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三十八章 血果篇(二十二)
回府后,顾哲将当日星空下推演的一切又细细回想了一遍,一切都已经在慢慢应验了。
顾哲道:“推算显示,若是依照天命发展,傀儡军队会大开杀戒,导致大齐灭亡,楚国称霸。而象征劫难的星辰由明转暗,代表傀儡军队将会消失于人间,不知所踪。”
为了让应对之法顺利进行,风笙折了一只纸鹤,用灵力催动它循着气息,找到万晓晓和苏越,带去现在的消息,期望他们能回来帮忙。
傀儡军队在某些地方,与之前进攻锁妖塔的部队相似,或许深入了解,会有什么发现。风笙除了帮助顾哲阻止灾难,也有想一探究竟的打算。
可是一只只仙鹤出去了,却没有一只回来,让风笙不禁担心起他们两人的现况了。
“你若是不放心,便去找寻他们,不碍事。”
顾哲发现风笙盯着窗户看了很久,手里捏着一只正要放出去的纸鹤,知道她在忧心朋友状况,出言安慰。
风笙摇摇头,正准备放出手里的最后一只纸鹤,乍见有一只摇摇晃晃地回来了。
风笙欣喜若狂地伸出手,纸鹤落在她的掌心,慢慢展开,显现出一句话:“忙于九鼎,难以抽身。”
风笙看到消息后也是松了一口气,虽不知具体情况,但至少知道他们平安。
“抱歉大哥,他们恐怕是被什么事缠上了。”
“无妨,你朋友没事便好。”
风笙曾想过用特使令调派地仙协助,也曾想过求助天宫,但是一旦如此,自己插手人间秩序的事情就会被天帝知道,到时候……便难以帮助大哥更改气运了。
毕竟,大齐灭亡,是命数。而那些邪物,就是导致大齐亡国的关键,是推动命数运转的根本。
可他们现在所做之事,是在逆天。即便最终天宫愿意出手铲除邪物,也一定是在大齐灭亡后。
如今,又失去了一位上神和一位上仙的援助,古晨派的支援就更至关重要了。
回到书桌前,那有一张准备好的符纸。运笔蘸墨,顾哲洋洋洒洒写下咒文,而后烧尽符纸。
湖面倒影似的影像一点点投在屋内的墙上,紧接着,一人出现在影像内。
“堂主。”顾哲端坐轮椅上,望着墙上投影内浮现出的一道人影,道,“长老们是否已经出关?”
“顾哲?”人影看见顾哲坐在轮椅上消瘦的模样,惊道,“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此事说来话长,不过就是身子不太好罢了。”顾哲不愿多说,心系大事,又问了一遍,“长老们是否出关?”
人影回答:“还没有。”
顾哲将如今大齐的危难详细讲述,在提到傀儡军队时,影像内的人似乎震了一下,”傀儡军队?那可是失传许久的秘法,谁做的?”
“是一名巫医改造而成。”顾哲答道,“即便如今长老还未出关,此等关系苍生之事,古晨派可否派人支援?”
人影叹了口气,“顾哲,并非我不想帮你,只是这件事……纵使长老出关,也不能作主。”
“这是为何?”
“数年前,古晨派的前任长老与江湖盟盟主交好,并许下承诺,往后世世代代都归顺江湖盟。虽然古晨派不受许多条条框框制约,但关键时刻,还是要听从江湖盟号令。”
“傀儡军队这件事,怕是要动用古晨派大半弟子,又是事关朝廷,需要江湖盟盟主的同意,古晨派才能介入。”
“但是你也知道,江湖盟的规矩,就是永不插手朝廷之事。”
“这已经不仅是朝廷之事,更是百姓之事。楚军入境,江湖又怎会安生?”顾哲微微蹙眉,“堂主,事情紧急,可否……”
“顾哲,盟主是随性之人,行事都是随性而为。以江湖盟的能力,完全能在乱世中安生,他可不在乎这些。对他而言,想救人便救,不想救谁也奈何不了。”
顾哲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唉,你身子不好,听说之前死里逃生,要多多保重才是。”
难道真的要等大齐灭亡?顾哲恍若未闻,只是握着扶手,道:“堂主,真的无法派人支援吗?”
“你还是尽快联系盟主,得到他的允许,不用长老出关,我们也能调派弟子。”
墙上的投影停留了一会儿,随着一声叹息,继而消失。风笙上前问道:“大哥,他们便这般无视百姓受苦?”
顾哲想起自己在古晨派的所闻所见,无奈道:“古晨派内部的确变了许多,现任的几名长老自视很高,轻视无能之人,对待苍生生死,也很是漠然。”
“想说服他们,还不如请得江湖盟盟主下令。”
风笙来人间不久,对这个组织不是很了解,于是问道:“江湖盟又是怎样的存在?”
“三十年前,江湖无主,纷争不断,直到有一人白手起家,一统江湖,创立联盟,赢得大小门派的尊重与归顺。”
“他执掌江湖,即便是皇室,也对他礼让三分。之后,他淡出人们的视野,派他的弟子接手事务。而他经常闭关,也从不出席各种场合,渐渐成了一个谜。”
“三十年前……”风笙道,“就算当时他正年少,如今也该是个年近半百之人了。”
“是。”顾哲点头,“为表尊重,我即刻派人去送拜帖,前往江湖盟亲自一会。”
 
在顾哲的安排下,苍狼卫率先出动,轻装简行,奔赴乌峰峡。他们曾受过全面的训练,一些简单的五行术法还是懂的。
他们依从顾哲的指令,不入峡谷,只是在峡谷周围伺机而动。
为了能尽快得到古晨派的支援,顾哲以大齐皇室的名义写了拜帖,准备出发会见这位神秘的江湖盟盟主。拜帖刚送达没多久,就有了回复。而这回复,让顾哲,让风笙,甚至让群臣都震惊不已。
风笙因为不放心顾哲一人,所以得到准许,陪同顾哲上朝。
这日,她随同顾哲往光明殿上朝,正议事时,侍卫捧着江湖盟的回信入殿,引得群臣紧张不已。
“信上写了什么?念。”
顾远令下,侍卫展开信纸,遵旨念道:“江湖盟愿鼎力支持,唯求盛微公主一人。”
落款,是苍劲有力的两字:白尘。
江湖盟盟主白尘,竟以求娶盛微公主为条件,对皇室施以援手。
话音落,满座哗然。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白尘不过就是一个莽夫,真会蹬鼻子上脸。”顾远惊诧,目光投向脸色难看的顾哲。
“皇上,白尘并非莽夫,他的势力在江湖盘根错节,不能轻视。”顾哲纠正了顾远的言辞。
而后,他面朝一帮议论纷纷的大臣,“本王会再和盟主谈判,盛微公主不可嫁。”
风笙被当众求婚还是第一次,她只顾着发愣,觉得好笑,又觉得莫名其妙,直到顾哲为自己说话,她才意识到,自己的婚事,正被一帮朝臣当作筹码商议。
“如今要靠古晨派这等修仙大派才能挽救局面,昌平王一向大局为重,如今怎么就私心起来了?”
“不错,虽然白尘将近知命之年,但毕竟是江湖霸主。盛微公主本就是平民出生,能得公主的名号,就该好好回报皇族。”
几乎所有朝臣都支持风笙嫁给白尘,换取古晨派出手。
还未等皇座上的顾远说一句话,朝臣们已经齐齐下跪,异口同声道:“请皇上恩准。”
跪了一殿的朝臣,宛若巨石重重压着顾哲的心口。他从未想过,自己竟无能到要靠风笙来求得什么。
他坐在轮椅上,身子僵硬着,“皇上,臣会再和盟主谈判。”
“昌平王!下官一向敬重你凡事以国为先,怎么到了这节骨眼上,你就如此私心!”
“不错,昌平王,如今可不能浪费时间!”
顾远被群臣吵得也是头疼,他望向顾哲,“要不,三叔,我们找人替嫁?”
“白尘是何等人物?恐怕早已看过笙笙画像,岂是骗得过去的。”顾哲摇头。
“没关系的,我……”风笙正想站出来说话,顾哲一把按住她的手臂,将她往身后一推。
“大哥……”
“站到我身后。”
“真的没事……”
“从前,是深深。这次我不想……不想连你也要为我所累。”顾哲眼神里有什么东西闪烁,“成婚,该是女子一辈子最幸福的承诺。如果我连你也保护不了,那我……”
“昌平王,请以大齐为重!”
群臣久久不起,顾远在皇座之上也是如坐针毡,他想为自己的师父说些什么,可每每开口,都被群臣异口同声的“以社稷为重”压了回去。
她本就不是大齐的人,甚至都不是凡间之人,她是为了与自己的约定,才来到这里。她没有为大齐牺牲的义务,她不该将一辈子这么重要的事,用在利益的交换上。
顾哲面对群臣,没有退却的意思:“请再给本王一点时间,让本王与盟主谈判。”
“何必浪费时间?盛微公主能嫁给白尘也是荣耀。”
“昌平王,你根本就是自私自利之人,你能为大齐做什么?!”
群臣的指责,像无形的利刃,寸寸割裂顾哲的心。他身子晃了晃,手渐渐握成拳。
“住口!”
风笙再也忍不住了,她冲到那名出口不逊的大臣面前,“你问我大哥为大齐做了什么?那我倒要问问,你为大齐做了什么!”
“我大哥辅佐先帝,鞠躬尽瘁,为了幼帝,弹尽竭虑。是我大哥及时援助宁城,才保住了你们如今太平,也是我大哥让你们认清师允,挽救了局面。甚至,他……”
风笙咽下一口气:“而你呢?吴大人,若我没有记错,你除了巴结讨好师允,其他什么也没做吧!”
“你!”
风笙回身,跪在顾远面前,“皇上,我愿意嫁给白尘。”
“这件事与她无关,不该利用她!”顾哲低喝一声,胸中有一股气难以遏制,逼得他微微佝偻了身子,眉头紧锁。
“怎么与她无关!她是大齐的公主!”
群臣辩驳间,顾哲被千夫所指,他甚至感觉对面朝臣谩骂的口水都飞溅到自己的脸上。
“咳咳咳……”
胸口的沉郁再也压抑不住,顾哲猛然呕出一口血红,抬手掩嘴,鲜血顺着指缝一滴滴落在衣袍之上。
“大哥!”风笙扶住他的肩膀,疾点几处灵脉。
“三叔!”顾远也是一惊,霍然从皇座上起身,而后喊道,“快请太医!”
顾哲强撑着道:“再让本王谈判,白尘要什么,本王都能尽力满足,除了笙笙!”
“如今每一刻都分外重要,浪费时间,说不定就天翻地覆!”
朝臣的眼中,是对死亡的畏惧,对失去地位的惊恐。他们在听闻傀儡军队的行为后,就害怕有朝一日帝都也会如此,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顾哲明白他们的恐惧,却也有自己坚守的底线。他愿为大齐付出所有,可不包括风笙。
这是他最后一点坚持,最后一点任性。
“今日,纵然千夫所指,本王也绝不退让!”
顾哲此言一出,群臣七嘴八舌,义愤填膺,场面一度失控。大殿上已经听不到顾哲的声音,只有无数指责与谩骂。
顾远身为皇帝,声音同样被湮没其中。
风笙见状,起手一掌,劈向顾哲。
“笙笙,你……”顾哲没有准备,眼前陡然一黑,一头向前倒在风笙怀里。
“全都闭嘴!”风笙抱着顾哲,沉声大喝,震得群臣耳膜一痛,纷纷愣在了原地。
风笙扫视群臣,出声道:“不错,我是昌平王之妹,皇上的武师,当今的盛微公主,这件事与我有关。”
“不就是白尘吗?我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