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三十九章 血果篇(二十三)
那一日,由顾远赐婚,盛微公主风笙下嫁江湖盟盟主白尘。
顾哲醒来后,圣旨已颁,昭告天下,所有都成定局。
而风笙一脸无谓,对着顾哲淡笑眨眼:“大哥,我是仙,一个盟主而已,我吃不了亏的。再说我也和你一样,想避免更多杀戮。”
“可嫁娶之事,怎可如此儿戏……”
“等事情结束,我就抽身。你放心,我想好法子了,绝对不会让江湖盟与皇室为难。”
风笙越是若无其事,顾哲便越是觉得亏欠。
他想伸手,怜爱地摸摸风笙的头,可是他觉得,自己的手太脏了,脏得没有资格再去靠近风笙。
想来,他不负百姓,却总是负着身边人。
白尘承诺,赐婚后,许八大派弟子支援,成婚后,许古晨派协助大齐皇室。
知道是与江湖盟联姻,挽救危在旦夕的大齐,百姓都兴高采烈,嚷嚷着有救了,却无一人感慨,年纪轻轻的公主,即将嫁给一个半百的老头。
与外界的反映不同,昌平王府内,上上下下都脸色沉郁,谁也高兴不起来。
自从巫医和师允都离开了帝都,怀光觉得风笙身边没啥危机了,于是去花街柳巷喝了两天花酒,好好享受了一番。
等怀光春光满面地回来时,就看见府内下人有气无力地忙着事,周伯也是一脸丧气地催促道:“好了好了,打起精神,这么重要的事不能耽搁了。”
“茜姐姐,你怎么愁眉苦脸的啊,都不漂亮了。”怀光是哄惯了美女的,当即嬉皮笑脸地凑上去,帮着一位婢女搬花。
婢女由着怀光接过花盆,不高兴道:“还不都是皇上,把风笙姑娘赐婚给了一个老头子!咱们王爷该多伤心啊!”
“啪——”
怀光刚接过手的花盆摔在了地上,“什么?!”
自己不过出去玩了玩,回来就变天了?老头子?什么老头子!
完了完了,居然要成亲,这要被主人知道了……
怀光拔腿就往琉璃斋跑,无视身后婢女的叫声:“喂,别走,替我解释啊!你把花盆打碎了,我又要被周伯说了!”
素来怜香惜玉的怀光压根没有心思理会,一路冲进琉璃斋,一脚踹开了门,只见小雨捧着嫁衣,似乎刚给风笙试完。她正在跟一旁的裁缝说着要修改的地方。而风笙坐在一旁,拖着下巴,兴致寥寥。
“风笙,怎么回事,你要嫁人了?”怀光一把抓住风笙的手臂,“你把主人置之何地啊!”
一惊一乍的把风笙吓了一跳,她对正要上来解释的小雨使了个眼色,小雨便领着裁缝乖乖退了下去。
风笙拉开怀光的手,道:
“第一,嫁人是权宜之计,以我的本事,不会有夫妻之实。第二,我和君岛主是清白的,你别乱说。”
“又是为了帮顾哲?”怀光很不友好地撸起了袖子,“不就是要他的血果吗?我先弄死他,再掏出血果!”
“他是我大哥,我帮他是自愿的。”风笙挡住怀光的路,“而且,保护苍生,也是为仙的责任啊。”
“别跟我说这些狗屁道理。”怀光道,“你倒真把他当自己人了?该不是看上他了吧!我就说你们不对劲,一会儿帮你洗脚,一会儿教你写字,一会儿又背着你那么亲昵……”
“怀光!”风笙神色有薄怒。
“要不然你要嫁给谁?我先去干了他!”
怀光的蛮不讲理把风笙弄得哭笑不得,她叹了一口气,耐心地跟怀光解释道,“你出去喝了两天花酒,不知道现在局势多紧张。”
风笙将傀儡军队的事情一一说清楚,然后道:“所以我就去和那个白尘联姻了。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好歹是仙,吃不了亏。”
“白尘……”怀光阴晴不定的脸色,在听到这个人物后有了变化,他放下一直举着的要去杀人的手,眼珠子转了转,“嗯……你说的也有道理,挺好的,挺好的。”
就这么劝服了?风笙还一直担心自己要多说几次,没想到怀光这就通情达理地不再插手了。他还很热情地把小雨和裁缝都叫了进来,让她们好好准备嫁衣,心情一下子变得很好。
“怀光,这次出嫁,你也不必跟着我,我能顾好自己。麻烦你留在这里,替我保护大哥……”
“我不跟我不跟,我绝对放心你,嘿嘿。”
怀光答应得格外爽快,笑得风笙不明所以,让人心里直打鼓。
“男人心也是海底针啊……”
望着怀光哼歌离去的样子,风笙完全摸不着头脑。
 
由于时间紧迫,婚礼的各项事务都准备得很仓促。风笙也因为毫不在意,所以凡事都提不起兴趣准备,听着教导礼仪的嬷嬷重复着规矩,看着窗外顾哲和周伯交谈的身影发呆。
“周伯,派两名武功高强的婢女随笙笙出嫁,避免她受欺负。”
“嘱咐随行的人马,注意笙笙的安全。”
“告诉他们,到了江湖盟以后,有什么情况及时回报……没有紧急情况,也需每日报告风笙是否安好。”
……
靠在窗口,风笙依稀可以听到那头顾哲的声音,事无巨细,面面俱到。她笑了笑,明知自己不是凡人,还依然放心不下,大哥真是一贯的温柔体贴。
面前教导嬷嬷说着规矩,滔滔不绝,风笙压根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忽然,有人通禀,慧太妃驾临。
一向被禁足深宫的太妃亲临王府,这令所有人诧异不已。
王府此刻正门大开,宫女搀扶着慧太妃走入王府,已经年过四十的慧太妃身形依旧苗条,她着一身素雅宫袍,发间点缀珠钗,恢复了精神后,仪态大方,美貌一点也不输于当年。
联姻的事,宫中上下早已传遍,即便是不问外事的慧太妃也知道了。因为慧太妃疯病渐好,风笙也算是慧太妃的义女,顾远下旨,破例允许慧太妃离开锦绣宫,去昌平王府看看风笙。
“嬷嬷,母妃来了,规矩的事待会再说。”
慧太妃来的是时候,风笙正好摆脱了礼仪说教,奔出去朝慧太妃行礼道:“参见母妃。”
顾哲也转动轮椅而来,“参见母妃。”
点点头,慧太妃只留一名贴身宫女在侧,让其余人在外候着,而后望向风笙:“你进来,本宫有话要说。”
随着慧太妃入内,宫女将门带上。
“母妃?”风笙察觉到今日的慧太妃有些不对劲。
“笙笙,你必须走!”慧太妃对宫女使了个眼色,宫女飞快地从怀里掏出了银子和通行令牌。
风笙一脸不明所以地被塞了一怀东西,“怎么了母妃?嫁给白尘是我自愿的。”
“你什么都不知道!”慧太妃说着,摇摇头,“当年,本宫刚入宫的时候,你父皇就曾许了一名郡主给白尘。”
“你可知,那名郡主嫁过去的第一天,就死了,死在了床上。”
风笙一怔。
“隔年,又嫁了一名贵族之女,也是同样死在了床上。”
“第三年,亦是如此……”
“这件事后来被压了下来,成为禁忌,不得再提。所以现今也没几人知道。”
“也不知是何处传出的话,说那个白尘如狼似虎,一夜数回,喜好折磨女子……”慧太妃说着说着,似乎也是难以再启口,“总之,你不能嫁给这样的人。”
风笙尴尬地咳了两声,望向慧太妃,“或许只是谣言而已,母妃你放心吧,我武功高强,不怕。”
慧太妃苦口婆心道:“你不能嫁给那个禽兽不如的东西啊。”
风笙把银两和令牌都还给了慧太妃,“母妃,事关百姓,我心意已决。你不用担心我,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你……”慧太妃被风笙的执拗气得哑口无言,她拉住风笙的手,叮咛的话到了嘴边,忽然看见那只她送的手镯。
慧太妃顿了顿,问道:“你看到手镯上的字了吗?”
“嗯,大哥说是保平安的。”
“保平安……”慧太妃不知为何,叹息了一声,“罢了。”
风笙和慧太妃再从屋子里出来的时候,一人愁云惨雾,一人恍若无事。
“你嫁去江湖盟后,一定要小心,知道了吗?”离开前,慧太妃依依不舍地摸了摸风笙的脸,“你出嫁那日,本宫便不来了,怕到时候犯病,给你添麻烦。”
此时慧太妃慈爱的模样,让风笙想起了还在百死城受苦的母亲。她心头暖了暖,“知道了,母妃。”
目送慧太妃离去,风笙又被嬷嬷请去学习礼仪。而周伯推着顾哲,把慧太妃一路送出了府。
慧太妃虽然已经清醒,心里也知道风笙不是顾深深,但她一直没有说破,是想把风笙当亲女儿对待。
上马车前,慧太妃惋惜地对着顾哲道:“本宫以为,你会和她说出手镯的意义。”
顾哲眼神黯淡。
“你就是这样,有太多顾虑。要是早些开口,也许能将她抓在手心,不至于眼睁睁送她出嫁。”
慧太妃的话,无意间戳中的顾哲的痛处。顾哲张了张嘴,只说了一句:“儿臣不配。”
“唉……”
慧太妃摇摇头,坐上马车,缓缓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