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四十章 血果篇(二十四)
从筹备婚礼,到举行婚礼,也就用了一天半的时间。
按照那些朝臣的说法,这已经是顾及皇家体面了,若按他们的意思,如此局势,根本不要大费周章。
风笙算是听出来了,他们的意思,恨不得打包连夜送过去,快点换得人手才是最重要的。
虽然功利,但确实也是现实。
出嫁当日,风笙一大早就被喊起来坐在镜子前,她睡眼惺忪地打了几个呵欠,半眯着眼,有些浑浑噩噩,任由小雨折腾。
等她完全清醒地睁开眼,镜子里的人已经换了个模样。
小雨的手很巧,给风笙挽了头发,打点了妆容,只见镜中的风笙一头黑发挽成高髻,脸颊抹了胭脂,困倦的面容竟显得起色甚好,容光焕发,唇色鲜红,微微一扬嘴角,显得有些妩媚。
“风笙姑娘,你可真是好看。”小雨看着镜中的风笙,没有很高兴,反而叹了口气,“可惜了。”
“是可惜了啊。”风笙也跟着慨叹了一句,“小雨你这么好的手艺,呆在一个女主子也没有的王府,真是暴殄天物。”
“什么呀。”小雨皱了皱眉,打抱不平道,“风笙姑娘,我是说你嫁给那个老头儿太可惜!”
不多时,外头已经锣鼓喧天起来,门口催促一声又一声,小雨手忙脚乱,赶紧帮着风笙把喜服换上。
嫁衣逶迤,红得夺目。风笙双眸亮丽清澈,在凤冠霞帔的映衬下,褪去了素日随性,更显端庄大方,美艳动人。
打开房门,小雨扶着风笙缓步而出。顾哲在庭院里等着,闻声转身,望见一身嫁衣的风笙眉目含笑,犹若盛开的牡丹,娇艳欲滴。
顾哲怔忪了片刻,“很好看。”
怀光站在顾哲身后,也点点了头,“从前觉得,你太清淡,不合我的口味。现在看来嘛……”
“现在看来什么?”风笙瞪了他一眼。
“喂喂,你别误会。”怀光摆摆手,“我可不敢打你的主意。”
“哎呦,公主,您还在说什么呀,该出发了,不能再等了!”嬷嬷看风笙还在这磨蹭,赶紧上来躬身道,“误了吉时就不好了!”
两名送嫁的侍女也跟了上来,向风笙施礼:“公主。”
“走吧。”顾哲低低说了一声,略显落寞的神色与王府张灯结彩的喜庆形成鲜明的对比。
被嬷嬷催得急了,风笙一心只想着往前走,忘记自己的嫁衣长了些,根本迈不开腿。她猛地一脚踩到裙摆上,绊了一绊,头朝地往前头扑去。
顾哲就在风笙身侧,轮椅一摆,移到风笙面前,接住了扑来的她。
“对,对不起大哥,弄疼你的腿没有?”风笙跌到顾哲的怀里,扑在了顾哲身上,她忙乱地整理着拖地的裙摆,愧疚地想赶紧站起来,却被顾哲突然用力箍住双臂。
“大哥?”
顾哲微微抬头,可以看见怀里的风笙。即便此刻的她多了些许脂粉气,也不失原本的潇洒脱俗。
他不由想起了初见那日,是风笙将自己救出了包围,在阴沉暴雨中,犹如拨开云雾的骄阳。生死一线时,也是风笙极力保他,眼神坦荡磊落,坚定无悔。一路走来,虽是为了一个交易,但其中的脉脉温情,支撑着自己向死而生。
而她……就要嫁给别人,成为别人的妻子,即便这只是风笙生命中的一场作戏,可他还是嫉妒,嫉妒得不愿放手。
“喂,顾哲你干嘛。”怀光走上前来,“像什么样子!”
顾哲没有搭理在旁边唧唧歪歪的怀光,他抬起手,想触摸风笙的脸庞。
风笙眼睫颤了颤,“大哥,你怎么了?”
顾哲的手一顿,随即不露声色地再向上抬了抬,转而整理风笙乱了的头发,歪了的珠钗。
“没事,就是多看你几眼。”扶正发钗,顾哲细细端详了片刻,笑着将风笙扶起,“该走了。”
怀光推着顾哲,随风笙一起出了王府的大门,目送风笙上了花轿。
风笙上轿子前,回头看了看顾哲,挥挥手道:“大哥,傀儡军队之事我们保持联系,你万事小心。”
“好。”顾哲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点头应声。
长长的队伍伴着敲锣打鼓,越走越远,直到完全消失在顾哲的视线里,最后只剩下满目空寂。
“好了,走远了,别看了。”怀光瞧了眼顾哲,笃定道,“她不会怎么样的。”
“怀光。”顾哲沉默了片刻,“你上次说的,巫医在血果内下的咒会导致我最后全身瘫痪。”
“是啊。”
“看来那一天快来了。”顾哲低头望了望自己的左臂,“就在刚才,我想和风笙挥手道别的时候……发觉它已经没有知觉了。”
怀光眼里有一闪而过的利芒,他伸手把脉,眉头紧蹙,“果然……那家伙真是厉害了。”
“这件事,也别告诉笙笙。”顾哲用一只手操控着轮椅往回走,可单手难以完全掌控,轮椅歪歪扭扭地无法笔直前行。
“我来帮你吧。”怀光上前。
顾哲收回手,微微笑了笑,“有劳,让你看笑话了。”
怀光挑了挑眉,心想着这个顾哲可真够耐挫,常人若是接二连三受到这样的打击,早就一蹶不振了。可他倒是挺坦然,不见自暴自弃,也不见郁郁寡欢。
回王府里,处处的张灯结彩,处处的喜气洋洋,落入顾哲眼里,有些许讽刺。
“她出嫁,我唯一庆幸的,竟是不用让她看到我如此狼狈的模样。”顾哲苦笑一声,吩咐站在不远处的周伯,“这些红灯笼,这些喜字,都拆了吧……”
风笙在天宫的时候,有目睹过两场婚礼,不过成亲的都是小仙,仪式也比较简单。
因为多年没目睹过天宫的大型婚礼,故而眼界小了些,等风笙亲身感受到人间皇室的排场,还是有些震撼的。
虽说是非常时刻,一切从简,但在风笙看来,已经是很隆重了。
十里红妆,浩浩荡荡的人马,从街头排到街尾,井然有序。百姓夹道围观,在维护秩序的士兵身后,探着身子,努力想看得更清楚些。满城响着敲锣打鼓的声音,送亲队伍前头的婢女撒着玫瑰花瓣,一路所过之处,像是铺就了一张华丽的红毯。
本来对于这场任务似的出嫁,风笙本是满不在乎的,可当她真的穿上嫁衣,被送上花轿的时候,才有些许感慨。
她也曾做过美梦,嫁一个相爱的人,在亲友的祝福下,与他永结同心。
女子一生最重要,也是最幸福的时刻,本该充满对未来的憧憬和对白首之人的甜蜜。可是,自己的第一次,就这么白白送给了一个……慧太妃口中禽兽不如的东西。
“不算数的不算数,凡间的一切,等我回到天宫,都不算数。”风笙心里就这么安慰着自己,拨弄着凤冠上垂落的珠串,“晓晓,阿越,真没想到来人间一趟,我连婚礼都体验了一把。”
往江湖盟的行程最快大概要三四天,据身边随行的侍女说,江湖盟已经如约下令,八大派早已赶往乌峰峡,此时应该也快到了。
一路上,经过安排,风笙都吃得好住得好,就是每日都在花轿里坐一天,坐的风笙浑身不自在。
第三天傍晚的时候,送亲的队伍停下歇息,在客栈入住。
到了这里,已经在江湖盟的地盘内,这一天的客栈,是江湖盟主白尘准备的。
客栈是大齐最顶尖的客栈,归来客栈。清一色的豪华客房,几乎纤尘不染。用过的被单床褥,甚至是茶具,都不会再用第二次。每一位客人都有专门的侍从伺候,侍从的培训都很严苛,据说是按照贵族的标准而来。用餐方面,请的厨师也是宫里退下来的御厨,入住的日子里,菜色绝不重复。
而这样的客栈,今日被昌平王府送亲的队伍包了。
因为这间归来客栈,乃是江湖盟名下产业,归白尘所有。
风笙进到房间的时候,跟在身旁的侍女同时惊呼了一声,把风笙吓了一跳。
“玉芳阁的茶具,一套五百两。”
“这被单被套,都是千手坊的料子,宫里的妃子都千金难求!”
“诶诶,还有这个,我记得这是南海明珠,居然串成了珠帘,是得多有钱啊……”
侍女们你一句我一句的,越说越起劲,在房间里盘桓着久久不去。风笙一心想着要和怀光联系,赶紧把她们请了出去。
“好了好了,你们早点回房间休息吧,不用管我,我自己会洗漱睡觉。”
把侍女们弄出去后,风笙把门带上,然后走到窗前打开窗户,掏出纸鹤吹了口气。本是死物的纸鹤腾飞了起来,迅速地朝着目的地而去。
已经离开帝都三日了,算算时间,八大派应该已经在乌峰峡执行命令,也不知结果如何。
她久久地站在窗前,等待远方的回复,看着日落山头,天色渐暗,月上枝头。
风笙估摸着,依照自己的力量,纸鹤应该已经到了帝都,传到怀光手里。
不知是不是她房内烛火一直不熄的关系,客栈的侍从上来敲了敲门。
“公主,盟主特意吩咐,不能让您累着。这是琼霞雨露,饮了可以安神入睡。”
还有特别准备的宵夜?风笙揭开盖子一看,是银耳莲子羹,取了个如此风雅的名字。
“公主,明日还要赶路,请早些休息。”侍从躬了躬身。
“知道了,多谢。”
风笙接过托盘,关上房门,坐下尝了一口。
似是知道风笙怕苦,羹里放了更多的蜜糖,莲心的苦也就尝不出来了。
“下半夜应该就能收到回复了吧。”风笙托着下巴,目光投向窗外,手中汤勺搅动着碗里的银耳,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