”
两名侍女利落地为风笙装扮好,然后搀扶着风笙往外头走去。
送亲的队伍早已准备就绪,归来客栈的老板与侍从站在门口列队,风笙走出来后,齐齐朝着她躬身行礼。
“恭送盛微公主。”
风笙快上轿时,客栈老板还特意送上了一盒子当地特色小食,由小玥收下。
“公主,这是盟主吩咐的,接下来一路少有落脚的地方,您千万不可饿着。”
“这盟主倒真是细心。”小玥捧着食盒子对风笙道,“看来,挺看中我们公主的。”
上了花轿,又是一路锣鼓喧天,大约走了大半日路程,黄昏时分,便到了传说中的江湖盟。
江湖盟是各大门派的指挥地,为江湖中人所崇敬。一座气派的庄园,占地甚广,堪比皇帝的行宫。庄园内中楼阁鳞次栉比,景象更是与众不同。都说江湖盟内晨可登山观日出,夜可攀楼摘星辰,山川湖泊等自然风光被网罗其中,美不胜收。
送亲的队伍停在庄园外,庄园内的弟子早已经等候多时。由于八大派精英前去支援作战,故而盟主并未宴请什么重要宾客。虽然比不上一般婚礼热闹,可排场上丝毫不逊色。
白尘有令,大开方便之门,百桌宴席不请宾客,普通百姓但凡说句祝贺的吉利话,便可入内享用,无论身份高低贵贱,哪怕是流民乞儿也可上桌享用。
“公主,看来白盟主的心肠还算不错。”轿子落地的时候,小婷对着轿子内说了一句。
风笙回道:“谁知道他是真的好心肠,还是故作姿态。”
忽然,小婷不说话了,敲锣打鼓声也全都停了,江湖盟前恢复了一片寂静,风笙坐在轿子内,盖着红盖头,虽不知外头发生了什么,但隐隐听见了一人的脚步声。不同于来往之人的毫无章法,此人气息沉稳,脚步声很轻,踏在地上隐藏着浑厚之力。
“是个高手。”风笙心中暗道。
白尘隐于幕后许久,早已不在江湖抛头露面,但威名从未淡去。大概大家对他又是崇敬又是害怕,四周都没有一人说话。
“这……哎呀,盟,盟主,按照规矩,要先跨火盆,踢轿子……”
在一阵沉默中,只有喜娘率先笑着开口,她似乎是吃了一惊,但很快恢复了镇定。不料这位盟主走到火盆边,觉得炭火熏人,以袖掩鼻,有些嫌弃地皱了皱眉。而后广袖轻扬,以真气灭了火盆,从容跨过。
“盟,盟主,这可不行,这不吉利啊。”
“住口,盟主做事,不用你来教。”江湖盟弟子冷喝一声,让喜娘把话噎了回去。
看着白尘直接走到了轿子门口,喜娘又忍不住道:“白盟主,踢轿子然后才能接新娘。”
风笙坐在轿子里,听到了喜娘的话,然后就听着脚步声停在了轿子外。没等到说好的踢轿子,就感觉光线突然亮起,轿帘被掀了起来。
猝不及防的,风笙惊觉面前有人靠近,然后一双手揽腰,直接将自己横抱而起,出了轿子。
“盟主,这不合规矩啊,这……”喜娘轻呼,捏着帕子,战战兢兢地又说了一句。
江湖盟弟子瞪了她一眼,她又只能立马闭上了嘴。
都是半百的老人了,还这么有力道?
风笙在白尘怀里极为不舒服,扭动着极度不配合:“放我下来,我自己会走。”
“怕你跑了。”
上方传来很低的声音,似乎不像岁数那么苍老,明明应该很陌生,却有些熟悉……
似乎还有,有一股很淡很淡,淡到容易直接忽略的气味。想要捕捉,却已经随风而逝。
“我不跑,你放心。”风笙回了一句。
对方没有再说话,也没有放下风笙。但碍于古晨派的事,她只能忍着不发作。
此时白尘已经抱着风笙来到大堂,放下风笙后,有人上前递来了红绸带,也叫同心结,两人一人一头,握在手里。
风笙站直了身子,不自在地往边上靠了靠,和白尘拉远距离。
可是对方拉了拉红绸,又把风笙拽到了身边。
“白,白盟主,您走得可真快,跟都跟不上。”喜娘一溜烟地跟在后面小跑,才跟上了白尘。她大口喘着气道:“怎么,怎么堂上没有人?这怎么拜高堂……”
忽然,有江湖盟的弟子高喊:“一拜天地——”
风笙还未反应,那一头的人已经面朝大门跪下,拉了拉红绸,让风笙也跪了下去。风笙依照礼仪跪地,对着门外天地磕头的那一刻,脑海里猛然闪现过什么画面。
那是一个模糊的人影,背对着自己。半明半昧处,她对着那道人影坚定无悔道:“谁说没人爱你,我愿意爱你!”
……这是怎么回事?那个人是谁?
“二拜神佛——”
神佛?人间不是二拜高堂吗?
风笙的头又开始作痛,脑海里随之而来的声音挥之不去:“等我回来,我会带你一起走!”
“夫妻对拜——”
风笙忍痛转过身子,弯腰磕头,一句话像是在脑海里炸裂般,撕心裂肺地痛:“我从没爱过你,所以……你去死吧。”
好像有一团火在身体里烧了起来,以至于礼成的时候,风笙还跪在地上,起不来身。一滴滴汗从额头滑落,顺着脸颊滴在地上。
风笙的状况很不对,久久没有起来,在场众人都看在了眼里。
“公主,公主!”
小婷和小玥发觉不妙,齐齐上前,想去搀扶风笙,可是风笙心情狂乱,对外界毫不理会,推开她们,口里念念有词,说着别人听不懂的话:“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小婷和小玥踉跄后退,对视了一眼,不知所措。她们怕再刺激到风笙,根本不敢上前。
这时候,白尘动了,他上前握住风笙的手臂,搀扶风笙,一股清风般的真气涌入风笙体内,驱散了阴影,让陷入迷惘的风笙回过了神。
像是做了一场噩梦,在生死边缘走了一遭,风笙握着红绸带的手里全是冷汗。
“多谢。”风笙定了定神,吐出一口气,缓缓站起身,道了声谢,心里惊诧眼前的一个凡人竟有如此能力。
这已经是第几次出现这种幻觉了?究竟是为什么,太可怕了……
明明此刻正在拜堂,为什么会有这种乱七八糟的幻觉?
所幸,在场众人没人在意这一段插曲,主持婚礼的弟子继续道:“送入洞房!”
 
天色渐晚,据说白尘在外头招待皇族的来使,并向前来道喜的百姓致谢。要进房间,估计还要一段时间。
风笙坐在床沿,小婷和小玥相视了一眼,互使眼色。
最终,小婷有些为难地开口道:“公主会和白盟主圆房吗?”
“当然不会。”风笙立刻掀开红盖头道。
小婷道:“之前王爷说过,要是您被欺负,让我们帮着。”
“我的功夫不差,应该应付得来,你们不用担心。”
小玥看了看小婷,又看了看风笙道:“其实我觉得白盟主挺好的。”
“小玥,你站在哪一边的,咱们可是王爷的手下。”小婷皱了皱眉。
“我看白盟主长得……”
小玥话还没说完,房门便被吱呀推开,风笙急忙把红盖头盖上。
一道身影缓缓走入了房间,小婷和小玥行了一礼,退了出去。离开前,小婷还不忘借着为风笙整理衣服,低声道:“咱们就在外边,您有事一定要出声。”
风笙盖着红盖头,听见两名侍女走了出去,而后门又吱呀关了起来。
房间内一时寂静无声,红盖头下的风笙露出疑惑的神情。
这个白尘怎么回事,不过来掀盖头,也不发一言,自己要什么时候才能把头顶那么重的凤冠拿下来。
“白盟主,你还在吗?”
风笙一边说着,一边自己去掀盖头。
忽然,手被用力抓住,停下了动作。
“哪来的镯子?”
此言一出,风笙顿觉奇怪。
方才在外面,白尘只说了一句话,自己也没太在意。可现在仔细听,如此年轻的声音,格外熟悉。
风笙想抬起另一只手,去掀开自己的红盖头,也瞬间被按住。
“哪来的镯子?”白尘又问了一遍。
此时,风笙被钳制得动弹不得,足上使力,朝白尘踢去。白尘一躲一闪,松开了风笙的一只手。
腾出了一只手,风笙立马去扯盖头,白尘冷哼一声,将风笙顺势一把拉起,入了怀抱。
正当风笙旋身落入白尘怀抱时,红盖头一扬,飘离在半空中,露出了妆容精致的脸庞,明眸朱唇,就如同天池边绽放的金莲,华贵圣洁。凤冠随之坠在地上,风笙一头如瀑的乌发散落,拂过对方的脸颊。
风笙眨了眨眼,看见飘飞的红盖头后,一张仙姿卓绝的面容映入眼帘。
眉宇间带着英气,一双深沉睿智的眼波澜不惊,眼底却好似有深幽的漩涡,将人一点一点吸入。
这哪里是年近半百的江湖盟盟主白尘?这分明就是望尘岛主君无白啊!
“身手倒是灵活。”君无白望着这样的风笙,怔了怔,轻笑了一声。
风笙在君无白怀里挑了挑眉,“我猜到是岛主你了,不管是声音还是……你极力掩藏,却还是没瞒过我的白梅花香。”
“原来你对本座如此了解。”君无白欣慰地点点头,手指划过风笙的唇瓣,“那本座就更舍不得放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