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三十七章 血果篇(二十一)
明月当空之时,南方一座小城内,响起尖锐奇怪的笛音,惊得鸡飞狗跳。
街口卖糖粥的年轻小伙儿正准备收摊,忽然听到身后有细微的脚步声。他头也没回,只是弯腰收拾着东西:“客官,收摊了,明日再来吧。”
没有回应,依然有细微的脚步声。
小伙儿觉得奇怪,转头道:“客官,真的收摊……”
忽然,小伙儿愣住了。
眼前站着一个,不对,是一排排面色惨白的人。他们止步在小摊前,面无表情,双目空洞,眸子在月色下闪烁着冰冷的光。
“你,你们……”小伙儿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你挡住他们的路了。”
小伙儿颤颤巍巍抬起头,看见一旁的墙上出现了两名黑衣男子,一人蹲着,朝自己冷笑。还有一人迎风而立,一言不发,手执短笛,眼神冷漠。
“你们是谁?”
“我们?我们是赶路的人啊。”巫医抬头,看了一眼停下吹奏的师允,“继续吹啊,让他们往前走。”
师允皱了皱眉,看向吓得一动也不动的小伙儿:“快滚。”
巫医挑了挑眉,转过脸看向卖糖粥的小伙儿:“数到五,不走就别想走了。”
“一。”
小伙儿双手撑地,从地上站起。
“二。”
脚一软,小伙儿又倒在地上。
“三。”
抓着桌角,小伙儿一边哭一边道:“放过我,放过我。”
巫医无视哀求,“四——”
小伙儿彻底站不起来了,大哭着磕头道:“英雄,好汉,放过我吧,放过我吧!”
“五。”
巫医站起身,拍了拍身旁师允的肩,“我给过他机会了,是他太没用了。”
师允手里的魅笛抓得紧了些:“我要灭齐,不代表要滥杀无辜。”
“爱人可抛,兄弟可弃,区区一个路人又算得了什么呢?”巫医的话在师允耳边,渐渐像是迷惑心智的咒语。
引得邪祟入体,便很容易被煽动情绪,改变心性,师允静默了一瞬,将笛子送到唇边。
随着断断续续,短促的音调,停下脚步的傀儡军队继续前行,他们似乎看不到眼前的小伙儿,将他推倒,然后一个接着一个,从他身上踏了过去。
“救命,救命啊——”
小伙儿只喊了两声,很快便没了声音。
待浩浩荡荡的傀儡军队从他身体上踏过去,只剩下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在寒夜里透着令人发怵的死亡之气。巫医满意地看着眼前的一幕,一纵一跃,从墙头很快消失,跟着傀儡军队继续进发。
师允转身之时犹疑了片刻,眼中有一点闪烁的东西,在缓缓熄灭。
顾哲大概不会想到,师允从帝都调出的军队,名义上是前往赈灾,其实是取命。那批军队里的人,早已经被巫医改造成了傀儡。因为帝都圣气充沛,傀儡无法施展,故而他们的目标是以南方为起点,扫除障碍,一路杀往边城,放楚军入境。
待楚军扫平四野,便可直捣孤立无援的帝都。
傀儡军队穿过一整条街,走过大半座城,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他们停在这座城的城主府邸前,整整齐齐地列好队伍。
巫医走到队伍的最前面,一步步踏上台阶,拉住了叩门的铁环,一下下敲打着。
今夜当值的下人听见敲门声不停,骂骂咧咧地披上衣服,提起灯笼。他卸下门锁,打开门,“谁啊,大半夜的让不让人睡了!”
一开门,就看见外头站了密密麻麻的人,诡异可怖。
“我来杀人的,给你们一点时间,准备一下。”
巫医看了眼面色陡变的下人,冷漠道:“去啊,还不快去通报!”
下人愣怔了片刻,又看了一眼巫医背后的傀儡军队,转身往府内冲去,大喊着:“不好了,不好了……”
那一夜,府兵迅速集合,城主亲自上阵,却敌不过傀儡军队不死不伤,倒下又站起,杀得满目猩红,尸横遍野。
笛音刺耳,透着诡异,透着森冷,指引着傀儡杀杀杀。
“练手都不够。”巫医摇摇头,看了看双手染血的傀儡士兵,“他们的行动还太生疏。”
言罢,又看向师允,“你的操纵,还不够到位。”
巫医跃上房梁,俯瞰着夜里安眠的整座城,“这样吧,今夜,这里就是你们的战场。”
师允握笛的手微微顿了顿。
“师允?”巫医唤了一声。
“明白。”
一夜笛声不断,一夜哀嚎不断,本来宁静安详的小城,在傀儡军队的屠杀下,失去了本来的生机。血色染红了家家户户的窗,杀气苍凉了静谧的夜。
待到一夜过去,傀儡军队抽身而去,转眼销声匿迹。幸存的百姓宛若经历了一次死亡,有的跪在亲人的尸体边痛哭流涕,有的木讷呆滞,还有的已经疯了……
“舍不得吗?心疼吗?”离去的时候,巫医看了眼身旁的师允。
师允面色如初,好像看不到眼前的悲怆之景,冷漠道:“非我大楚者,杀。”
 
连着几天,逃脱的战俘没有半点消息,宛若突然在齐国消失。而就在这个时候,各地传来急报,接二连三,一道道,像是大齐的催命符。
顾哲等众多大臣也齐聚养心殿,整日商讨此事的对策。
“前往赈灾的士兵在各城内大肆杀人,宛若入魔。”
“那些士兵毫无意识,不死不伤,根本无法抵挡。”
“南方四城如今已成死城,他们正迅速进发,一路朝边城而去。”
而其中,有人认出了为首之人,是当初的国相师允。他率人屠城,视人命如草芥,当真是丧心病狂。
大难已经降临。
放下奏报,顾哲脑海里闪现过当日星空下的推算,沉吟片刻,“看来师允从帝都调走的三千兵马,大有问题。”
“他们想以南方四城为起点,一路往宁城而去。但他们所走的路线有些迂回,很明显,是在断绝宁城的支援和退路,这样一来,其他封地较远,支援也无法及时。”
有大臣问道:“既然那些兵马此厉害,为何还要大费周章调往南方,不直接攻陷帝都?”
风笙回道:“帝都圣气充沛,这些诡异的兵马根本无法动用。他们是要借此方法,保证楚军顺利入境,一统四方,而后直捣帝都。”
顾哲看着地图,估量了一番,“若无法及时阻止,不出十日,他们便能杀到宁城。届时我们内损已经严重,他们又里应外合,防线将破,我们也难以抵挡楚军。”
“什么?!那,那怎么办……”幼帝顾远不安道。
顾哲叹息,“可怕的是,莫说这些人不死不伤,常人根本无法阻挡。普通士兵就算不眠不休,也根本赶不上他们的脚程。”
“他们都是什么东西?!”
风笙拿过顾哲看完的奏报,将里面的特征仔细看了一遍,才确认道:“是傀儡。”
除了顾哲,殿内所有人都惊恐地看向她:“傀儡?”
“我听晓晓说过,以邪祟引入人体,配合奇法,可令其失去人性,听从驱使,且不死不伤。这是一种特殊的傀儡……凡人根本无法抵抗。”
风笙顿了顿,道:“但是他们有一个缺陷。”
顾远急忙问道:“什么缺陷?”
“他们只会在受到驱使之时行动,而驱使他们之人,精力有限。”
顾哲点点头,“也就是说,驱使之人力有穷尽时,届时,傀儡军队会停下脚步。”
“我们需要抓紧这一点时间,赶紧想办法。”
风笙的话,顾哲很是赞同。他点了点地图,道:“根据各地奏报,傀儡军队离开金城之后,便消失了踪迹。我想,他们应该是入了这里的乌峰峡休息。”
“操控傀儡,消耗巨大,这么一休息,起码也要三日。”风笙脑子里回忆着万晓晓平时给自己讲故事时的内容,把自己所知道的全部说了出来。
“如此……便要尽快求援。”
根据情报,傀儡军队的人数好像还在增加,不知巫医从哪里找来了一批武功出众的人,研制成了傀儡。再加上巫医和巫医背后的人,对方威力不容小觑,光靠风笙和怀光两人,纵使灵力高强,也难以敌众。
在如此内忧外患的情况下,顾哲仍旧保持着超乎常人的冷静与理智。他对着高座上的顾远道:“皇上,臣请求调用苍狼卫。”
顾哲的话一出,立即就有大臣反对:“苍狼卫乃是皇族御用的亲卫,调用苍狼卫,谁来保护皇上!”
“帝都现下是安全的。放眼大齐,也只有苍狼卫有卓越的力量和速度。”顾哲面对顽固迂腐的几名大臣道,“让他们前往乌峰峡,设法将傀儡军队困于峡谷内拖延时间。”
顾哲说着,看向顾远,“皇上,您认为呢?”
“朕同意三叔的话。”顾远对着几位大臣道,“如今最重要的,是制止傀儡军队继续为祸。”
顾远发声后,几位大臣也没有异议。顾远将指挥苍狼卫的令牌取出,交给了顾哲,“三叔,朕相信你。之后呢?你打算怎么办?”
顾哲道:“臣会向古晨派求援,恐怕也只有他们能对付傀儡军队。”
风笙对顾哲道:“我也会想办法联系晓晓和阿越,让他们尽快赶回来相助。”
本来慌神的群臣,在顾哲和风笙的言辞间,渐渐感到了安定。顾哲继而井井有条地安排着帝都的防卫以及南方几城的善后。同时,他还不忘在此过程中教导顾远,让他学会如何处理这些事。
思虑的时间越长,顾哲的精神就越差,风笙注意到他渐渐泛白的唇色,为他端来药汤。
“大哥……”
“无妨。”顾哲喝了汤药,继续提神议事,没有半分懈怠。
待一天的议会结束,风笙推着顾哲离开养心殿的时候,顾远喊住了他,眼里有担忧,也有寄望:
“三叔……我们,大齐,都会没事的吧。”
顾哲颔首一笑:“皇上放心,有微臣在,不会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