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四十一章 血果篇(二十五)
这几日,大齐南方的乌峰峡,战事接连不断。
森冷的夜,黑压压的一片人影在峡谷内穿梭。经过休息,师允恢复了精力,继续吹响魅笛,带领傀儡军队前进。随着笛音由缓入疾,人影步行的速度也由慢变快。
峡谷内,地势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化,每一条道路都在改换终点,眼前本是一条开阔的大道,却突然变成了断崖绝路。
笛声骤然一停,几千人在崖边列队止步。
这已经是傀儡军队第四次改变前行道路了,他们在峡谷内兜兜转转已有一日,却始终找不到正确的出路。
而峡谷之侧,是一条蔓延数千里的江水,因为江面狭窄,水流湍急,行船的话傀儡军队无法走这条水路。
“失策,躲进此处虽然隐蔽易守,却容易被困住。”在浩荡的队伍外,师允执笛站在断崖边,长袍猎猎如风。
而巫医在一旁,脸色阴郁,目光如炬,左眼下的泪痣在阴郁的氛围里闪过一丝浊气。
“这是十二星阵,传说古晨派开山祖师留下的绝学。”巫医冷哼道,“除了飞升的华霜上仙,竟还有第二人懂得此阵。”
只是一会儿功夫,他们眼睁睁看着方才的断崖又变回了一条崎岖的山路。
巫医站在道路前,抬了抬手,“先别走了,这么走下去,永远走不出去。”
“十二星阵究竟是什么?”
巫医道:“是由十二人齐心协力完成的阵法,依照星象运转的原理,让眼前的一切产生变化。此阵适用于山谷迷林等复杂地形,并且施展阵法的十二人需要极快的速度和力量,在一定的时间内移动方位并布下符咒。更可怕的是,为这十二人定下行动的统筹者,需要对阵法有很深的见解。”
师允点点头,道:“看来是顾哲了。至于那十二人,应该是苍狼卫。目前朝中也只有苍狼卫有此本事。”
“真是没想到,这么一个有天赋的修仙者,居然浪费在了做王爷这件事上。”巫医冷笑了一声,随地盘腿而坐,闭上了双眼,“看来他们是在拖延时间,寻找克制傀儡军队的办法。”
“你可有把握破阵?”师允问道。
“有,之前研究过,但是需要一点时间。”巫医顿了顿,又补充道,“你养足精神,关键还要靠你。”
巫医说完,便集中注意力,渐渐犹如老僧入定,不再多言。师允回头望了望傀儡大军,他们死气沉沉地站在原地,一双眼在夜里泛着诡异的绿光,盲目地注视着前方。
为首几人是与师允共事的死士,他们脸上还染着血,是一路屠城而来时染上的。可他们毫不自知,任由鲜血污染面容。
师允怔了一会儿,走上前,用袖子擦了擦他们的脸,一丝不苟地将血迹擦得一干二净。
时间一点点过去,眼前的景象变了不知道多少次,巫医始终坐在原地,闭目凝神,不发一言。师允站在一旁,静静地注视着升起的朝阳,觉得如此温暖的阳光有些令人不习惯。
阳光有些刺目,刺痛了他的眼,也微微刺痛了他的心。耳旁好似听到有人在呼唤他的名字,眼前仿佛看到一名娇俏的少女,拉着他的手道:“小叔叔,站在角落里做什么?来来来,和我们一起玩。”
突如其来的回忆让师允大惊失色,失神地往后退去,往树下的阴影里站了站。
直到阴暗笼罩全身,那奇怪的声响和幻觉才消失不见。
闭目,潮水般的记忆纠缠不休,师允额头溢出细密的冷汗,心口隐隐作痛。
“噗——”
黑暗中的寂静不知过了多久,巫医睁开了眼,猛地吐了一口血。他眸中似有狠光,可身子虚弱,只能捂着胸口道:“成了,他们应该也没力气再来一次了,快走!”
话音落,耳畔仿佛听到一声碎裂之音,眼前的道路变成了一条平坦的大道,再不是什么断崖绝壁,崎岖山路。
虽然破解,却还是付出了一定代价,巫医本来苍白的脸更加透着死气,唇色也微微泛白。
师允上前扶起巫医,然后重新吹奏魅笛,停了许久的傀儡军队再次闻声而动,整齐地朝前进发。阵阵脚步回响在峡谷内,合着笛音,如同死亡之乐。
然而,没走多远,一支支带火的箭矢从远处射来,射在草木之上,顿时燃起燎原大火,将师允等人围困。
巫医蹙眉,强撑着,立即双手运力,重重寒气顿时笼罩四野,将大火瞬间扑灭。
“这种雕虫小技,也敢在我面前玩弄?”巫医目光一转,“都滚出来!”
大火被灭,迎面而来许多人,挡在半路,堵住了傀儡军队前进的脚步。来了约莫百人,分别身着八大门派的服装,手持各种兵器,拦路叫嚣,气势强盛。
“扑个火就厉害了?瞧你这阴森森的鬼样子,只会这种旁门左道吧!”
巫医方才为了暂时破阵,已经耗了太多精力。加上灭火使用术法,已经力竭,短时间内根本无法运功。而眼前八大门派的高手不及时处理,只会拖延进军速度,困在此地。
“八大门派……江湖盟什么时候关心起朝廷生死来了。”师允冷笑。
“皇室已与江湖盟联姻,盛微公主嫁给了我们盟主,自然关江湖盟的事。”有人回道。
师允刚想说什么,巫医倒是抢先开口道:“联姻?娶了风笙?”
“爱信不信,现在……让我们会会这个傀儡军队!”
八大门派率先而动,巫医退至暗处,师允纵身一跃,翩然落到傀儡军队的身后。笛音响起,傀儡军队朝前一路厮杀,与八大门派斗在一处。
与寻常士兵不同,来的都是江湖绝顶高手,在傀儡的攻打间灵活自如,一次次将傀儡击打在地。
“师允,不要停,让他们继续朝前走!”
巫医冷然一喝,师允吹奏的乐曲变得更加急促逼人。
门派高手看出了师允是关键,纷纷朝师允攻击而来。没有了巫医的掩护,师允只能操控傀儡掩护自己,一时间聚集的傀儡军队被打得四分五裂,战况竟一时胶着。
“八大门派都出了,看来古晨派很快就会介入此事了。”师允心里暗暗道,“古晨派比较难缠,得加快速度。”
傀儡军队不死不伤,让八大门派的高手们越来越力不从心。他们也不强攻,眼看占不了便宜,就纷纷撤退。
师允本以为可以一鼓作气前进,可是,第二拨人紧接着到来,一拨又一拨,接踵而至,轮番上场,如同车轮战。江湖高手强过一般士兵太多,十分难缠,这样的局面,使得军队虽在前进,却很是缓慢。
而师允操控傀儡作战,面对这样无休无止的攻势,更是极为疲惫。
江湖盟……巫医站在暗处捏着拳头,喃喃自语,神色一时复杂。
 
八大门派赶到后,接替苍狼卫拖延傀儡军队,颇有成效。苍狼卫完成任务后,昼夜不息地赶路,就在风笙出嫁后的第三日,他们赶回帝都,带来捷报。
顾哲接到拖延成功的回报,点点头,吩咐苍狼卫好好休息,然后回到各自位置。
当夜,顾哲和怀光在府内议事,怀光趴在一旁的书桌上,忽然看到一只纸鹤飞进屋子,落在桌上。正巧是风笙派纸鹤来询问近况。
他瞅了一眼:“王爷,风笙问我消息,我如实回她?”
“嗯,不说我的事情就好。”
很短的时间,顾哲已经学会用单手操控轮椅,他的左手无力得如同脱臼,没有半分知觉。他用右手转动轮子到了书桌前,“你对笙笙出嫁之事还不反对,着实反常。”
怀光一边写着回信,一边道:“她和你做交易,有一部分就是要协助你完成大事,这是她该做的不是吗?”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我不知道。”
“你若是知道什么,不用多言,只要给我一个答案。我只是想确认她是否会平安,并无他意。”
怀光闻言,抬头看了看顾哲。他脸上的神情的确没有过度的探究,他只是想要一个确定的答复,一个确认风笙不会因此受难的肯定。
眼看顾哲直视自己,目光丝毫不回避。
“唉,好吧好吧。”怀光放下笔,“我保证,风笙不会有事的。”
“如此……便好。”顾哲转开目光。
“其实你这么聪明,心里多少也猜到一点了吧。”怀光将写好的回复折成纸鹤,吹了口气。纸鹤便突然活了起来,煽动着翅膀飞出了窗。
“明日笙笙应该能到江湖盟了。”顾哲没有回答怀光的话,目光随着飞出的纸鹤,仿佛一起到了遥远的天边,一起落到那人的掌心。
“是啊,拜堂成亲,你就等着古晨派出手吧。”
“怀光,我一直有所担心,笙笙违背天规插手人间事,日后是否会被天帝责备……”
怀光无所谓地耸耸肩:“会啊,不过有人宠着,自会罩着她。天大的事,都不会是事的。”
“是吗?那便好。”顾哲转动轮椅到了窗前,抬手将窗户关了起来。
有的人只能祈求上苍,无能为力;而有的人无惧天地,护你无忧。
笙笙,这是你的幸福,我为你高兴。
远处,归来客栈。
已经下半夜了,风笙吃完了莲子羹,眼皮子越来越重,昏昏欲睡,直到一只纸鹤扑闪着翅膀飞进房间,让她精神一振。
是怀光回复消息了!风笙摊开手,纸鹤落在她的掌心,自动展开。
“乌峰峡的傀儡军队再启,苍狼卫利用顾哲所排阵法,成功围困军队。而后,八大门派赶往。虽无法阻挡傀儡前进,但拖延了他们的脚程,并加重了师允和巫医的负担,师允已不堪重荷。”
看到这些天来唯一的一个好消息,风笙也算是宽慰了很多。
她看时候也不早了,抓紧时间休息休息,拆下头上那些七零八落的东西,打量着镜子里陌生的自己。
明天就要到江湖盟拜堂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