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三十六章 血果篇(二十)
师允是楚国死士中的佼佼者,当他爬上齐国相国之位,手握重权之时,就代表他已经没有退路。
楚国国主一直很放心师允,故而极少联络他。偶尔的几次飞鸽传书,也是先传到其他死士手里,再将内容转告师允,以防落下把柄。
卖糖葫芦的小贩,就是潜入齐国的死士之一。最近几次密信,都是由他接收。消息,也是由他传递的。而他传给师允的话,就是师允急于求成的原因。
楚国国主已经到了花甲之年,他一生骁勇好战,最大的志愿,便是吞并齐国。如今,他已经垂垂老矣,生死只在朝夕,现在甚至连提笔都困难。他告诉师允,此次攻打宁城失败,是他最大的遗憾。他渴望在离开人世前,能够看见楚国霸业一成。
而师允在顾哲的压制下,难以速成,只能和巫医合作,并走上了一条极端之路。
师允何尝不知,楚国贵族残杀齐国妇孺。他又何尝不知,自己的主上多次言而无信,大动干戈,造成两国的生灵涂炭。
然而,他无法违背主上之令,无法放弃自己的职责。
当年,他从千里挑一的比试中脱颖而出,跪在主上面前时,主上对他说:“从此以后,你就是朕的手,替朕扫除前方阻碍。而将来,你也会成为朕的眼,与朕共赏万里河山。”
要知道,他们师家,曾参与六皇子的篡位行动。而他,是罪臣之后。
如此不计前嫌,如此给予尊荣,让师允第一次感受到了尊重,第一次有了为眼前之人赴汤蹈火的决心。
于是,不管死士这条路是多么难走,多么艰辛,他都熬过来了。出师前,他在训练中有多少次遍体鳞伤,就有多少次生死一线。他为了自己的信念,从未动摇分毫,哪怕……
师允取下别在腰间的魅笛,用手抚摸着。短笛材质特殊,乌黑发亮,笛子上垂着一缕流苏。火红的颜色,就像那个傍晚,伊人娇羞的脸颊。
顾深深十四岁的时候,第一次大败敌军,震惊朝野。她的美名,在整个大齐传颂,成为真正的女英雄。于是,追求顾深深的王公子弟络绎不绝,有看中她身份的,也有看中她前途的,每天府邸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我整日忙都忙死了,哪有闲情逸致谈情说爱。”
顾深深因为不得清净,拖着师允抱怨道:“小叔叔,你可要帮帮我。”
“几位公子都是一表人才,公主真的不再考虑一下?”
师允话刚问出口,顾深深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要!”
“那好,此事交给属下来办。”
隔日,那些追求顾深深的才俊们就被叫到了猎场,师允出面,说谁能在规定时间内狩猎最多,谁就能得到盛荷公主的青睐。
于是,那一日的猎场就看见无数人策马狂奔,你追我赶,谁也不肯落后。可是不知为何,野兽们特别机灵,总能及时避开追捕。
“那里那里,快让它们往那里跑!”
“左边左边,追来了!”
猎场外,最高的一棵树上,师允和顾深深并排坐着。这个方位,可以将猎场的一切尽收眼底。顾深深兴奋地观察着情况,而师允在一旁,用魅笛控制野兽们避开追捕。甚至可以操控它们,对捕猎者进行反击。
“就是这样,哈哈,太厉害了!”
看似毫无节奏感的音调,却发挥出了这么大的威力。时间结束后,所有才俊都没有猎到猎物,灰头土脸的,甚至还有人带伤而返。
顾深深开心地拍手叫好,抱了抱师允道:“小叔叔,多亏有你。”
拥抱只是短暂一刻,却让师允呆滞了好久。
“小叔叔,怎么了?”
师允回过神,低眉敛目:“公主,属下去处理后续的事宜,您要来吗?”
“不去,你把他们打发走吧。”
“是。”
师允跳下树,轻轻落在地上,而后赶往猎场的休息区,假装查看结果。
见没有人打到猎物,他道:“公主骁勇善战,希望未来相伴之人也是个英雄豪杰。诸位公子显然不满足公主的条件,还是知难而退吧。”
一句话,让在场众人羞愧难当,再不敢提追求公主之事,纷纷离开。
送走了这批人,师允才回到那棵树下,顾深深依旧坐在树枝上,晃着脚哼着歌,一副自得其乐的模样。她听见师允的脚步声,低下头,浅笑道:“他们终于无话可说了吗?”
“是,他们已经走了。”
“小叔叔,我发现坐在再高的地方,也眺望不到帝都的轮廓,因为,距离真的太远太远了。”
师允抬眼的时候,看见顾深深虽然在笑,却有些惆怅。他躬了躬身,道:“公主,那就不要看了,回去吧。”
她收起愁绪,晃着腿道:“好啊,那小叔叔接住我。”
说着,也没管师允答不答应,就往他身上跳了过来。还好师允反应敏捷,立刻伸手接住了顾深深。
顾深深稳稳地落在师允的怀抱,她的双眼和师允对上,脸颊上泛起了红晕。
“公主,您突然这么跳下来,就不怕属下接不住你吗?”
“怎么会,我相信你啊。”顾深深笑得明媚,“小叔叔,你今天真的好厉害。”
师允别开目光:“那是属下得高人指点,学的一点皮毛。属下承诺过,不会对他人提起此事,还请公主能对今日之事保密。”
“好,小叔叔说什么就是什么。”
师允静默片刻,“公主可以下来了吗?”
“噗,好好好,小叔叔,看把你紧张的。”
师允放下顾深深后,顾深深便一溜烟地往前跑,跑了几步,回首朝师允挥挥手,“小叔叔,我其实早就想过了。若有一天要嫁人,也要嫁小叔叔这样的。”
顾深深的话,居然撩动了师允沉寂了许久的心弦。他就那样站在原地,和顾深深对望了许久,半晌,挤出一句话道:“公主日后会后悔的。”
……
哪怕他有一瞬动过情,也只是过眼云烟。他已经做好准备,孤注一掷。只盼,能完成主上的心愿。
“咚咚,咚咚——”
师允独自在屋子里静思时,有人敲响了门。
如果是巫医,肯定直接推门而入了。师允警惕地缓步走到门前,做好已经被发现了的准备。
可不想,他打开门,看到的是一张张熟悉的脸。
是潜入大齐的各个死士,他们曾和自己一起受训,一起经历过磨难。其中还有卖糖葫芦的小贩,他竟然没有和战俘们一起离开齐国。
“头儿……”数名死士齐齐跪倒在师允的面前。
“你们为何在这里?还有你,你不是被巫医送走了吗?”
小贩答道:“我不想丢下头儿一人。”
其余人也道:“咱们那天寻思着去劫刑场,结果你让巫医给救走了。巫医发觉了我们的存在,把我们也接来这里。”
师允皱眉:“我现在做的事,不适合你们……”
“咱们连死都不怕,有什么不能做的?”
师允摇摇头,“我会请巫医将你们送出齐国。”
“我们不走!”
“不行,你们根本不知道我在做什么,你们不能……”
“我们知道,巫医都说了。”其中一名死士道,“不就是变成傀儡吗?我们不怕,只要能帮到头儿。”
是的,他与巫医合谋之事,就是组建傀儡军队。师允错愕地看着昔日的弟兄们,他们眼里的坚定毋庸置疑。
“你们可知道,变成傀儡后,将再无本来的意识,将成为任人摆布的一具行尸走肉。你们可知道……”
“我们知道。”
师允一时无话,此时巫医信步而来,瞧着眼前感人肺腑的一幕,淡道:“他们的根骨不错,做成傀儡一定很好用。”
原来巫医打的是这个主意。
“他们是楚国的人,是我的同胞。”师允皱眉,“我不同意。”
“唉——”巫医叹了口气,斜眼道,“你不是绝情惯了?怎么还会心软。”
师允道:“绝情对外,不对内。”
“可是你也知道,咱们缺少像他们这样武功高强之人做先锋。”巫医道,“你也希望,这次能一举成功吧。”
傀儡能发挥多大能力,很大一部分取决于他变成傀儡前有多强。的确,此次行动,是他最后的底牌,绝不能功亏一篑。
主上,已经等不了太久了。
望着一张张视死如归的脸庞,倾注了一腔孤勇,只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师允最终背过身,没有再说话。
巫医见师允不再反对,乐见其成,朝十名死士道:“跟我来吧,我会把你们变成最优秀的傀儡。”
十人面朝师允背影,最后郑重行礼:“头儿,你不必自责。因为你效忠的是主上,而我们效忠的……是你。”
师允闭起了眼,将所有情绪,悉数埋葬。
巫医将他们带走后,师允就站在原地等待,等到日落西山,等到月上枝头。隔壁一间小屋内,时不时传来极力克制的低喘声,然后渐渐的,什么声音也没有了。
等到巫医打开门的时候,师允身上已经布满了湿重的寒气,衬得一张脸阴沉无比。
巫医道:“好了。”
师允转过身,朝小屋内走去。
走入房间,巫医开始收拾着药箱。而角落里,之前还会说会动的人,此刻脸上已经没有半点血色。他们双目空洞无神,暗淡无光,笔直地站在那里,双臂无力地垂落着,已经没有了一点知觉。
“他们是我杰出的作品。”巫医笑道,“接下来,就等着你吹响魅笛的那刻了。”
师允走到变成傀儡的同僚面前,胸膛里好似有血液在燃烧,他右手搭在左肩,郑重躬身行礼:“愿楚魂不灭,愿你们找到回家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