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白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三十五章 血果篇(十九)

次日,是处决师允的日子。

关于师允是敌国奸细,以及他的所作所为,顾远都已经昭告天下,很快在帝都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楚国向来好战,不愿和平共处,已经多次毁约,侵犯齐国,有很多百姓的家人都在战乱里丧命,死在了楚国人手里,故而对师允深恶痛绝。
师允靠盛荷公主信任,入朝为官,先博取信任,后谋害先帝,弱化齐国实力。再接着,他蛊惑幼帝,掌控实权,甚至害死盛荷公主,使得边城岌岌可危。
关押师允和十六名战俘的囚车经过市集时,沿街的百姓骂骂咧咧,手里不断投掷着东西砸向他们,以泄心头之恨。
师允坐在囚车里,始终闭着双眼,无视民众谩骂的嘴脸,也无视砸来的烂菜叶鸡蛋。他的心在这一刻,竟意外的平静。
“就是他蛊惑圣上,就是他诬陷盛荷公主,害得公主孤立无援,死在了战场!”
一名两鬓斑白的老太恨恨地捡起石头,扔了过去。听到“盛荷公主”四个字,师允睁开了双眼,他明明看见了扔来的石头,却不避不闪,挨了一击。
他额头流出的鲜血,顺着脸颊滑落,嘴里低道:“是,是我害死了盛荷公主。”
更多的石子集中朝师允飞来,更多的叫嚣震天响地:“杀了他,杀了他!”
囚车一路,抵达刑场的时候,师允已经满身的血,被人从囚车里拖了出来。
此次的监斩官是昌平王顾哲,他的身边一左一右站着风笙和怀光。师允和十六名战俘被绑着押上刑台,排成四排,每人身后都站着一名手执大刀的刽子手。
“师允,你以楚国死士的身份,潜入大齐朝堂,蛊惑圣听,谋害先帝,并害死盛荷公主。在位期间,你滥用职权,动乱朝纲,种种罪行,可还有辩驳!”
顾哲一字一句,陈述着师允潜入大齐以来所犯下的罪。他眸色如天边翻涌的云,他心中,有一个声音在响起:深深,皇兄,我为你们报仇了!
“没有。”师允回道。
“好。”顾哲眼神一凛,“时辰到,行刑!”
随着顾哲一声令下,刽子手将大刀高高举起,刀背在阳光下折射出光亮,晃了围观百姓的眼。就在这一瞬,天边裂开了一道细长的口子,一只放大了数倍的手自裂口中伸出。顿时,十七名刽子手的刀都被一阵风卷走,大手一闪,刽子手悉数飞出了刑场。
“妖怪,妖怪啊!”
围观的民众见状,顿时尖叫着,抱头四处逃窜。
坐在高台上的顾哲眉头一拧,“是巫医。”
“有意思,真是会玩。”怀光抱臂一笑,“我来会会。”
“我来,麻烦你留在这儿保护大哥。”风笙早就提防着巫医来搅局,灵匕始终握在手里。如今匕首一抖,瞬间化作长剑。
怀光看风笙气势逼人,随即耸耸肩:“行,我替你看着,不让他使坏。”
风笙点了点头,在大手即将把师允和战俘带走前,跃上刑台。她手起手落,利芒一闪,划伤了那只裂口伸出的大手。
“出来!”
风笙掷出长剑,剑刃凌空劈向裂口,而后回旋着落回风笙手里。幻化的大手顷刻消失,一道人影从裂口处降落,捂着手臂道:“又是你这个疯女人。”
穿着黑衣的年轻男子脸色不善,正是离开都城几日的巫医。
巫医手中捏诀,想启动克制灵力的法阵,可发现竟是徒劳无功。他目光一转,看到了高台上的怀光在对自己挥手。
“喂!又见面了!怎么样?我厉不厉害!”
是怀光帮着,阻止了巫医开启压制灵力的阵法。
“神经病。”巫医冷声一哼,转脸面朝风笙,“别以为这样你就赢了,今日这些人,我统统要带走!”
风笙不和他动嘴皮子功夫,直接起剑,一招一式,干净利落,没有废招。巫医疲于应对,失去了主动出击的局面。
乍然,风笙抛出长剑,只见长剑在空中翻转,化作几十道剑锋,直指巫医。在巫医还未来得及反应前,剑锋破空而出,将巫医四面八方的退路全部堵住。
如密集的雨丝,如缭绕的烟雾,把巫医困在原地,不得动弹。
“束手就擒吧。”风笙看向陷入困顿的巫医。
“哼,要不是帝都圣气烦人,使我邪术受限,我分分钟就能捏死你,哪会沦落至此!”巫医握着拳头,一脸不甘。
风笙一步步走向巫医,正当她想活捉巫医时,又有一道人影无声无息地凭空乍现,挡在巫医面前,一掌打在风笙肩头。
来人挥手一瞬,围在巫医四面八方的剑全部消失,只剩本体之剑,回到风笙手里。
风笙猝不及防,急速后退。
“你是谁!”
风笙将剑插入刑台,止住了后退之势,打量起面前站着的家伙。对方似人非人,长长的斗篷拖到地上,兜帽下,看不到人脸,只有一团黑影。
“带他们,走。”
斗篷下,沙哑的男声,又闷又低。
风笙一剑刺去,斗篷人只手捏住剑刃,竟轻巧得好似拨开云雾一般。
“不能走!”
风笙极力想绕过斗篷人,追击他身后的巫医,可眼看巫医将师允带进了裂口之内,她还是脱不开身。
“退下。”
斗篷人伸手又是一掌,结结实实打在了风笙腹部。风笙闷哼一声,却没有后退,再度上前缠斗,“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救师允!”
左右闪避,此人将风笙的每一招都化去,“退下!”
斗篷人的声音震得风笙肝胆剧痛。她耳朵里都有丝丝血渗出,却没有放弃,反而腾空一转,回身举起了剑,砍向飘着的斗篷。
“这么想杀我?”见风笙不肯罢休,他抓住空隙,扼住了风笙的咽喉,迫使风笙高举的剑一点一点无力垂下。
倏然,隔空而来惊人的剑气,又快又准,划破了斗篷,砍中了斗篷人的手臂。顿时,手臂化作一团烟沙消散,斗篷内的黑气也化为虚无,只剩一身斗篷落在地上。
原来这名斗篷人只是一个虚幻的分身!
风笙捂着脖子转过头,看见监斩台上,顾哲目光如炬,手中凝光,竟是他耗神使出了指剑。一招结束后,顾哲像是全身力气被抽去,无力地靠在轮椅上。
“喂,你没事吧。”最惊讶的莫过于站在边上的怀光了,他还没来得及出手,倒是这个病秧子反应迅速,一招便这么狠绝,毫不容情。
“别管我,先看笙笙,咳咳咳……”
“你的情况可没比她好,别逞英雄了!”
怀光给顾哲治疗的时候,风笙赶回了监斩台。她焦急地蹲在顾哲面前,急切道:“大哥,那一招可是古晨派的绝招,你的身子怎么可以……”
顾哲因为方才使出了指剑,气息有些虚弱:“我没来得及想那么多,你知道的,我断不能容忍别人伤你。”
“唉,真是一个比一个能逞强。”搞定了顾哲,怀光又转向风笙,“你呢,没事吧?”
“我没事,只是……”风笙看向空了的刑台,“师允他们被救走了。”
“不怪你,谁也没想到会出来这么一个狠角色,我肯定也打不过他。”怀光确认了风笙伤势不重,也放下了心。
没想到,即便做了准备,也还是让师允逃脱了。师允等人被劫走后,顾哲在齐国布下了通缉令。然而有非凡之人帮衬,想来通缉令的收效甚微。
相府下令被抄,其中寻得与师允勾结的朝廷官员名册,依照名册,顾哲将这些人革除官职。这些人或在地方上滥用职权,鱼肉百姓,又或者是身居高位,利用私权,卖官位,谋私利,早已引起不满,几度暴动。
顾哲的行动,安抚了百姓的心,赢得叫好声,朝堂之上彻底肃清。
然而顾哲也明白,师允真正的势力并不在此,齐国内定然还有其余楚国死士。而那些,他必然不会留下显而易见的线索。
齐国,距离永昼城千里之遥的南方小城,一座平民的屋子,外头罩着结界。
屋内除了桌椅和一张床,再无其他。师允被阵法带来此处,换了一身黑色的劲袍,整个人显得更加沉闷。
“血衣换掉了吧。”推门而入的巫医,他瞧了眼换装后的师允,替他把脉片刻:“已经无恙了。你放心,那些战俘已经送回楚国了。”
“嗯。”师允点点头。
“我说你向来沉得住气,这次为什么这么着急?转移战俘的事情,等我回来处理不是更好?你这次冒险,差点就没命了。”
面对巫医的责备,师允一言不发。
“怎么?我救了你,又受了伤,你还不说实话?合作的基本信任也没有了?”
师允淡淡看了一眼巫医:“主上来密信,催我尽快成事。”
“那个楚国的皇帝?他有什么好催的?”
“这些战俘里,有几名楚国贵族,家族已经向主上施压,必须及早营救。”
“贵族?贵族那副娇贵的身子,还跑去战场上丢人现眼,被抓了也是活该。”
师允没有接话。
巫医道:“算了,你好好准备着,计划就要开始了。”
“好。”师允点点头,有想到了什么,问道,“那名奇奇怪怪的斗篷人,是谁?”
巫医轻笑了一声:“你可还记得,当初赐你离魂散的人?”
师允道:“记得,你侍奉之人。”
“不错,他不方便现身,便只能用分身出面相帮。”
师允点点头,心里了然。
巫医让师允好好养足精神,便带上门离开。而后,师允陷入了回忆。
很早之前,他就在谋划敬元帝之死,暗中寻找法子,且不会牵连自身。那个时候,巫医和一名陌生男子找到了他,以交出魅笛与传授口诀为条件,交换离魂散。
师允的出身是楚国死士,极少有人知道,他的家族以一支魅笛代代相传。此短笛,初级口诀可以操纵野兽,运用到最高层口诀,便可以驱使邪祟。
为了得到离魂散,师允做了这个交易,并用在了之后的计划中。然而他没想到,这个交易还有第二次。而这次,他付出了加倍的代价。
巫医的主子身份神秘,至今也没有再露面,只是通过巫医传达,之前魅笛由他们使用,收效甚微。还是需要师家的人,为他们使用魅笛。
于是,巫医摆出了交易,只要师允今后效忠于他们,便可帮他对付顾哲,并提供邪祟,组建傀儡大军。
以国相职权,从帝都调往南方赈灾的军队,就是师允与巫医联合改造的一支傀儡军队。那些士兵曾在援助宁城战役中重伤,巫医借着治疗的名义,接近他们,并将他们彻底改造。
向来只有师家的人可以将魅笛的能力发挥到极致,于是师允为此,将自己的灵魂融入邪祟,以求发挥魅笛最大的威力,而从此,他再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半人半邪,永堕黑暗。
正是因此,他的命星永不再亮。
他将用这支魅笛,操纵傀儡军团,摧毁大齐。他将用最后的一腔热忱,完成主上交托的一切。
哪怕……万劫不复。